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收获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收获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日上三竿,江承紫才爬起来,草草洗漱一番,还在喝粥,就询问云珠阿念的消息。云珠是昨夜阿念求亲的知情人,瞧见自家姑娘这样问,便忍不住打趣,道:“羞不羞?小姑娘,矜持啊,矜持。这样快,就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

    “云姐姐,你打趣我。”江承紫嘟了嘴,虽然几十岁的人了,但被云珠这样一打趣,还是觉得脸滚烫滚烫的,有点难为情。

    “哟哟哟,我可是实话实说。瞧你这神情,就是心中有鬼。”云珠继续打趣。

    江承紫低了头,到底还是反戈一击,说:“看云姐姐这样热心,我看是时候向阿娘禀告,给云姐姐寻一良婿了。”

    “你这小丫头,反而打趣姐姐。”云珠也是羞红脸。

    江承紫就觉得是该给云珠找一门亲事了,不然就得成老姑娘了,耽误人终身啊。她想到这里,就平静下来,很严肃地说:“云姐姐,今日丰收仪式,虽不是上得台面的饮宴。但我亦早些天列出方案,方才大兄来讲,说这既是新培育出的食物,以后到底要推广,就该请有名望的人来。我方才又临时让厨房增添一些食材。如今,这县令、守备以及当地的富户、乡绅皆不如蜀王这名头来得大。他可是益州大都督,又是皇亲国戚。自然不可怠慢。”

    “你放心,老爷一大早就与阿念公子说了。谁知道他刚天明就让车虎前往益州,让念卿取来他的官服袍子,说这场合,必得如此。而且也一并请了几位将军公子。”云珠回答。

    江承紫一听,心里暖暖的。声音也不觉柔软些许,说:“他倒是考虑周全。”

    “是呢。是呢。从前就想,谁人能配得上我家阿芝。那会儿杨氏联姻,我听闻是三皇子,就想若是能选中我家阿芝,那得是天作之合的姻缘。唉——”云珠感叹。

    江承紫却是蹙眉,低声阻止说:“你如今也莫要太招摇。如今报上去的名字毕竟是元淑姐姐。”

    “可我听闻。祖宅大老爷来信了,是杨迪送来的。”云珠欲言又止。

    江承紫觉得奇怪,便问:“来信?什么时候?”

    “十多天前。来信内容,我亦不太知晓。只是似乎提到什么杨氏祖宅同气连枝,若是益州见到蜀王,务必稳住。”云珠压低声音。

    江承紫眉头一蹙。便有些不高兴,这等事家里也不与自己说一说。她“嗯”一声。提了衣裙,一边往正厅去,一边吩咐云珠去忙今日的丰收宴。

    杨舒越身着宽袍礼服正在正厅里修剪盆栽,秀红在一旁与他说话。瞧见江承紫进去,秀红略略一拜,喊了一声“九姑娘”。便退出去。

    江承紫略略点头,算作还礼。随后就开门见山。询问杨舒越:“听闻前日里,大老爷来信了?”

    杨舒越手一顿,便反问:“何人与你嚼舌根?”

    “阿爷甭管何人,如今这事就做得不地道。六房过去受多少凄风苦雨,险些家破人亡,祖宅来信,阿芝觉得就该开诚布公,阿爷这般瞒着,实在——”江承紫开门见山。

    杨舒越蹙眉,有些不悦地反问:“你这是对阿爷做的决定有意见?”

    “阿爷,我也不与你多言。既然那信关乎蜀王,我便要瞧一瞧。”江承紫不想多费唇舌,若是一家人都要相互算计,尔虞我诈,那么,杨氏六房就没救了。她还不如去收养一批孤儿,自己创建一个江氏家族,凭借自己的双手于智慧,定然可以累世功名,名震天下。

    “你,你这孩子,如何不懂事?”杨舒越很不乐意。

    江承紫便固执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父女俩对视良久,杨舒越才算败下阵来,叹息一声,从怀中将那信递给江承紫。

    杨恭仁在信中说他已再度为官,果如阿芝所言,会在今年再度为官。正因再度为官,便在官场里听闻三皇子竟为一女子请封蜀王,上任益州大都督。根据杨氏护卫护送他们六房一家来蜀中上任的情况所见,那杨宸就是三皇子李恪。而他所心心念念之女子定然就是阿芝。

    而生辰贴一事,虽然老夫人办得不漂亮,但她到底是为了杨氏的前途着想。若是事情败露,怕杨氏一族都会以欺君之罪论处。当今皇上正愁没有借口办旧贵族,这或者会成为最好的借口。因此,错就错了,不要妄自去纠正。

    江承紫看到这里,冷笑道:“大老爷也真是糊涂,蜀王不是等闲之辈,老夫人做过什么,人家不知?就是用生辰贴来选,都是蜀王提出。”

    杨舒越缓缓地说:“你大伯父一点都不糊涂,他这信拉拉杂杂说这样多,前面全是无用之言。后面才是他的意图啊。”

    江承紫早就展卷往下读,杨恭仁在后面的信件里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希望杨氏六房能以大局为重,毕竟杨氏一脉,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希望她能尽力俘获蜀王之心,尽力保住杨氏一脉。

    “大老爷也真糊涂。我杨敏芝是如何之人,他却不懂?”江承紫讽刺,缓缓将那丝绢书写的信件扔在一旁。

    “但你大伯父的话语不无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杨舒越缓缓叹息。

    “那是他认为的。父亲,你莫要糊涂心软,忘记你在祖宅所受的苦难。”江承紫冷笑。

    杨舒越不知该说啥,对于这个拯救了自己以及杨氏六房的女儿,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因为她太有主见,且太有才华。杨舒越不得不承认,这女儿有时候让他觉得近乎妖邪。不过,听蜀王说到仙女转世,他倒是有些相信了。

    “可是——”杨舒越这样回答,他也不知要说什么。

    江承紫严肃地说:“祖宅那么对待我们,若我们没有活着到达晋原县。如果我们路上没有遇见蜀王他们暗中守护。杨氏六房已经不存在,还有什么好谈?这是天大的仇,不能因为我们都活着,这笔账就购销了。父亲,你可莫要糊涂。”

    “阿芝,可毕竟我们出自杨氏。”杨舒越承认自己的女儿说得十分在理。

    “出自杨氏不假。然而,六房也可自立门户。如同以前的观王房一样。将来的杨氏,到底是谁当家,还说不一定呢。”江承紫缓缓地说。

    “那便不可让杨氏覆灭。”杨舒越抓住契机。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不希望杨氏遭遇灭顶之灾。

    江承紫叹息一声,道:“覆灭与否,是他们决定的。可不是我们决定的。阿爷好生糊涂。从前,他们欠我们这笔债。不能一笔勾销,得向看他们如何还我们,并且还要看他们今后的诚意与走向。阿爷的回信可有写好?”

    杨舒越摇摇头,说:“不曾写。”

    “那阿爷可以他们回复。杨氏六房所做之事,得看他们的态度。欠杨氏六房,看他们如何还回来。另外。告诉他们,杨氏六房也可以独立撑起杨氏的千年荣誉。”江承紫对杨舒越说。尔后又说,“今日丰收之马铃薯与红薯也一并寄送一些回祖宅,给他们瞧瞧。”

    杨舒越没说话,只安静地站在那里。江承紫走上前,抱住自己的父亲,说:“阿爷,你心善,我总不可让别人再继续欺负你。”

    杨舒越将她抱住,叹息一声,说:“阿芝,是阿爷没用,让你小小年纪却要计算这样多。”

    “阿爷莫要说,我们一家人总要同气连枝。”江承紫说。

    杨王氏在屋外站了良久,对于那封信的事,她心中一块大石总算是落了,同时,她也算对自己的小女儿更放心了,能有这般见识着实不多。

    杨舒越与江承紫说了一会儿话,就让她到书房磨墨,父女俩商量着写好了给杨恭仁的回信。

    等回信写好,屋外已是正午时分,家里的丰收宴会准备得差不多了。江承紫穿戴整齐,与一干人等将屋内大缸里的红薯与马铃薯收割。

    因为悉心照顾,又有异能影响,红薯与马铃薯长势十分良好。江承紫看到红薯直吞口水,捡了一个小一些的,洗干净削去皮,径直放到嘴里咬一口。嘣嘎脆,水分足,甜丝丝,算是红薯里的上品。那马铃薯个头特别大,而且一棵马铃薯居然能收二十来斤。

    江承紫将一缸马铃薯与一缸红薯收获好,就将收获的红薯与马铃薯选了个大洗刷干净,送给来参加宴会的宾客,亦包装好几个准备派人快马加鞭送到弘农杨氏,并且附上详细的吃法与做法。

    另外,将收获好的马铃薯与红薯送到厨房,让厨房依照先前她所给的菜谱,用蒸煮炖烤的方法做出各种美味食物。

    观看收获的众人,都是惊讶无比,就那两大缸的红薯马铃薯所产出的,就能够一个人吃俩月了,能救人命了。

    县令十分惊讶,想要发表感想,但又不敢说,只瞧着蜀王,有些迟疑地说:“杨氏六房与蜀王研究的这红薯与马铃薯,果真是百姓之福啊。”

    阿念没说话,只是瞧了瞧江承紫。两人因要避嫌,总是隔着一群人,只是两次时不时还是要打望彼此。这会儿,他温柔地瞧着阿紫,问:“这东西真能吃?”

    “这红薯能生吃,马铃薯却不行。红薯生吃、煮熟皆是健康又填肚子,这马铃薯却有讲究得多,生吃是万万不可。生了青”江承紫回答。日上三竿,江承紫才爬起来,草草洗漱一番,还在喝粥,就询问云珠阿念的消息。云珠是昨夜阿念求亲的知情人,瞧见自家姑娘这样问,便忍不住打趣,道:“羞不羞?小姑娘,矜持啊,矜持。这样快,就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

    “云姐姐,你打趣我。”江承紫嘟了嘴,虽然几十岁的人了,但被云珠这样一打趣,还是觉得脸滚烫滚烫的,有点难为情。

    “哟哟哟,我可是实话实说。瞧你这神情,就是心中有鬼。”云珠继续打趣。

    江承紫低了头,到底还是反戈一击,说:“看云姐姐这样热心,我看是时候向阿娘禀告,给云姐姐寻一良婿了。”

    “你这小丫头,反而打趣姐姐。”云珠也是羞红脸。

    江承紫就觉得是该给云珠找一门亲事了,不然就得成老姑娘了,耽误人终身啊。她想到这里,就平静下来,很严肃地说:“云姐姐,今日丰收仪式,虽不是上得台面的饮宴。但我亦早些天列出方案,方才大兄来讲,说这既是新培育出的食物,以后到底要推广,就该请有名望的人来。我方才又临时让厨房增添一些食材。如今,这县令、守备以及当地的富户、乡绅皆不如蜀王这名头来得大。他可是益州大都督,又是皇亲国戚。自然不可怠慢。”

    “你放心,老爷一大早就与阿念公子说了。谁知道他刚天明就让车虎前往益州,让念卿取来他的官服袍子,说这场合,必得如此。而且也一并请了几位将军公子。”云珠回答。

    江承紫一听,心里暖暖的,声音也不觉柔软些许,说:“他倒是考虑周全。”

    “是呢。是呢。从前就想,谁人能配得上我家阿芝。那会儿杨氏联姻,我听闻是三皇子,就想若是能选中我家阿芝,那得是天作之合的姻缘。唉——”云珠感叹。

    江承紫却是蹙眉,低声阻止说:“你如今也莫要太招摇,如今报上去的名字毕竟是元淑姐姐。”

    “可我听闻,祖宅大老爷来信了,是杨迪送来的。”云珠欲言又止。

    江承紫觉得奇怪,便问:“来信?什么时候?”

    “十多天前,来信内容,我亦不太知晓。只是似乎提到什么杨氏祖宅同气连枝,若是益州见到蜀王,务必稳住。”云珠压低声音。

    江承紫眉头一蹙,便有些不高兴,这等事家里也不与自己说一说。她“嗯”一声,提了衣裙,一边往正厅去,一边吩咐云珠去忙今日的丰收宴。

    杨舒越身着宽袍礼服正在正厅里修剪盆栽,秀红在一旁与他说话,瞧见江承紫进去,秀红略略一拜,喊了一声“九姑娘”,便退出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