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遇见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遇见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来人是剑术高手,身法颇快,但江承紫已瞧清楚来人,便安心地在一旁瞧着,屋外脚步声阵阵,江承紫倏然闪身,击退二狗,将杨王氏护在身后。

    “阿芝。”杨王氏语气既惊喜,又担心。

    “阿娘,阿芝来迟,让你受惊。”江承紫这句话一点都不是客套。她在路上,虽然一直沉住气观察周围,实际上她内心早就心急如焚,只不过良好的战斗素养让她在这样慌乱的时刻也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好孩子。”杨王氏动情地说,尔后又说,“这边贼人众多,你带了多少人前来?”

    “我独自前来。”江承紫回答,一双怒目瞪着那二狗与文青,以及一干拿着锄头、刀剑的贼人。

    “你们先前已做错,如今还想错上加错?”江承紫怒喝,虽然是小女孩的声音,但那种威严让众人都不由得退一步,只眈眈相向,不敢向前一步。

    “那人是?”杨王氏看到那用剑的高手。她虽看不懂功夫,但看这情况,那人也是是敌非友,只是那人身法太快,自己瞧不清。

    “是故人。”江承紫扫了那人一眼,便是瞧清楚那人的路数。

    大当家功夫了得,却到底不是这种终日系统受训护卫的对手,因此十多招后,那人已将大当家擒住。

    “今天我技不如人,要杀便杀,只是这山寨内,众多老弱病残却不知晓的干下的勾当,还请莫要伤及无辜。”那大当家叹息一声,便来了这么一句。

    江承紫冷笑:“大当家如今是阶下囚,还有什么资格与我们谈条件。”

    “哼,跟你们谈条件是瞧得起你们。若你们以为这样就赢了。那便大错特错。你们的人还在我们手里。”那大当家也喝道。

    “有你在手,即便千军万马,你的手下也得放。”江承紫笑着回答,尔后对那剑客说,“杨兄,这几月不见,你形容消瘦啊。”

    杨云嘿嘿笑。说:“打乔装成这样。你也瞧得出?”

    “杨兄这剑术可没变化。”江承紫还有闲心与杨云聊天。

    那边厢被擒在手中的大当家颇为郁闷:老子好歹也是山匪首领,你们俩把老子擒住了不说,你们要不要这么侮辱人。愉快地对话,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啊。

    所以,这大当家很不快活地大吼一声,道:“你们当我翻云寨是什么地方?”

    “山匪窝啊。”杨云跟江承紫异口同声回答。理直气壮的模样让这大当家简直郁卒。

    “你,你们不怕?我外面兄弟上千。”大当家问道。其实他已经有些害怕了,这两人能穿越那阴森的山谷,避开山谷中的各种暗阵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这里,这本身就说明对方实力不俗。再看对方的身手以及此刻的淡定表现。

    唉!大当家心中暗暗悔恨。并且已开始在仔细搜自己的记忆,最近是不是有哪一次拜神没有诚心。

    “怕?闯祸的可是你们啊。”江承紫天经地义地说。一边说,一边还询问杨王氏可有受委屈。

    杨王氏摇摇头。说:“倒不曾受委屈,只是关押的地方实在不咋样。臭得很。”

    “即使如此,那长姐与云珠姐肯定受不了。”江承紫撇撇嘴,便对门口拿着锄头的一干人说,“你们且去将各家家眷都放了,请到这院内来。

    没有人动,人们也没说话。

    “速去。”杨云也喊。

    有一个有些胆子大的,说:“我们,凭什么听,听你一个黄毛小子的。”

    “你们老大在我手里啊。”江承紫一脸看白痴的表情。

    有几个人觉得智商受到侮辱,要发作出来,她一摆手道:“别惹怒我啊?今日我来此,可不单单是来救我阿娘,更是为了度化你们罪孽的众人。”

    “笑话,小小年纪,就口出狂言。”人群中有个老者喝道。

    “老爷子这话就不地道了。有人终其一生,从乌发青丝到暮雪白头,都不曾参透玄机。而有人一瞬间就看尽沧桑。我虽年纪小,但自小降生就卓尔不凡。五彩鸾鸟绕梁三匝,亲自为我衔来五彩石,还有祥瑞漫天。我师父亲自请我二魂五魄上灵山修炼,九载有余。”江承紫这会儿又一秒化身神棍,开始传道。

    实际上,江承紫还很喜欢这种神棍勾当。毕竟,随便忽悠忽悠,一群人深信不疑。但如果跟那群人讲道理,真是几天几夜,几十年,上百年都讲不通。

    有时候,迷信也是种好东西啊!

    “什么?真的?”人群里爆发出窃窃私语。

    其实,越是这种底层之人,他们对于神灵就更加虔诚。所以,方才一直没有声响的人群有了低声的私语。

    “自是真的。若不信,可亲自去查。”江承紫斩钉截铁地说。

    先前那老者却冷哼:“少来糊弄人。”

    江承紫和颜悦色地笑,说:“老爷子可要瞧仔细了。我来与你证明一二。”

    她话音刚落,就凝神静气,身法极快地在人群里走一遭,夺取了十来个人的兵器。众人傻眼,就是那大当家看到这等身手,立刻就背脊发凉,一个劲儿只觉得自己命大。

    “这,这武林高手而已。”那老者还一味反驳。身旁有几人喝道,“你莫闹,得罪神灵。”

    “老爷子心思缜密,在下佩服。然后,我还想与你说起:你身后的那一株木本牡丹,品种为葛巾紫,现在生病,只剩几丝气息,不出三日,就会香消玉殒。另外,墙角里的一盆红栀子,也行将就木。”江承紫凝神感受一番,便缓缓地说。

    那老者不说话,众人听闻只觉得神奇。江承紫也不理会,只说:“你若信我,便搬过来。我且为之治疗一二。”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大约是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随后真的有人将两盆花搬过来。江承紫凝神静气,仔细感受这两株植物的哀嚎与绝望。

    她心里疼痛,便叹息一声,说:“罢了。今日遇见我,便救你们一命。”

    她说着,就用手轻轻抚一抚他们。顿时她周遭腾起一种柔和温暖的淡绿色光泽。那光泽在她指尖起落,从两株植物的身上拂过。那两株植物就恢复不少生机。

    “这是谁的花,拿回去好好照料。过几日。便会痊愈。”江承紫结束治疗,感受到那植物的平静,便对众人说。

    众人早已惊呆,随后。院落里准备来将他们拿下之人纷纷跪下,口称大神。有人要质疑。都被一群人喷成狗。

    这院落内居住的山匪家眷们纷纷下跪,并且还叫人速速把那些家眷都放了。江承紫一听,立刻阻止,道:“你们先别放。待我说完,你们且听清楚,统一口风后再说。”

    那些人自是听她的。便暂时没去释放关押的犯人,而是十分恭敬地问:“仙人来此。准备如何度化我们?”

    “各位都是我的长辈,不必这般拘礼。席地而坐即可。”江承紫十分恭敬。随后,又忽悠众人,说自己只是俗家子弟,只修得师父皮毛一二,自己也是红尘中人。

    “你过谦了。”有人喊。随后许多人喊。

    江承紫笑了笑,便对那大当家问:“现在的我,可以与你谈一谈了么?”

    那大当家看到她的手法干净利落,又具备神奇的能力,内心早就认怂。他看江承紫为他搭了一个台阶,他立马就顺溜而下,点头哈腰地说:“当然。”

    江承紫便毫不客气,径直坐在主位上说:“若给你们一个机会,可否愿意改邪归正?”

    “愿意,愿意。”那大当家回答得快。

    江承紫扫他一眼,喝道:“少糊弄我,这话说得如此不真诚。”

    “不,我很真诚。”那大当家立刻表明

    江承紫也不理他,径直就询问那些人,为何就成为山匪。虽然各种理由都不同,但却有共同的一个特点:穷。

    “这样!”江承紫蹙眉,而后才说,“既是这样,只要大家能活在阳光底下,想必各种也不想做什么山匪了吧?”

    杨云一直不曾说话,这会儿也忍不住低声问:“九姑娘,你莫不是要收服他们?”

    “么兴趣。”江承紫懒懒地回答三个字。

    杨云“哦”一声,那大当家才说。

    实际上,江承紫还很喜欢这种神棍勾当。毕竟,随便忽悠忽悠,一群人深信不疑。但如果跟那群人讲道理,真是几天几夜,几十年,上百年都讲不通。

    有时候,迷信也是种好东西啊!

    “什么?真的?”人群里爆发出窃窃私语。

    其实,越是这种底层之人,他们对于神灵就更加虔诚。所以,方才一直没有声响的人群有了低声的私语。

    “自是真的。若不信,可亲自去查。”江承紫斩钉截铁地说。

    先前那老者却冷哼:“少来糊弄人。”

    江承紫和颜悦色地笑,说:“老爷子可要瞧仔细了。我来与你证明一二。”

    她话音刚落,就凝神静气,身法极快地在人群里走一遭,夺取了十来个人的兵器。众人傻眼,就是那大当家看到这等身手,立刻就背脊发凉,一个劲儿只觉得自己命大。

    “这,这武林高手而已。”那老者还一味反驳。身旁有几人喝道,“你莫闹,得罪神灵。”

    “老爷子心思缜密,在下佩服。然后,我还想与你说起:你身后的那一株木本牡丹,品种为葛巾紫,现在生病,只剩几丝气息,不出三日,就会香消玉殒。另外,墙角里的一盆红栀子,也行将就木。”江承紫凝神感受一番,便缓缓地说。

    那老者不说话,众人听闻只觉得神奇。江承紫也不理会,只说:“你若信我,便搬过来,我且为之治疗一二。”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大约是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随后真的有人将两盆花搬过来。江承紫凝神静气,仔细感受这两株植物的哀嚎与绝望。

    她心里疼痛,便叹息一声,说:“罢了。今日遇见我,便救你们一命。”

    她说着,就用手轻轻抚一抚他们,顿时她周遭腾起一种柔和温暖的淡绿色光泽,那光泽在她指尖起落,从两株植物的身上拂过。那两株植物就恢复不少生机。

    “这是谁的花,拿回去好好照料。过几日,便会痊愈。”江承紫结束治疗,感受到那植物的平静,便对众人说。

    众人早已惊呆,随后,院落里准备来将他们拿下之人纷纷跪下,口称大神。有人要质疑,都被一群人喷成狗。

    这院落内居住的山匪家眷们纷纷下跪,并且还叫人速速把那些家眷都放了。江承紫一听,立刻阻止,道:“你们先别放,待我说完,你们且听清楚,统一口风后再说。”

    那些人自是听她的,便暂时没去释放关押的犯人,而是十分恭敬地问:“仙人来此,准备如何度化我们?”

    “各位都是我的长辈,不必这般拘礼。席地而坐即可。”江承紫十分恭敬。随后,又忽悠众人,说自己只是俗家子弟,只修得师父皮毛一二,自己也是红尘中人。

    “你过谦了。”有人喊。随后许多人喊。

    江承紫笑了笑,便对那大当家问:“现在的我,可以与你谈一谈了么?”

    那大当家看到她的手法干净利落,又具备神奇的能力,内心早就认怂。他看江承紫为他搭了一个台阶,他立马就顺溜而下,点头哈腰地说:“当然。”

    江承紫便毫不客气,径直坐在主位上说:“若给你们一个机会,可否愿意改邪归正?”

    “愿意,愿意。”那大当家回答得快。

    江承紫扫他一眼,喝道:“少糊弄我,这话说得如此不真诚。”

    “不,我很真诚。”那大当家立刻表明

    江承紫也不理他,径直就询问那些人,为何就成为山匪。虽然各种理由都不同,但却有共同的一个特点:穷。

    “这样!”江承紫蹙眉,而后才说,“既是这样,只要大家能活在阳光底下,想必各种也不想做什么山匪了吧?”

    杨云一直不曾说话,这会儿也忍不住低声问:“九姑娘,你莫不是要收服他们?”

    “么兴趣。”江承紫懒懒地回答三个字。

    杨云“哦”一声,那大当家才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