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各怀心事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各怀心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如玉听自家小妹这番话语,心里到底还是觉得温暖,对她的嫉妒与不喜略略减退,这才垂眸道:“总之,二位从长安远道而来,我杨氏有何招待不周,亦请你们多多担待。阿芝还小,总是率真,若有冒犯,你们亦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如玉姑娘实在太客气。”长孙濬行礼。

    江承紫看这气氛马上要转入尴尬,立马就提议:“韦将军与长孙公子来瞧这花圃,听我与大兄絮叨半日,定是累了。茱萸,你且让人奉茶,将我平素里做的点心小菜呈上来。”

    茱萸是江承紫从家仆里选拔来的女仆,乖巧伶俐,家里本身就是耕作之人,吃不起饭,将她卖掉。江承紫见她不错,就调到这小院来做事。

    她平素负责这小院房间的打扫,以及茶点的准备。一大早,就被九姑娘吩咐准备时令茶点,要冰镇一番,酸爽可口的小菜也要备好。

    这会儿,茱萸听见九姑娘吩咐,便脆生生地应答:“婢子一切准备就绪,还请九姑娘与客人入座。”

    江承紫也是应答一声,就请了一行人入了那小屋,穿过小屋后,便是另一方小院落,花木葱茏,尤其是那石榴花开得红艳艳,期间却又有白色栀子花开得纵情,幽香在晴空夏日里浮动。

    廊檐下,早就置备两方竹榻,黒木的案几,雕刻着细致的花鸟纹路。案几上边缘,三脚小鼎有缭绕的檀香幽幽。

    案几之上,是白瓷的碟子,装着切成细丝的泡萝卜条,酸爽可口的马铃薯丝。还有各种时令的小蔬菜,皆是蒸、煮、泡,加上各种植物汁液的调配,色香味俱全。再者,小小的糕点摆放桌上。

    那身段苗条的茱萸戴了改良的短帷帽,又另外在不远处置办一方根雕的案几,烧水泡茶。所用的茶叶。正是江承紫江府拿来的。不同于这个时空的茶也都是用来研磨成碎末煮成面糊,调上调味吃的。这茶叶正是后世工艺,用来泡茶喝水。

    长孙濬与韦方正这几日早见识过。此时也不大惊小怪。只不过,长孙濬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句:“即便是小丫鬟也训练得如此清风朗月,大方得体。”

    “多谢长孙公子夸奖。要论这杨氏礼数,得是我长姐最周全。我这丫鬟妙人却都是长姐教导呢。”江承紫此话倒是不假。她虽上辈子也算名门。但与古代真正的贵族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所以,她找寻的这几个丫鬟都让杨如玉来训导规矩。

    长孙濬瞧了杨如玉一眼,倒是如沐春风的笑,说:“杨姑娘蕙质兰心。不愧为杨氏名门。”

    “长孙公子谬赞,如玉实在愧不敢当。”杨如玉垂了眸,脸颊绯红。

    江承紫看她模样。知晓她中意长孙濬。她亦很希望这两人看对眼,但看长孙濬目前这样子。似乎是没什么意思。不过,就算是两人彼此倾心,长孙无忌未必会同意,毕竟这是弘农杨氏是蜀王李恪背后的势力。长孙无忌这种老狐狸肯定不想。

    “如玉姑娘太过谦虚。”长孙濬依旧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语气谦和。但江承紫听来就是客气与敷衍,要继续谈下去,恐怕这杨如玉就要哭了。

    所以,江承紫端杯介绍茶叶,岔开话题。那韦方正也斯斯文文饮了一杯,直直赞叹:“喝这么一两杯,顿觉得神清气爽,这嘴里都像是要长出香味来。”

    “韦将军说笑,这香味如何能长出来?”长孙濬打趣,杨如玉也掩面轻笑。

    韦方正嘿嘿一笑,说:“我乃俗人,说不好,还请长孙公子品评一番。”

    “从前,我极不爱吃茶,只觉还不如汤饼实在。为此,曾鄙夷过长安、洛阳吃茶风气。亦不知茶叶到底有何溢出。今日,想来,怕是神仙风雅,被凡人窥伺,却不得其中真谛,只得一二,弄得不伦不类。而阿芝师承仙者,我等才能有幸品尝此等仙品吧?”长孙濬缓缓地说,眸光明灭,唇边满是笑意。

    江承紫对着他展眉一笑,道:“长孙公子此等话,只在此院落说说即可,昔年到了长安,若是让人知晓,定然要闹大笑话。”

    “阿芝此言差矣。我虽大老粗,也分得出好坏。你这喝茶远比吃茶来得好。”韦方正朗声道。与此同时,又向茱萸再讨要一杯,夹了一筷子爽脆的泡萝卜,啧啧地赞叹。

    “是呢,阿芝此言差矣。这茶水入口,唇齿留香,仿若是将暖阳春日之美全然释放在唇齿之间,啧啧,真乃神仙风雅。”长孙濬折扇一开,也是赞叹。

    江承紫听闻,眉开眼笑,道:“二位能给予我这茶叶如此高之评价,实乃三生有幸。我已命人为二位包了些许茶叶,还请二位不嫌弃。”

    “阿芝,你我是友人,说此话,太见外。你送我礼物,我可是毫不客气地收下的。”韦方正大声说。长孙濬也在一旁点头表示同意。

    杨清让这才笑着开口,说:“我这妹妹,虽师承仙者,有时豁达不拘小节,但实在也是怕人说她礼数不周。在某些事上,免不了钻牛角尖。二位谅解一番便是。”

    “哈哈,这也是真性情。”韦方正哈哈笑,随后又不好意思瞧瞧杨如玉,问,“如玉姑娘,你举止大方,却要跟阿芝说说,免得将来到长安,被人诟病。”

    “多谢韦将军提点。”杨如玉说着又瞧瞧长孙濬。

    长孙濬此刻倒是端杯瞧着院落里开得繁盛的花草,兀自想着心事。杨如玉免不得有些失望,却也不好说。几人便喝茶吃点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江承紫也是趁机了解了一下长安的各种情况,比如物价,比如风尚,比如大事件,比如趣闻。

    当然。事关政治格局、军队秘密、朝堂内外,江承紫是一概不问,全然避开。

    几个人,一壶茶喝的淡了,又换了一壶茶。先是雪芽,尔后是毛尖。其中小菜糕点也是换了几种口味。

    蜀中即便夏日日长,却因蜀山高峻。黄昏来得极早。日光早早收了,只在山尖上露着一点。整个蜀中便有一种薄薄的青光雾气,周遭便略寒。天光却迟迟不肯收。

    江承紫觉得凉寒,也累了,便收了摊,几人各自散去。

    晚上。她一个人躺下来,却就是想起阿念来。

    微微闭目。觉得累,又觉得像是一场梦。怎么辗转一番,跨越时空,遇见这么一个人。却偏生就是那个悲情的皇子,即便是相隔了一千多年,他依旧能凭借几行字就牵动她的心绪。

    而那支离破碎的梦境片段到底只是一场梦境幻觉。亦或者是杨敏芝的前世,又或者是自己上一次穿越与李恪纠纠缠缠的失败一生。

    那么。若是那般,这一世,老天又给自己一次机会,甚至给自己异能,这是可怜自己的彩蛋么?

    江承紫觉得很是荒诞。屋外,清冷的月光让蜀中的夏末已有初秋的凉意,她很累,没睡意。最后还是翻身而起,因为夜视能力,她根本不曾掌灯,从容穿上衣衫,坐在床边发呆,思绪万千。

    若那梦境真是上一次穿越的失败人生,那么,那时的自己一定是呕心沥血要将关陇军事新贵统统拉下马来,却不料最终被张氏一族意外插刀,瞬间身死。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最好写照。

    李恪,今生,我早就决定另辟蹊径去守护你。可如今这形势看来,如何也不能置身事外。

    江承紫想起这一次的圣旨,还有长孙濬与韦方正的暗示明示,都表明李世民对李恪的防备颇深,或者说都表明关陇新贵对以弘农杨氏一族旧贵族时时刻刻提防着。

    只不过,他是一个上位者,不可能让朝臣一支独大,需要的是互相掣肘,互相牵制。弘农杨氏不可能永远沉寂,而长孙一族也不可能一直风光无限。

    看来要尽快回到弘农杨氏,之后还要尽快回到长安,开始入朝,才能有所建树。所以,格物院的建立尤为重要。

    江承紫垂眸起身,在房间里踱步,思索有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东西,能让李世民尽快建立格物院,让杨氏六房进入长安。

    盐,还得是盐。如今大唐最匮乏的物质之一。

    江承紫思前想后,还是将一切定格在最初的构想之上。也是这一刻,她下定决心明日就入山一趟,在翻云寨选择好手,让道长一并入山寻找盐矿。

    至于别的情况,都暂且搁下。江承紫决定下来,一颗纷乱的心总算是安定了。然后,她翻身上床,正要睡去,却听得有极其轻微的脚步声从后院传来。

    那脚步很轻很轻,速度极快。但还没有武侠小说里那样夸张,什么踏花拈叶而来。这个时代虽然崇尚武侠,但真心没有那样夸张的轻功。除非是有江承紫这种异能之人,才可能习得武侠里所谓的轻功。

    当然,有了异能之后所习得的还叫不叫轻功,这都有待商榷。

    总之,这时刻,江承紫凭借敏锐的听力听见有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往后院花圃方向而去。花圃虽没有什么名贵之物,但到底是她的地盘。

    江承紫怀揣格斗刃,几个纵身就翻过院墙,寻声而去。

    后院,高大的树荫遮天蔽月,院落内能见度不高,但江承紫本身有夜视能力,这对于她毫无阻碍,倒是那贼人对此地并不熟悉,因此脚步很轻,速度却并不快。

    江承紫在一棵树后站定,正仔细观察那人的举动,却看到那人并未着夜行衣,一袭白衣翩然,折扇在手。月光之下,那人赫然就是长孙濬。

    他站在花圃门前,沐浴在月光里,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一直看着花木扶疏的小径。

    江承紫蹙眉,实在想不透这长孙濬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来到这里做什么,难道他以为这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来夜探花圃。

    这花圃本来平素有人夜晚值守,但因马铃薯与红薯收获之后,江承紫一颗心算是放下。夜晚值守一事就被江承紫取消。毕竟,后院也算是女眷所在,有人值守实在不好。

    所以,这花圃如今倒是没人值守。

    或者长孙濬来此的目的不仅仅是来暗示她不要掺和政治,要与李恪保持距离,还有更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江承紫就站在树后,静静地看着那白衣折扇的少年。只见他在那门口站了许久,最后是轻轻推开篱笆门,沿着花木扶疏的小径慢慢往那屋里走。

    然后,在白日里,江承紫与他讲述花圃情况的那地方站定,又站了许久。尔后,他蹲身下去,就蹲在那里。

    如果是有什么目的,不该四处查探么?

    江承紫颇为疑惑,但却还没有现身,只是在树后站着瞧长孙濬。

    长孙濬在那里站了约莫半个小时,缓缓进入了屋内。江承紫有夜视功能,却没有透视功能。所以,她只能从树后现身,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她选择了一处隐蔽之所。只见长孙濬径直穿过那房间到达那白日里喝茶的小院,就在廊檐下的木质地板上坐下来,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一座雕塑。

    窗影移,月光斜入户,他还是坐在那里。

    江承紫瞧着他这样子,倒吸一口凉气,觉得这举动似乎不是在执行秘密任务啊。

    “长安之人,盛传你仙女下凡,除却绝美容颜,还有极高的功夫。那我这般闯入这里,你为何不出现?”忽然,他低声自语。

    江承紫讶然一惊,忽然明白长孙濬或者只是有点小心思,明日要离开此地,此时在这里缅怀。那么,他说的她便是自己了。

    江承紫蹙眉,她知晓恰当的情愫可以有助于自己,但若是这种情愫太深沉,怕有朝一日成为定时炸弹吧。现在应该做点什么?

    江承紫对于感情这种事向来不会处理,前世里被堂哥的那帮发小嘲笑过情商低。她正纠结,他却终于起身,在月光将近,东方将晓时,离开花圃,回了客房。

    江承紫松一口气,也回房打坐调息。

    第二日,天刚破晓,杨氏就设宴送两位钦差离开。因此,杨氏六房又是一派热闹。(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