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急转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急转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在晋原县定居下来,开始安心种植红薯与马铃薯,因为一开始的第一次种植是为了留种。所以,她半点马虎不得,也不敢太使用异能,只与小九、车虎、姚子秋,还有杨清让一并仔细照料。

    等到江承紫觉得这马铃薯与红薯都结实了,才松了一口气。但也就是现在,她才越发不能容忍饭菜那么难吃。

    这个时空,厨具固然不好,想吃炒菜难上加难。但即便是蒸菜、凉拌菜等也是难吃得很。虽然那些调味都是纯天然的东西,绝不添加防腐剂,但百味之首的盐质量实在太差,而且价格很贵,导致每日里的饭菜都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本来古代的制盐业也不算落后,但从东汉末年开始,天下战乱不断,民不聊生,民间手艺之人死伤者十之*,制盐工艺也日趋落后。

    到了隋朝,天下再度大乱,群雄逐鹿,百姓苦不堪言,这些手艺的传承也散失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朝廷并不重视工艺科技之类的东西,所以到唐初,天下安定,经济科技却是倒退了上百年。

    百废待兴,制盐业也受到重创,再加上李世民一得到天下,突厥就席卷人来,将国库搬空。因此,唐初,朝廷的日子很难过,天下百姓的日子除了安定一些,实在也不好过。

    制盐业首当其冲,工艺落后,粗盐已昂贵到堪比黄金。普通百姓吃不起,只能买盐布来嚼一嚼。那盐布实在像是臭脚裹布,细细咀嚼出咸味,还不敢洗,怕走了味。

    而稍微有点钱财的家庭。去买粗盐,也得是限量供应。一小块盐买回去,就拿锤子捶碎,拿水泡着,每一样菜里,放一点点盐水。对于吃惯精细盐来说的江承紫,那些饭菜实在难以下咽。

    这伙食不行。心情不美好。江承紫觉得在解决种植问题之后。就必须要提高一下制盐工艺。哪怕只是找寻一两个盐井,自己提纯一下,供杨府使用。或者再把县令拉过来勾兑一番。推广一下制盐,造福晋原县,整个晋原县的上下官员那都得会升官。

    于是,江承紫就把种植园里的安全交给小九和车虎。自己则开始参加杨王氏与一众达官贵人、乡绅富户的女眷们举办各种饮宴。有时候这些饮宴在杨府。有时候在别人家,还有时候是一种女眷们趁着春光出游。在户外饮宴,护卫们将周围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江承紫一般先是呆在杨王氏身边,很淑女地饮酒吃菜,听一众女眷闲聊。等她觉得她们的闲聊没啥价值。就四处走走,跟同龄的女孩子或男孩子交流一番。

    一般来说,女眷们的宴会。总是要携带孩童参加。一则是让孩童们熟悉各种饮宴的规矩,二则是让孩子们有个交流。三则是各家养在深宅高院的女眷们炫耀孩子的好时机。

    别人这些女眷们脸上都是如沐春风的笑,其乐融融,但每一句话那都得是赞自家孩子。这边厢有人说自家女儿绣了锦绣山河图,用的是蜀绣方法,那边厢则有人夸奖自家女儿没啥本事,但知书达理,让人十分放心。

    当然,也有人立马就转向杨王氏,旁敲侧击地问:“听闻观王房九姑娘师从道者,不知有何本能呢?”

    杨王氏没说话,江承紫轻轻一跃,轻飘飘落在地上,身轻如燕,腰肢柔软,那舞蹈技惊四座。人们看得呆,却还有人偏生要酸溜溜来一句:“舞技到底不入流。”

    杨王氏也不恼,只说:“我这女儿放纵惯了,她喜欢什么就什么。”

    杨王氏是深信女儿不会给自己丢人,便也以退为进,这么一说。江承紫便笑嘻嘻跟众人告别,尔后去与同辈们交谈。

    别看几岁、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个都是深得深宅大院的浸润,勾心斗角、各种变着法的炫耀更是层出不穷。江承紫总结一下,不外乎炫富,炫权势,炫才学。

    她也不炫,只以这几年走南闯北的事来讲。她语音好听,讲话抑扬顿挫,讲述的内容恰恰是那些养在深宅大院的孩子不曾听过的。所以,起先想要将她比下去,但到底是孩子,一听到自己的感兴趣的,便纷纷在她身侧坐下来,央着她讲述。

    江承紫讲述路上见闻,将《西游记》《聊斋》稍稍改一改,便讲给众人听。这些富家孩子,一个个都听得耳朵竖起来。

    很快就崇拜起江承紫来。每一次饮宴,她都是这群子弟的中心。

    江承紫与他们讲述一些有趣的故事,见闻,同时也让他们讲述一些事。她有目的地引导,一来二去,便知晓这晋原县本地以及邻县都没有制盐之地。最近的制盐之地是在旭川和荣县。

    江承紫对古地名不熟悉,又询问一番,知晓这两地属于泸州。她才依照自己的知识判断,这两地应该是属于后世咸都自贡。

    自贡制盐天下闻名,但此时此刻,利用盐井卤水制盐,他们也只能制造这等粗制之盐。江承紫颇为失望,随后抓了抓脑袋,准备过些日子在四处瞧瞧这晋原县是否有盐矿之地。

    为此,江承紫又托自己的父亲查了查县志,从县志里查看蛛丝马迹的记载,皆无所得。

    她颇为失望,就在这种失望中,江承紫等到了祖宅老夫人的回信。老夫人对于他们的态度颇为高兴,也给江承紫拿来了生辰帖,但那生辰贴却不是原来那一份儿,而是比原来大两岁。想必是另外伪造的。

    杨王氏颇为失望,但也聊胜于无,自家女儿总是有着落了。

    另外,杨王氏为表达对后辈的关心,写信来要求杨如玉以及秀红所生的两个女儿一并回祖宅去。说到底是婚配的年龄,耽搁不得。她做祖母的,总得要在黄土掩埋前为儿孙做些事。

    那信写得情真意切,全家人却都陷入沉默。于是便又召开一次家庭会议。

    秀红直截了当地说:“这是挟持。挟持人质,她才会安心。我早说她会如此。嘉儿与阿芝,还小,她找不到借口,而且她也想嘉儿与阿芝在这里发展,看能否发展成什么样。”

    秀红说到后来,义愤填膺。杨舒越不动声色。杨王氏蹙眉。她对杨如玉一直有愧,实在不愿意再与女儿分离,担也苦于无奈。

    她便瞧了瞧江承紫。问:“阿芝,你可有办法?”

    江承紫摇摇头,说:“祖母所言极是,三位姐姐年岁已到婚配。在晋原县这等小地方,到底无法匹配名门闺秀。”

    “阿芝。”杨王氏蹙了眉。很严肃地说。

    江承紫亦很严肃地说:“天下门第,由来已久。除非是三位姐姐不在意未来夫婿的门第。”

    “你这孩子——”秀红摇摇头,总觉得她在让自己的姐姐往火坑里去。

    杨舒越也是不解,缓缓站起身。问:“阿芝,你这话不地道。你姐姐三人若是回去,也任由祖母摆布。还不得反抗。”

    “阿爷,你莫要以你的推断来想。你得问问姐姐们的意思。”江承紫轻笑。她知晓晋原县这里再好。几个姐姐也是盼着早日回去觅得良婿。而且,老夫人也是深谙此道,一则是随水推舟给杨氏六房以好处,二则是笼络几个孩子,三则是给杨氏六房示好的诚心。

    杨舒越蹙眉,十分疑惑地反问:“那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呆。难道她们三人却还想回去?”

    杨王氏蹙眉,秀红亦蹙眉,两人皆不语。江承紫耸耸肩,说:“作为女人,谁不想嫁得良婿?阿爷不知道,三位姐姐对婚事可是担忧得很。如今祖母既是要诚心解决,想必也不会太亏待三位姐姐。”

    “这——”杨舒越有点不相信,便问一旁的杨如玉,“玉儿,你的意思?”

    杨如玉羞得低头,低声说:“全凭阿爷做主。”

    她这回答,大家都知晓什么意思。杨舒越叹息一声,又让秀红的两个女儿前来,询问之下,回答也是大同小异。

    杨舒越从小在祖宅战战兢兢长大,知晓祖宅那边可怕极了,也知晓杨老夫人更是可怖之人。所以,他断然不想自己的孩子再回到那恐怖之地,但如今年似乎是他自作多情。

    杨舒越在正厅内来来回回地踱步许久,才叹息一声说:“罢了,女大不中留,你们收拾收拾,即日启程吧。”

    “阿爷莫急。从前,你们将姐姐们保护得太好,如今贸贸然送回去,你们到底也担忧。”江承紫阻止。

    杨舒越还没明白,杨王氏却已接口说:“没错。这回去是要回去的,但不是即刻启程。先回信,就说多谢老夫人美意。我们到底要让孩子们知晓在祖宅如何应对。”

    周氏夫妇颇为赞赏,秀红也是连连点头,杨舒越“嗯”一声,便又意味深长地瞧了瞧江承紫,问:“阿芝,你以为呢?”

    “如今,三位姐姐回去,就是代表六房,要独当一面,既要为自己觅得良婿,又要保护自己。如今回信就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雨季来临,水路陆路皆危险,杨氏闺秀到底不宜涉险,故等秋日风霜高洁,水落石出时,再送三位姐姐回祖宅。”江承紫已找出让对方无法反驳的借口。

    杨王氏颇为赞赏,立马站起身就说:“就依阿芝这方法。从今日起,你姐妹三日,须每日里来我厢房,与我和你秀姨娘学习。”

    “是。”杨如玉盈盈一拜。

    杨王氏则对秀红说:“你如今也是六房的人,再者也关乎你的女儿。从今日起,你便与我一并教导三人,让她们知晓真正的祖宅,真正的祖母,世家的嘴脸。让她们不至于回去糊里糊涂被人欺负。”

    “是。”秀红也是福身一拜。

    杨王氏拢袖要走,便又喊住江承紫,说:“你与我走走。”

    母女俩在院落内走了一圈,杨王氏开门见山,问:“你向来不喜出风头,亦不喜饮宴,这几次,你却都与我去,可有何事?”

    “我只是听闻那群女眷中,有掌管官盐的,去问问。”江承紫据实以答。

    杨王氏眉头一蹙,问:“阿芝,你要如何?制盐属于朝廷,你莫要不知天高地厚。”

    “军队都快没好盐用了,我若能改善制盐,指不定朝廷还能赏赐我呢。”江承紫笑嘻嘻。

    杨王氏知晓自家女儿的能耐,便不说话,只是牵着她往前走。走到后院门口,她转身之际,便对江承紫说:“以为每日里,我与秀姨娘为你三位姐姐讲解时,你也一并来听听,可行?”

    “好。”江承紫回答。她早就想对观王房有一个彻底的了解,而不是浮光掠影仅凭猜测。

    所谓高门大户,总是藏污纳垢之所。外在有多辉煌,内里就有多血腥。这种血腥不仅仅是对待敌人,更是对待自己人,对待一切可能阻碍大家族发展之人。

    而且高门大户的子弟,从降生之日起,就是维护家族荣耀,赢得家族荣誉的棋子。是棋子,就没有谁是自有的。

    这种不自由首先就表现在高门大户子弟们的婚姻上。门当户对是第一标准,至于良婿与否,那另当别论。

    而在高门大户内里,争权夺势,人与人之间极少有真诚与温情,都是尔虞我诈、处心积虑。

    江承紫听得惊心动魄,越发庆幸上辈子即便出身算作高门大户,但到底自己的爷爷有魄力,那么多的叔叔伯伯都是安平相处。

    三位姐姐知道真相后,更是傻得睁大眼睛。尤其是秀红的俩女儿,从前有其母罩着,飞扬跋扈,不知黑暗,如今听闻,吓得不敢相信。

    江承紫懒得看他们的表现,她的第一批马铃薯就要成熟,这几日就要选一棵来收割看看,弄个烤土豆、炸薯条什么的。

    可就在这一日,一干女眷春游饮宴,竟然出了西门,径直往山里走。据说是游山玩水,山里风光好。谁知山匪劫持了一众女眷,其中就有杨王氏。

    江承紫当时正在准备收割一棵马铃薯,却有小厮气喘吁吁地来报告。

    江承紫顾不得收割,命车虎与杨清让在家看守。她带好格斗刃,以及弓箭,就直出西门。前世里,她遗憾没有能赶回去,救下自杀的母亲。

    如今,她必须要救下杨王氏。这个女人虽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母亲,但给予了她从未尝到过的母亲的爱。(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