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那一场对话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那一场对话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阿念没想到她会拒绝,一愣神便问:“为何?那便是我打造来送与你之所。你昔年说过喜欢蜀中,说蜀中是福地,且资源丰富,气候宜人。我便挑选蜀中为你建造这一座府邸,任用你的心腹管理,取名江府。我——”

    他说到这里,顿时噤声,想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对人急切地剖白过,虽然面对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他到底还是觉得不习惯。

    江承紫听在耳朵里,便只觉得感动莫名,像是喝了一杯醇厚的蜜。

    “我知晓。只是目前不易太招摇。再者,我想与家人在一处待一段时日。而且,翻云寨那边的事,我想亲自指挥。毕竟制盐工艺说简单也不简单,若能得到高纯度的盐,且能提高盐产量,这可是造福百姓之事。”江承紫很耐心地解释,她知晓这个男人有些炸毛了。

    阿念知道她做的决定总有自己的道理,但他就是想她能柔弱一点,能让他来守护她。

    “制盐的事,你莫要参与。”阿念确实有些火了。

    “这事,你们都做不来,必得我来。”江承紫坚持。她当然想好如何低调,但再如何低调,也不能瞒过作为老狐狸的李世民与长孙氏。只要马铃薯、红薯与盐一制作出来,她立马就会成为李世民调查的对象。而且,李世民必定要召见他。

    在这个时空,风吹草动都不可能逃出统治者的眼睛,何况,她还选择与眼前这个惊才卓卓的男子并肩,又怎么可能不见他的父亲呢。

    “你可教别人,让别人来负责。比如我。”阿念径直说。这一点。他抓住人牙子,救出李泰,又从蜀北崇山峻岭入陇佑道,从羌人背后包抄,打羌人一个措手不及。虽然不曾全歼羌人,亦让猖獗的羌人元气大伤。

    因为这些战功,他在李泰提出要求封为蜀王之前。希望父亲能再度将汉王改封回原来的蜀王。并且这一次他不要像前世,亦不要像上一次那样遥领益州大都督。

    “父亲,此次。我前去益州,发现许多东西,对我大唐颇为有利。若父亲同意儿子前往,儿子当然还父亲最大的惊喜。”他在父亲的御书房与父亲相谈。父亲询问他要什么封赏。他却只要封为蜀王,到益州上任大都督。

    当时。他记得父亲的眼神,以一个帝王的敏锐很是认真地审视他,问:“你要如何?”

    他打了个激灵,因为父亲眼神如刀。问出的这一句话也不可谓不毒辣。他知晓父亲能脱颖而出安定天下,在与伯父与叔叔的周旋中获胜登顶帝位,必然有其敏锐洞察力。

    “只想为父亲分忧。为大唐百姓谋福。”他不卑不亢地回答。

    父亲在房里来来回回地踱步,虽是日常的便服。但那祥云与龙的纹样还是有一种别样的风景。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如果是自己此时此刻就在这里,是不是就可以守住她?

    “你可知,西周为何崩溃?”在良久的踱步后,父亲问了这么个问题。

    “礼制崩坏,自然天下崩塌。”他回答得很官方。

    “你知晓朕所指为何,不要妄图与我耍心眼。”父亲毫不客气地指出,神情语气冷漠如霜。

    从上辈子,他就看不清自己的父亲对自己与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若说不爱,他也对他严格要求,教授兵法以及很多帝王之道,若说他爱,他对自己从来都是防备、掣肘,每句话都是带着警醒与敲打让他息心,不要有非分之想。

    至于,他对母亲,两人一年到头,除了礼仪日远远见一面之外,可以一直不见面,即便母亲重病,他也不来瞧一眼。

    若说他不爱,他又能在母亲遇见危难之际,为她放弃城池。

    “父亲所指是诸侯分封制么?”他依旧不卑不亢地询问,宠辱不惊的神情。

    父亲也不回答,只是扫他一眼,反问:“此刻灵台已清明?”

    他只说:“父亲见谅,儿子鲁钝。”

    “你鲁钝?既知诸侯分封导致周朝礼制崩坏,诸侯制度不可取,就该知晓皇族子弟遥领封地的用意。”父亲冷冷地说。

    “益州大都督,只是空衔,儿子实在不认为可与西周诸侯相提并论。”他反驳。从前,他甚少反驳自己的父亲,父亲说一,他绝不说二。可自从离开江府之后,他越发想念阿紫,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守在她身边,尤其知晓张嘉可能也携带前世记忆而来,他就更坐立不安。因此,他第一次反驳了自己的父亲。

    父亲听闻,不由得扫他一眼,问:“从前,你可不是这般。这益州到底有何吸引你之处?让你胆敢做出从来不敢做之事来。”

    “益州沃野千里,儿子想去瞧瞧,亲自体验一番。”他回答。

    自家父亲也不多说话,外面的内侍已来说魏王求见。父亲略蹙眉,道:“他才从蜀中平安回来,据说伤还没好。如何就跑出来了?”

    “魏王说想念大家(唐朝对皇帝的称呼)想得紧。”内侍官笑盈盈,不由得也瞧了一眼李恪,说,“原来汉王也在此。”

    “你且让他候着。”父亲挥挥手,就让内侍出去。

    御书房内,又剩下父子二人。自己的皇帝父亲坐到龙椅上,很严肃地警告:“恪儿,你聪颖英勇,小小年纪,就知帮我解太原之围。也能戴着面具,以阿念之名,为我送来玄武门的情报,甚至征战前线。你对我这个父亲敬重,敬爱。可是,恪儿啊,你越是这般惊才卓卓,越让人心不安啊。”

    “大家。”他这一次没有称父亲,而是直接称呼帝王。

    父亲一愣,明白他接下来的话,是一个臣子与帝王的对话,而非父子之间。

    “你且说。”父亲挥了挥手。

    “从前。你为秦王,我为你的第三子。我们是一家人,帮您就是帮我自己。那既是儿子对父亲的孝顺,亦是一个孩子对自己的自保。你是我与母亲的参天大树,可为我们遮风避雨,我与母亲自是竭尽所能。母亲她——”他说到这里顿住。

    自己的父亲却是倏然站起身,眉头一蹙。有些激动地问:“你是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都是你母亲所教?”

    他垂了眸。不答话,算作默许。其实,他的母亲除了礼佛念经,什么也不曾教他。对他的父亲。大唐的天子,他的母亲也只是淡淡的。很少谈及。母亲对于父亲,始终是疏离冷漠的。

    自己的父亲看他神情,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母亲教的,神情居然有些激动。随后。又坐在龙椅上,深深吸一口气,尔后又恢复成冷情的天子。

    “当真是你母亲所教?”他咄咄逼人地说。

    “儿子从小跟随母亲。在来到长安之前,几乎不曾有教习、师承。大家应知晓。我一直与母亲生活。”他缓缓地说。心里也觉得慌慌的,他这可是欺君之罪。

    自己的父亲听闻,终于是叹息一声,说:“她心里到底还有我。”

    阿念不说话,他却自顾自地说:“罢了,我政事繁忙,亦没空去瞧她到底如何想。你平素多陪陪你母亲,我作为父亲,不想你去益州,亦有这考虑在内。”

    “大家,儿子从没求过你什么,这一次,算儿子求你。”他噗通一下,匍匐在地。

    良久,御书房内安静无比。

    三皇子阿念匍匐在地,李世民端坐在龙椅上,两人如同雕塑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念的膝盖都疼痛了,李世民才缓缓地问:“你实话实说,为何要去蜀中,你说,朕就允你。”

    阿念不知该不该说,他只静默,心里甚至有些恨这个高高在上的君王为何一直要苛责于他。上辈子,他临死前,还要在密诏里告诉长孙无忌,若三皇子李恪一旦有异动,就格杀勿论。他临死时瞧见那遗诏,简直不知该说什么。

    “大家,我去蜀中原因,第一,蜀中物产丰富,我想去探寻盐,毕竟,那边有好些盐井,之前,我在陇佑道与羌人交战,发现我们的士兵连盐都吃不起。这盐是人力量之源,长此以往,不用敌人来袭,我们自己就可以不攻自破。”他缓缓地说。这确实是他这一次在陇佑道看的现状,军营里的士兵食用的饭菜,几乎没有咸味,很多士兵没有气无力。他作为最喜欢驰骋疆场,英雄杀敌的皇子,格外心疼。

    李世民一听,眸子一亮,却还是说:“这是次要原因,说主要原因。”

    阿念只觉得自己被自己的老爹逼迫到了墙角里,不得不说。他便深深呼吸,道:“大家,我爱上一个女子,她在蜀中。”

    此言一出,李世民倒是一言不发,只怔怔地瞧他。

    “大家?”他喊了一声。

    李世民才回过神来,板起一张脸,说:“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已有婚约,弘农杨氏亦是千年望族,最重礼仪。再者,即便如今杨氏子弟凋零,极少在朝为官,但杨氏势力不可小觑。”

    “儿子知晓。”他行礼,施施然站起身来。

    “你既知晓,为何推辞下聘、订婚?如今却又要去蜀中,为一个女子?”李世民顿时觉得自己的儿子有点胡闹。他是那样优秀的孩子,冷静自持,而且十分像他。低调、聪明,对凡事都能计算得当。他怎么一下子就对女子有兴趣了?

    “回禀大家,正是。”阿念决心一条道走到黑,便斩钉截铁地同意了。

    “你有婚约在身。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太子过几日大婚,紧接着就是你和老四,你还为一个女子去益州?胡闹。”李世民宽袖拂过,厉声喝道。

    阿念再度长身而跪,但不卑不亢,一字一顿地说:“儿子求父亲成全。”

    “为一个女子,你全然不顾自己是个皇子,是个将领。”李世民语气里有些失望。

    阿念依旧是平静的语气说:“她是个女子,世间却也只有一个她,她是儿子心心念念要的人。”

    “你是大丈夫,如何能为一个女子,不顾体统,不顾皇家颜面?”李世民大声喝道。

    “对于像父亲这样的圣人、大家来说,你的梦想是天下苍生太平。而对于胸无大志的儿子来说,我的梦想就是与她琴瑟和鸣,共此一生。”他今日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已经放肆一次,就不介意有第二次。他真是索性豁出去了。

    “你——”李世民抬起手却没有落下去。说实话,连他自己都不知自己到底为何要发火。如果非要找原因,恐怕是因为这么多儿子里,最像自己的人就是李恪,最英武不凡、谋略过人的孩子也只有他。

    他甚至有时,有意无意对他讲论一些治国的理论,想让他做太子。

    也许大约是太过于期望,当他听见这孩子居然为一个女子,要亲自跑去益州,也不顾别人的流言蜚语,这样铤而走险。

    “父亲是希望我志在天下,还是碌碌无为?我是庶出。”阿念反问自己的父亲,一双眸子抬起来,直视着自己的父亲。

    李世民听闻,一下子怔住。这孩子这一句话问得他心疼。这孩子太过优秀,是他最理想的继承人,然而他却是庶出。

    一个庶子太过优秀,这就是一个祸端。这样的道理,这孩子也懂得。

    “罢了。”李世民终于做出让步,语气缓和下来,挥挥手,说,“朕就答应你的请求。再封你为蜀王,益州大都督,益州上任。”

    “儿子多谢大家。”他匍匐行礼,心中一块大石总算落了,虽然如此一来,自己的父亲必定会调查阿紫。但阿紫如此这般惊才卓卓,就算是自己的父亲知晓,也定然会理解他的举动。

    李世民瞧着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年对他似乎太过苛刻。在他的印象中,似乎不曾与他说这么多话。他看看窗外,日光正好,便示意孩子坐下,说一说那个让自己的孩子魂牵梦萦的女子。

    阿念早就有备,与李世民讲起梦中仙子一事,还说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仙子转世。又请李世民喝了茶,他知晓自己的父亲迟早会知道阿紫的存在。与其让别人来添油加醋地为他介绍阿紫,还不如自己来介绍。

    李世民原本不信,却喝了阿念制作的茶叶,连连感叹,也有几分相信。

    到后来,父子俩相谈甚欢,并且答应他参加完太子大婚之后,就去益州上任。

    阿念第一次与父亲相谈得那样融洽,非常高兴。当然,他后来知晓,就在那天,魏王李泰去见父亲的请求与他的一模一样,并且还听闻李泰以自己年纪小为名目要推迟与阎家女儿的大婚。(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