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决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云姐姐,你如此一惊一乍作甚?”江承紫问。她印象中的云珠虽年纪小,但人却很沉稳的,看她这样子绝对是大事。

    “先前是有人上门来提亲,这会儿是蜀王跟人打起来了。”云珠乱糟糟的一句话概括了事情。

    江承紫听明白大概,却也没完全明白,但一听到阿念跟人打起来,便顾不得整理衣衫,就径直往前院去。一路上,又问:“谁上门提亲?”

    “先前,你与阿默到后园切磋时,就有人前来提亲。来人是对方的叔父,来提亲的是益州一等一的金牌冰人,还携带大量的提亲聘礼,本人也亲自来了,找你父亲攀谈。”云珠介绍。

    江承紫蹙眉,虽然她对这古代的婚姻嫁娶制度不太熟悉,但也断然不会男的直接上门的道理啊。所以,她狐疑地问:“这才来提亲,就携带聘礼,还男的亲自上门?”

    “是,我亦举得奇怪,但对方的解释这是因为重视杨氏六房。”云珠回答。

    “这样?”江承紫不太相信,但还算能勉强接受这个理由,随后便问,“可知他们来求娶杨氏六房哪一位?”

    “自是姑娘你啊。要不然,阿念公子怎会与那人打起来。”云珠回答。

    江承紫隐约也猜到对方求娶的人是自己,却也这样证实一下,而且她几乎猜测得到对方可能是什么人。因为能做出这种无厘头举动的只有那么一人。

    “杨氏六房断然不答应,这大麦没黄小麦黄的事,定是做不得。”江承紫随便说一句。

    云珠也是附和,便又补充:“对了,来提亲的是蜀中张氏。眉州*镇人士。”

    “张氏?没说是河东张氏?”江承紫先前猜测的是张嘉,却不料怎么又冒出个蜀中张氏。

    云珠摇摇头,说:“具体我并不知,只是老爷与夫人和那人的叔父在攀谈。那公子在院落里赏花,不知怎的就与阿念公子不对付,打起来了。哦,他们似乎彼此相识。”

    江承紫听闻这一句。已确定不管是河东张氏。还是蜀中张氏,怕人还是没变,都是那张嘉。她想到张嘉。莫名的就气不打一处出,虽然先前从阿念哪里知晓,张嘉其实也是他们家族的牺牲品,且上辈子对她可算是心魔执念。但最终他毕竟还是伤害了她。即便他最后陪着她赴死,也只能让她觉得他可怜。而不会有男女之爱的感动。

    唉,他若是带着记忆,这般苦苦纠缠到底也是没意义啊。

    江承紫不多言,只“嗯”一声。对云珠说:“你去忙你的,我去就行。”

    云珠离开,江承紫刚到前院。迎面就瞧见秦铭急匆匆地来,见到她。脸上一喜,说:“阿芝,你来得正好,阿念与晋华打起来了。”

    “晋华?”江承紫略一蹙眉,听秦铭这说法,似乎还认识这张嘉。

    “你也见过的,张氏晋华,我与他是旧识。以前在太原时,有过一面之缘。”秦铭解释。

    江承紫看他那模样,似乎是知晓她与张嘉之间认识。但她也不好直接询问,秦铭知晓多少。只问:“他们如何打起来?”

    “因为你,具体情况,我亦不明,两人所言,在下实在听不明白。”秦铭回答。

    江承紫料想两人大约说到上辈子什么事,因此秦铭才听不懂。她也不多说,与秦铭一并到了前院,一袭白衣袍子的阿念正与那一袭灰色蓝襟春衫的张嘉你来我往,手中所持武器,皆是剑。

    那剑不是好剑,但两人一招一式都走得特别凌厉。江承紫蹙眉,也不管什么礼数,径直喊:“住手。”

    两人一收,便落在近处,阿念笑道:“阿芝,你如何来了,我与张公子切磋一二呢。”

    张嘉亦是点头,说:“我与蜀王切磋一二,早就听闻蜀王谋略过人,武功无双。”

    “那也不能在这前院动手,知情的人知晓你们在切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杨氏六房做了什么事,竟让两大公子大打出手。”江承紫板着脸。

    两人则同时将手中剑丢给侍从,阿念略略撒娇地说:“是阿念错了,一时兴起,也没顾及这一层,阿芝莫生气。”

    “是呢,我二人一见如故,一时兴起,请阿芝原谅。”张嘉亦是拱手行大礼。

    “好了,既然只是切磋,想必也累了,来人,给二位公子奉茶,送到偏厅来。”江承紫手一挥,大步往偏厅去。

    两人知趣得很,也一并走进来。三人落座后,江承紫也不询问阿念,径直就问:“张公子今日来我杨氏六房,不知所为何事?”

    她虽然知晓张嘉上辈子手刃挚爱,其实也是个可怜之人,但不知为何,她并不能因此而对他有太好的语气,或者太过清净。

    “我,我提亲而来。”他到底还是不好意思,语气小下去,神情亦不自然。

    “哦,我长姐倾城之貌,人也贤良淑德,你实在有眼光。”江承紫不咸不淡地说。

    张嘉蹙眉,道:“我心匪石。即便阿芝不待见在下,你亦不能让我去喜欢别人。”

    “你有资格么?阿芝是我的。”阿念径直说,语气充满讽刺。

    “别以为你是皇子,你就有资格?你自己做过什么,你不清楚?”张嘉对李恪也并不客气。

    “我做过什么?我不过爱她罢了。用我的方式去爱她。”李恪缓缓地说,语气里满是落寞与伤感。

    江承紫想起前世里李恪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也是抽抽的心疼。这个男子爱上自己不该爱的人,又想要守护自己心爱之人,便只能冷淡她,远离她。白白蹉跎一生,最终也没有守住。

    那时的他应该落寞而后悔吧,而且那种自责与愧疚延续到了这一世。她默然无语。只不自觉就感到心疼。

    “自己的方式?呵,她的命运不过也是受你之累。若她与你毫无瓜葛,又如何有那般可悲的命运?”张嘉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阿念听闻,神情蓦然一凝,瞬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云姐姐,你如此一惊一乍作甚?”江承紫问。她印象中的云珠虽年纪小,但人却很沉稳的。看她这样子绝对是大事。

    “先前是有人上门来提亲。这会儿是蜀王跟人打起来了。”云珠乱糟糟的一句话概括了事情。

    江承紫听明白大概,却也没完全明白,但一听到阿念跟人打起来。便顾不得整理衣衫,就径直往前院去。一路上,又问:“谁上门提亲?”

    “先前,你与阿默到后园切磋时。就有人前来提亲。来人是对方的叔父,来提亲的是益州一等一的金牌冰人。还携带大量的提亲聘礼,本人也亲自来了,找你父亲攀谈。”云珠介绍。

    江承紫蹙眉,虽然她对这古代的婚姻嫁娶制度不太熟悉。但也断然不会男的直接上门的道理啊。所以,她狐疑地问:“这才来提亲,就携带聘礼。还男的亲自上门?”

    “是,我亦举得奇怪。但对方的解释这是因为重视杨氏六房。”云珠回答。

    “这样?”江承紫不太相信,但还算能勉强接受这个理由,随后便问,“可知他们来求娶杨氏六房哪一位?”

    “自是姑娘你啊。要不然,阿念公子怎会与那人打起来。”云珠回答。

    江承紫隐约也猜到对方求娶的人是自己,却也这样证实一下,而且她几乎猜测得到对方可能是什么人。因为能做出这种无厘头举动的只有那么一人。

    “杨氏六房断然不答应,这大麦没黄小麦黄的事,定是做不得。”江承紫随便说一句。

    云珠也是附和,便又补充:“对了,来提亲的是蜀中张氏,眉州*镇人士。”

    “张氏?没说是河东张氏?”江承紫先前猜测的是张嘉,却不料怎么又冒出个蜀中张氏。

    云珠摇摇头,说:“具体我并不知,只是老爷与夫人和那人的叔父在攀谈。那公子在院落里赏花,不知怎的就与阿念公子不对付,打起来了。哦,他们似乎彼此相识。”

    江承紫听闻这一句,已确定不管是河东张氏,还是蜀中张氏,怕人还是没变,都是那张嘉。她想到张嘉,莫名的就气不打一处出,虽然先前从阿念哪里知晓,张嘉其实也是他们家族的牺牲品,且上辈子对她可算是心魔执念,但最终他毕竟还是伤害了她。即便他最后陪着她赴死,也只能让她觉得他可怜,而不会有男女之爱的感动。

    唉,他若是带着记忆,这般苦苦纠缠到底也是没意义啊。

    江承紫不多言,只“嗯”一声,对云珠说:“你去忙你的,我去就行。”

    云珠离开,江承紫刚到前院,迎面就瞧见秦铭急匆匆地来,见到她,脸上一喜,说:“阿芝,你来得正好,阿念与晋华打起来了。”

    “晋华?”江承紫略一蹙眉,听秦铭这说法,似乎还认识这张嘉。

    “你也见过的,张氏晋华,我与他是旧识。以前在太原时,有过一面之缘。”秦铭解释。

    江承紫看他那模样,似乎是知晓她与张嘉之间认识。但她也不好直接询问,秦铭知晓多少。只问:“他们如何打起来?”

    “因为你,具体情况,我亦不明,两人所言,在下实在听不明白。”秦铭回答。

    江承紫料想两人大约说到上辈子什么事,因此秦铭才听不懂。她也不多说,与秦铭一并到了前院,一袭白衣袍子的阿念正与那一袭灰色蓝襟春衫的张嘉你来我往,手中所持武器,皆是剑。

    那剑不是好剑,但两人一招一式都走得特别凌厉。江承紫蹙眉,也不管什么礼数,径直喊:“住手。”

    两人一收,便落在近处,阿念笑道:“阿芝,你如何来了,我与张公子切磋一二呢。”

    张嘉亦是点头,说:“我与蜀王切磋一二,早就听闻蜀王谋略过人,武功无双。”

    “那也不能在这前院动手,知情的人知晓你们在切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杨氏六房做了什么事,竟让两大公子大打出手。”江承紫板着脸。

    两人则同时将手中剑丢给侍从,阿念略略撒娇地说:“是阿念错了,一时兴起,也没顾及这一层,阿芝莫生气。”

    “是呢,我二人一见如故,一时兴起,请阿芝原谅。”张嘉亦是拱手行大礼。

    “好了,既然只是切磋,想必也累了,来人,给二位公子奉茶,送到偏厅来。”江承紫手一挥,大步往偏厅去。

    两人知趣得很,也一并走进来。三人落座后,江承紫也不询问阿念,径直就问:“张公子今日来我杨氏六房,不知所为何事?”

    她虽然知晓张嘉上辈子手刃挚爱,其实也是个可怜之人,但不知为何,她并不能因此而对他有太好的语气,或者太过清净。

    “我,我提亲而来。”他到底还是不好意思,语气小下去,神情亦不自然。

    “哦,我长姐倾城之貌,人也贤良淑德,你实在有眼光。”江承紫不咸不淡地说。

    张嘉蹙眉,道:“我心匪石。即便阿芝不待见在下,你亦不能让我去喜欢别人。”

    “你有资格么?阿芝是我的。”阿念径直说,语气充满讽刺。

    “别以为你是皇子,你就有资格?你自己做过什么,你不清楚?”张嘉对李恪也并不客气。

    “我做过什么?我不过爱她罢了。用我的方式去爱她。”李恪缓缓地说,语气里满是落寞与伤感。

    江承紫想起前世里李恪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也是抽抽的心疼。这个男子爱上自己不该爱的人,又想要守护自己心爱之人,便只能冷淡她,远离她。白白蹉跎一生,最终也没有守住。

    那时的他应该落寞而后悔吧,而且那种自责与愧疚延续到了这一世。她默然无语,只不自觉就感到心疼。

    “自己的方式?呵,她的命运不过也是受你之累。若她与你毫无瓜葛,又如何有那般可悲的命运?”张嘉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阿念听闻,神情蓦然一凝,瞬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