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试探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试探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不出意外,十二点前,还有一更,此时,我先去给孩子洗澡)

    江承紫听闻这韦方正居然师承神射手王伯当。对于这王伯当,她还是从《隋唐英雄传》里瞧见的,因为是李世民的敌对,正史没有他的份儿。她一直就怀疑此人是作者杜撰出的人物,却不料还真有这么个人存在。

    而眼前这看似大老粗的韦氏一族的家族子弟居然就师承王伯当。江承紫来了兴致,问:“呀,我可是听说过这王伯当,据说能一箭三发,绝无虚发。不知道可有此事?”

    “阿芝,确有此事,只是我师父神弓已不传世。他老人家也仙逝,我与他只有一年师徒情分,尔后,他便仙逝。说来惭愧,我这做徒弟的到底不如师父技艺,技艺不精,不敢说是师父弟子。”韦方正先是颇为得意,后来又是黯然神伤。

    江承紫从他话中分析一二,想这王伯当能成为神射手,一方面确实很厉害,弓箭之术了得;另一方面,他手中之弓定然有不传世的技艺。

    “韦兄亦不必神伤,你英勇杀敌,保家卫国,这便是对你师父最大的尊敬。我听我杨氏父辈讲隋末天下英雄,其中也说到王伯当,也是以天下百姓安危为己任之当世英雄。”江承紫径直说。

    韦方正一听,十分惊喜地问一句:“当真?”

    “阿芝,莫胡言。”杨清让与长孙濬异口同声,神情语气竟一般无差。

    两人因这惊人的巧合相视一眼,杨清让神情严肃,率先开口,道:“阿芝。大兄知你这般打诳语是想安慰韦兄。但大兄要郑重告知你,这话休得再说,以免为自己为杨氏引来祸端。”

    江承紫自是知晓王伯当算作李世民的敌对,这会儿赞美一个叛臣逆贼实在有谋逆嫌疑。但她说这番话其实有着别的心思:

    一方面,她想要探一探韦方正与长孙濬的态度,若真是为她好,这会儿必然有所举动。若是有别的心思。日后也会成为一个攻击杨氏的点;另一方面,她也要在某方面表现出“笨拙”来,算无遗策这种事总是爱惹来祸端的。

    正是基于这样的心思。在韦方正与长孙濬说到王伯当时,她才这样率真地说出这一番话。

    “啊?”她听闻杨清让的话,不由得面露惊异之色,然后瞧了瞧一旁的长孙濬。

    长孙濬蹙着眉。对她点点头,说:“阿芝。你师父是世外高人,关心的是百姓名声,对于这蝇营狗苟、步步为营的权势之事,想必是不屑一顾吧。”

    “嗯。”她低着头回答。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低声说,“师父极少与我说话。即便说到人间大事,也不过是提到那么一两个人。”

    “阿芝。原你并不知我师父,冒这般险却只是怕我难过?”韦方正大为意外,也大为感激。

    江承紫眨巴大眼睛看看他,小声说:“韦兄切莫悲伤。”

    “不悲伤,不悲伤。”韦方正立刻说。

    杨清让却又严肃地说:“阿芝,我知晓你命运奇特,自降生之日就有一番奇遇。之后又师从仙者,学的都是造福百姓的大本事,对于朝廷权贵以及俗世的汲汲于名利之道颇为不懂。今日,你是一番好意,但却差点酿成大错,若今日不是长孙公子与韦将军在,而是旁人在。怕你,或者杨氏六房乃至杨氏一门都要陷入困境。”

    “此乃,此乃‘祸从口出’么?”她一派天真捂了嘴,神情惊慌。

    长孙濬看她模样,心里一直悬着的一块大石才算放下。整个人忽然觉得轻松:到底她不是妖孽一般算无遗策,若是那般,不管她是否有心于这个天下,或者搅和进蜀王的事里,她都会成为自己的父亲和当今陛下的眼中钉。那么,当她成为长孙一族除掉的对象时,自己又当如何?

    她太聪明,似乎并不会藏拙。长孙濬一颗心就一直悬着,他甚至在竭力地想如何向当今陛下以及自己的父亲汇报,才能让她在他们看来,威胁小一点,再小一点。

    这一刻,因为随口一句“王伯当”的事,让他发现她并不懂得的一面。长孙濬因这份儿轻松,轻笑起来,对杨清让说:“杨公子,你也莫恼阿芝姑娘。他毕竟在仙者身边成长,俗世纠缠并不懂得。此番委婉曲折你日后慢慢与她道来即可。今日之事,今日之话,我长孙濬虽算不得侠之大者,却也是千金一诺的君子。我便没听过。再者,阿芝,率真之言而已。”

    “多谢长孙公子。”杨清让拱手鞠躬道谢,尔后又呵斥江承紫道,“阿芝,你还不感谢长孙公子?”

    “多谢长孙公子。”她亦依照杨清让的模样拱手鞠躬道谢。

    长孙濬眉目舒展开来,唇边噙着一抹笑,江承紫这会儿倒真不知他笑啥,倒是有女子朗声说:“阿芝从小不在俗世,这礼数不周全,还请公子见谅。”

    说话的人正是盛装而来的杨如玉,戴了薄纱短帷帽遮面,却着实遮不住,反倒有若隐若现的朦胧美。十六七岁的少女,出自弘农杨氏大家,其祖母、外祖母、母亲都是有名美人,她自然也是极美的。稍稍一打扮,便脱俗如同梦中仙子,惊鸿而来。

    此番衬着盛夏浓荫,从绿野里走出来,即便是吟咏一番曹植的《洛神赋》也不为过。

    韦方正转过脸去就看呆,连嘴都忘记闭上。杨如玉沿着木槿花开得热烈非凡的小径款步而来,对长孙濬盈略略屈膝,盈盈一拜,道:“长孙公子,我乃杨氏如玉,阿芝与清让的长姐。”

    “昨日宴会,早见过姑娘倩影,今日有幸言谈,长孙濬三生有幸。杨姑娘莫要多礼,我与阿芝、清让皆为友人,便也不必多礼。”长孙濬甚为客套,还不等杨如玉说话,便瞧着江承紫笑道,“阿芝此番率真却正是世间难得。长孙濬何曾有幸,能得此份率真。”

    “正是,正是。如玉姑娘莫计较。”韦方正也回过神来。

    杨如玉一瞬间颇为尴尬,就站在原地。江承紫知晓她心里的变化,也知晓此时此刻,她定然在恼她这个妹妹,便立刻上前拉住杨如玉的胳膊,甜甜地喊一声:“长姐,你真美。”(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