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光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光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日光明媚,落在黑亮的案几上,泛出暖意。

    蜀中气候宜人,虽是初夏时分,这靠山的后院园林里,却是凉得正恰当。

    江承紫端坐在案几前,执笔在纸上写一手簪花小楷。她执笔书写自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流,那字也是极其漂亮,温婉娟秀里又有一种饱满飘逸。

    可,她毕竟是来自现代,总是时不时就写成简体。斜倚在案几便的男子,长发披拂下来,淡青色的宽袍散落着。刚洗了头发的阿念,就斜倚在案几晾乌发。

    他眸子微眯,神情慵懒,眉目入鬓。慵懒的他,似乎在假寐,但大凡江承紫写错一个字,他立刻就指出来。

    如此在三,江承紫写错了几个字,觉得太浪费纸张(须知在这个年代,纸张可是奢侈品,大多数人还是用竹简),便搁下笔,嘟囔道:“不写了,浪费。”

    “我不说便是。”阿念施施然端坐,声音温雅,带着宠溺。

    江承紫斜睨他一眼,说:“只是不想浪费纸。”

    “我带了不少,都是上好的清江白。莫担心。”他语气依旧宠溺,像是细细的羽毛拂过耳际。

    江承紫心里颤巍巍的,羞得垂眸,道:“不写,要不,你来?”

    “我却不知阿紫要写什么。”他语气还是好听得很,好听得江承紫有点想跳过去揪着他掐一掐。

    她走了神,便没回答他的话,他便又低声喊:“阿紫?”

    “啊,我口述,你笔录。”她说。

    这些日子。与她相处的人都习惯她时不时不通顺的语句,只当她是在永不岛学到的。与她相处几日,阿念也便懂得她每句话的意思。

    “行。”他笑着回应,而后宽袖轻拂过,他坐直身子,眉目含笑,问。“阿紫可否为我磨墨?”

    “好。”她脆生生地回答。便挪了挪,跪坐在案几前缓缓磨墨。

    下午的日光正好,周遭蝉鸣鸟叫。清风徐徐而来。她在案几旁红袖添香,徐徐磨墨。他则缓缓落笔,昂贵的清江白纸上,墨水渲染开来。却是一幅美人图。

    碧纱窗,芭蕉丛。倚窗而立的女娃,团扇半遮面,眉目调皮,仿若正在对人吃吃娇笑。

    “如何?”他问。

    江承紫惊讶地蹙眉。道:“从前,可不知你除了打仗之外,还有这等才华。”

    “你怎么说话?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你这意思是——”他学着她的口头语一本正经地问。说到这里,却是压低声音凑上前。继续问,“你的意思是你从前只觉得的夫君只是一介武夫?”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的夫君在我眼中是盖世英雄。”她嘿嘿笑。

    阿念斜睨她一样,佯装生气,撇撇嘴,说:“盖世英雄,那还不是拐着弯骂我一介武夫?”

    “你不讲道理。”江承紫嘟着嘴撒娇,却又不由得仔细去看那画。明明墨只是一色,用水来稀释出浓淡,但他画的这幅水墨画却让她觉得那芭蕉绿得青翠欲滴,而整幅图画都是有颜色的。

    “妙哉。”她不由得赞叹。

    “送你可好?”他轻笑,又拿画笔为那图上女子略略描眉,女子的五官轮廓更突出,分明就是江承紫。

    “这自然必须是我的。否则你还想送谁?”她反问。

    他便逗她,说:“那可说不一定,我可送之人多了。平康坊里的郭娘子可是名满长安,嗯,她早年就求取过我的画作。我不曾给她,要不这一幅差人送去?”

    江承紫一听,横眉冷对,然后便是绽放笑容,说:“去吧。”她说完,站起身理了理衣衫欲要离开。

    “你要去何处?”他问。

    “帮你叫车虎过来办事,顺带央我爹爹瞧瞧青年才俊,为我留意一番,可有良婿。”她大方回答。

    他抓狂起来,即便知晓这女子说的是戏言,他也听不得她要离开他,另觅他人为良配。哪怕是她有一丁点这样的想法,他也受不得。

    所以,他倏然起身,轻轻一理袍子,拦住她的去路,恶狠狠地说:“不许去,你只能是我的。”

    他声音处于变声音,有时控制不好,便略略沙哑。她听得心惊,却还是低头垂眸嘟囔说:“就允许你给平康坊的头牌娘子送画,不允许我瞧瞧是否有青年才俊么?你不讲道理。”

    她原本就是撒娇,即便是说这话,也不是真恼。那声音绵绵如琴音。阿念听来,只觉得这声音与这周围醉人的夏日时光丝丝缕缕缠绕,让他只觉得心尖尖都发痒。

    “我就不讲道理,你是我的,便不许看别人,想着别人。”他张狂起来。

    她便后退一步,对他做鬼脸,说:“阿念不讲道理,不公平。”

    “哼,我说说而已。这世间的女子,除了我母亲外,也只为你提笔。未来,或者会为我的女儿提笔。”他缓缓地说,一字一句都像是前年陈酿,直直就沁入她心内。

    江承紫只觉得内心甜蜜,却还是竭力忍住笑,反驳:“你倒是没作画,人郭娘子如何知晓你画技超群,非得要求取?”

    “阿紫,你实在冤枉我。从前,有去过一次平康坊,同行之人对那郭娘子说我画技超群,郭娘子打趣便要我为她作一幅,我说只为我母亲妻子作画。郭娘子便打趣说,那倒真是很想要一幅。我方才不过拿来与你开开玩笑,瞧你这模样。”阿念一边打趣,一边啧啧打趣。

    江承紫嘴一扁,说:“看吧,人家都像你表白了。”

    “她表白是她的事,我又不是物件,任凭谁如何就要如何?你这家伙,要我如何?我错了,阿紫,阿紫。莫要恼。”他倒是低下声来。

    他不觉得这般来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伏低有什么丢脸,他甚至觉得这般,才是真正的男人。

    江承紫看他这样,便是绷不住,“噗嗤”一声,说:“好了,不闹了。你且写一写。记一记。这一份儿详细的报告是要呈给当今大家的。得慎重措辞。”

    “嗯,是该慎重,毕竟是你公公。”阿念一本正经。

    “作死。”江承紫斜睨他一眼。横眉冷对。

    阿念不以为然,轻轻蘸好笔墨,江承紫在屋内踱步,来来去去地口述。最终。在日暮黄昏时分,两人将呈给李世民的报告准备好。包括对马铃薯、红薯的种植技巧、储藏技巧,以及可能的亩产计算。另外,还把“神农计划”详细地汇报给了李世民。

    “这计划才拟定,这就报告给当今大家。不妥吧?”读完书匆匆赶来的杨清让蹙了眉。

    “没什么不妥。这种事须得先报告朝廷,先给大家一个先期的印象,我们的大都督到蜀中来是为百姓谋福利的。我们大都督可有更远大的志向。另外,这事报告朝廷。还能让我们的计划更顺利,到时候,我们四处寻找育苗,若有当今天子特批的公验,我们行走也方便些。再者,大家就算再抠,这经费到底要意思点,即便他不意思。嘿嘿,他一言出,要支持我们的计划,那还不多得很的达官贵人要为我们添砖加瓦啊?”江承紫笑嘻嘻地说。

    阿念在一旁听着,便是宠溺地打趣,说:“清让兄,看到了么?你这阿妹可比你更适合做奸商呢。”

    “我好心为你们筹谋,哼,还说是奸诈之人。”江承紫撇嘴。

    阿念和杨清让哈哈笑,三人又是一番打闹,才到晚饭时分。因张嘉要入伙“神农计划”,也一并留下来用饭。杨舒越因衙门那边有事,又加上朝廷要统计户籍,忙的不可开交。杨王氏身子也不适,早早睡下。家里只剩了他们这一伙年轻人,便就在偏厅做夜宴。

    江承紫将云珠、杨如玉一并请过去,就连秀红所出的俩姐姐也一并喊过去。两人倒是会看眼色,自从被杨如玉教训之后,又经过暮云山庄事件,两人学乖不少,对江承紫亦是颇为惧怕。

    江承紫也尽量不与她们有什么牵连,且让人处处盯着秀红母女。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夜晚饮宴,由杨清让与杨如玉主持,一众宾客,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张嘉时夜喝得比较畅快,很快就醉倒,呼呼大睡,被他的侍从抬到厢房加以照顾。尔后,江承紫也推说累了离席。姚子秋也一并跟出来,与她说起之前与张嘉交流的结果。

    “张氏一族的根基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厚。与他几番交谈,从字里行间可发现张氏掌控很多产业,对我的研究肯定是百害无一利,但我这心总是不踏实。”姚子秋径直说。

    “我知晓你为何不踏实。但我反问你,若是河东张氏作为我们的敌人,你觉得如何?”江承紫轻声询问。

    姚子秋沉默片刻,才说:“头疼至极。”

    “两害相权取其轻。”江承紫回答。

    姚子秋“嗯”一声,便也不追究这事,径直说:“你这般说,我便明了得多。与其为蜀王树立强敌,还不如拉拢,少一敌人,还能增加我们的实力。”

    “但对于他也不可掉以轻心,你且瞧着。你走南闯北,到底是看得比我清楚,若他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却要与我说一说。”江承紫叮嘱。

    姚子秋连连回答是,随后又很疑惑地说:“我看张公子与阿芝像是有旧恩怨。”

    “这事等时机成熟再与你说起,姚兄就莫要问了。”江承紫阻止道。

    姚子秋也是识趣之人,便岔开话题,说:“夜深了,你最近忙碌,还是早些歇息。”

    江承紫“嗯”一声,却又说:“阿念公子表面上似乎云淡风轻,但内里怕到底是放不开。我再去劝说一番才是。”

    姚子秋听闻,立马就识趣地说要进去喝酒,与杨清让切磋一下行酒令。

    江承紫则是沿着后院的小径缓缓地走着。月光朗净,从高大的树木间细碎地洒下来,落了一地不真实的浪漫。

    自从后面这片园子成为江承紫的试验田以来,这里就禁止闲杂人等入内,即便是洒扫的丫鬟婆子,也得是周嬷嬷安排的专人。

    江承紫时不时就在这院落里走走,这里俨然成了她的办公地,更成了她放空自己的乐园。

    她沿着林间小道来来回回地踱步,不一会儿,阿念便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低声问:“方才听子秋说,你有事找我?”

    江承紫“嗯”一声,说:“我找你赏月。”

    “若是赏月,你哪能这样大张旗鼓?必定是有别的事吧?”他开门见山地问。

    江承紫轻轻一笑,说:“你真无趣。如此美好的月色。”

    他没说话,只低头瞧着一旁的她,只觉得她比初见时圆润些许,不再那般瘦骨嶙峋。那眸子在月光下越发晶亮亮的。

    他也不继续追问,也是与她并肩站着,凉风习习,佳人在侧,月色正好,实在是良辰美景。

    许久,江承紫抬头看见,似乎都看到玄妙的星空在运转,脖子也有些疲累,她才收回眸光,在旁边石凳上坐下来,喊了一声:“阿念。”

    “嗯?”阿念很是疑惑地瞧着她。

    她笑了起来,说:“没事,我就想喊喊你。”

    “嗯。”他回答,随后便放低了声音,不无诱惑地说,“其实,你也可以喊我郎君,或者夫君。”

    “死开。”她拍飞他的爪子,这才嘟囔着说,“先前张嘉那般说你,你失魂落魄,半日不成有言语。后来,我让云珠请你到这院落来,你却又不说。我这心里实在是不舒服,我觉得我得要找你说一说。”

    “你要说甚?”他垂眸轻笑。他承认张嘉的那一番话确实击中了他,上辈子她的悲剧到底是因他而起,若与他没瓜葛的话,阿紫不至于会被卷入这无端的命运。有那么一刻,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兵败如山倒一般。前世里,失去她时的那种恐惧与无力狠狠地袭来,联手将他狠狠打压。

    他一度在想,这一生还要将她拉向自己做什么?她远离自己才算逃离悲剧的命运啊。也许她嫁给张嘉,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