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神农计划的负面效应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神农计划的负面效应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诚然,李恪聪颖过人,又有两世的记忆,对于周围看得透彻,哪能瞧不出江承紫当时的敛财手段,以及向李世民的示好呢。

    当然,江承紫也不觉得自己这一手能瞒得过李世民,或者说瞒得过那些朝堂上的老狐狸。

    这一招,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再者,各取所需。杨氏六房需要掌控杨氏一族,需要加官进爵,而李世民需要国泰民安,国库丰盈。更希望的是不出钱,就能有此等好事。如今,有人出谋划策,又有神奇能力,且能对江山社稷无害,李世民自然求之不得。

    “既得大家支持,又得众人信任。这实乃杨氏六房以及暮云山庄之福。”江承紫接了这韦将军的话,笑着说。

    “诚然如此。此乃杨氏六房莫大荣耀。”杨清让也是笑道。

    “恭喜两位。”韦将军拱手道,随后便又顿了顿,才切入正题,说,“大家对于杨氏六房以及暮云山庄所提之‘神农计划’深感欣慰。只是江山社稷的稳固,还须众人努力。”

    江承紫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暗想之前还是自己百密一疏,忘记想一想李世民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忘记换到历史的角度去想一想了。

    杨清让毕竟是孩子,没听懂其中含义,便是接话道:“身为大唐子民,维护江山社稷稳固,义不容辞。”

    江承紫也假装听不懂,顺水推舟附和一番,说:“维护国家荣誉,社稷稳固,人人有责。义不容辞。这还请韦将军代为转达,请大家放心。”

    韦将军本来想委婉说一说的,毕竟在临行前,自家大兄与在宫里为妃的姑姑都交代过,此事涉及蜀王,即便陛下要求你传达这层意思,你就委婉传达一番。听闻那女娃天资聪颖。或者不需明说。一点就透。就让他隐隐透出这话就是。

    “那若是那女娃不知又如何?”韦将军询问姑姑。

    姑姑拢了拢华彩衣袖,深深吸一口气,说:“那便任由对方。不可明说。”

    “可大家那意思——”他有些不甘心。

    姑姑蹙眉喝道:“天威难测,你敢妄自揣测圣意?”

    韦将军吓得一抖,便被韦贵妃扫地出门,灰溜溜揣着圣旨琢磨一路。骑马出了宫门。一出宫门,就瞧见长孙家的老三书生打扮骑着马。折扇一开,说:“大家与家父命我和你一并去晋原县宣旨。”

    “当真?”韦将军蹙眉。

    他韦氏一族与长孙氏向来不太和睦,他对长孙家的几个小子也挺看不起眼的,尤其是长孙家的老大长孙冲。趾高气昂,严肃得很。那面容又极其像他爹,看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这老三倒是为人低调。但就因为低调,极少说话。也极少跟长安的官家子弟们一起玩乐。

    不,应该说长孙家的皆不与别家为伍。别家在蹴鞠、打马过闹市、行猎、喝酒饮宴时,长孙家的绝不参与,都在家用心苦读,努力习武。久而久之,整个长安官家子弟都知晓长孙家的孩子是要要做大事的,不能去打扰。大家都与长孙家的保持一定的距离。

    当然,不仅仅是长孙家的,还有长孙皇后的三个儿子也是国之栋梁,千万不要带坏了。这不仅仅是小伙伴们的共识,也是各家家长的共识。当然,各家家长到底也是暗暗较劲,家里孩子做错事,一被批评,长孙家的孩子就是典范榜样。

    可以说,长孙家的孩子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大家暗地里有羡慕,有讽刺,还有愤恨。

    韦将军从小出生韦氏大家,虽不是继承人那一脉,但也算嫡子。只是不喜读书,爱好武功,家人不甚喜欢。从前与自家兄长对比,入了长安城,时不时就被人拿来跟长孙家孩子对比,被逼学习兵法。

    因此,他对于长孙家子弟向来没啥好感,也不愿意结交。这会儿,长孙濬来挡住他的路,要与同去蜀中,他还真没啥好心情。

    “大家下旨,另,家父亦希望我亲自往晋原县一趟。”长孙濬回答。

    人家皇命在身,他也不便拒绝,两人一路快马加鞭来到晋原县。原本,他一路上入蜀道,翻山越岭,还想着这长孙家的习武不太厉害,要摆他一道,却不料长孙濬倒是一点都不文弱,骑马来去,风餐露宿,悉如平常。就是在蜀道上遇见劫匪,也是出手快准狠。

    他倒是暗暗佩服上这长孙家老三,觉得比他那万年黑脸的大兄长孙冲要好得多。到了蜀中,两人亦是无话不谈。韦将军算作五大三粗,没什心机之人,不知不觉就将自己的烦恼吐露。

    长孙濬话不多,只一句:“我来此,一则是瞧瞧杨氏六房,为当今大家打探虚实;同时,与杨氏六房说清楚,若要与蜀王联姻。这神农计划,他们就不必参与;若是要参与,就不能与蜀王联姻。”

    “这,我亦听出大家之意。只是不知如何与杨氏六房说起。首先,这蜀王有意于杨氏九姑娘人尽皆知,说他为这女娃,是不顾人们揣测他的野心;其次,蜀王又是这次神农计划的官方蹙起者;第三,先前我大兄亦打听过,说这女娃与蜀王感情甚笃。唉,如此一来,我倒不知如何说。于情,总不至于拆人姻缘,误人前程。”韦将军据实以说。

    长孙濬只是微微蹙眉,缓缓地说:“韦将军此言差矣。你我虽不曾亲眼见过那乱世可怖。但听父辈们所言,已让人心惊胆寒。这乱世切不可再来。与天下大义相比,韦将军认为这毁人姻缘是善举,还是恶举?”

    韦将军一听,立马热血沸腾,道:“长孙公子这番话,我便明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长孙濬轻轻一笑,道:“既然韦将军已无顾虑,就请启程。”

    两人便那一路而出,快马加鞭,往蜀中而来。

    不过,虽然他是个大老粗,也分得清韦氏一族与长孙氏不可能同气连枝。他佩服长孙濬,但却不会在这件事上去听长孙濬的安排。

    于是,他在传达陛下旨意之时,亦是听自家姑姑的话:既然陛下委婉,他委婉即可。

    但正如他担心的那般,人家完全没有听懂这话的意思。韦将军心里不好受,便瞧瞧身旁端正跪坐的长孙濬,想着这小子也是奉皇命前来,自己断不可把什么都全包全揽。

    长孙濬却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韦将军在心里腹诽将那人里里外外骂一顿。而那边厢,人家杨氏六房的这一对兄妹却已十分礼貌,命人再度奉茶,奉上精致的茶点。

    当然,此刻,江承紫正在屋内,琢磨着如何再试探试探这两人,看看李世民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对李恪的态度。(未完待续。)

    ps:对不起各位,最近忙得飞起来,所以,就有一段时间没更新。从今天起,恢复更新啦。请继续支持我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