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成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成全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他直接说出他的身份,径直向杨王氏道谢。

    杨王氏略惊讶,回答:“阿芝是我儿,作为母亲,这自是应该,只是汉王这道谢来得莫名其妙。”

    “我有一事说来,伯父伯母或者不信,我与阿芝却是前世相识。”他径直说。

    江承紫知晓他定自有分寸,也不再阻止,任由他说。她自己却是耳听八方,看看有没有偷听之人,毕竟阿念真正的身份是大唐的三皇子,若是有人知晓,或者就会对他以及杨氏六房不利。

    “前世相识?”杨王氏有些将信将疑。

    阿念却开始忽悠,说梦中仙女一事。最后还强调一句:“若是伯父,伯母不相信,可在他日见到我母亲之时,询问一二。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仙女转世。”

    “这样说来,阿芝当真是你梦中仙女转世?”杨清让抓抓脑袋,还是有些不相信。

    阿念则是郑重其事地点头,说:“正是。先前由于战乱,我亦年少,不敢四处寻找打听。后来,天下初定,我才命人四处寻找,得知阿芝所在洛水田庄。若不是如此,我从长安去太原也断不会路过洛水田庄救起阿芝啊。”

    “那一次,你是刻意去的?”杨王氏问。

    “我那次是来拜见伯母与阿芝,却不料在河边就瞧见阿芝差点身死。”阿念语气瞬间不太好,因为他一想到当日的情景,就觉得心有余悸。

    杨王氏听闻,略略点头,这会儿是有些相信阿念所言,但又想到自家女儿跟这自小就惊才卓卓。名满天下的三皇子有这般机缘,也不知是福是祸。

    她好歹也是豪门望族里长大,庶子天才,下场往往悲惨。若自家女儿真与这个三皇子有所瓜葛,以后若是朝廷起波澜,怕不单单阿芝会被牵连,就是杨氏六房。乃至整个弘农杨氏都会被牵连。

    虽然。她知晓弘农杨氏其实最想与三皇子联手,并且弘农杨氏希望下一任的皇族是由名门旧贵族联盟所支持。这些旧贵族联盟选定的人选就是三皇子。

    但她实在不想阿芝到达风口浪尖,先前在洛水田庄。老夫人做那事时,其实她心里很是乐意,巴不得自己的女儿不要被选中。

    爱女心切的杨王氏在斟酌再三后,便缓缓地说:“阿念。恕我直言,你并不适合阿芝。”

    “为何?”问出这话的是杨清让。他了解自己的妹妹。觉得自己的妹妹是天才,若说这世上有谁能配得上她的话,他觉得一定是那个惊才卓卓的三皇子。如今,他听闻这杨宸就是三皇子李恪。他内心狂喜。可阿娘却似乎并不乐意这门婚事,所以,他才迫不及待地询问。

    杨王氏看自己儿子一眼。继续说;“阿念公子乃皇室庶出,又有这般才华。公子年少。不晓得这世间最险恶之事,皆因妒而生么?当一个人的德行不能胜任他所在之位时,他最可能做的事就是铲除可能坐上他位置的人。”

    杨王氏说得很隐晦,但其中所蕴含的东西,在场人都不是傻子,全都明白。

    “因此,我才希望在我没有强大起来之前,阿芝能尽量保持低调,至于杨氏祖宅那边,我会亲自去与他们谈判,拨乱反正。”阿念缓缓地说,然后又转头瞧着江承紫,语气略略柔和地说,“你们也知晓阿芝才学过人,蕙质兰心,又有倾世之才貌。她若不够低调,很容易惹来祸事。”

    “这是自然。她是深闺女子,若不是前日里,杨氏六房多事之秋,也断然不会累着阿芝。”杨王氏回答得滴水不漏。

    杨舒越却更是简单粗暴,径直来问一句:“若是祖宅要求你与他们合作,才能拨乱反正,汉王又当如何?”

    杨舒越的问题不可谓不尖锐。杨氏祖宅那边肯定要求是合作,夺取这江山,反正长孙氏的几个儿子都很平庸,他正可取而代之。

    作为杨氏族人,杨舒越对于这些事,多多少少也是知晓一点。对于名门贵胄的联盟到底是做什么的,杨舒越也十分清楚。

    “伯父放心,一切皆在我掌控中。这辈子,除了阿芝,还没谁可以掌控我。”他说着又转头瞧江承紫。

    江承紫认真听着,只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闷雷滚过,一声一声震撼在心里,她甚至不敢想象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真的就是自己心心念念、梦里千回百转的偶像。

    虽然,她一早就知晓杨宸大约就是汉王李恪,但他亲自说出来,并且还对她这样表白。江承紫瞬间呆呆的,木木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阿芝,你不可嫁给别人,你必定是我的。”他又强调。

    “我是我自己的。”江承紫又跺脚,又羞又恼。

    他轻笑,随后对杨舒越说:“伯父,一切皆在我掌握中。我虽才十三岁,但几岁开始,就在部署。”

    “你要——”杨王氏没说出来。但任凭谁都晓得她询问的是“难道你要造反”。

    阿念讽刺地笑,说:“我本无意于天下,只想与我心爱之人举案齐眉。但正如伯父所言,凤凰无意于腐鼠,鹓鶵却以为凤凰要夺它食物。若真要问鼎那个位置,才能保护我所爱之人,我也会考虑。”

    杨王氏叹息一声,道:“若是如此,我不会同意阿芝嫁给你。汉王还是请另觅良缘。”

    “伯母,你不能如此。”阿念争辩,随后又说,“我与阿芝两情相悦,前缘已定。若今生无她,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你威胁我也没用。”杨王氏衣袖一拂,便说,“阿芝还小,有些事,我就当没听过。再者,阿芝谈婚论嫁尚早。大麦没黄小麦黄,这不合适。我还有大女儿还没嫁人。”

    “伯母,阿念谢谢成全,定不会负阿芝。我这一生,就想着如何护得阿芝周全,这一点你放心。当然,伯母可能说,不与阿芝交集。就能护得她周全。可是。伯母,伯父——”阿念说到此处,顿了顿。很郑重其事地来了一句,“阿芝,她是我的命啊。你们若要让她与别人在一处,那是要我的命。”

    杨王氏与杨舒越没想到眼前稚气未脱的少年会说出这样的话。再加上之前他讲述的梦中前缘,两人也相信他所言。

    “这。目前,阿芝年幼,我们也不打算约束她的婚事。再者,杨氏六房比较开明。这婚事一半的主权还在于阿芝。”杨舒越瞧了瞧自己的女儿。

    先前,自己的女儿与这阿念一并出现时,他也心内感叹:好一双璧人。

    之后。这小子求亲,自己的女儿又急又恼。但神情全是娇羞。他是过来人,亦知晓幺女这举动必然是心仪这小子。虽然这小子身份确实让人有些不太放心,但他也不好阻挡幺女的幸福。

    所以,他便把话搁在这里。阿念那小子一听,顿时喜出望外,笑道:“多谢伯父伯母成全。”

    “散了吧。”杨王氏看了看残羹冷炙,夜也深了,杨舒越的身体不好,需要调理早睡。她说完便扶了杨舒越去休息,临行前对江承紫说:“你却别忘记礼数,发乎情止乎礼。”

    江承紫知晓阿娘所言,立刻就羞红脸,道:“阿娘,我向来最懂礼数。”

    杨王氏也不多说,扶着杨舒越走。屋内就剩了兄妹三人,杨清让这会儿就不是八卦男孩,而是杨氏长男的姿态,语气严肃地说:“你当真会娶我妹妹为正室?”

    “不仅会娶,而且不会纳妾,一生一世,只她一人。”阿念很郑重地回答,尔后又说,“虽然我比你大些,但依着阿芝,我还得叫你一声大兄。”

    “嗯,年轻人,礼数不错。”杨清让一本正经。

    江承紫觉得好笑,但内心更多的是震撼。她觉得阿念说的那“一生一世,只她一人”真的好诱惑人。这一世,这愿望真的可以实现么?

    她兀自想,杨清让却已说:“行了,天色已晚,你且在我旁边的厢房休息,若有何事,你叫一声即可。”

    “可天色尚早,初初掌灯,还找个地方秉烛夜谈一番,可好?”他询问“可好”时,是瞧着江承紫的。

    “不离你们,我乏了,须回去休息。”江承紫一颗心怦怦跳,赶忙丢一句话,将这家伙丢给大兄。

    阿念却不许她走,一把将她拉住,低声说:“我这来来去去,不远万里,到这里只为见你一面,你可这样狠心,就要丢下我一人。”

    “你,你放开。”她只觉得声音也不自觉地撒娇了。

    “你陪我秉烛夜谈,不答应,我就不放开。”他耍无赖。

    “你,你一国皇子,还是领军将军,哪能这样不讲道理。”她使劲挣扎,其实她知晓自己挣得脱,但她就是不想他受伤,而且她也喜欢他这样不讲道理地对她。

    “刀口舔血,国事繁忙。我与任何人都讲道理,活得累,到你这里,便不想将道理。”他笑嘻嘻地说。江承紫垂眸,叹息一声,说:“你这样,丝毫都不像是当初我认识的阿念。”

    “我一直是我。只是那时,怕吓着你。”他轻笑,夺去她手中的灯笼,说,“如今我们一并走一番,平素里风声鹤唳,谨慎得不能多说一句话,如今你在,我便不想有什么顾忌。”

    “小心隔墙有耳。”杨清让啧啧地说,颇有一种羡慕嫉妒恨的酸葡萄滋味。

    阿念一听,哈哈一笑,说:“你放心,我小心谨慎,我与阿芝去游园,你却不要跟来。”

    杨清让被晾在一旁,阿念就拉着江承紫去游园。他提了灯笼,两人一前一后,就在杨氏不大的院子里走了走。

    夜风吹来,江承紫清醒不少,便问:“你不是有个亡妻么?你如今来表白我,不觉得很讽刺么?”

    “我才几岁,哪里来的亡妻?是梦境里,我是你夫君,跟你生儿育女,后来因种种波折,你终究身陨。那梦境迂回诡异,像是经历了一世似的,等我睁开眼,又是小时候,那些事却历历在目,并且随着年岁长大,有些事居然真的就发生了。”他缓缓地解释,试图让她能理解他重生回到小时候的感受。

    江承紫蹙了蹙眉,疑惑地问:“你是说,你似乎像是活到一定的年龄,然后一下子醒过来,却又是小时候,而那一世所经历的事情历历在目?如同重生回到小时候?”

    “是,就是这样。”阿念激动地说,他觉得自己的女人真是最聪敏的女人,只是单单一说,就能融会贯通。

    “那一世,我是否是早就仰慕与你,知晓要联姻,主动请缨,李代桃僵嫁给你的?”江承紫询问。她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个梦,自从那晚上后,又有几晚上梦见一些片段,甚至还有两人貌合神离地进宫面圣的事。

    似乎后来还见了他的母亲,母亲和颜悦色,询问他对她怎么样。她说还好,偷偷抹了泪。后来回去的路上,好长好长的宫墙道,他不理她,一个人走得很快。

    “是啊。你怎么知道?”阿念十分惊讶,连忙问,“你,你也记得前世的事?”

    江承紫摇摇头,说:“这是我的梦境,支离破碎的梦境。最近老是做,支离破碎的片段。”

    阿念一听,一下子将她搂在怀里,不由得她挣扎,只低声问:“是不是我一直不曾理你,一直对你冷漠,而宠爱萧氏?”

    “是。”江承紫回答,感觉到搂着她的阿念在瑟瑟发抖,她低声问,“怎了?”

    “我爱你,我以为那是守护你,我——”他声音哽咽。

    “我知。”她轻笑,反而是释然了。

    江承紫轻轻拍他的背,低声说:“我都知,若这是真的,请不要放我在你之外,我们并肩携手一起,逆转未来。”

    阿念听闻,身子一颤,江承紫感觉肩头有灼热流淌。她知道他哭了。

    “嗯。”他的声音有某种压抑的呜咽,像是受伤的小兽。

    江承紫看着神秘莫测的夜空,深深吸一口气,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未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