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诺言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诺言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清让提出的制度让众人夸赞。同时,那些拍马溜须之人也是纷纷捐款,由益州大都督牵头,杨氏六房起草,县令大人监督,最终成立神农研究基金会。

    于是,好好的丰收宴会,在后半段基本就变成基金会的章程制定以及法制监督宴会。

    当然,期间,马铃薯与红薯的盛宴也开始,一道一道的菜上来。众人在感叹美味的同时,更是纷纷举杯向蜀王与杨氏六房以及暮云山庄祝贺。

    这一次丰收饮宴,一直到日暮掌灯,才算真正结束。

    杨王氏偕同秀红送走女眷们,而杨舒越则带着杨清让送走男宾。云珠和念卿则负责指挥丫鬟婆子打扫家宅。

    江承紫则是与小九、车虎、姚子秋带领一批人小心翼翼地将剩下的一些马铃薯与红薯收起来,确保其呼吸畅快,又不容易坏。并且将马铃薯、红薯连带泥一起包装妥帖。

    将收获的马铃薯红薯分作三份,最大的一份儿用来播种,一份儿小的连同信件一并送给杨恭仁,最大的一份儿则是附上详细的使用说明,种植说明,加上两大缸还未采摘的,由官府派人护送回长安。

    而自告奋勇要护送回去的人便是程咬金的小儿子与柴绍的小儿子,阿念也不多说,两人反正顺道要回长安,两人也都是骁勇善战之人,他就任由他们了。

    整理好该送的礼后,又是晚宴时间。这会儿,大家就都没有心思要吃东西,只觉得今日的事让人十分震撼。大家一时之间接受这么多新鲜的概念与事物,都还处在兴奋中。

    “如果按照今天这亩产。那,那百姓不会饿肚子。”阿威在许久之后,还沉浸在这喜悦内,用他不太好的计算能力算了又算,仍然觉得很震撼。

    “理论上是这样,实际上不可能。”江承紫毫不留情地泼他冷水。

    “呀,如何不可能?今日。我亦品尝了马铃薯与红薯。实在美味。”阿威很是疑惑。

    江承紫耐心科普,说:“这虽然能填饱肚子,能助百姓度过难关。或者作为行军时的简易餐物。若是让百姓常年食用此物,营养不平衡,对百姓身体并不好。”

    “九姑娘菩萨心肠,担忧的不无道理。可九姑娘怕并不知。对于很多百姓来吃,能有东西吃。不用吃土,啃树皮,已是谢天谢地。九姑娘此事已是善举。”县令说道。

    周围的人也是纷纷附和,江承紫却是笑道:“话虽如此。但作为我辈之人,自然是要为百姓谋求最好的福利,让他们吃饱穿暖。身体强健。我大唐人精神抖擞,四海来朝。”

    “说得好。”拍手称快的正是程咬金的小儿子阿默。大约是传承其父的特点。大嗓门敞亮得很,性格也很豪爽。

    “对,讲得好。”温文如玉的秦公子也是激动地开口说。

    众人也是纷纷附和,说大唐有这样有作为的年轻人,他日必定成为最强之国。此时,在这里用饭的皆是长安城里的官家子弟,加上杨清让、杨如玉、云珠以及念卿,大家都是年轻人。一时之间,更是热血沸腾。

    当晚月色正好,一帮年轻人更是将饮宴挪到院落里,饮酒作诗,弹剑而歌,毫不快哉。

    一时之间,江承紫忽然觉得像是回到昔年的军营里,成日里被操练得如同死狗,在难得的休息时刻,便是载歌载舞,热血沸腾,火辣辣的都是青春。

    她一时之间来了兴致,便也要表演一段剑舞。阿念立刻就站起身,为她擂鼓,姚子秋弹琵琶。她要借用阿威的宝剑,阿威将手一缩,说:“阿芝,这剑你拿不动。还是拿别的。”

    江承紫一笑,身形一旋转,他手中的剑已被她夺在手里。阿威一愣,江承紫轻松举起那一把剑跟着节拍舞动起来。她的剑舞不太地道,但她最近经常做的那个梦里,常常会梦见站在远处瞧李恪孤独地在月光下舞剑。

    她记得那些动作,这会儿,她便根据梦境中记载,将李恪那一套剑舞出来。因为异能的缘故,她举这几十斤的宝剑如同薄薄的竹片,动作就更加行云流水。

    音乐,月光,剑舞。她形容尚小,但风姿却已让众人惊呆。

    一曲舞毕,阿默没头没脑地来一句:“阿念,我开始理解你为何敢那样去自请封赏,落得个沉迷女色、不思进取的名声。”

    阿念只是笑,却是温柔地瞧着江承紫,说:“阿芝,你该休息了。这几日,都不曾好好休息。”

    “我不累。”她语气撒娇。

    众人听得一阵唏嘘起哄。这会儿,倒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大家都是少年人,热血沸腾。

    “闭嘴。”阿念有些着急,他怕自己心爱之人尴尬,便是大声喊道。

    众人早就不当他是蜀王,径直起哄。那阿威则是啧啧地打趣,说:“你这是要冲冠一怒为红颜呀?”

    江承紫不由得低头,只觉得难为情。却不料听见姚子秋冷冷地说:“大家,适可而止,阿芝惹人喜爱,但她是名门闺秀,你们如此,到底是毁坏她的名声。尤其是蜀王——”

    “我如何?”阿念也有些不客气。虽然,他与姚子秋原本就不对付,但还没有这样针锋相对。

    江承紫一抬眸,却见姚子秋已离席起身,道:“蜀王乃皇亲贵戚,自是高位者,但我听闻你也是有婚约之人,如今这般对阿芝,不太妥帖吧。”

    “我对阿芝尊重有加,这一生,我只娶她一人。”阿念一字一顿地说。

    秦铭听闻,立刻就低声劝阻说:“莫要说胡话。那边可是弘农杨氏,百年望族。再者,你的婚书名帖已上报朝廷。”

    “我很清醒,今日各位在此,就与我做个见证。我今日之言。必定守诺。”阿念说着,却是看向江承紫,一字一顿地说,“若我有违今日誓言,必定不得好死。”

    “你胡说什么?”江承紫一听,连连跺脚。

    “哈哈哈,阿念有这份心思甚好。说实话。阿芝也是出自弘农杨氏。且是嫡出。与其娶那素未谋面的无趣女子,还不如娶阿芝。阿念,我支持你。倘若换作我。我亦会如你一般。哈哈哈。”在场之人。唯有心大无比的阿默才会这般豁达。

    “老默,这么多年,我就觉得你这回最聪敏。”阿威笑了笑,拍了拍阿默。却也不忘损一损自己的朋友。

    “你怎么说话的,能不能好好聊天?”阿默扫了阿威一眼。两人就闹腾开了。

    秦铭看这情况,立马就说:“大家终归都是为阿芝好,姚二公子也莫要担忧。我自小与阿念相识,他这人不近女色。对人对事皆认真。他认定之人,即便冒死,也不会让之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姚子秋依旧是沉着一张脸。语气倒是缓和些许,说:“即是如此。若蜀王爱护阿芝,便该礼数周到,切莫唐突了她。尤其今日事情未名,蜀王亦不曾退婚。你这般高调,你让世人如何看待阿芝?”

    江承紫听闻,心中一暖。她没想到那个有些木讷,对植物近乎痴迷的姚子秋竟也会为她考虑得这般仔细。

    “阿芝多谢姚二公子爱护。”江承紫盈盈一拜。

    姚子秋有些慌了,连连说:“阿芝,你莫要如此。你,你,你对我来讲,是很特别的存在,就,就如同,如同我,我的阿妹一,一般。”

    姚子秋一紧张,便口吃连连,连他自己也不好意思。

    “今日都是自家人,大家高兴,便说话肆无忌惮些,姚二公子放心,我们这群人口风最紧。”秦铭立刻打圆场,众人纷纷表示确实如此。

    姚子秋不说啥,却也只是瞧着江承紫叹息一声,说:“夜深了,我先去休息。你们亦早些休息。”

    众人听闻,也觉得夜已深,各自纷纷散去。

    江承紫让云珠与念卿安排众人去客房,她则是独自回自己的房间。才走几步,阿念就追上来,低喊一声:“阿紫。”

    江承紫停住脚步,回头询问:“怎了?”

    “方才,我所言——”他说。

    她立马笑着打断,说:“我知了。别人不是你我,自不知我们之间已不需这般猜忌。”

    他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知阿紫大度从容,是不让须眉的巾帼,亦有广阔胸襟,对于方才之事定不会放在心上。但在我来讲,我不能让我心爱之人一颗心不安定。”

    江承紫只觉得他平平常常的叙述,就挑动了自己的心弦,稍稍一呼吸,就觉得惊心动魄。她瞧着月光下的他,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甜蜜。

    “阿念,我知晓。”她柔声回答。

    他“嗯”一声,喊她早些休息,他自己却又挪不开步,还是站在远离,与她四目相对。彼此都觉得月光下,对方更是好看,如同最醇厚的醉人酒酿。

    两人对视良久,最终两人绷不住,相视一笑,然后依依不舍告别,就差三步一回头了。

    大约是因为很累,江承紫回屋略略洗漱,就摸上床,几乎沾着床就沉沉睡去了。

    第二日,江承紫一起床,刚用完早饭,即将要启程的阿默蹦跶过来,硬是要与江承紫结拜。

    杨清让提出的制度让众人夸赞。同时,那些拍马溜须之人也是纷纷捐款,由益州大都督牵头,杨氏六房起草,县令大人监督,最终成立神农研究基金会。

    于是,好好的丰收宴会,在后半段基本就变成基金会的章程制定以及法制监督宴会。

    当然,期间,马铃薯与红薯的盛宴也开始,一道一道的菜上来。众人在感叹美味的同时,更是纷纷举杯向蜀王与杨氏六房以及暮云山庄祝贺。

    这一次丰收饮宴,一直到日暮掌灯,才算真正结束。

    杨王氏偕同秀红送走女眷们,而杨舒越则带着杨清让送走男宾。云珠和念卿则负责指挥丫鬟婆子打扫家宅。

    江承紫则是与小九、车虎、姚子秋带领一批人小心翼翼地将剩下的一些马铃薯与红薯收起来,确保其呼吸畅快,又不容易坏。并且将马铃薯、红薯连带泥一起包装妥帖。

    将收获的马铃薯红薯分作三份,最大的一份儿用来播种,一份儿小的连同信件一并送给杨恭仁,最大的一份儿则是附上详细的使用说明,种植说明,加上两大缸还未采摘的,由官府派人护送回长安。

    而自告奋勇要护送回去的人便是程咬金的小儿子与柴绍的小儿子,阿念也不多说,两人反正顺道要回长安,两人也都是骁勇善战之人,他就任由他们了。

    整理好该送的礼后,又是晚宴时间。这会儿,大家就都没有心思要吃东西,只觉得今日的事让人十分震撼。大家一时之间接受这么多新鲜的概念与事物,都还处在兴奋中。

    “如果按照今天这亩产,那,那百姓不会饿肚子。”阿威在许久之后,还沉浸在这喜悦内,用他不太好的计算能力算了又算,仍然觉得很震撼。

    “理论上是这样,实际上不可能。”江承紫毫不留情地泼他冷水。

    “呀,如何不可能?今日,我亦品尝了马铃薯与红薯,实在美味。”阿威很是疑惑。

    江承紫耐心科普,说:“这虽然能填饱肚子,能助百姓度过难关,或者作为行军时的简易餐物。若是让百姓常年食用此物,营养不平衡,对百姓身体并不好。”

    “九姑娘菩萨心肠,担忧的不无道理。可九姑娘怕并不知,对于很多百姓来吃,能有东西吃,不用吃土,啃树皮,已是谢天谢地。九姑娘此事已是善举。”县令说道。

    周围的人也是纷纷附和,江承紫却是笑道:“话虽如此,但作为我辈之人,自然是要为百姓谋求最好的福利,让他们吃饱穿暖,身体强健。我大唐人精神抖擞,四海来朝。”

    “说得好。”拍手称快的正是程咬金的小儿子阿默。大约是传承其父的特点,大嗓门敞亮得很,性格也很豪爽。

    “对,讲得好。”温文如玉的秦公子也是激动地开口说。

    众人也是纷纷附和,说大唐有这样有作为的年轻人,他日必定成为最强之国。此时,在这里用饭的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