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见招拆招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见招拆招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等二轮茶点奉上后,便笑了笑,朗声说:“韦将军不远万里,来传达当今陛下旨意。杨氏六房感激不尽,此番情谊,于私,便是留韦将军多住几日,瞧瞧益州的风土人情,也好回长安,与陛下仔细说道一番。这于公,陛下此番情谊,杨氏六房以及神农计划的全体参与者定会全力以赴来报效朝廷。至于陛下所谓的江山社稷的稳固——”

    她说到这里,略略顿一下。那韦将军听闻,立刻就问:“如何?”

    江承紫看他这模样,就知晓方才他那一句话真是另有所指,只是怕有谁与他面授机宜,这大老粗才能这样委婉到她几乎听不出其中之意。然而,看他那神情语气,却到底是着急得很,想要身旁那长孙少年帮忙,但那少年却并不理会。

    长孙一族,个个人精。尤其是长孙无忌的儿子,昔年看典籍,秦王府旧部的那帮人,其子弟多不成器的纨绔。唯独长孙无忌之子,个个都能担得起一方面责任。

    如今这事,那少年似乎并不想多讲,但人在这里,定然还有别的山山水水。她得给予他们谈话的充分时间。

    韦将军急切地问“如何”,早就证实江承紫的猜测。李世民毕竟是上位者,看到神农计划的可喜,同时也看到王朝未来可能的隐忧:

    李恪作为庶子,本身就已很优秀,若今时今日再加上这神农计划的一帮人。李恪会如虎添翼。庶出过于优秀,自然威胁将来的江山社稷。所以,李世民这一方面喜欢神农计划,另一方面,当然有别层次要求。

    江承紫瞧着韦将军那急切的样子。缓缓地说:“我辈虽年龄不大,但亦酷爱读史书。江山社稷若不稳固,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就是我们父辈所遭受的隋末之乱,也是让人觉得可怖。我常听父辈提起,只觉得那是人间地狱。我师父亦常说,国之根本。社稷稳固。世间百姓祸福,上位者定得担当责任。”

    “姑娘小小年纪,见识果真非凡。”许久不说话的长孙濬总算是说话。

    少年人的声音却冷静持重。果然是长孙一族之人,到底是苛刻要求下长大,与众不同。

    “公子过奖。我亦不过一介凡人,有幸有奇遇。得开眼界,怀一颗悲天悯人的正义心罢了。”江承紫客套一番。便又笑,说,“不过,我乃闺阁女子。眼界太窄。如今,想为百姓贡献一己之力,却到底不通人情世故。内心诚惶诚恐。实在不知当今大家天威。二位皆是长安之人,天子左右。到底比我这乡野闺阁之女知晓天子之意。今日在此,杨氏阿芝还请韦将军与长孙公子明示。我与大兄年纪尚有,实在愚钝。”

    她一番得体的话一出,长孙濬略略抬头,神情略略惊异,尔后便很装逼地来一句:“陛下之意,长幼有序,方能江山安定。而九姑娘大才,其姻缘大事一举一动皆关乎社稷万民——”

    长孙濬说到这里,顿了顿,他认为此女聪敏,此话点到即可。本来,当今陛下也只是让他来试探试探这女娃。

    江承紫听到这话,更加知晓自己的猜测,心里万分后悔自己先前考虑不周,未曾去做帝王之谋,而李恪也操之过急。如今,两人这婚姻怕会被李世民百般阻挠。

    他或者喜欢李恪,欣赏李恪,但那也只是出自父亲对儿子,君王对臣子。李世民这种人断不会自己的私人爱好而罔顾江山社稷。所以,他断不可能让李恪如虎添翼。

    “陛下过奖。阿芝虽有才,但又如何能关乎社稷万民。不过是闺中女子罢了。”杨清让似乎也听出端倪,立刻笑道。

    长孙濬对杨清让略略点头,道:“九姑娘学识,当今无几人企及。”

    “那又与我婚姻何干?”江承紫冷言反问。

    长孙濬依旧是平静无比,道:“朝廷之事,姑娘不懂。然,后羿射日之典故,姑娘可曾听过?”

    “自是知晓。”江承紫回答。

    “姑娘既是知晓,便知天无二日。”长孙濬冷声说。

    江承紫冷笑,道:“我杨氏六房与暮云山庄是什么背景根底。阁下的父亲与当今陛下岂能不知?就这浅薄的根底,还要多番忌惮?”

    长孙濬一听,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她竟然敢这样大胆地说出来,瞒也不瞒。

    “你——,你既是懂得这朝廷之事,我便不多费唇舌,这蜀王是何人,你岂能不知?长幼有序,嫡庶有别。陛下也是为你好。”长孙濬到底还是文人情怀一些,不曾明明确确地说出来。

    说实话,在他接受父亲派下的任务时,心里就十分抵触。他不惧怕任何敌人,但现在要对付的是一个九岁的小姑娘,他就觉得十分烦躁。

    他曾在长安酒肆,听闻那一向为人谨慎小心的三皇子李恪,竟然不顾悠悠众口,不怕敌人会抓住他的把柄,执意要之官益州,跋山涉水,顶着众人的目光,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女子。

    那时,他总是想,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才能让三皇子这样的人乱了步调与方寸,那样不管不顾?

    他长孙一族与三皇子虽向来是不对盘的派系。两人也不曾有过什么交集,但放眼长安,诸多世家权贵子弟,他佩服的也只李恪一人。只是阵营不同,两人也不过是见面点头的关系。

    长安酒肆街头,逐渐开始流传一段传奇。说那极其冷漠的皇子爱上一个极其聪颖美貌的女娃,而那女娃便是他梦中仙女的转世。

    长孙濬不知这些传言到底是谁流出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但他竟然隐隐羡慕李恪,能遇见让自己为之疯狂的人。

    与此同时,他也有意无意想要知晓这杨氏阿芝到底是怎样的人。原本,他打算抽空,轻裘纵马到晋原县,偷偷瞧瞧这女娃,到底是如何摄人心魄,如何天资聪颖。

    可他没想到,还没抽出空来,神农计划惊世而出。他有幸知晓那计划,每一次都是说不出的惊艳。长孙濬自己忽然有点嫉妒李恪,如何能遇见这样的妙人。

    长孙濬忽然有点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她。举杯远眺会忽然失神,想起那女娃。

    他没想到这样快就与她会面。当父亲交给他这样的任务时,他那一点点的惊喜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诉的悲凉。他终于还是不得不承认,弘农杨氏的旧贵族与长孙氏为首的朝廷新贵一直都是敌对状态,不可能有所调和。

    策马扬鞭,他努力撺掇那出了名的大老粗韦方正,希望这件事他能自己摆平,不需要自己出手。那么,或者在她心目中,自己就会一直是一个仰慕她的少年罢了。

    可事与愿违,韦方正虽然大老粗,但韦氏一族到底还是名门望族,其中早就有人对韦方正面授机宜。这大老粗竟也懂得点到即止,委婉传达。

    他不得不出手,传达帝王的旨意,完成父亲之交托。

    这或者就是宿命,一开始,彼此就出生于不同的家族,分属敌对的阵营。

    长孙濬说完那句话,便垂眸闭目,表面淡定,内心却像是咀嚼了一大块黄连,苦不堪言。

    “多谢长孙公子提点。”江承紫平静地回答。

    “那是一条荆棘密布之路。”长孙濬眉头皱起来,语气急切与平素的冷静自持自不相同。就连旁边的韦将军也是眉头一蹙,颇为疑惑地说:“长孙公子今日如何这般失态?”

    长孙濬也不管,只是长身而跪,瞧着珠帘后彩衣端坐的女娃,内心谋生一种荒唐的想法。

    “陛下容许杨氏与蜀王联姻,为何就容不下杨氏阿芝与蜀王?”江承紫叹息一声。

    “阿芝姑娘,你出自弘农杨氏。”长孙濬也不藏着掖着,径直回答。

    江承紫垂眸,轻笑一声,便缓缓站起身来,走出帷幕,端跪在二人面前,朗声说:“阿芝多谢二位为我传达陛下之意。”

    “阿芝姑娘太客气。我等分内之事。”长孙濬与她说话,只觉得中间隔了宽阔的河,再也没办法前进一步。

    江承紫垂眸,轻笑,说:“长孙公子能亲自来此,本身就是对我杨氏六房的重视。”

    长孙濬一听,知晓她话中有话,暗含讽刺他们长孙一族对弘农杨氏紧咬多年。他听得不是滋味,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却已换了话题,说:“今日,阿芝也一并要辛苦二位,将我前日里做好的建立格物研究院之计划一并带回长安。”

    江承紫说着就让云珠从书房里取来格物院的计划。这是前日里,江承紫百无聊赖做出来的。她那时很装逼地想起“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一个国家要发展,必定要发展科技。

    在唐朝建立科技研究部门,这样的部门可以少参与政权争斗,若是李恪也能一并入内,醉心于科学研究,那他的危险性就减几分。

    她便详详细细地做好了科学研究院计划,当然在古代叫“格物院”。

    云珠将那计划拿出来,江承紫亲自递送到长孙濬手中,说:“请二位告知陛下:我杨氏六房只盼大唐有独一无二之格物研究院,专注于百姓民生,而非朝堂争斗。希望这一研究院关乎的是大唐子民的温饱富贵,而非治国统兵。而杨氏六房子弟与暮云山庄皆愿若这格物院贡献一己之力。至于我个人,愿嫁有情郎,至于其他,阿芝不曾有求。”(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