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火大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火大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站在月光里,看着清朗的月光里,神情严肃的少年,感受到这少年诚挚的心意。作为一个敌对家族的有志少年,能对敌对的女娃说出这一番话,着实不易。

    “多谢。”她深深鞠躬,很诚挚地说出这一句话。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一句话。”他说,语气固执而严肃,神情像是最严酷的黑夜。

    “我不知道。”江承紫违心地回答。

    长孙濬就没说话,两人就站在月光里,在徐徐而来的清风中,听蝉噪蛙鸣。良久,他才缓缓地说:“杨氏阿芝,我就明确与你说,我长孙濬不想成与你为敌。”

    江承紫知晓他的意思,却也只是装疯卖傻,对他天真地笑,说:“为何会为敌?我们是朋友啊。”

    长孙濬蹙眉,不悦地说:“阿芝,你莫要装疯卖傻,我知你听得懂。”

    “那重光兄要我如何。”她叹息一声。

    “远离蜀王。”长孙濬不再委婉,也不想让她有借口躲避,径直对她说。同时,也是要看清楚她的态度。

    江承紫知晓他这既是表白,也是试探,算作双重目的。她依旧垂眸低头,瞧着地上月光透过树影竹丛洒下的细碎光斑,默不作声。

    长孙濬看她不回答,叹息一声,语气倒是缓和下来,说:“你还太小,不知人间险恶。你且瞧瞧你,出身弘农杨氏观王房,又是嫡出女子,门第高贵,才华横溢,聪颖貌美。你这样的长子将来长大。还愁不能觅得良婿么?你何必沉溺于蜀王。,他不适合。”

    “我知晓重光兄是为我好。”江承紫叹息回应。

    她何尝不知李恪处境艰难,跟着他,会走很艰难的路,甚至会赔上身家性命,以后还会步步为营、处处算计,过疲累的生活。

    但这世间。有些事。有些情,似乎生来就是无来由,不知道前因。亦不想知后果。即便知晓会飞蛾扑火,也总是对自己的无能为力,逃不出心魔、看不破那业障。

    “你知,你知。却为何不听?”长孙濬忽然就发火。有一种想要把这女娃打一顿的冲动。他一直是淡漠如水的人,从小就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平静如水、遇事冷静的性格。也因这性格。他的父亲很多时候更喜欢他,甚至比喜欢大兄更喜欢他。

    他这么多年,自己引以为傲的也是冷静自持,老成持重。同龄之人。对他颇为忌惮。但这一刻,他真就忍不住发火。

    江承紫看他怒了,便是往后退了几步。长孙濬瞧见她的举动。心里又是抽抽的不舒服,只后悔自己冲动吓着她。她即便师承仙者。聪颖若妖,也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阿芝。”他低声喊她的名字。

    江承紫听出他这话里的情绪,便是“嗯”地应了一声,淡然地说:“我,我没生气。”

    他苦笑,叹息一声,问:“李恪有什么好?只因他于洛水河里救起你么?”

    江承紫也没惊讶他知晓这件事,本来她将神农计划、马铃薯与红薯呈给李世民时,她在这个时空为数不多的经历就会呈现于李世民以及关陇贵族们的案几前。

    “救命之恩,自是大恩。”她回答,然后又摇摇头,说,“我亦说不清什么,可你若要问我男女情愫之事,阿芝实在还不懂。”

    这一句回答像是给长孙濬打了一闷棍,他忽然就愣住了。内心里一直在骂自己太愚蠢,怎么就忘记她先前九年的岁月是在仙山师从道者学习道法,于人间之事知之甚少,而且才堪堪满打满算虚岁十一岁,如何懂得男女情愫之事。

    先前,李恪闹着要回蜀王的封号,要亲领益州大都督,亲自到益州驻扎。就算犯忌讳他也闹着去,径直跟陛下说他是因为一个女子才去的。

    李恪这事闹得满城风雨,大家都知道李恪迷恋一个女娃,杨氏六房的奇女子。所以,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女娃也是钟情于李恪。

    众人都忽略她不过是个九岁的女娃,且养在仙山,不谙世事。如此的年龄,对于男女情愫哪能懂的透彻。

    “我,抱歉。”长孙濬怔怔地瞧着江承紫好一会儿,终于说出这一句话。

    江承紫听他这样说,心里轻松些许,知晓这件事就此揭过,至少目前为止,长孙濬还不可能成为敌对。

    “重光兄原本也不曾想到这一层。毕竟,很少人会记得我只有九岁。”她缓缓地说。这倒是事实,她虽然瘦骨嶙峋,但骨骼都像父母,长得高挑,加上聪颖,神情世故,谈吐不凡,很少人会想到她不过才堪堪九岁。

    他面上略略尴尬,咳嗽两声,才说:“是为兄之错,不曾细细探查就这般毛躁。”

    “重光兄原也是担心我。”江承紫嘟了嘴。

    他看她模样,月光下的她,肌肤如玉,有一种干净柔嫩的光彩,那神情越调皮,分明就是个小女孩。他忽然如释重负,有一种莫名的欢欣:她不过还是个小女孩。

    “嗯,我是关心则乱。”长孙濬回答,语气很是愉快,在江承紫没有回答之前,他又说,“今晚月色不错,可否陪我走走?”

    “自是可以,只是,我怕蛇。”江承紫怯生生地说。

    长孙濬哈哈一笑,道:“那你还想去山里找盐矿?”

    “并非我一人,有熟悉山里的老把式,我自是不怕。”江承紫回答。

    长孙濬“嗯”一声,便说:“你既是怕蛇,那就在这院内陪我说说话。我这回去,亦不知何时才能与你相见。”

    “是。”江承紫很是乖巧地回答。

    长孙濬看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却不知说什么了,只是瞧着规规矩矩站在面前的她,一颗心不知怎的有一种莫名的**,他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只在心里直直骂自己禽兽。

    他被自己这心思吓得不轻,脸上也是变了脸色。江承紫看到他脸色一沉,并不知他心思,便是问:“怎了?”

    她声音怯生生的,很小,但这声音对他来说,如同惊雷一般滚过。他被吓了一跳。身子也不由得一怔。

    江承紫料想这男人心里定有什么事,不然不会这般一惊一乍。但她现在是天真无辜的小女娃,不能懂得太多。但又要符合自己的身份,因此,她蹙了蹙眉头,说:“瞧重光兄这举动。怕得是心绪不宁,须得注意注意才是。道法上所谓‘魂不守舍’。讲述的就是这种症状,魂魄极其容易离体,造成极大的损伤。”

    “我自会注意,阿芝莫要担心。”长孙濬敷衍。

    “嗯。”江承紫回答。

    两人便又说不下去。只是彼此看着。过了片刻,长孙濬才打破沉默,说:“阿芝。你记得,不管你是否懂得男女情愫。对李恪有无情谊,都记得要与他保持距离。”

    “哦,好。”她言简意赅。

    长孙濬看得出她的敷衍与不想提,他也不敢再次强调,惹她厌烦,毕竟李恪是她的救命恩人,若是没李恪的救助,阿芝早就葬身于洛水之中了。

    于是,他选择对于这个话题就此打住,闭嘴不谈。

    “那好,你自己掂量,若实在不懂,可请教你父母与大兄。”长孙濬还是不放心又说一遍。

    “好。”她朗声回答。

    他却不能就此问题纠缠下去,便转了话题,说明日一早要启程回长安,他要去休息了,且催促江承紫也去休息。

    “多谢重光兄关心。”江承紫依旧知书达理故作天真。

    长孙濬听这些话,只觉得自己与这女娃之间总是忽远忽近。他内心唏嘘叹息,心绪不宁得很。

    “你不必如此,去睡吧。”他站起身来,将折扇一收,径直往房里走。脚步有些踉跄,他想自己的背影看起来一定很仓皇。

    是的,他心里很慌乱。那一刻,月光之下,他瞧着她,竟有龌龊的想法。甚至,就是此时此刻,他也在做着一个荒唐的梦:想方设法娶她为妻。

    江承紫看长孙濬近乎落荒而逃,在原地呆了片刻后,便转身回屋内休息。

    第二日,长孙濬一大早就出发,那时,江承紫还睡得正香。杨清让要叫醒她,长孙濬死活不肯,说她这些日子够劳累了,让她好好休息。

    因此,江承紫醒来时,长孙濬与韦方正所带的人马已出了益州城。江承紫也没啥遗憾,既来之则安之,她径直泡在益州的那些地方志等记载里查资料。

    杨清让、姚子秋两人也一并来筛选有用信息,三人一阵忙碌。只听得书房内只有“哗哗”的翻书声,不曾见谁有说话。

    终于,三人埋头看书看得太累,杨清让忽然当着姚子秋的面就很严肃地喊了一声:“阿芝。”

    江承紫被杨清让这突如其来的呼唤吓了一跳,抬头看着杨清让问:“大兄呼我,所为何事?”

    “杨氏六房,我是长男。”他神情还是严肃。

    一直在整理书籍的姚子秋也听出不对劲,放下手中的资料,正襟危坐,问:“杨嘉,怎了,如何这般神情对待阿芝?”

    杨清让没理会姚子秋,神情语气皆严肃,甚至含有几分告诫意味:“杨氏六房,我是长男,杨氏六房的兴衰荣辱皆由我来承担。我知你聪颖,但有些事,为兄不喜欢你的手段。杨氏从来不惧怕长孙氏,即便他长孙濬回到长安诋毁我们又如何?你明知道他对你有所图——,你——”

    江承紫听到杨清让这话,才明白杨清让定是瞧见两人昨晚会面,而长孙濬怕也有意在杨清让面前暗示他与其妹妹杨敏芝的关系不一般。这双重刺激下,杨清让才会像是炸了毛的狮子,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她。

    “大兄,我怎了?”她一脸无辜。

    杨清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妹妹还这样小,他总不能说出什么勾引、色诱的话来。他便是气急了,瞧着她,却说不出话来。

    姚子秋听出其中端倪,便是蹙眉,道:“杨嘉,你怎说此话?”

    “我。”杨清让不知道该如何说,只噎在那里,过了片刻,恨恨一跺脚,道,“总之,这杨氏六房有我,阿芝,那旁人,你切勿理会。像昨夜,长孙濬来找你,你就该直接拒绝:夜深,孤男寡女,实在不宜,有何事明日再说。”

    江承紫恍然大悟的神情,“哦”一声,说:“大兄原是因此事。当时,我以为长孙公子还有什么大事交代,亦不曾想这样多,便出门见他。再者,我们并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是在清风朗月之下,在院落光线明亮之处。当时,我亦不曾想这样多。”

    “我,是大兄多虑。大兄只是担心,那长孙濬坏你名声,也怕,也怕你为了杨氏一族,委屈自己。”杨清让说了一大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又不能明确对自己的妹妹说清楚,只觉得无比烦躁,只得又是叹息一声,径直就摔门出去了。

    “大兄他生气了。”江承紫看看姚子秋。

    姚子秋轻轻一笑,说:“他大约只是觉得自己无用,要妹妹来守护杨氏。而他却不能守护妹妹。”

    “呀,大兄如此想的?”江承紫讶然。

    姚子秋点点头,说:“世人只知你大兄聪颖,却不知其实更要强。他的梦想不是让杨氏一族万古流芳,建功立业对得起列祖列宗。他的梦想是让家人平安富足。”

    江承紫“嗯”一声,随后便说:“我亦如此,想要守护值得守护之人。因此,我也要变得强大,强大到世人只知仰止,而不知嫉妒。”

    “你呀,哪有人不知嫉妒呀?有人之处皆有嫉妒。”姚子秋摇摇头,眉宇之间抖落的全是洁净的温柔。

    江承紫展眉一笑,说:“我曾听人言:只比别人多一点成就,就会遭到嫉妒;若你的成就到了世人所不能企及之地,世人便只有敬佩与羡慕。”

    “这,似乎很有道理。”姚子秋略略蹙眉,温柔地笑了,然后不等她说话,就将面前的几本书推过来,说,“你且瞧瞧我选出的几册。”(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