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安顿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安顿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三名护卫见人拦住自家姑娘,立刻就挡在江承紫跟前。小九不悦地喊:“看公子打扮,亦是富贵人家。请自重。”

    张嘉无视小九,便是瞧着江承紫,有些急切地问:“阿芝,难道我们不是朋友?”

    “阁下对朋友如何定义?”江承紫反问。她实在讨厌这种拿感情来胁迫人的行为。

    张嘉朗声说:“想着对方,能为对方赴汤蹈火。”

    “那我们不是。”江承紫很平静地说,尔后补充说,“根据张公子所言,我并不能为你赴汤蹈火。如今,我对你,顶多做到锦上添花,雪中送炭都做不到。”

    “你——”张嘉气得脸色大变,只一个“你”字咬在唇齿之间,眉目里全是愤怒。

    “姑娘已发话,还请公子莫要挡住去路。”小九又说。

    张嘉扫了他一眼,喝道:“这里轮不到你一个护卫说话。”

    小九正要出言反驳,江承紫摆摆手示意他莫要多说,小九便退到一边。江承紫很平静地说:“洛水田庄并不毗邻官道,亦不是名胜古迹。张公子无端出现在我庄子后面的杏花林,这本就突兀;尔后,公子对只打一个照面的我提亲,这更是天下的大笑话。”

    “有何好笑?”张嘉一张脸阴得吓人。

    江承紫知晓他定然是十分愤怒,但她不想拖泥带水,想把与他的纠葛在今日一并说清楚。所以,即便看到他愤怒,她亦是平静地说:“自是好笑,这世上哪来的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张嘉脸色如同暴风雨来临时的天空,黑得吓人。在三月的日光里。他紧紧抿着唇,仿若下一刻,整个人就会暴怒。

    “你说得对。”良久,他从牙齿缝里蹦出这几个字,咬牙切齿的表情,让小九三人不由得将眼前的危险指数上升好几个等级。

    “既然阁下承认,就莫要再追究是否是朋友。”江承紫想要速战速决。

    他却偏不要。而是再度一转身。还是挡住她的去路,说:“这世上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所以,我对你不是无缘无故。那一日。在客栈,我亦与你说过。我说过有原因的,我当时说的是,等时机成熟。我就告知于你。既然今日如此,我便不等。现在就告知于你。”

    “可我不想听。”江承紫很平静地说。她不是不好奇,但她自己就是个大忽悠,编瞎话一套一套的,听起来还天衣无缝。她可不想去听张嘉说什么有的没的。因为有些东西一旦听了。就可能多一分儿危险与责任。她不想在目前平静生活就要来临时,让这生活再起什么波澜。

    “你,你那日还说想知。”张嘉很是疑惑。他蹙眉。觉得自己似乎前世今生,都不曾真正了解过这个女人。她明明就离自己很近。不知为何,他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靠近过她。

    “此一时,彼一时。”江承紫垂眸,尔后缓缓地说,“公子,人与人之间,贵在坦诚。公子对阿芝心意,阿芝感激。然,既然公子视我为朋友。那就该知朋友之交应适度。公子从洛水田庄开始,你的出现甚为突兀,你所做作为甚为不合常理。无论换做谁,都会怀疑。”

    “我——”张嘉急切想要辩解。

    江承紫立马打断他的话,说:“也许公子有自己的难处。但我不想听,我是凭感觉之人。若我觉得此人并非与我同道之人,便从心底就会分道扬镳,并不去管他与我不是同道之人的原因。”

    张嘉是聪敏人,听闻江承紫这一句话,神情由先前的暴怒变成哀伤。他知晓江承紫目前是很不待见他,甚至对于他的举动有些反感。他只怪自己太急功近利,太想要接近她,却忘记阿芝是何等聪敏之人。

    江承紫看他脸上张扬的哀伤,心里隐隐不忍,但还是继续直说:“你的出现,一开始就带着极强的目的性。洛水田庄,益州,一直到这里。张公子,这很难让我心无芥蒂,心无防备地将你当成朋友。”

    “你听我解释。”张嘉听闻,急切地说。

    江承紫摇头,说:“你莫要解释。来日方长,你让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瞧。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若张公子确实对我怀有谋算之心,日子久了,便可见之。若张公子对阿芝一颗赤子之心,时间亦可给你我答复。今日,你便不要再解释什么。”

    张嘉无奈地点头,面如死灰,却还是不死心地问一句:“我可否留在你身边?”

    “还请公子自重。”江承紫叹息一声,然后将目光移向远处起起伏伏的灰瓦木墙,缓缓地说。

    张嘉站了片刻,终于转身离开。江承紫站在原地,她知晓自己定然是伤了他的心,但她没有办法。宁愿让自己不快活都要成全别人这种事,她做不来,也做不到。说到底,她是遵循内心而活着的人。

    “姑娘,那人已去。”小九出声提醒。

    江承紫“嗯”一声,深深呼吸一口气,将方才那一丝丝的愧疚都甩在九霄云外。尔后,她大踏步地往前走,根据昨夜拟定的计划,先去瞧东区的那一间宅子。

    东区离客栈并不远,步行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就到达了东区地界。东区虽算是贵人富人所在的地区,但到底比不上北区金贵。所以,极少有将门开在主街上的宅子。江承紫如今瞧的这一处门亦不在主街上,而是在靠近县衙的瑞依坊里。

    唐代的城市布局,都是主街宽敞,东富西贵(但也视情况而定)。以坊为主(坊是四四方方的一个区域,限定住户,统一有一个坊门,晚上宵禁,坊门落下,不予以进出),私人豪宅。权贵之人,可在主街开正门,其余的则只能在巷子里开侧门。

    东区这一处的宅子,门开在巷子里,巷子的另一边就是靠近县衙的瑞依坊。小九来打听的消息,这一处是一个升迁到益州城的小官员的宅子,是一进的四合院。三间正房。两侧各有耳室两件。加上东西厢房和倒房,也足够杨氏六房一家人住。

    “姑娘,昨日天色已晚。属下不曾亲自来瞧。如今瞧来,到底是太小,太简陋。”小九立刻说。

    若是平素里,或者单纯在某个地方。而非来上任。江承紫就觉得这房子还不错,已经够他们一家子居住了。但如今。自己的父亲是来上任,虽然这宅子离县衙挺近,但到底寒碜些。若是住在此处,莫说别人瞧不起杨氏六房。就是之前杨宸做的那些铺垫都得白费。

    江承紫便也同意小九的说法,便对那掮客说:“这处到底寒碜,也小了些。你且带我们前往北区瞧瞧。”

    那掮客是个三十来岁的黑脸汉子,一听客人看不上这边的房。要大宅子,立马笑逐颜开,带了江承紫一行人前往北区。

    晋原县到底是小县城,颇为特殊。大城市基本北区是政府办公区,东富西贵,南边就是贫民区。这晋原县因办公区在东区,这北区又靠山,环境清幽,便成为许多权贵富人建宅邸之处。可以说,在晋原县北区,随便拦住一辆马车,不管大大小小,那都得是个人物。

    这一次,掮客汉子带他们来瞧的北区宅子一共三处。都是三进三带花园以及精致小榭亭台的宅邸,且门都开在北区主街之上。

    第一间宅子,房子成色较新,家具齐全,而且瞧得出这宅子颇费心思,价格也算便宜。但江承紫在询问这屋主为何要卖宅子时,那人的眼神游移不定,停了几十秒,尔后说了一个理由。江承紫更断定此人说谎。

    不是她迷信,凶宅什么的,她肯定不买。

    所以,她摇摇头,说:“阁下打算糊弄我一外地人,此等诚意,你这宅子白送,我亦要考虑几分。”

    大约是这宅子真有问题卖不出,那人瞧见江城子不卖,便立刻拦住,如实说这宅子确实死过人。因这宅子靠着安宁山,很多人将安宁山作为后院,这虽是连接乡野,有一种文人墨客喜欢的雅致。但说到底,若是靠着山,安保护卫的难度就增大。有一伙流匪就是从安宁山那边翻山过来抢劫,当场杀死了这家的大公子。老爷夫人太过伤心,举家搬去眉州,因此这宅子才要出售。

    “你现在坦诚,我亦不买。我实话与你说,我不买凶宅。”江承紫回答。

    那人骂骂咧咧几句,小九想要动手惩罚那人。江承紫摇摇头,说:“随他去。”

    主仆四人接着又瞧了两处宅子,看上其中一处宅子,就是屋舍前头瞧见有些久远。不过家具倒是成套,屋主之前是靖远县县令,之前刚刚升迁前往夔州,于是举家前往,便将此处宅子出售。

    这一家宅子也是三个宅子中最贵的一间,要价一百二十贯钱,相当于二十两黄金。

    其实这个价格在这个地段不算贵,但江承紫还是硬生生地砍下三十贯钱来。她走了一圈,找出一堆需要维护的,并且又说这后院加固做得不好,流寇可轻易入侵。若是他们买了这宅子,还得要做后墙。

    除了找这宅子年老多处需要维护之外,江承紫还挑这宅子风水不是太好,这移风水请青城山道士下山,那也是一笔不菲开支。

    几番压价,对方还是咬牙答应。

    双方欢喜,各自签订契约。江承紫当即就付了全款,地契便写杨清让与阿娘之名。随后,差车虎赶快去雇佣人来此打扫,又给予那掮客一些好处,这才算办好了事。尔后,她才信步往集市上去,小九自然是寸步不离地跟着。

    两人信步走一段,日光正好。小九摸摸脑袋,说:“姑娘,那宅子其实还好,你那样压价,你如何就知晓对方定然会同意?”

    “小九,你作为一个护卫,功夫很了得,这很不错。但功夫了得,不等于可以是一个合格的护卫。”江承紫负手而立,瞧着淙淙流淌的湖水,想起很多年前在军营里,教官似乎也说错类似的话。

    小九有些听不懂,抓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姑娘,属下,属下有些不明白。”

    “那我简单点说,作为护卫,除了功夫了得外,还要善于观察,揣度人心。比如方才,我询问这家前家主情况,得知才在这里上任三年就升迁去夔州。但你看着房子绝对不止三年。而有些地方有些破败,可瞧出屋主并没有太多闲钱。而今,他又升迁,官场之人,到底需要银钱打点。”江承紫缓缓地说。

    小九一听,惊讶得张开嘴,说:“属下,完全不曾留意这些。”

    “从今以后,你就开始留意。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问我。”江承紫回答。

    小九十分高兴地“哎”一声,随后就说:“姑娘,我正想问,你要往何处?”

    “做匾额。”她说完,大步就往集市去。因出得起价钱,不一会儿,“杨府”字眼的匾额就做好,店家亲自派马车送到宅子处安放妥帖。

    江承紫则是安排小九去往城门口接人,她在院落里随意走了走,最终选择了西厢一套房间作为自己的卧室。尔后,又往后花园查看。这宅子的后花园挺大,只是宅子的前主人疏于管理,这里倒有点鲁迅笔下百草园的感觉。

    江承紫命人将这后花园收拾一番,划出一块地作为自己的花圃试验田。她还决定过几日,在这里圈出一个院子,不许闲杂人等来打扰。自己要在这里进行马铃薯与红薯的种植。

    有安身立命之地,有试验田。暂时还有银钱,这总算安顿下来。江承紫靠在后花园的回廊下,算是松了一口气。

    大约晌午之后,杨氏六房的车队便徐徐入了晋原县。公派给了守城,守城一看只是县丞,却抬头一看打着杨氏旗号,显然是世家嫡出子弟来了,想着怕是对方来这里学习学习,体验生活,不容得罪,当下毕恭毕敬地放行。

    车队徐徐入城,直奔北区,整个晋原县都知晓名门杨氏子弟来晋原县了。是奉当今天子派遣他们来晋原县体察民情。

    一时之间,全城几乎倾城而出,要一睹传说中名门风姿。因而,从东门到北区,短短的时间,杨氏的车队却是走了半个时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