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掀开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掀开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在晋原县的集市上转了几圈,只感叹一句这真是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就连蔬菜的种类都少得可怜。不过,鱼倒是活蹦乱跳、色泽光润、种类繁多。

    转了几圈,念卿才找到她,立马就垂首赔罪,道:“姑娘,婢子以后再不做逾矩之举,请姑娘责罚。”

    “责罚便不必。但同为女子,你那点心思,你以为瞒得住我?你不喜欢我,我亦知晓。”江承紫开门见山。

    念卿如坐针毡,也顾不得在街上,“噗通”一下跪地,说:“婢子该死。”

    江承紫冷笑,道:“大街之上,你如此举动,却当真好得很啊。”

    念卿听闻,只觉得眼前这女娃太过聪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她。难道世上真有转世轮回一说么?她真的就是自家公子心心念念的那个仙子么?

    “姑娘,婢子,婢子——”她假意委屈。

    周遭的人指指点点,有素衣少年从马上下来,正义感爆棚,便朗声对江承紫说:“你这小娃,哪家的,如此没教养。”

    江承紫斜睨那人一眼,唇红齿白的翩翩少年,只是脸色不佳,像是久病似的。她也只是冷笑,道:“牛圈里伸出马嘴来,多管闲事。阁下,不知前因后果,如此指责他人,却是君子所为?”

    那少年涨红了脸,动动嘴要说什么,江承紫冷冷地对念卿说一句:“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家公子的脾气,我比你了解。他的智慧,是你想象不到。搞什么小九九的举动,小心得不偿失。现在手中所握都成虚无。”

    她说完,也不管念卿,径直往家走。周围本想指指点点的人,这会儿也不敢说话,一则是那小娃的气势让人觉得畏惧,二则是那小娃伶牙俐齿,每个人都怕招架不住;三则是因为大家都不愿惹祸上身。

    于是。大家见她走了。也就散了。念卿兀自跪地片刻,便也爬起来跟上来。

    “姑娘,婢子错了。请姑娘原谅。”念卿跟上来。

    “不必。你原本不是我的人。是你公子让我收下你。我才勉为其难,想瞧瞧你的资质,谁知也是个没眼力劲的。”江承紫毫不客气。

    念卿只觉得如履薄冰,她这些年跟着自家公子。听闻公子与自己说起过这位仙子无数次。她常常想不过是虚幻的东西,又怎么会存在于这世间。这世间怎么会有轮回转世?

    她期盼着所谓轮回不会发生。期盼着那个所谓的仙子只是自家主子心中的执念,期盼着有朝一日,他能瞧见自己的深情。

    她帮他经营一切,尽心竭力。甚至想着能干掉长孙氏的三个儿子,让他登顶天下。

    就这样,好几年的时间。她竭尽所能成为一个能干、善解人意的美丽女子,一心一意地只为他。

    她想:若他长大。总会从过去的虚空里走出来,看到始终陪在他身边的自己。即便成不了王妃,做一个侧妃,哪怕就是小小的妾室,只要能伺候在他身边就好。

    可如今,他带来一个小女娃,虽然貌美,但身姿尚小,看不出一点仙子的气息,倒是让她隐隐不安,只觉得这女娃眸光如刀,可怖得很。

    但公子对她极好。她从没见过自家公子笑得那样温柔,语气那样轻,轻得如同晴天里明媚的丝线,在柔和的风中轻轻摇动。

    她开始审视这女娃,越发觉得她真是可怖,近乎妖邪。似乎这天下没有什么她不能掌控在手中的。甚至,自家公子竟然说出“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的誓言来。

    念卿记得那一日,公子从长安回来,几日的奔波,疲累不堪。但他脸上却是神采奕奕,一见面就说:“念卿,她可好?”

    念卿一愣,随后才知晓,自家公子所指之人是杨敏芝。她点头,说:“极好,足不出户,在种植马铃薯与红薯,也不知有何用。”

    公子哈哈笑起来,说:“她自有她的用意,你莫揣测。平素听她吩咐便是。”

    “是。”她乖巧地回答,胸口却有一种难以言诉的压抑。

    “来,念卿,你与本王梳一下头,一路奔波,我头发乱了。”他端坐在窗前。

    念卿执起桃木梳,一边为他梳头,一边问:“公子不沐浴更衣再梳头么?”

    “不了,我先去晋原县。”他说。

    念卿只觉得心像是被刀割似的疼痛,因此她下手重一些,扯了公子的头发,他倒吸一口凉气,她吓了一跳,赶忙说:“婢子知错,请公子责罚。”

    “孰能无过?莫磨蹭。”他不在意。

    她只觉得眼泪在眼里转,强行忍住才冷静下来为他梳头。他却瞧着窗外深碧的芭蕉,主动说:“念卿,你这名字,你可知道何意?”

    “公子说过很多次,是怀念那位仙子。”她回答。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知晓自己的名字不过也是表达他思念的一种方式罢了。

    “她已回来。”他缓缓地说。

    念卿觉得心脏一抽,疼得几乎不能呼吸。她知晓公子要说出的那人定然是杨氏的九姑娘,那位一双眸似乎要看穿所有的小姑娘。

    果然,自家公子,又说:“就是九姑娘。”

    “原来是九姑娘,公子等这些年,终是等到,恭喜公子。”她强忍着说客套的话。

    公子很是高兴,也没像平素那般去计较她所言是真心还是假意,便是笑,说:“以后,你却要伺候她。之前,我能来弘农找你,全是之前她在梦里所讲。说与你颇有缘分,断不可让你继续受苦。”

    “原是如此。”念卿装着惊讶,心里却全是苦涩。

    她不愿意自己与公子相遇。是承恩于这个女人。她希望这只是自家公子编撰的谎言,让她死心蹋地伺候这九姑娘的谎言。

    “嗯,所以你的恩人,实则是九姑娘。以后,你好好照顾她。”他说。

    念卿心一惊,惊恐地问:“公子,你,你不要念卿了么?”

    “此话怎讲?”公子反问。

    念卿不作声,只低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公子叹息一声,说:“念卿,正因当你是自己人,才让你去守护我最重要的人。”

    “念卿明白。”她回答,只觉得苦涩无比。

    公子平素不多话,这回却继续说:“她是我的命。这一生,惟愿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分离。念卿,我自小苦心经营,便是为她。你如今是在守护我最重要的梦。”

    念卿只听得心惊胆战,心里便是莫名的恨意,耳际就一直是公子那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分离”,那么,就连最微小的愿望做他的侧室都没办法。

    这么多年,即便大雪漫天,即将死去,她都不曾这样恨满胸。

    终究,她还是在公子离开蜀中时,被调入杨府。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做什么事,也是尽心竭力。可只因这么一次小小的谈话,这女娃竟然就瞒也不瞒,径直就将她小心翼翼掩藏的心事这样毫不留情地戳穿。

    念卿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才好,只跟随在这女娃的身后,耷拉着脑袋回到杨府。

    江承紫第一次在江府就知晓念卿的心事,而今念卿做这些事,虽然隐藏得很好,但她还是知晓她的心理。原本她可以无视这女人,但众多各种案列表明这种女人的心思是很可怕的。所以,她就利用这件小事将之点穿。当然,下一步,就是要将她丢出杨府。

    莫说她江承紫小人之心,她不可能放一个对自己不利,可能危及家人的人在家里。

    她回到家,也不管念卿,径直就回屋换装休息。念卿就站在屋外厅内,一动不动地等待她的责罚。(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