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担子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担子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知道种植一技,在古代属于低下贱民所有。名门贵族不屑于沾染泥土尘埃,尽管他们一直在争夺地盘。

    在古代,像她这样的名门闺秀,就该学习琴棋书画女红等。若是谁家名门女儿迷恋于种植,便是丢份失格之事,会被人耻笑。

    所以,她知晓杨王氏的担忧。毕竟杨氏六房来到晋原县,是高调过来。虽然自家阿爷只是来做个小小县丞,但因为他们来的排场,以及杨氏这个姓氏所带来的荣耀,让蜀中名门、乡绅、官员都忽略了杨舒越的官位,反而是门前客人络绎不绝。

    杨氏六房从入益州开始,就受到了蜀中各方关注。而这大半月,杨王氏除了忙碌于整顿家中,也忙于应付前来拜访的各路达官贵人的夫人。

    杨氏六房,几乎每天都会接待蜀中达官贵人的夫人携带家眷孩童来做客。因是家眷饮宴,杨清让自然不必出席,而作为嫡女的杨如玉与江承紫两人自然该陪伴。但江承紫只在县令夫人来时,出席了片刻,私下里吓唬了一下一直盯着她瞧的县太爷公子,把人*岁的小孩吓得一愣一愣的,她自己欢脱地跑掉了。

    跑掉的原因,一是不喜欢这种无聊的应酬;二是记挂自己那一亩三分田里的红薯、马铃薯。虽然小九与车虎一直尽心尽责守着,但她还是不放心。

    在后来,有各种需要应酬的事,她就各种借口不去。比如,要闭关修炼;比如,身子不适;又比如,偶感风寒。怕过病气给客人。

    也因为她的这种举动,杨王氏对她并不太满意,而且忧心忡忡,生怕自己的女儿是中邪了。

    与杨舒越宠溺女儿不同,杨王氏更在意女儿的名声。本来她出生时,命数还算奇特,但后来又痴傻一阵子。再后来虽然醒来。但聪敏得近乎妖邪,大凡是名门之家,大约也不愿意娶这样的女子做儿媳妇。

    就是杨王氏。一旦想到自己的儿子要娶一个阿芝这样奇特多灾之人做儿媳妇,也肯定不乐意。所以,她严禁别人到后院,亦不允许谁乱嚼舌根说九姑娘在鼓捣种植。为的就是自己的小女儿能有个名声嫁出去。

    起初。杨王氏以为自己的女儿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过几日就没兴趣了。可这大半个月了。她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是日日都在那地里转悠。

    她觉得有必要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这才来到这后院。

    江承紫虽然是现代生活的女子,但因其父亲是历史系考古学教授。她对古代的制度与风俗也是颇为熟悉。她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古代意味着什么,也明白杨王氏的心意。

    所以,当杨王氏问出那一句时。江承紫笑嘻嘻地说:“阿娘,种植一技。虽是不登大雅之堂之技艺。但古有神农尝百草、教人种植粟谷,才让人从茹毛饮血跨向文明。神农所作虽是种植一技,但却又不是普通的种植一技。”

    杨王氏也是书香门第,女儿隐晦的回答,她自然听懂,便反问一句:“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所作,是与神农同等的事?”

    “阿娘聪颖。”江承紫笑得灿烂无比。

    杨王氏知晓自己的女儿有些神通,但她说的这话似乎太玄,她有些不相信地瞧着她,问:“你何时学会种植?”

    “我跟随师父修行期间,也不是每日就光打坐,练拳。种植之事,必须要做。”江承紫胡诌。

    杨王氏“哦”一声,想那仙山定然也跟寺庙、道观似的,修行之人总是要事必躬亲,便也相信江承紫所言,只是她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女儿可以如同传说中的神农那般找出让人们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东西来。

    不是她这个做娘的不信任自己的孩子,而是她觉得那样的人千年难得有一个。再说,她怕自己的孩子太过执拗,理想没实现,但蹉跎了岁月,将来怕是嫁不出去。

    “只是那种东西谈何容易。”杨王氏感叹。

    江承紫看杨王氏的模样,深怕杨王氏为了她的前途命运着想,想尽办法把马铃薯和红薯毁了。所以,她先下手为强,径直牵着杨王氏的手走到大缸旁边,说:“阿娘,这三个大缸里的苗就是培育的品种。我先前也与你们讲过,这两种植物乃我师父赠送于我。这两种东西若是大面积推广,整个天下南北至少有一半的人不用饿死。”

    江承紫说话很平静,杨王氏听在耳朵里却像是惊雷滚过,她一惊,立马就问:“当真?”

    “阿芝怎敢欺骗阿娘。这马铃薯与红薯极易栽种,味道颇好,营养丰富,携带方便。重要的是种植简单,产量颇高。”江承紫缓缓地说。

    杨王氏倒吸一口凉气,她真的不敢想象世间能基本消除饥荒是什么状况。她虽是闺阁女子,但因从小父母双亡,尔后辗转多地,寄人篱下,大半辈子都在飘摇不定的状态。

    所以,她知晓天下百姓的状况。那些底层的农民靠天吃饭,洪水、蝗虫、干旱、大风、霜冻、战乱等,让天下百姓大多都处于饥荒中,甚至很多地区会在灾荒之年出现易子而食的情况,人生最是悲剧。

    就是他们这些名门世家,也会在欠丰之年,削减开销用度。可是,自己的小女儿却在跟她说这两样东西种植成功,天下至少一半人不会处在饥饿中。

    她不相信!

    “阿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什么是天下百姓么?你知道什么才是饥荒么?”杨王氏严肃起来。

    “阿娘,我在永无岛修炼时,可从人间百态的镜子中瞧见人间。阿娘,我可能比你更知晓天下百姓的苦痛。徭役、战乱、赋税、天灾致使很多人背井离乡。即便是在安平的年代,没有战乱天灾,朝廷也赦免徭役的年代,老百姓所种植的水稻、麦子、油菜等作物所产出的粮食也根本养不起一家几口。在有些地方。易子而食,又有的地方将树叶嫩芽都吃干净。阿娘,民间疾苦,我比你的感受更真切。”江承紫神情严肃,语气也越发悲悯。

    她原本是为了说服杨王氏,可说到后来,她竟然越发感受到那些百姓苦难。不知不觉间。她觉得自己肩头上的有了一副重担。

    或者上天赐予自己这样的异能,就是觉得这片大地上的人过得太苦,让她来从农业上来改变他们的生活。

    想到这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肩头担子又重了一些。

    “阿芝,是阿娘肤浅,小瞧了你。”杨王氏听完许久后。才叹息一声。

    “女儿知晓是阿娘太爱我。担心我的前程,担心我将来不能觅得良婿。作为女儿。我如何不知阿娘心意?可是,阿娘,我在仙山什么都没学会,只学会种植与研究植物。那么。即便有此能力,为何不为杨氏六房,不为天下百姓做一些事呢?阿芝认为与天下百姓的幸福相比。那等世俗的个人名声又有什么意义?”江承紫很严肃地说。

    她知道种植这事,必须要得当阿娘的支持才行。不然。阿娘随时可能命人把这马铃薯、红薯给铲了。若是那样,她就亏大了。

    “可你这般,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阿娘担心——”杨王氏没继续说下去。

    江承紫挽着她的手站在地边,笑着说:“此事阿娘莫担心,这马铃薯与红薯只需两年,就可在晋原县推广。若届时可以,就能上报朝廷,全国推广。就种植在水稻边上,房前屋后。不占地方,还能填饱肚子。”

    “两年?”杨王氏一惊,心想这女儿果然了不得,竟然都将时间计算好了。

    江承紫很笃定地点头,说:“是的。顶多两年,若是可以,四月,我就可找一户农家让他们试验。”

    杨王氏连连摇头,道:“既是如此,这事不可草率。就算要推广,亦要报告朝廷。不可白白没了这功勋。这可是天大的功勋。”

    “我知晓这是天大的功勋。但阿芝志在以己之力让百姓和乐,功勋如何计算,这就要交给阿爷与阿娘了。”江承紫很是装逼地来了这么一句,将如何推广马铃薯与红薯一事丢给自己的可靠队友。

    杨王氏“嗯”一声,深深吸一口气,才说:“这事是得从长计议。”

    “阿娘,我还有一事请求。若是大兄有意于此,我想请求大兄与我一并研究。我定将我在仙山所学格物知识倾囊给予大兄。毕竟,我是一介女子,而大兄才是杨氏六房长子。将来如何的荣耀,也得要看大兄。”江承紫缓缓地说。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苦恼这件事,还想着如何去与杨清让说。而且,就算杨清让同意,自家阿娘与阿爷怕并不会同意。这会儿机缘巧合,江承紫就和盘托出。之所做这个决定,真正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她想让杨氏六房荣耀起来,让自己有真正强大的娘家;第二,她不想锋芒太露。

    杨王氏听她这话,面露难色,迟疑一下,说:“你说得不无道理,但你大兄到底是要入朝为官之人。”

    “阿娘,入朝为官也好,杀敌疆场也好,不过也是保家卫国,荣耀满门。那么,既然都能得到那样的结果,何必又在意走的是哪一条路呢?殊途同归啊。再者,能让一个国家为一个人新开辟一个官位,那不能更荣耀之事么?”江承紫觉得自己像是前世里那些激情讲演的洗脑者,正在给自家老妈画一幅杨氏六房荣耀极致的蓝图。

    杨王氏一听,觉得自己的女儿说得很有道理,她都有点迫不及待将杨清让说服,送过来了。但转念一想,还是说:“那我与你阿爷商议一番。”

    江承紫看杨王氏的样子,知晓事情多半成了,这才松一口气,笑嘻嘻地为杨王氏介绍马铃薯与红薯的种植特性,以及怎样做菜。

    杨王氏听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由得参观了温室和菜地,还叮嘱说,小九与车虎在这里到底是不妥。她虽是孩子,但毕竟是女子,需要避嫌。尔后,就派了周氏夫妇前来帮忙。

    江承紫也不反对杨王氏的安排,只说十分满意。母女俩又牵着手在院落里走了几圈,闲聊了一下晋原县的风土人情,以及这些日子杨氏六房的情况。

    说到后来,杨王氏还是忍不住叹息,说:“如今阿娘甚为苦恼。本来你买这宅子已是向人借了一笔钱。我还在愁这笔钱,该如何还给杨公子。这边盛名在外,规格就高上去,每日里的客人无数,即便是简单的招待,那花钱也如流水。偏生你阿爷也没几个俸禄。那些客人也有送礼物前来,我却是不敢收。到底你父亲即便是个小县丞,那也是个官。若是一旦收了,让人抓住把柄。”

    杨王氏又叹息一声,江承紫也知晓这苦恼。她先前就预见到了这苦恼,所以才会想着将马铃薯与红薯种植成功后,得想办法捞点钱还债过日子。

    “阿娘,你莫苦恼。”江承紫安慰。

    “哪能不苦恼。如今六房,就如同那些大家族似的。打肿脸充胖子,其实入不敷出。”杨王氏摇摇头,也无心再看满园春光。

    江承紫轻笑,说:“阿娘,这钱的问题,可不是问题。等过几日,我出去转几圈,定然有办法。如果你觉得客人太多,太过烦恼,你找个由头闭门谢客就是。”

    “我自是要闭门谢客。只是你出去转几圈就有办法,阿娘听念卿姑娘说你身手不错。你却切勿做什么不当的举动。”杨王氏担心女儿落草为寇,打家劫舍。

    江承紫哈哈笑,说:“阿娘,你为清白,不肯收客人一针一线,我如何能做有损杨氏六房之事?”

    “如此这般甚好。”杨王氏松一口气,随后又说她决定每日里亲自来教她琴棋书画与女红,说前些年在洛水田庄没条件教,如今她大了,也有条件了,这也是要学的。

    江承紫哀嚎起来,杨王氏瞪了瞪她,说这事就这样决定,这事她允许江承紫继续种植的唯一条件。

    江承紫也排斥,毕竟这些东西,她以前也是学过些许的。所以,她就顺着杨王氏。

    杨王氏非常高兴,随后又说钱财的事不必太放在心上,她回想办法。江承紫随口回答说好。正在这时,周婆子就跑进后院,迎上来顾不上行礼,就说:“夫人,祖宅来人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