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招安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招安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王氏虽然不太愿意,但无奈这女儿太有主见,所做之事是她也望成莫及,所以,她只好任由她去。只不过,再三叮嘱她速速回来。

    江承紫点头,又抱了抱吓傻的杨如玉,在她耳边说:“长姐莫怕,后续之事我会处理得不留痕迹,于你名声不会有损。”

    杨如玉一听,哇一声哭出来,搂住江承紫,哭得梨花带雨,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长姐,莫怕,你不是一个人,你有阿爷、阿娘,我与弟弟。我们会守护你,过去已经过去。”江承紫将她搂紧,轻轻拍着她的背。

    “嗯。”她还是哭。

    江承紫放开她,说:“已经安全,你是杨氏六房的长姐,此番回城,可不能让人瞧出端倪。”

    “是。”杨如玉点点头,便才询问,“你适才说你还有别的事?在这鬼地方,能有何事?”

    “我去与那群山匪交涉一番,探一探他们的底,若他们真真是可怜之人,我为他们指一条明路。若是穷凶极恶之徒,我便有别的打算。”江承紫低声回答杨如玉,实际也回答了杨王氏。

    “不妥。”杨王氏立刻反对。

    “阿娘,杨氏六房还没自己的势力。将来必定要有的。”江承紫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

    杨王氏还是摇头,说:“那伙人穷凶极恶,不妥。”

    “阿娘,有杨统领和小九陪我前去,你莫担心。再者,你方才也瞧见,那贼人虽然劫持你们,但并没有做什么穷凶极恶之事。只是想找富户拿些钱。让那些老弱病残能活下去。”江承紫缓缓地说。

    杨王氏不作声,却还是摇头,但她并不知如何来阻止小女儿。因为她的能力与眼界、见识已不是自己所能及得上的。

    “阿娘,放心。阿芝不会有事。”江承紫轻笑,主动拥抱杨王氏,在她怀里蹭了蹭,像个撒娇的孩童。说。“阿娘,莫担心。”

    杨王氏叹息一声,便也不阻止。

    江承紫这才转身。接过小九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策马到那大当家跟前,道:“若是大当家不嫌弃。可否赏光在禾云镇吃个饭?”

    “我,我自是求之不得。可我还有兄弟在别人手里。我得翰旋翰旋。”大当家说。

    “莫急,这事交给你家三当家,你与我谈谈翻云寨的出路。”江承紫直接了当。

    大当家眉头一蹙,颇不友好地反问:“你这是想吞了翻云寨?”

    “我出自弘农杨氏。又是一介女流,你觉得我会落草为寇?”她反问。

    大当家顿时也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人家是名门世家怎能落草为寇。便拱手道:“是我鲁莽冲动,冒犯姑娘。见谅。”

    “无妨,闲话少说。就醉仙楼摆一桌,我请。”江承紫手一挥,率先策马。

    那大当家也是翻身上马,与江承紫并驾齐驱,一并到了醉仙楼。醉仙楼是禾云镇最好的酒楼,但即便是最好的酒楼,也只是山间小镇,到底还是寒酸些。

    江承紫点里几个小菜,又上了些许汤饼,瓦罐汤,炖山猪肉。杨云、小九、江承紫与那大当家四人落座。

    江承紫开门见山,说:“今日你亦瞧见,你们所凭恃的天险地势,其实脆弱无比,我略略动手,就能破解。”

    “是。”大当家黯然。许多年来,这边的地形跟迷踪似的,山笼雾照,尤其是山谷那一段,更是让很多人迷路。他也因此天险,而有些肆无忌惮,就是附近几个山头的也不敢贸然打上山来,更找不到翻云寨的总部在那里。可这女娃就算是跟踪二狗与文青,也不至于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岗哨,就入了翻云寨的秘密总部吧。

    “天险再险,也不能凭恃,要养活那一大家子,靠打家劫舍也非长久之计。”江承紫缓缓地说。

    “我也想过做别的,但实在无能为力。做官报效朝廷?莫说我这等人入不得军队、官府,就算是能入,寒门之人哪能有什么出头之日?再者,那一点点的俸禄,养我还行,可那一大家子。”大当家也叹息一声。

    江承紫吃了一口菜,果然还是寡淡得很,没什么盐味,吃起来味同嚼蜡。

    “天下乃世族大家之天下,这不是一朝一夕所改变。寒门无士族,这是常态,你感叹也于事无补。如今,你得改变你山匪的身份,从那阴暗的山中搬出来。”江承紫说。

    大当家还没说话,便听到有人冷冷地问:“姑娘这是要招安?”

    “三爷这话说得略略难听。”江承紫头也不回。

    众人皆惊,连那三爷也是惊讶,道:“你既知晓是我?”

    “三爷大名,自是听过。否则如何坐在这里跟你们谈?”江承紫继续装逼。

    那三爷便在旁边落座,欲言又止地瞧了瞧大当家。江承紫喝了一口汤,才缓缓地说:“三爷,既是坐在此与你们谈话,你营救兄弟一事,我便不会袖手旁观。”

    “姑娘,此事不妥。”杨云忽然说。

    小九也点点头,说:“姑娘亦说那一群人乃军中之人,姑娘乃名门闺秀——”

    江承紫一摆手,道:“二位不必着急,今日我所之事于我杨氏,于大唐,于翻云寨都有莫大好处。此事若成,即便麻烦一些,又如何?莫说是二位,或者杨氏,就是翻云寨的兄弟讨个封赏也未必不可能。”

    “何事?”那大当家一听,来了精神,连忙问。

    “大当家,你莫给这小女娃忽悠了,他能有啥能耐,难道还能是神仙不成?”三当家不赞同,总觉得眼前的女娃近乎妖邪。小小年纪,有点算无遗策不说,似乎还有一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大当家一摆手,道:“听听也无妨。”

    江承紫也毫不客气。说:“那我开门见山。如今,在市面上,千金难求之物,百姓又急需之品,各位觉得是何种物品?”

    众人一沉思,一时想不起来,江承紫便唤来小二。板起脸质问:“醉仙楼不是号称蜀中第一楼吗?你们这牌子该砸了。瞧这菜一点咸味也没有。”

    那店小二赔笑,道:“客官,我们这的菜色已是最好的了。客官若是不信。这十里八乡的客栈酒楼可没比我们这更地道的了。”

    “就这种?”江承紫颇为讽刺地笑了笑。

    “客官,我听你口音亦不是本地人,你或者是富贵人家,但民间盐颇为金贵。堪比黄金,哪能多放啊。若是多放。这菜自然金贵,客人又得叫苦。”店小二耐心解释。

    “嗯。你且下去。”江承紫认为这一番对话足可以有醍醐灌顶之效果,便摆摆手示意他下去。

    店小二听闻,一愣神就离开了。

    这会儿。杨云蹙了眉,问:“九姑娘,你是想让翻云寨来制盐?”

    江承紫点点头。说:“翻云寨若长久做山匪必然没有前途,最终的结果就是被朝廷剿灭。若是如此,就太可惜。对吧,大当家?”

    大当家连连点头,这回就连三当家也略略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方才也听见店小二所言,也明白我所要做的是什么。若是你们愿意改邪归正,那就从盐业出发,走一条正路子。”江承紫直接说。

    “这自然是好的。只是,杨姑娘,这不是说说即可的事。”大当家叹息一声。

    江承紫笑道:“你们若有心,便好办。你们的人对这大山熟悉得很,若是能找寻到盐矿,或者探测到盐井,我便向县令申请费用支持,你们整个翻云寨都可在盐业场工作。”

    “那我们也没自己的收入。”三当家明确指出。

    “如何没有?我会为你们提供最新的炼制盐的方法,省事省力还能得到精制盐。你觉得你们拥有这样的技术,官府会不重视你们?指不定,还能见到当今天子。”江承紫声音不疾不徐,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让大家都屏住呼吸,不久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可是,首先,得找得到盐矿。”大当家提出疑问。

    “这就是你们的造化了。这晋原县与临邛交界处,必然有盐矿,至于如何寻找,这是后话。”江承紫说。她凭借前世里在蜀中侦查训练的事,知晓这晋原县附近的龙门山脉一带必然是有盐矿。另外,含盐量多的地区,植物都会与众不同。

    “那精盐提纯的方法?”三当家迫不及待,大约觉得能体面地活下去,不用做山匪,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事。

    “待找到盐矿之后,我定会对翻云寨进行培训。”江承紫回答。

    三当家一听,冷笑:“你这说来说去,翻云寨什么都没有。我们如何信任你?”

    “你可以选择不信任。但我想提醒你们一件事,你们还有几个人在军中。”江承紫缓缓地说,尔后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说,“我可帮你们捞出那几人。虽说你们在军中有点关系,但三爷方才行色匆匆,想必是碰壁了。”

    “我谢老三没佩服过谁,不过,今时今日,我真心佩服杨姑娘。连我谢老三碰壁一事,都能知晓。”三当家立马站起身,拱手道。他先前是觉得这女娃阴沉沉的,可如今想来,这女娃或者真有这本事带领他们翻云寨走一条不一样的道路。是啊,能有更体面的道路走,谁愿意做什么山匪呢。

    “既是如此,杨姑娘需要我们作甚?”大当家考虑再三,很谨慎地询问。

    江承紫呵呵一笑,说:“大当家果然智慧过人,知晓这天下绝没有平白无故的爱恨,更没有白送上门的利益。不错,我的确有要求。”

    “那求杨姑娘说出你的要求。”大当家很冷静地说。

    江承紫也不在拐弯抹角,径直说:“我要翻云寨日后所打旗号为杨氏六房。”

    “你这可是变相招安,甚至改我们旗号。”大当家淡淡一笑。

    江承紫垂眸,依旧是笑容满面,反问一句:“大当家是觉得翻云寨的山匪名号能流传天下?让人一直记着你们的过去?”

    杨王氏虽然不太愿意,但无奈这女儿太有主见,所做之事是她也望成莫及,所以,她只好任由她去。只不过,再三叮嘱她速速回来。

    江承紫点头,又抱了抱吓傻的杨如玉,在她耳边说:“长姐莫怕,后续之事我会处理得不留痕迹,于你名声不会有损。”

    杨如玉一听,哇一声哭出来,搂住江承紫,哭得梨花带雨,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长姐,莫怕,你不是一个人,你有阿爷、阿娘,我与弟弟。我们会守护你,过去已经过去。”江承紫将她搂紧,轻轻拍着她的背。

    “嗯。”她还是哭。

    江承紫放开她,说:“已经安全,你是杨氏六房的长姐,此番回城,可不能让人瞧出端倪。”

    “是。”杨如玉点点头,便才询问,“你适才说你还有别的事?在这鬼地方,能有何事?”

    “我去与那群山匪交涉一番,探一探他们的底,若他们真真是可怜之人,我为他们指一条明路。若是穷凶极恶之徒,我便有别的打算。”江承紫低声回答杨如玉,实际也回答了杨王氏。

    “不妥。”杨王氏立刻反对。

    “阿娘,杨氏六房还没自己的势力。将来必定要有的。”江承紫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

    杨王氏还是摇头,说:“那伙人穷凶极恶,不妥。”

    “阿娘,有杨统领和小九陪我前去,你莫担心。再者,你方才也瞧见,那贼人虽然劫持你们,但并没有做什么穷凶极恶之事。只是想找富户拿些钱,让那些老弱病残能活下去。”江承紫缓缓地说。

    杨王氏不作声,却还是摇头,但她并不知如何来阻止小女儿。因为她的能力与眼界、见识已不是自己所能及得上的。

    “阿娘,放心。阿芝不会有事。”江承紫轻笑,主动拥抱杨王氏,在她怀里蹭了蹭,像个撒娇的孩童,说,“阿娘,莫担心。”

    杨王氏叹息一声,便也不阻止。

    江承紫这才转身,接过小九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策马到那大当家跟前,道:“若是大当家不嫌弃,可否赏光在禾云镇吃个饭?”

    “我,我自是求之不得。可我还有兄弟在别人手里,我得翰旋翰旋。”大当家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