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禾云镇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禾云镇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若说魂穿千载,来到初唐后,有什么能让她记挂,或在乎的。那首当其冲就是杨王氏与杨清让,当然,现在可能还要加上杨舒越与杨如玉,或者未来可能还有周氏夫妇等。

    前世里,她虽锦衣玉食,但唯一遗憾的就是父母不在身边,从没享受过父母之爱。同时,堂哥表哥什么的一堆,却因为惧怕爷爷从小就躲她躲得远远的。

    一个人,没有玩伴,没有父母关爱,孤独地长大。无论多么厉害,多么强悍,从内心深处来说,都是孤独而脆弱的。

    她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平凡的家庭生活,能扑在父母怀中撒娇。然而,这样小小的愿望却要在穿越时空后,在杨氏六房才真正实现。

    杨氏六房,杨王氏虽然精于算计,但一心却是护着自己的儿女,对自己的孩子们也是慈爱有加,嘘寒问暖。杨清让处处都为自己的妹妹着想,而这段时日,杨舒越也是十分宠爱她这个小女儿。

    杨舒越虽然不多言不多语,如同前世里的父亲那般沉默,但却关注女儿的喜好,默默地宠着自己的女儿。

    而周氏夫妇虽然是仆人,但对她的关爱也是从骨子里出来的。

    总之,来到晋原县后,江承紫在杨氏六房享受到了梦寐以求的天伦之乐。每当闲暇时,她都会默默地在心底发誓一定要极尽所能守住这个家。

    她研究马铃薯、红薯,将杨清让往工科方面培养,一方面是为了造福百姓,让杨清让取得功名,让杨氏六房获得天大的荣耀;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杨清让成为理工科栋梁,既可成为栋梁之才,又可远离勾心斗角的纷争。

    因为她的这点小算盘,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培养杨清让,跟他讲述一些浅显的理工科基础知识。杨清让极其聪敏,一点就透,并且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若是放在现代社会。简直就是天才型的学生。

    总之,江承紫对杨氏六房的未来充满信心,充满希望。

    她甚至还在想若与李恪有过多的瓜葛会让杨氏六房陷入危机的话。她也可以与自己一直心疼偶像保持远看的距离。

    可如今,马铃薯才要刚刚成熟,红薯还在努力生长,恐怕那根才刚刚有膨大的迹象。杨王氏就遭遇危险。

    江承紫听闻小厮来报告这件事,便让车虎好好看管菜地。保护好小郎君杨清让。小九则与她一并前往,营救当家主母。

    因为这件事事关当家主母清白,江承紫让几个知情人务必守口如瓶。却还威胁几人,说:“若胆敢乱嚼舌根者。别怪我不给他活路。”

    她说话语气相当残酷,知情的几人只觉得浑身寒冷。

    她说完这话,匆匆换好衣裳。带上干粮、水,格斗刃。身背弓箭,就与小九匆匆出发。

    杨舒越想要阻止,她只一摆手说:“还请阿爷,悉如平常。我且去救回阿娘。”

    杨舒越一介书生,也听说过小女儿的神通,便只是闭嘴,任由那娇小的孩子轻轻一跃,翻身上马,娴熟地勒住缰绳策马绝尘。

    晋原县是成都平原的边缘地带,晋原县出西门就开始是浅山,属于丘陵地区。再沿小道一直往西北走,跑马一个时辰就进深山。而这一路上,也有百姓,但都是极其穷苦的农民或者猎户。

    “姑娘,此地属临邛县境,不属晋原县。如今,被劫持的家眷都是晋原县乡绅富户的家眷。”小九说。

    江承紫轻轻勒住马,回答:“我知晓你的意思。晋原县去临邛县请求帮忙也要来回。”

    “姑娘聪颖,小九的意思是说我们可能没有别的帮手,尤其绝对没有官兵帮忙。”小九语气暗淡许多。

    江承紫听闻,只是轻笑,问:“小九,你我相识一场,你认为我是怎样的人?”

    “姑娘乃天人之姿,越与你接触越觉得你是让人仰止的存在。”小九缓缓地说。

    江承紫轻笑一声,说:“既是如此,你不必担心。”

    小九看她胸有成竹,心中一块大石也随即落下。两人策马奔腾到达匪窝所在地嘉善山。

    嘉善山属于临邛地界,而临邛的官府却懒得管理这些高万仞的深山荒野,毕竟交通也不发达,人力资源也有限。

    嘉善山是深山的门户之地,往东南折返,就是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往西北就进入了深山。

    而这一次,一行人就在嘉善山求佛饮宴,折返的途中,一干人等被山匪一网打尽,全都被抓到走。山匪抓走他们,就逼迫这些人给各家人写信,准备好米面、黄金,等候指挥。

    江承紫策马奔腾半个时辰后,江承紫又换了一套比较旧的衣衫,让小九也打扮作赶集的商人。

    “咦,姑娘,我们这是做啥?”小九功夫虽然了得,但这种花花肠子糊弄人的事,到底是他做不来的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们抓了这么多达官贵人女眷,想要钱是不假,但他们内心肯定也是焦虑忐忑的。”江承紫缓缓地说。

    “不懂。”小九一脸迷茫。

    江承紫端坐在大树下的石头上喝了一口水,才说:“从晋原县出西门一直到他们失踪的嘉善山,只有一个集市。就是在嘉善山下禾云镇。禾云镇是临近几个县中最大的一个乡村集市。这个集市因其在入山口处,所以很是出名。这里的皮货、野味也便宜得很。所以,很多人慕名而来,每逢单日就开市,每逢双日就休息。并且这里属于边境地区,官府的搜查很薄弱,山高林密,鱼龙混杂。”

    “还是不懂。”小九仔细地听了,总觉得自己越听越糊涂。

    江承紫看他的表现,也懒得继续去分析。径直说:“总之,就一句话:我们乔装一番到禾云镇打探消息。”

    “这个我拿手。”小九表示终于听懂了。

    江承紫轻轻摇头,说:“这个。你还真不拿手。”

    “我在军队时,可是专门负责侦查的呢。”小九表示不服。

    江承紫也不多说,收拾包袱,拍了拍跟自己几乎一样高的马,得到马儿的回应后,她翻身上马,稳稳落在马背上。她才说:“今日你且抛弃你那些侦查手段。仔细瞧着我的。你若是喜欢这种,我教你即可。”

    “啊?”小九十分惊讶地感叹一声。

    江承紫也不多说,两人一前一后。跑到禾云镇。

    禾云镇这一日正逢赶集日。当然,这禾云镇属于临邛县,晋原县离它虽近,但路况不太好。因此晋原县倒是很少人去禾云镇。

    正是正午时分,禾云镇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江承紫与小九牵着马在街上走来走去。最后,江承紫选了一处茶楼坐下来。

    “小九,你知道我为何选这茶楼么?”江承紫询问。

    小九四处瞧瞧,这不过是一间普通的茶楼。哪里有什么特别的嘛。他因此摇摇头,觉得阿芝姑娘提的问题他真的不知道。

    江承紫指了指远处的路,那一条路正好是晋原县来此地的必经之路。而她此刻所在的位置看到更远的地方。

    小九恍然大悟。低声问:“地形?”

    江承紫点头,说:“是。你要把自己当成那伙劫匪,去揣测他们的心思,加上周围地形环境,就可对同他们的行为作出预判。有了这预判,再来逮他们,几乎不会失手。”

    “可,我们不认识他们。”小九还是觉得困惑。

    “观察即可,此刻,你我是普通的行商,注意看着酒楼可能有的包间情况。”江承紫看了看,便指了指其中一个房间,说:“这个角度看去,那个房间应该是观察视野最好的房间。走,我们去瞧瞧情况。”

    小九觉得杨姑娘很厉害,但又觉得那些东西若是他来做的话,他就做不到。因此,他觉得此刻该做的就是保护好杨姑娘。

    江承紫向来就是机会主义者,在军队也是很厉害侦察者,各种反侦察能力更是强悍。所以,她对付这一群小山匪绰绰有余。

    她凭借自己的经验,做出最有利的判断,径直往那房间而去。正在这时,忽然横斜里窜出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一身狐皮装束,露着右边胳膊,头发乱糟糟的系成马尾,因头卷得乱七八糟的,如同鸡窝。

    江承紫本能后退,格斗刃就在手。少年也是吓一跳,蹙眉瞧她一眼,便低声说:“小孩,这里有大事,你速速离开。”

    “你是谁?胆敢命令我们家公子?”小九率先开口。

    “你家公子?”那人看了看江承紫,又看了看小九,便颇为不屑地说,“我是好心提醒,若是一会儿你们给人蒸着吃了,煮着吃了,可别怪我。”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各取所需就是。”江承紫扫他一眼,便将他上上下下扫个通透。

    “你这小娃,好不识趣。”他眉头蹙起,便朝边上努了努嘴,说,“拖走。”

    随后,从旁边一间包间里涌出几个年轻人,就要动手来拖小九与江承紫。江承紫亦是瞧他们一眼,便讽刺说:”各位口音不是本地,乔装打扮也不专业,至少换双鞋嘛。”

    几人本来要拖走她,一听这小娃竟然一下子就瞧出他们的失败之处,几人面面相觑,尔后,有个长得颇为白净的少年,说:“石娃,你忘了换鞋。”

    “我,我这不是看见贼人,走得匆忙么?”虎背熊腰那少年急忙辩白,涨得红了脸。

    江承紫亦是讥讽地冷笑,说:“若是让你深入敌人阵营,刺探消息,就阁下这举动,怕是一去不复返,还能谈别的?”

    “你,你这小娃说甚?”少年动了怒。

    “这鞋,明眼人一瞧,就知晓是军队所有,而咱们大唐实行轮换制。听你们口音,看你们这鞋的质地,怕是天子脚下外派而来吧?”江承紫径直就点明他们的身份。

    几人脸色大变,那长得白净的男子倒是与众不同,温柔一笑,说:“小兄弟教训的是,是我们大意了。”

    “你们输了,请让开。”江承紫毫不客气,径直请他们让开。

    那虎背熊腰的少年不服气了,小声喝道:“既然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你敢妨碍我们?”

    江承紫扫他们一眼,也不理会,径直就要往前面走。那少年如磐石般站在那里挡住江承紫。江承紫轻轻一绕,就绕过了他,身法快得连知晓这姑娘神通的小九也是惊讶得张开嘴巴。

    “你,你,你,妖怪。”那少年就来得及说出这句话。

    “自己不学无术,就莫要大惊小怪。至少该学着如何稳住。”江承紫回头讽刺一句,径直就往前走,一直朝那包厢前进。

    当她走到那个包厢时,便敲了敲门,当门内有不耐放的声音响起,问是谁时。她便忽然换了一种温柔的声音,而且用的是地道的晋原县方言回答:“是送茶点来的,另,楼下有位爷在等你,他让我来传话。”

    “什么?”屋内之人反问。

    “楼下有位爷让小的传话给屋内的爷,说一切尽在掌控。”江承紫的声音越发温柔。

    那人不耐烦地说:“知了。”随后就是窃窃私语。

    江承紫耳力极好,那几人窃窃私语的话语,她听得一清二楚。正是那一伙贼人在此观望,看看晋原县那边会有什么举动,也好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而且这几人如同惊弓之鸟,在想楼下那人到底是谁。

    几人在小声猜测,江承紫这才施施然走过去,对那少年说:“屋内皆为贼人,我年纪小,体质弱,各位不想除暴安良么?”

    几人听闻她这样说,个个都在心中骂:就你刚才那动作,那身手,那叫体质弱?但几人都没说出来,只是笑着说:“那你保护好自己。”

    于是,这五个年轻便衣士兵就去抓捕屋内贼人。江承紫就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想着在必要时,自己就出手。

    好在这五个人身手不弱,屋内贼人没有一个跑掉。几人熟练地将他们五花大绑,押解离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