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老狐狸的套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老狐狸的套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估摸着圣旨早就日就该到了,却不料推迟了好几日。

    当然,她早就估算到自己的计划在大唐的朝廷会引起怎样的波澜,至少李世民这样的千古明君是不会拒绝的。

    不过,虽然他不会拒绝,也总是要与朝臣讨论一番。

    “九姑娘,朝廷,朝廷的圣旨下来了。”门房的方婆子气喘吁吁地跑到后院,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说,“夫人,夫人喊你前去接圣旨。”

    江承紫应了声,不疾不徐地凝神找出那盆兰花的病结所在,不过是因为刘老太爷给花施肥过度,兰花不耐受,,造成的“烧苗”,只需要慢慢调理一番,精心呵护即可。可收拾兰花的人不知其习性,又大量施肥,最终造成这兰花濒临死亡。

    找出兰花病结所在,她才施施然去了前院。宣读圣旨的人坚持要见到九姑娘与杨清让才宣读,因此便等着。

    江承紫前去之时,前厅里已聚满人。这边陲小县城,亦不是军事重镇,能得天子的圣旨到达一遭简直就是天大的事。

    因此,能找借口到杨氏六房来看圣旨的人几乎都来了。那宣圣旨的钦差看着正厅外窃窃私语的人,一时之间也有些蒙。

    众人见九姑娘前来,便迅速让开路。

    杨清让与杨舒越、杨王氏早就在正厅内陪着宣旨的钦差。那钦差是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的戎装。看来唐朝尚武实在不假,不像在后世,朝廷下旨,非得要文官拿足派头架子宣读圣旨。才算对帝王的尊重。

    三十多岁的男子,留了髯须,身材魁梧,正在首席客座上坐着,云珠正在为他奉茶。

    “阿芝,这位是朝廷来的韦将军。”杨舒越站起身介绍那位送圣旨来的男子。

    江承紫一听姓韦,便知晓大约也是出自高门韦氏。这隋唐的大家族。韦氏算一门。这李世民的后宫有韦贵妃。而之后武则天的儿子有娶韦氏女,尔后成为祸乱朝纲的韦后。

    “原是韦将军,杨氏阿芝这厢有礼。”江承紫盈盈一拜。

    那男子哈哈大笑。道:“高门大户中,杨氏礼数最是周到。”

    杨王氏黑了一张脸,大约是不愿意这韦氏的武将来评述杨氏一门如何如何。江承紫知晓杨王氏的顾虑,便是瞧了杨氏一眼。说:“我杨氏千年望族,自是礼数周到。将军这般赞赏,我也受了。”

    “在长安就听闻九姑娘知书达理,颇有见识,落落大方。如今一见,果真如此。”那韦将军也没急着宣读圣旨,而是与江承紫攀谈。

    江承紫“哦”一声。眉目明媚,打趣笑道:“原来我在长安却也这样出名。”

    “姑娘之名。自是响亮。”韦将军一边说,一边却是打量这女娃。只觉这女娃的眉目异常的干净清秀,那一双眸子澄澈得很,却又幽深得让人捉摸不透,有一种隐隐的害怕,不知不觉就想要低头。

    他战场杀敌,早年跟随自家公子南征北战,在死人堆里睡过觉,却从没有谁能给予他这样强烈的不安之感。但眼前这女娃站在那里,一举手一投足都让他觉得有一种很强的压迫。

    “却不知如何响亮?这世间名头,无非名垂青史,抑或遗臭万年,再不济便是名动一方。”她声音清朗。

    韦将军一愣,随后觉得自己与她这样说话或者不太妥帖,记得皇上让他做宣圣旨的使者时,韦贵妃就让人叮嘱:“切勿多言,小心言多必失。”

    这会儿,他忽然觉深切地体会到或者自己正在言多必失。可不回答这女娃的话语,又不妥帖。他便尴尬笑笑,说:“九姑娘递上的神农计划,朝廷上下皆惊为天人。”

    “韦将军说笑,这神农计划却非我递上,而是我大兄以及暮云山庄二公子,还有蜀王一并构思。”江承紫缓缓地说,依旧笑意盈盈。

    魁梧的男子申请举动颇为尴尬,杨舒越见状,便是呵斥道:“越发没规矩。韦将军可是代表天家前来,你还不接旨?”

    江承紫调皮起眨眨眼,半撒娇地说:“哪能呢,这是大兄做出来的,我便只是格物研究,与姚二公子一起研究而已,接旨之人应该是大兄。”

    “杨氏六房长男接旨即可,这也是蜀王的意思。”韦将军补充一句。

    江承紫一听,颇为狐疑他的说法,但众多人在外面看着,她也不做别的举动,只与大兄一并跪地接旨。圣旨内容极其简单,就是一番文绉绉的夸耀,口头表扬,同时对于他们成立的神农基金会给予肯定,且承认这是官方合法机构,李世民要御笔朱批专款专用,每年由朝廷钦差审计,且朝廷官员必须进行捐赠资助,多则不限,少则三两银子起价。

    杨清让十分有礼貌地接下圣旨,供奉在杨氏六房的祠堂。

    而县令等人听闻此事,早就前来道贺,随后就是对来道贺的乡绅豪强以及当地富户门一阵教育,说这是晋原县天大的荣耀,要全力支持。

    众人知晓县令之意,又纷纷往神农计划的基金里注入自己的一点心意,以表示支持。

    这一日正是夏至,也算是节日。

    杨王氏便是先煮了消暑的汤给众人饮用,要准备夜宴时,很多人纷纷告辞。杨氏六房便准备小型夜宴,宴请钦差大臣韦将军,以及与韦将军同来的十五六岁的少年。

    说是少年,他却又作成年男子打扮,留了髭须。作普通随从打扮,并没有官阶戎装,看起来就像是在集市上闲逛的平常人家的公子哥。而且入得杨氏六房来,也只是站在韦将军身边。

    但杨氏六房的人精多,杨舒越自不必说,杨王氏以前是伪白兔,现在是大尾巴狼。而杨清让向来聪颖。就是云珠也是极其会察言观色的。江承紫前世里在部队的工作也需要她有这等识人观面的本事,因此也专门训练过。所以,她也瞧出那人的不凡。

    果然等韦将军宣读了圣旨,喧闹的众人离开后,那少年才拜会杨舒越,说明身份。是李世民派来的特使,他倒是说了官阶。江承紫却是听不懂。因为她实在没搞懂过唐朝的官阶系统。只是看自家老爹与老妈的神情,就知晓这人官阶不小。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人姓长孙。

    江承紫被这“长孙”两个字刺激得心头一颤。不由得提起十二万分的防备来。

    据她所知,长孙无忌兄妹俩在家族里不受待见,与长孙一族的关系淡薄。后来,长孙无忌兄妹发达了。一个成了皇后,一个成了权倾朝野的大臣。长孙一族也是前来登门拜访拉拉关系。想着捞个什么好处。

    但人长孙皇后是贤德皇后,长孙无忌也是贤臣,哪能这般徇私,于是直接拒绝了家族之人的要求。最终的结果就是长孙一族与长孙皇后兄妹划清界限。

    那么。这样一来,在朝堂之上的长孙氏除了长孙无忌,就该是他的儿子了。只不过长孙无忌子嗣众多。也不知这是哪一个。

    江承紫作为女儿家。自然不好打听对方的情况,就是夜宴也不便过多出风头。而是与一众女眷在帘子后面用餐。

    不过,在宴席结束后,那少年却与韦将军一并在杨清让的牵引下来拜访江承紫。

    其时,江承紫刚刚治疗好那盆兰花,将喂养兰花的心得书写完毕。杨清让便在门外朗声喊:“阿芝,韦将军与长孙公子说要拜会于你。”

    “闺阁女子,夜已深。二位请明日再来。”江承紫隔了帘子拒绝。

    三人略略尴尬,那韦将军率先开口道:“先前只是宣旨,官方些许。此刻私人会面,是陛下与蜀王吩咐,有事要告知九姑娘。”

    “即使如此,那几位稍候。”江承紫不疾不徐地回答。尔后穿戴好面纱帷帽,吩咐人奉茶拿来糕点,与客人隔了帘子谈话。

    帘外,那韦将军与少年跪坐席上,云珠奉了茶与果品。少年与韦将军略饮一杯,那韦将军便说:“杨氏六房向朝廷提交的神农计划,大家早些时日便瞧过,惊为天人,听家兄当时所言,大家直叹提出此计划者,其胸襟气质非常人所能及。然,大家并非鲁莽只人,也因重视此计划。故而召了朝中大臣再三论议此事。而后,又召蜀王回长安询问一二。故而,耽搁了这些时日。”

    “此乃大事,自然该谨慎。”江承紫徐徐回答。

    那韦将军笑道:“听闻杨氏六房,九姑娘天资聪颖,知书达理。乃蜀王良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坊间传言,将军何以较真?且还是以大家所言为重。”江承紫声音平静。

    那韦将军一听,就有点冒冷汗,这女娃果然厉害,不动声色,言语之间就指出自己的不当行为。一个将军总想知晓坊间传言,实则不应该。

    所以,他立马尴尬地笑笑,说:“是在下一时激动,甚为冒失。”

    “将军过谦。是阿芝急切想要知晓大家对神农计划之意。”江承紫说笑语盈盈,脆生生的童音有入股的撒娇。

    韦将军只觉一愣,周遭都是黄莺出谷,清风徐来,一时之间,便没说话。身边的少年瞧出端倪,便是拉了他一把。

    韦将军回过神来,才咳嗽两声掩饰尴尬,继续说:“大家经过几番讨论,又上朝论议几次。众人一直认为此计划,嗯,当然计划此语,众人皆许久才知晓其意。后听闻九姑娘乃方外仙人之高徒,不久前才回归凡尘,自有一番与众不同。”

    江承紫听到这里,知晓在这段时间,李世民不仅仅是讨论这神农计划,也是对她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应该说,李世民如今下圣旨,必定是对杨敏芝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事情都调查一番,恐怕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曾放过。

    他是优秀的权谋者,更是优秀的上位者,知人善用这种事不是单纯的夸赞之词,而是每个上位者都会做的事。也不仅仅是后世传言的血滴子、东厂、西厂会干,就是那些明君都会做这种事,不会仅凭哪个大臣的一面之词,就会用一个人。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是拍马溜须人所言。人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早就把祖宗八代都查清楚了,你有点风吹草动,立马就将你连根拔除。

    “我自小神魂不定,师父仁心,犯了红尘俗戒,带我回仙岛修炼,教习些许书理。原本不属凡尘。然师父仁心,看不得天下百姓受苦,便以身犯戒,为我指方向,让我自行领悟探索。我虽不才,然又结识能人异士,得到我杨氏六房以及蜀王支持。才敢不知天高地厚,提出此计划。如今,蒙大家看重,众人支持。我定全力以赴。”江承紫的声音不疾不徐,又坚定不移地将自己的身世说道一番。

    韦将军一听,连忙说:“杨姑娘实在过谦。大家已为神农计划下旨到剑南道以及益州,要当地的驻军、大小官员全力配合于你们。这可是大唐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大事。可见大家如何支持于你。”

    江承紫一边谢恩,一边心里想:这李世民果然人精,这一番下旨,不仅仅显示了朝廷对这事的重视,而且还能搞得各州府出钱出力,解决了朝廷拨款的问题。

    当然,江承紫一开始就知晓李世民的算盘,也知道大唐在经过吉利的掠夺后,国库空虚,李世民恨不得逮着谁都扯下一把毛来。她就利用了众人爱慕虚名的心理,一开始就把神农计划基金会定位为官方众筹,成果喜人后,可以署名,可以抽奖。

    在营销方面,她也是一把好手,挖坑埋人的事没少干。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导者,她对于上位者的心里揣摩得很透彻。

    因此,她在提出计划的同时,就巧妙地为李世民找出一条官方众筹的资金方式。

    上位者,尤其是穷得叮当响的铁公鸡李世民,巴不得又有得力的方案让国富民强,又不需要自己掏钱。所以,江承紫早在设计方案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些。

    当然,杨清让是不太懂这其中门道,毕竟是孩子,还怀着士大夫的正义之气。而姚子秋虽是商贾之家,但自己从未亲手经营,也是似懂非懂。只有李恪看到她的举动,只是捂嘴笑了半晌,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你这儿媳妇,我父亲定然满意得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