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手段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手段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长孙公子为人公正,想必这也是当今大家让公子前来晋原县调查马铃薯与红薯事的原因。”江承紫展颜一笑,尽量让自己的笑看起来真挚。

    长孙濬略略不自在,便是转了视线看着旁边开得艳红的石榴,有些不自在地回答:“大家之心,不敢妄自揣测。在下竭力做到公正即可。”

    “如此,阿芝多谢公子。”江承紫盈盈一拜,尔后便又将她的实验记录一一解释给两人听。韦方正早就没有兴趣,瞧见不远处的沙袋倒是来了兴致,上前去练拳。

    长孙濬瞧见韦方正,面上略略鄙夷,内心却很是愉快。韦方正拉着杨清让一并去瞧杨氏六房后院里开辟出的练武场,只剩下自己与杨氏阿芝单独相处。嗯,虽然这周围还有匠人在,但她所言却全是对着他。

    长孙濬只觉得夏日的风凉悠悠的,很是舒服。她在仔细地为他介绍每一页的种植记录,她的神情专注,声音还是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甚为好听。

    他站在她身侧,看到树荫下,她的粉嫩的肌肤如同某种新生嫩芽,让人心颤颤柔柔,那样喜欢。

    “这是这一季的种植记录,总体上看来,在这一季长势良好,若是日光足够,马铃薯与红薯的收成应该会更好。但蜀中日照不足,尤其是冬日。恐怕冬季的情况就不是很良好。”江承紫很认真地说。

    长孙濬不断迷失在她的美好里,却又不断地提醒自己,这会儿忽然听见江承紫作总结性的话,他很是不自在地咳嗽两声,才说:“那这就说对日光的依赖很大。”

    “只是说有依赖。并不是说在没有日光的地方就无法生长。另外,这两样物种耐寒性,还有待研究,我暂且不能做出判断。毕竟这才一季,我还不曾研究过冬日。不过,就平素看来,马铃薯的耐寒性比红薯要强。因此。红薯需要窖藏。防霜冻。”江承紫介绍一番。

    “这,我定会禀告陛下。”长孙濬回答。

    江承紫盈盈一笑,眨着大眼睛打趣说:“长孙公子是做大事之人。这种农事,你记着一二便可。我自会写了折子禀告陛下,劳烦长孙公子呈给陛下即可。”

    “阿芝姑娘真是善解人意,考虑周全。”长孙濬讪讪笑笑。随后却又叹息一声,说。“其实,什么是大事?谁又能分得清?这天下什么不是大事,又有谁说得清?”

    江承紫听他所言,想起自己十五六岁时。也曾这般迷茫。那会儿她已经是军队里的佼佼者,是爷爷最得意的后辈。爷爷还拿她跟那些老战友的孙子比,啧啧地鄙夷“你们家小子连我家阿紫都及不上”。

    但她就是迷茫了。也曾有过像长孙濬这样的困惑。当她问爷爷时,爷爷沉默很久。最后才说:“各司其职,各尽所能,所做之事就是大事。”

    江承紫当时愣了许久,奶奶在一旁解释:“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做不到的东西。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只要你能做好你能做好的事,对社会对人类有益,你所做之事就是大事。”

    奶奶的解释,爷爷的教诲,让她在之后的日子没有任何的彷徨。当她在丛林里与敌人格斗,一刀毙命时;当她在狙击点潜伏几天几夜时;当她在生死一线时......

    她想的是:这是我能为这个国家与这个社会做的。因此,第一次杀人时,她依旧如同平常,连心理干预小组都啧啧称奇。

    “我不过是在救人,保护弱小。”她平静的回答。

    如今,长孙濬也有这样的迷茫。她忽然觉得这个少年跟昔年的自己何尝不相像呢。于是,她顿了顿,便将爷爷与奶奶的那番话缓缓说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她把讲述这一番话的人换成她所谓的师父,而有这种迷茫的是她的一个师兄。

    长孙濬听得一愣一愣,不由得反复咀嚼:“各司其职,各尽所能,所做之事皆为大事。”

    “对。我师父就这样对我三师兄说的。”江承紫语气神情都很天真。

    长孙濬像是恍然大悟,如释重负轻轻一笑,说:“多谢阿芝姑娘提点,我长孙濬此次入蜀真是三生有幸。”

    “长孙公子太客气,朋友之间,此种小事何足挂齿。”江承紫笑道。

    长孙濬一听她说到“朋友”二字,一颗心竟抑制不住地萌动,内心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欢欣,像是周遭繁花盛开,所有的花朵都在欢呼。

    “朋友。”他不由得重复这两字。

    “若是长孙公子觉得阿芝高攀,我就——”江承紫抬眸瞧着他,语气谦卑。其实,她知道自己这样有勾引之嫌,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自己不在长安,不能见到李世民,与之正面对决,这种传话的人就尤为重要。再者,李恪与自己前世里有那一出,她怕他人在局中太过冲动,毕竟他的冲动是出了名的。

    所以,即便是自己所不齿的勾引与虚假,她也去做了。人有时在面对生存与发展时,所表现出的龌龊,让自己都可能惊讶。

    “阿芝,莫胡说。我只是想你我的处境,你竟还能当我是朋友,我,我高兴。”长孙濬的声音低下来,连同头也低下来,眸光亦低沉下来。

    江承紫只当浑然不知,一派天真,如释重负地松一口气,道:“原是如此。我就说,长孙公子乃通透之人,父辈的利益仇恨与我们何干?”

    长孙濬一听,内心说不出的高兴,便又是笑,道:“阿芝能这般想,长孙濬感激不尽。只是,既然你我是朋友。日后,私下里,你叫我重光即可,我叫你阿芝可好?”

    他问,江承紫垂了眸,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小声说:“好。”

    “阿芝。”长孙濬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江承紫“嗯”一声,随后就转了话题,说:“我还是为你介绍我完毕,再写一份儿折子,你递上去。也免得对去识记这些陌生且无用的事。”

    “哪里会。”他说。

    江承紫却已不管,又带他入了室内。室内是薄薄的玉瓦,透进强烈的日光来。几大缸的马铃薯与红薯长势茂盛。

    “咦?这种植在室内?”长孙濬不明所以。

    “这试验要多方面进行。这是之前春寒料峭时,我种植在大岗内的,防寒。但若没日光却又不能活,我便奢侈一些,命人寻玉瓦来引日光。但因日光终究不足,长势不如地里,因而到此时还不曾丰收。”江承紫介绍,尔后又说这屋子实际是有地暖,她的目的是想在大雪纷飞之时,还能让屋内春意盎然,种植出最时令的蔬菜。

    长孙濬不曾研究过农事,对此似懂非懂,加上他心不在焉,又加上江承紫承诺过会写个折子,所以,他最后只能连连点头称是,脑袋一团浆糊。

    这边厢,江承紫带他参观完花圃,又介绍了一下接下来可能会入山寻找盐矿之事。长孙濬一听,眉头蹙起,语气也不好,喝道:“此事非儿戏,你一小姑娘,莫胡闹。”

    江承紫一愣,随后便笑,说:“我师承仙者,不怕。”

    “你之事,我亦听闻,你再厉害,不过小姑娘。再者,你能厉害得过险恶的人心?”长孙濬板着一张脸。

    “这,如何说到险恶人心?我只想到大唐缺盐,经过这不断的战乱,那些制盐的方法都已失传。我大兄恰好有这方面的研究,我亦跟着他一并研究,如今我们也想为大唐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已。”江承紫神情语气皆天真。

    长孙濬眉头蹙得更厉害,之那样怔怔地看着她,轻叹一声,说:“到底是我这等俗人,拿凡夫俗子之心来丈量阿芝与清让的赤子之心。”

    江承紫摇摇头,说:“我读书不多,长孙公子所言,不很明白。但我知晓长孙公子在担心,只是不知担心什么?”

    她瞧着他,一副孜孜求教的模样。他不想说,却熬不住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据实以答:“锋芒太露,终究不是好事。天威难测,小人众多。阿芝,你还小,不明这人世险恶。这盐矿一事,你还是缓一缓,莫要与别人说起。这件事,我暂且不上报,等你找寻到盐矿,且做出来之后,再来上报。此事就通透得多。你且容我回长安,与你铺垫铺垫。”

    “这,官场之事,我确实不明白,多亏公子提醒。”江承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长孙濬轻笑,随后又说:“如今只有你我,又非正式场合,阿芝何须如此生分?叫我重光就好。”

    “嗯。”江承紫终究还是叫不出来,只是“嗯”一声。

    长孙濬也不勉强她,只是与她随意走走,似乎一瞬间对植物感兴趣,逮着她花圃里的植物问个不停。江承紫则是耐心地一一解释,包括哪些植物的生活习性也一并介绍。

    江承紫耐着性子介绍许久,最终命人泡茶,拿来文房四宝,她研磨让杨清让来写折子。那韦方正却是喜欢上江承紫与杨清让平素里练武的地方,在那里蹦跶。还将江承紫与杨清让平素绑在腿上的负重沙袋一并绑在腿上跑来跑去。

    待杨清让写完折子,韦方正迫不及待地跑来喊:“阿芝,听清让老弟说,你功夫了得啊。”

    “我也只是略懂皮毛。”她回答。

    “那我们比比箭?”韦方正技痒,立马提议。

    “韦将军你何必欺负阿芝?你是军中神射手,师承王伯当,你以为我不知?”长孙濬板了脸,朗声阻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