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打发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打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王氏早看出端倪,却也不便于询问自家女儿。她也是女人,且不是寻常妇人,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对于一向礼仪周全的念卿也是看得透彻。而自己的女儿这段时日来看,极其聪颖,也是个有主张的,她便只是让云珠去瞧瞧,也不掺和。

    江承紫早就觉得念卿在身边是不安定因素,而且她不认为在情场上的敌对,能被自己收伏,女人是最可怕的存在。除了爱情,没什么情分可能也会让其心甘情愿。

    不安定的因素就要剔除!

    这是从前,她在部队学到的原则。因此,这一次正好借题发挥,将她丢回去。当然,若她太过分,她江承紫也不介意做坏人。

    江承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宿睡得不好。而念卿却就在卧房外的厅内站立一宿。

    当江承紫施施然起床穿戴完毕走出来后,也只是淡淡扫她一眼,说:“你梳妆一番,陪我用早饭。”

    念卿自己站了一整夜,发现她丝毫没有一点感动与惊讶,神情淡漠,语气也淡得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她只感觉深刻的恐惧,眼前的女娃完全不是自己可以算计。怕自己小小的一点举动与心思都会被他知晓。

    “是。”她小声说,缓缓退下,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梳洗一番,便快步赶来。

    江承紫则早就梳洗完毕,向杨王氏与杨舒越请安归来,正坐在饭桌前发呆。桌上是一碟熏肉,一碟泡白菜梗,还有青翠欲滴的蒸菜整齐在盘子里,淋着调配好的汁液。那晶莹的米饭堆积在碗中。

    但她无心吃饭,径直坐在刚找木匠做好的椅子上发呆。因为她最近总是会忽然恍惚,觉得这像是一场怎么也醒不了的梦。虽然遇见了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几乎疯癫着魔的人,也似乎收获了爱情,但不知为啥,她就觉得不真实。

    “九姑娘。”念卿在门口站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出声打扰她。

    江承紫收回思绪。神情恍惚地看她一眼。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坐,用饭。”

    念卿走过去,却没有坐下来。而是低声说:“九姑娘,请你不要赶婢子走。”

    江承紫暗自觉得这女子聪颖,但正因如此,她更不能留她在身边。所以,她一言不发。只端了米饭,用小勺子慢吞吞地舀蔬菜汁浇在雪白晶莹的白米饭上。

    “九姑娘,公子曾说,他之所以会去弘农救婢子。全是姑娘转世前所托。否则,否则——”念卿说到这里便停住。等了片刻,看江承紫继续在吃白米饭。没有要询问她的意思。她觉得十分尴尬,才又小声地说。“否则,否则,婢子怕会被公子赶走,那,那是要婢子的命。”

    江承紫筷子一停,斜睨她一眼,不悦地说:“你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

    念卿一愣,她从没想过会有什么情况不是在自己掌控之内,可眼前这位却从不按理出牌。

    “婢子,婢子知罪。”念卿反应过来,继续走苦情路线,“噗通”跪地。

    江承紫将筷子狠狠一掷,就坐在椅子上,冷声道:“你装出这幅样子,真是诚心领罪?”

    “婢子诚心诚意,请九姑娘原谅。”念卿又带着哭腔回答。

    江承紫本来想等这顿饭才吃完后,好好与她谈一番,让离开杨氏六房,去别处为李恪继续效力,却不料她居然不让人好好吃饭,来这么一遭。

    江承紫素来为人聪颖,对于女人平素里的这种小手段,小心眼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因她性子问题,又从小生长在军中,性格直爽,向来就瞧不起这种遇见事情梨花带雨“嘤嘤嘤”的举动。因此,前世里,她就斗不过这样的女子,为男子所不喜。

    这也是她前世里没啥男人缘的原因,为人极其不喜欢这种梨花带雨嘤嘤嘤,简而言之,不会柔情似水。

    “你诚心?”江承紫冷笑,毫不留情地戳穿说,“你这举动,让别人瞧来,到底是我待不住人,是个心胸狭窄的主子,还不宽容。你真是好得很哇。”

    念卿听闻此语,顿时觉得惶恐无比。经过昨日在集市的事,她哪里还敢算计这杨氏阿芝。方才这梨花带雨的举动完全是出自本能,是想要在掌控住话语权,让这女娃原谅自己,不与公子说道太多。

    她没想到这女娃径直就指出其中利害,念卿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面如死灰。

    江承紫却是神情淡然,语气缓缓,开门见山:“你的心思,我理解;我的心思,你却不理解。杨氏六房,我的父母、大兄、长姐、云珠姐、周嬷嬷、小弟皆是我家人,重要之人。你这般对我有芥蒂者,我怎可留在身边?”

    “婢子,婢子绝无一丝一毫害姑娘之心,公子所言,姑娘乃他的命。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断不会有一丝一毫......”念卿就差赌咒发誓。

    江承紫手一抬,阻止道:“人之欲,无止境。此一时,彼一时。人,最难掌控的是自己的心。”

    “那,那姑娘是不原谅婢子么?”念卿神情凄楚。

    江承紫斜睨她一眼,神情依旧冷漠,很平静地说:“今日,即便你以头抢地,血溅五步,事情亦不会有丝毫改变。”

    念卿只觉得面前是一堵无形的墙,如何也过不去。这女娃当真厉害,能力让人折服,这心冷得也让人觉得可怖。

    她没说话,江承紫便扫她一眼,说:“主仆有别,你不该妄图以任何形势来左右主人的决定,这是极端危险的想法。而且,你既知晓我来历,就该事事谨慎。”

    “是,婢子知错。”念卿回答,语气也变得不自然生硬,仿若自己从来不会说话。一不小心就会说错。

    “既已知错,便该知晓,不要妄加揣测主人之意,在执行任务时,擅作主张。无论是谁,都不会喜欢擅作主张的下属。”江承紫缓缓地说。

    “是。”念卿这下连多的话都不敢说。

    江承紫见状,便淡淡地对屋外的人说:“饭菜凉了。再换一桌。”

    屋外值守的丫鬟也是听得到屋内发生的一切。因此只敢回到一个“是”字,就匆匆去备办下另一桌。

    江承紫这才对跪地的念卿说:“起来,陪我一起用饭。”

    念卿不敢有多的推辞。只坐下来用饭。饭菜都极其讲究,算作上品,怕就是当今天子也未必有这样讲究。可念卿食不知味,生平第一次。她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感。这样的感觉就是那一年大雪天快要冻死在街头也不曾有过。

    一顿饭毕,江承紫缓缓站起身。说:“你的心思我洞若观火,我杨氏六房断然不会留你。因此,蜀王归来,我会向他提建议。让你去办别的事。”

    “是。”念卿也只说这一句,不敢多说一个字。

    江承紫扫她一眼,便说:“你既是跟随蜀王多年。定然知晓蜀王处境。并且,敌人比你想象中更强大。”

    “婢子略知一二。”念卿依旧低眉垂首。

    “不管你是略知一二。还是全部知晓。你的能力是不错,但还不足以可以运筹幄,解他危险之境。因此,在此后的日子,你切勿轻举妄动,只需依照蜀王吩咐去完成任务即可。至于你是念想,在他没有平安之前,什么念想都是白搭。”江承紫语气不疾不徐。她知晓历史的残酷,也知晓李恪处境的艰难,再加上上辈子的失败,她是真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产生蝴蝶效应,从而让苦心经营毁于一旦。

    “婢子谨记九姑娘训诫。”念卿现在与这女娃说话也只剩下回答的份儿。

    江承紫垂眸,叹息一声,说:“你莫以为如今,我们占据有利地位。我却可开诚布公与你说道说道,那位的三个儿子皆不是多成气候,长孙一族先前走的那一遭,想要利用反贼绑架蜀王一事,便可说明。”

    “婢子知晓,只是尚有一事不明。若是对付蜀王,为何要一并搭上魏王?”念卿鼓起勇气将心中疑问问出来。

    先前,她也想问一问,但在公子面前,她实在不敢有丝毫的造次。今日,这九姑娘说到,她即便害怕,也鼓起勇气问一问。

    “魏王自诩聪敏,便不安分。对于不受控制的棋子,若是你,你当如何?”江承紫反问。

    念卿脸色一变,想起那人是魏王亲舅舅竟也要下此毒手,不由得“啊”一声。

    江承紫扫她一眼,十分严肃地说:“这就是权力,这就是政治。这些年,蜀王有意栽培你是不假,然将你放在蜀中,远离政治漩涡,实则也是一种保护。”

    “婢子——”念卿听闻,实在震动。

    江承紫这是一张感情牌,为李恪所打。她瞧她那模样,便也不与她多说,只叮嘱一句:“政治之事,你不懂。若要蜀王安平,只需执行任务即可。”

    “多谢九姑娘提点,一语点醒梦中人。婢子定然谨记,绝不会为蜀王添一丝一毫的麻烦,也不会让九姑娘为婢子分一丝一毫之神。”念卿诚心跪在地上。

    江承紫也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只是挥挥手,说:“你且先回江府,待你家公子回来。”

    “可,姑娘这边,公子有交待。”念卿小声说,却看到九姑娘神情一沉,立马就说,“婢子知晓。”

    江承紫也不多说,只施施然站起,径直往后院去,路过大堂时,对云珠说:“云珠姐,你送送念卿,江府有事,她须回去坐正。”

    云珠跟随杨王氏多年,虽资质不如念卿,但历来独当一面,对于集市一事以及昨夜今早之事,早就理清楚来龙去脉,对于念卿自有一番看法。因此,江承紫一吩咐,云珠立刻就将念卿送走。

    杨舒越不管闺阁之事,杨清让也自诩男子汉,闺阁后庭事不能过问。而杨王氏认为自家女儿处理肯定妥帖,也不追问。秀红、周嬷嬷、杨如玉等人也不敢问。她们虽有资格询问,但其实她们内里是惧怕江承紫的。平素对她是礼数周全,不敢亲近。即便是杨如玉也是这般。

    因此,这件事随着念卿离开便没人再提。杨氏六房的人各忙各的。秀红与杨王氏几乎成为时装与首饰的设计者,那些妄图巴结杨氏的蜀中乡绅豪强,各自有家业的都是各种追捧。一时之间,杨王氏与秀红就开始引领蜀中时装与搭配潮流。

    两人倒是前所未有的和谐,算作是齐心协力赚钱养家。而且,还成为闺阁女儿们的偶像,出入都有人恭敬来拜。

    江承紫偶尔会去看她们画设计图,做样品。竹绷的穿花丝绸上飞针走线,让她感叹古代女子真是心灵手巧,同时也为自己啥也不会感觉十分汗颜。

    不过,她不会,并不代表她不是极好的设计师。前世里,她的亲娘就是有名的珠宝设计师。所以,她会时不时地点拨一二,从简约、方便与华贵几方面去设计。

    杨王氏与秀红搞合计搞得如火如荼,杨家女儿除了江承紫之外,都跟着两人学习。

    至于江承紫,定制的铁器足足等了十日才拿到。因铁匠说有几种物品并不好制作,锻造得不够好,不敢交给买主丢人现眼,何况是杨氏六房要的。

    在这十日的时间里,朝廷快马送来圣旨,还有一封李世民的亲笔信。信件是写给神农计划的全体成员,与此同时,蜀王也有信一并送来。

    江承紫拿到信的时候,正在院落内闭目感知一盆兰花的忧伤。这一盆兰花是当地刘氏望族族长之父心爱之物,但兰花逐渐枯黄,各种移植皆不行。这刘氏望族的族长心急如焚,也听闻杨氏六房对于培育植物颇有心得,且杨氏的九姑娘师承仙者。

    刘氏一方面想要搭上杨氏,另一方面,刘氏族长也想尽孝。因此,就想方设法来杨氏拜上名帖。

    江承紫又不白帮人,只托人传话说这治疗花草颇耗费精气神,再者这些日子在研究造福百姓的植物,哪里还有空闲时间。

    第一次婉拒,第二次,刘氏又来,先是往神农计划那基金会捐了不少丝绢,其次又送来不少的部品,比如上等人参什么的,美其名曰九姑娘救治花草耗费精气神,给九姑娘补补。

    人家礼数周全,江承紫自然没有什么好拒绝。便接下这单活,替刘老太爷的兰草治疗治疗。

    这边厢,刚开始治疗挣钱,那边厢就有朝廷使者风尘仆仆快马加鞭赶过来,进门就喊:“圣旨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