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月夜来人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月夜来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屋外之人低声回答:“故人。”

    “原是张公子。”江承紫从这两字就知晓来人是张嘉,心里很不舒服,对张嘉的不喜欢又多了一层。

    “霜寒月冷,姑娘为何叹息?”他低声问。

    江承紫初见张嘉,就觉得他居心叵测。作为河东张氏选定的未来继承人,从那种变态的选拔方式里脱颖而出的少年人,他不应该为了家族的发展到处奔波;或者在承担族长大任前逍遥江湖吗?他这样三番五次出现在自己的周围,白痴都瞧得出,他居心叵测。

    对于居心叵测之人,江承紫向来避而远之。这些日子,碍于大局,她也没与张嘉撕破脸,而是虚以为蛇。这会儿这人真是得寸进尺,竟然在深夜敲女子的窗户,这简直是诋毁女子名誉的好手段。

    “阁下也算名门世家,深夜瞧女子窗户这等事也做得出。”江承紫出言讽刺。

    小九三人听闻自家姑娘在与人对话,也没直接杀出去,只在一旁,蓄势待发。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张嘉回答。

    “我乃杨氏六房嫡女,岂是江湖草莽?公子莫要胡说才是。”江承紫冷冷地斥责。

    窗外的张嘉一时没有说话,只静静站在窗外,呼吸一时不自在。江承紫见他没说话,便率先开口,说:“我虽家道中落,还请公子凡事三思后行。”

    “姑娘所言,在下铭记。这些时日,是在下逾矩。”张嘉在窗外说。

    “诚如张公子所言,霜寒月冷,公子早些安息。再者。宵禁之时,公子也是名门之家,还在户外晃荡,到底不妥。”江承紫不疾不徐地说。

    张嘉还没回答,却听得操一口蜀中方言中年男子说:“是啊,春寒料峭,公子不如来店里歇息。本店还有上房。可供热水泡澡泡脚。若饥肠辘辘。灶上还有蒸菜。”

    出言之人正是胖乎乎的客栈老板,大约也是听见动静,出来瞧瞧。然后瞅准机会。立刻就招揽生意。

    江承紫抿唇憋着笑,却听见张嘉尴尬地胡诌:“在下,入夜时分刚进城,正要投宿。想着找寻挚友,便一个客栈一个客栈找。不知不觉就宵禁,只得东躲西藏。”

    “公子请正门。”老板说,便提了灯笼热情去接待。

    江承紫不说话,径直躺到床上。听得那老板开了门,询问张嘉可有带身份证明(古代户籍制度颇为严格,行商、升迁。官方手续一个都不能少。而且还要写清楚此次外出的缘由,携带多少人。这些人的体貌特征年龄都要在证明文书里写出来。嗯,若是不懂,可想一想《西游记》里唐僧师徒每到一处,就要官方签署的那个通关文牒,类似于这种东西)。

    张嘉大约是出示了证明,因为客栈老板过一会儿,就“呀”一声,很惊讶地说:“原是河东张氏,小店蓬荜生辉。”

    “一间上房,一壶酒,几碗蔬菜,吃完后,再准备沐浴热水。”张嘉简单吩咐。

    客栈老板笑着连连应答,便引了张嘉上楼。

    江承紫也不理会,努力将周遭声响都忽略在耳际,只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她在这样的月夜,不能睡,便想起白发苍苍的爷爷。这些日子,她不敢这样仔细地想念爷爷。因为一想到,就心疼不已,泪落如雨。

    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爷爷与他挚爱一生的女人死别。奶奶因突发疾病去世,一生戎马、铁骨铮铮的男子哭得瞧屋内的东西都瞧不清,终日老泪纵横;不久之后,他又接到小儿媳(江承紫的妈妈)坠楼自杀的消息。暮云的黄昏,爷爷听闻这个消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期间,江承紫已离开部队,自己在创业。办了妈妈的丧事后,继承妈妈的产业。她开始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但自从奶奶离世之后,她无论多么忙,都会回家与爷爷同住。

    虽然有爸爸,但爸爸一心只热爱考古事业。她实在觉得自己只能跟爷爷相依为命。

    接下来,她遇见那个渣男。渣男很会哄人开心。但爷爷始终不待见他,偶尔问起。爷爷蹙眉,便说:“我视力不好了,但眼力劲儿还有。”

    再后来,爸爸在考古现场突发疾病去世。爷爷再度送走自己的小儿子,那会儿,这个铁骨铮铮的老人真的显出风烛残年的悲凉来。可如今,自己连人带车跌落山崖——

    江承紫想到此处,恨不得立刻就能回家守在爷爷身旁。但她同时也明白,或者自己跟那个世界的缘分已断绝,再也不回去。

    她叹息一声,翻身捶打自己的头,眼泪汹涌而出。她蒙着被子呜呜哭泣,哭了许久,哭得累了,才止住眼泪。

    而窗外,月光已退去,天光乍破,整座晋原县都正在苏醒。

    江承紫蹙蹙眉,揉揉有些肿痛的眼睛,让店小二送来洗漱热水,洗漱一番,换了衣衫,喝了一碗粥,便按照既定计划去看房子。谁知刚出门,就瞧见客栈门口柳树下,一袭蓝色袍子的张嘉站在那里,手提宝剑,腰佩玉珏,头发梳得整齐,皂巾束发,俨然一副贵公子样。

    “阿芝,早上好。”他笑容温柔,率先拱手向江承紫问好。

    “张公子这样早,可有去处?”江承紫询问,心里盘算着如何不与这人同路。

    张嘉朗声回答说:“自是陪阿芝一并去瞧宅子。”

    江承紫一愣,便说:“张公子此等身份,实在不该抛头露面。还是我自己去。”

    “阿芝,你说话如此见外,难道有些事,你不想知晓真相?”张嘉面带微笑。

    江承紫觉得拿这种事来做筹码的人,真心讨厌,便是冷笑,说:“如今,除了一家人和美生活。我对任何与我无关的事皆无兴趣。”

    她明确拒绝,他神色略阴沉,转瞬之后,便是和颜悦色地说:“阿芝,那也与你有关。”

    “我没兴趣。”江承紫越发觉得张嘉讨厌,没来由就想划清界限。

    张嘉略略尴尬,就站在原地。江承紫不理会,径直招呼小九三人一并前行,去看房子。因晋原县并不大,街道也不宽,很多地方都是禁止跑马。再者,坐马车也不方便。江承紫便决定走路前行。

    主仆四人刚走出几十米,张嘉就赶上来拦住她。(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