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狂热梦想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狂热梦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亦笑,说:“听道长此言,先前对杨氏六房还是颇多顾忌?”

    潘道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回答:“九姑娘见谅。毕竟关乎翻云寨前途,千余口性命,我们若是跟随杨氏六房,就没有回返的余地,因此必须要谨慎。”

    “我自是了解你的忧虑,毕竟我们亦不是本地望族,让你们那般了解。”江承紫说。

    潘道长摇摇头,说:“弘农杨氏自古就是名门,我们自是知晓。四世三公可不是浪得虚名,就是昔年的王谢也只能与杨氏平分秋色。”

    “道长既知晓杨氏之名,何以如此忧心?”江承紫与潘道长一前一后,在后头的院子随意走走,闲聊几句,也便于瞧瞧这潘道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九姑娘,恕我直言,四世三公也是昔年。这些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名门世家多得是。最最卑鄙的就是这高门大族。”潘道长说。

    江承紫掩面笑道:“潘道长竟是如此透彻。对这高门大户看得清楚明白。不错,如今这高门大户,内里腐烂得很。许多的高门子弟,全然草包没有半分作用。那纨绔子弟的作派却全都会。潘道长透彻,难怪会担忧杨氏六房载不动这翻云寨的殷殷众望。”

    “九姑娘言重。今日有幸见到杨六爷与九姑娘,便瞧得出你们不是那般腐烂的豪门子弟。”潘道长拱手说。

    江承紫亦是回礼,这才说:“我亦是想着跟你们多接触,免你们心中疑惑,这才让潘道长走这一遭。等过几日,开始寻找盐矿。我还得亲自上翻云寨,与大家交流一二。另外,潘道长切莫担心。杨氏六房不走政治,不去朝堂尔虞我诈,走的是神农氏当年所走之路,谋求的是人类千秋万载的基业。”

    潘道长认真听着,却还是有些不明了眼前这瘦削的小女娃所指为何。但他没有立马询问。只是安静地听着。不过。他跟随自己的师父学习多年,总觉得这女娃身上有一种让人不得不仰视的能力。

    江承紫说出这一番安定人心的话后,知晓对方可能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便顿了顿,对潘道长做一个“请”的手势,说:“我想潘道长不甚明白。因这天下之人,熙熙攘攘。皆为名利来去。我做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其实。俗气点说,是想成为这天下百姓都敬仰之人,举得功名利禄,能守护住自己想要守住之人;往大义上讲。是想尽自己微薄之力,解天下百姓之苦。”

    “九姑娘之意,是想研究想马铃薯、红薯等来解百姓之饥?”潘道长略略有些明了眼前的女娃所做之事。并非是受到朝廷重用,而是想要改变百姓们的生活。

    否则。若她真是熙熙攘攘为名利之人,断然不会在马铃薯红薯还没送到长安,就先送一篮子给翻云寨,让翻云寨先种植着。

    难怪初见此女就觉得与众不同,浑身有一种熠熠的光芒,璀璨得很。原来却是因她心胸如此阔大。

    “潘道长所言只是第一步。俗话说‘授人鱼不如授之人渔’,灾荒之时,朝廷唯一做法就是减免赋税、开仓放粮。到底是治标不治本,又影响国库储备,影响国力。若是百姓有产量更高的农作物,收成颇好,平素就能储存粮食。灾荒又算什么?国力还能强盛。到时候怕万国都要来朝。”江承紫回答。

    潘道长心里受到极大震动,他只觉得从他这一生都不曾听到过有人要去研究新的农作物给大家耕种,从这个根本上解决吃不饱的问题。

    “九姑娘,这,这,你这想法新奇。”一向内心如水的潘道长也不由得激动起来。他虽是道门中人,但到底不曾得道,依旧在世俗中摸爬滚打。看过太多的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如今,赫然听闻这小小女娃的梦想,内心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

    “不是新奇,是一定要实现。”她很笃定地说。

    是的。江承紫早就下了决心,要找寻到合适的农作物,首先改变百姓的生活。这既是拯救杨氏六房,亦是拯救李恪的一条道路。同时,也可以成为自己的梦想,能让自己长期为此而奋斗。至于什么改不改变历史,她都不觉得是自己该考虑的。

    上天既然让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就必定有自己的深意。再者,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历史本身就已改变,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再说这世间庄周梦蝶之事,谁又说得清楚?

    “一定要实现?”潘道长看到这女娃清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坚定而狂热的光芒,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也有些热血沸腾。

    “是的。”江承紫笑道,然后很郑重其事地说,“目前,蜀王也就是益州大都督已全力支持我是计划,另外,还有蜀中大商贾暮云山庄。我的计划也被送往长安,即将呈给当今帝王。一旦计划启动,我们就可以成为神农第二,甚至是比神农更伟大的存在。”

    “这!”潘道长也激动起来,说,“这,这若实现,真是太好。”

    “因此,请潘道长与翻云寨的众人和我一道去实现这伟大的事业。”江承紫深深鞠躬。

    潘道长吓了一跳,立刻说:“九姑娘,你这般使不得,使不得,折煞贫道。”

    江承紫却又忽然一脸狡黠地嬉笑,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似的,说:“道长莫要这样严肃。你瞧前面那小的园子里,就是我种植之所,你且来瞧瞧。”

    她说完,就蹦跶着去种植的院落,潘道长一愣。看着日光下蹦蹦跳跳的女娃,在这一刻,他才觉得这是一个女娃,一个九岁的女娃。

    潘道长自认为阅人无数,却到底看不透。只觉得像是九岁女娃的身体住着一个看透世事沧桑的聪颖灵魂。

    他想不明白,只是摇摇头,大步踏入那院子。

    院墙是竹编而成。从墙外就能瞧见里面的一大块地里,郁郁葱葱,种满各种植物。因这里靠山,要给地留出充足的日照,所以周围的高大树木都被砍伐,偶尔有几棵不砍的,也是将枝桠修得差不多。

    潘道长一顿步。江承紫便在院内两块地的石头小径上回过头来。喊:“潘道长,进来瞧瞧这庄稼。”

    “十分荣幸。”潘道长回答,便推开柴扉。大步走进去。

    里面是一大块地,被一条小径径直分成两块。小径两旁是葱茏的木槿,茂盛碧绿的叶片中绽放着重瓣的木槿花,层层叠叠甚为好看。小径径直通到一座小屋。至于小屋是什么,潘道士看得并不清楚。他只瞧见那女娃在小屋前的石头地板上坐下来。屋内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少女,戴着帷帽,低头问:“姑娘,谁人来了?”

    “念卿。这是翻云寨的潘道长,来瞧瞧我们种植的马铃薯与红薯。”江承紫对念卿说。

    念卿便对潘道长一福身,道:“原是翻云寨贵人。婢子乃九姑娘的贴身侍婢念卿,拜见潘道长。”

    “念卿姑娘不必多礼。”潘道士上前拱手作揖。

    三人一番寒暄后。江承紫带了潘道士参观种植在地里的红薯与马铃薯,有亲自拿锄头挖了一株给潘道士瞧。

    潘道士瞧见一株马铃薯居然挖出大半篓子马铃薯,也是惊讶得不得了,不由得说:“若是照此产量,百姓储藏得当,不至于饿死。九姑娘,你寻得这宝贝,真是造福百姓。真是大善之举啊。”

    潘道士被这马铃薯的产量震撼,啧啧称奇。江承紫盈盈一笑,说:“潘道长,若认真种植,还能比这收获更多。只是这东西,到底不能当做主食一直吃,还得找寻更适合的物种。”

    “这地里的植物都是九姑娘在研究的?”潘道士瞧了瞧这房前地里,出了马铃薯与红薯还有别的一些木本、草本的物种。

    江承紫摇头说:“那些不过是我喜欢是花,随便种植一些,你看那边角落里的,则是一些名贵的花草,是别人家种植,但快养不活,放到我这里来寻求救治。”

    “九姑娘还会救治植物?”潘道士更是惊讶,但转念一想她师承得道仙人,会这点法术就不奇怪。

    “可以。不过,我收费很贵的。”江承紫一边说,一边示意念卿奉茶。

    潘道士一听,咳嗽两声说:“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是植物。”

    “浮屠不是我道家所有。再者,就是神仙也得要香火,救治是需要耗费精气神的。”江承紫说得天经地义。

    潘道士觉得她得似乎很有道理,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只是说:“这,这似乎不妥。”

    “没什么不妥。世间万物皆有灵性,皆有因果。我若不收钱,让他们白白承受这果,得是为他们作孽。”江承紫歪理一堆。

    这回,果然潘道士有若有所思,大约也是被说服了,只一个劲儿在咀嚼江承紫的话。

    她也没打扰,只在廊檐下席地而坐,置一方案几,让念卿开始泡茶。蒲葵扇、小火炉、煮茶锅、白瓷杯等一整套的茶具皆一一摆放。

    潘道士本来在思量江承紫的话,却瞧见念卿摆弄一整套的器具,在那边施施然地摇着蒲葵扇烧水。他顿时觉得新奇,仔细瞧那些器具,有些是道观里瞧见过的,煮茶所用,有些则是不曾见过。

    “九姑娘这是在煮茶?”他瞧见念卿旁边的陶罐里有茶叶,只是那茶叶竟不是茶饼,而是一片一片的叶子,晾晒干的。

    这是茶么?潘道士在道观里,道观里的道士每日都要吃茶,却从没见过这样的茶叶。而且以前清微观还有大片的茶园,采摘茶叶自己制作茶,这都是清微观每个道人都会的手艺。可他们也从没制作出这样的茶叶,他们制作出的都是茶饼。也有人制作出过散茶叶,很快就发霉腐烂,味道很难喝。

    “不是煮茶。是泡茶。”江承紫回答。

    “有何区别?”潘道士问。

    江承紫笑着说:“潘道长看看便知。”

    潘道长便也不说话,只全神贯注看泡茶。念卿先烧开水,舀出一小勺茶叶,待沸水收热片刻,再冲入茶叶中,拂去浮沫,将初杯拿来洗刷茶杯。然后再徐徐注入开水,轻轻摇匀。然后从茶壶口徐徐倒出茶水。

    那茶汤清澈嫩绿,略略带着春日的鹅黄。念卿纤纤素手递到潘道士面前,说:“道长,请喝茶。”

    潘道长一愣,接过那茶杯,白瓷的茶杯里,茶水摇曳得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先闻香,后品茶,这是明前采摘的茶尖儿做制作,称为明前雪芽,是我杨氏六房特制。”江承紫也端起一杯,闻香,细品。

    潘道长见状,亦是这般品位一杯,只觉得唇齿干净清澈,香味在唇齿之间弥散,简直是人间极致的享受。大片的茶园,采摘茶叶自己制作茶,这都是清微观每个道人都会的手艺。可他们也从没制作出这样的茶叶,他们制作出的都是茶饼。也有人制作出过散茶叶,很快就发霉腐烂,味道很难喝。

    “不是煮茶。是泡茶。”江承紫回答。

    “有何区别?”潘道士问。

    江承紫笑着说:“潘道长看看便知。”

    潘道长便也不说话,只全神贯注看泡茶。念卿先烧开水,舀出一小勺茶叶,待沸水收热片刻,再冲入茶叶中,拂去浮沫,将初杯拿来洗刷茶杯。然后再徐徐注入开水,轻轻摇匀。然后从茶壶口徐徐倒出茶水。

    那茶汤清澈嫩绿,略略带着春日的鹅黄。念卿纤纤素手递到潘道士面前,说:“道长,请喝茶。”

    潘道长一愣,接过那茶杯,白瓷的茶杯里,茶水摇曳得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先闻香,后品茶,这是明前采摘的茶尖儿做制作,称为明前雪芽,是我杨氏六房特制。”江承紫也端起一杯,闻香,细品。

    潘道长见状,亦是这般品位一杯,只觉得唇齿干净清澈,香味在唇齿之间弥散,简直是人间极致的享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