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新的开始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新的开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春三月,日光和暖,益州城,东门。

    眉清目秀的蓝衣少年郎向守丞递上公派,身后车队,整齐有序,三辆豪华马车外加许多的物品。而统一标识,便是一个“杨”字。

    少年衣着干练一袭戎装,持的是暮云山庄的行商证明,对守丞微笑,说:“我乃暮云山庄二公子,奉家父之命,护送杨氏六郎入益州上任。”

    守丞一听是暮云山庄,早就心生畏意,这会儿又瞧见“杨”字大旗,更听闻是“杨氏六郎”,便一边吩咐手下快快打开城门迎接,一边又低声问:“不知杨氏六郎是哪一家的六郎?”

    “杨氏观王房。”少年轻声回答,然后收起公派回头款款走到第一辆马车前,对在右侧骑着枣红马的少年拱手,说,“清让公子,可入益州了。”

    马上少年虽还未脱奶气,但剑眉星眸,气质儒雅。此刻,他神情略松,却还是严肃的语气问:“可有阿芝消息?”

    蓝衣少年神情顿时黯淡,轻轻摇头,说:“这几日前来安排之人,皆说不知阿芝消息。但除了阿芝,这益州城可没人会对我们做妥帖安排。想必入城即可有分晓。”

    杨清让点点头,蓝衣少年翻身上马,在三月徐徐的暖风里,杨氏六房的车队徐徐入城,那排场让益州百姓议论纷纷,都在说杨氏果然名门。

    而在远处高楼上瞧着这一切的江承紫看到杨氏车队进城,便对身后的念卿说:“走吧。”

    “姑娘,你为何不亲自迎接?”念卿很是疑惑。

    “暮云山庄以及你家公子将这进城的排场已安排足,我便不必锦上添花。还是尽早去晋原县打点一番才是。”江承紫拢了拢衣袖,眸光瞧向更远处。

    今早与杨宸、李泰离别之后。便梳洗停当,准备坐马车前往益州东门接阿娘与大兄。但走到半道上,她忽然想起杨宸的脸,想起他临走时的步伐。不知怎么的,她忽然觉得自己在这益州应该更低调、更稳当些,不能搞出太大的动静,让歹人到益州来做文章。

    所以。她去了东门。却不曾现身,只站在不远处的高楼之上,瞧着杨氏六房的车队进门。

    她知晓杨氏六房这样高调进城是杨宸的意思。他年纪虽小。却为她考虑颇多。杨氏六房这般进城,益州乃至蜀中的权贵富户皆会有所耳闻,便不敢小瞧杨氏六房。以后,他们一家在这边做官办事也比较方便。

    杨宸已将一切安排妥帖。她便不需再高调。

    “是,姑娘请上车。”念卿弓身作了“请”的手势。

    江承紫施施然上马车。念卿又报告了杨氏六房的行踪,说今日会在益州城内停一宿,入住的是暮云山庄在益州的宅子洛园。明日一早,杨氏六房就会从益州出发。径直往晋原县,约莫晌午时分就可到达晋原县。

    “即使如此,你派几个靠实之人与我前去晋原县。”江承紫确信今时今日。在这益州城内,明里暗里都没有人再敢对付杨氏六房。即便是祖宅的老狐狸听闻此间事情,知晓她不仅与汉王府有交情,于魏王更有救命之恩,也是不敢贸然做什么不理智举动。那么,杨氏六房的安危,她便不操心。

    如今,她要操心的是在晋原县如何立足,如何发财致富。话说在任何朝代,都得手里有钱才是。

    “姑娘,你的意思是不让念卿与你同去?”念卿十分精明,一听她的话,便立刻掐住重点。

    江承紫点头,说:“我先去打点,还有别的事交给你。”

    “可公子让我守护你。”念卿一本正经地说。

    江承紫轻笑,说:“念卿姐姐,你也看过我功夫,我无妨。你只需派熟识蜀中情况,尤其是晋原县情况的属下于我便可。”

    念卿抿了唇,有些不太乐意,但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也知晓这女娃与自家公子一样,每一步都深思熟虑,既说出口,基本不会有所改变。并且,若要这两人改变,能说服他们的似乎只有对方。

    所以,她虽然不太乐意,却也点头同意。尔后,便是询问:“不知姑娘有何事交待婢子?”

    “江府里的大夫可是靠实之人?”江承紫先前还想着到何处寻找靠实的大夫为杨舒越治病,这回在江府就瞧见江府的家庭医生似乎还不错。

    “姑娘是指王大夫?”念卿问。

    “是。我一时忘记他姓。”江承紫回答,略略挑帘子看窗外,来来去去的人群,行商走卒,或者踏青游人,络绎不绝。难怪历史上的益州,一直是富裕美好之地,连李白都觉得锦城是可以让人消磨意志的安逸地方。

    念卿听闻,这才回答:“王大夫祖籍洛阳,世代行医,到他这里已是第十三代。只因隋末动乱,王氏医堂人丁稀少,他的大兄、二兄相继死去。他们一家也食不果腹。再加上王世充在洛阳时,将他们这些医者都要强行应征入伍。他因无暇照顾家里大小,家中被流兵抢劫。大女儿险被糟蹋,小儿子与小女儿皆被公子及时救下。之后,他听闻此事,有感于公子,便要主动投诚李唐。公子念他医术了得,又一心发扬医术,便先是护他一家到了太原。尔后,他们一家与婢子一并来到益州。”

    “他祖籍洛阳,曾是王世充手下?”江承紫蹙眉。在他的印象里,王世充与李唐是不共戴天。李世民与王世充对战时,也是绞尽脑汁,最终才说动瓦岗寨投诚之人一并反了,最终拿下洛阳。

    而那时的李恪应该不大,怎么会到敌方占据的洛阳城里?

    江承紫蹙眉,冷冷地扫了念卿一眼,问:“王世充与大唐对峙,当今陛下亲自带兵迎战。公子年幼,如何去敌人占据的洛阳?你以为我真是洛水田庄里的乡下丫头?”

    她言下之意是说念卿在糊弄自己。念卿吓了一跳。顾不得马车颠簸,径直跪在说,“姑娘,婢子绝无虚言。公子那时年幼,让手下带他去太原,是为了见一个人,救下王大夫。只是顺手之劳。”

    “越发胡说。那样危险境地,遇见流兵的人多如牛毛,公子可不是意气用事。不懂分寸之人。”江承紫冷冷地说。

    念卿不住地摇头,说:“姑娘,念卿所言,句句属实。后来。婢子亦问过与姑娘相同的话,公子沉默好多日。才忽然告诉婢子,当时,只因觉得王大夫求救的小女儿像故人。至于像谁,公子再没说。”

    江承紫不理会念卿所言。径直询问另一问题:“你家公子去洛阳,见的是何人?”

    “准确说是救人。到底救何人,婢子确实不知。”念卿回答。其实。她不是个多嘴之人,只因公子临行前交代。用心伺候杨姑娘,对她就如同对他一般。再者,她早就从公子的举动里,觉察出杨姑娘对于公子来说很是重要,不是平常人。她甚至有好几次想要询问公子,杨姑娘是否就是他要找寻的梦中仙女转世,但她清楚公子的性格脾性。公子不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很多事情来看,公子甚至很冷情。

    她总觉得自家公子心里一定有非常哀伤的故事。因为在很多时候,她觉得小小的男孩那背影孤独寂寞得让人心凉。并且他很多时候在发呆,眉头聚满密云,神色凄凉。公子是谜一样的人。明明是那样小小的少年,却似乎经历了万世沧桑。

    “哦,那就不说此事。单你与王大夫接触,认为他是怎样的人。”江承紫也不想多探听杨宸的事,她总有预感,他们的未来必定会有无数的纠缠。到时候,那些事自然会水落石出。再者,今时今日,最重要的事,是为杨舒越物色一个好的大夫。

    念卿见江承紫没继续追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连忙回答:“王大夫医术卓绝,淡泊名利,妙手仁心。且一心扑在医术之上,这也是公子最欣赏他的地方。否则,平凡无奇的无用之人,公子也决计不会收他到麾下。”

    “原即使这样,念卿明日可否带王大夫来晋原县一趟出诊?”江承紫询问。

    念卿一听,便知晓是杨氏有人生病,便立刻说:“自然可以。只不过,不知是谁身子不适?”

    “家父前些年坠马落下病根儿,这次路上舟车劳顿,总不见好转。我先前还在想哪里去找靠实的大夫,如今王大夫既是妙手仁心之人,还请念卿恳求一番。”江承紫说话十分客气。

    这世间,她最尊重的就是师者、医生、战士。她觉得这三者是这世间最值得尊敬之人。

    念卿听闻是这件事,连忙说:“这事不用恳求王大夫。他对于救人治病十分乐意,姑娘放心,今晚我就带王大夫先到洛园为杨老爷诊治。明日,让他随杨老爷一并往晋原县可否?”

    江承紫点点头,轻笑道谢:“有劳。”

    念卿谦称万万不敢!江承紫亦没再多说什么,只叮嘱念卿与王大夫诊治结果只能告诉她阿娘一人。其余之人,切勿透露半个字。

    念卿大惊,自知其中可能大有文章,也不敢询问,只连连回答是。

    二人乘马车回到江府,江承紫只喝了一碗粥,换了骑马装,带着三名随从,骑马前往晋原县。

    晋原县在益州西北,是成都平原的边缘,靠近山区。可以说,再往里走一走,便是大面积的山,都属临邛地界。晋原县并不大,但好在临近山,又是平原,虽会有点匪患,但总体来说,并不是贫瘠之所。再加上益州本来就无甚天灾兵祸,晋原县也实在算是个不错的去处。

    从益州到晋原县,虽路途不算近,但好在都是走官道,又都是骑快马。只两个半时辰就到了晋原县。

    日暮黄昏时分,江承紫一行人四人赶在城门关闭前入了晋原县城。因不曾置办宅子,四人就投宿在客栈。大约因是极小的县城,南来北往的行商,要不是去临近的崇州,要不就是去临邛。客栈的生意很是冷清。

    江承紫吃饭时,顺带打听一下附近可以谁要出售宅子,客栈老板一听是要在晋原县常驻,也是颇为热心,问:“宅子肯定有,只是姑娘可有公派或者别的官家证明?若是没有,即便买了宅子,这也不合法。”

    江承紫知晓这客栈老板是好心提醒户口问题,便是笑道:“自是有公派,我父受朝廷之命,到晋原县上任,要在此查探风土人情,回报给朝廷。”

    “呀。朝廷所派?可没听闻要换县令啊?”客栈老板摸了摸脑袋,又回头问店小二。

    店小二摇头回答不清楚,随后又说:“似乎有新来的县丞。”

    “县丞啊。”客栈老板有些失望,但却还是对江承紫说了附近可能有人要买宅子,还说晋原县城的宅子,若要好些的好得是北区,因靠着山,各家都好作花园。南区就是贫民区,东区与西区有集市,但也各有两三个坊住着普通的居民,与一些的富户。

    “房价,北区买个带后园,街开正门的房子,得要五十贯钱。但若不要求家具齐全,三十贯钱就可买带后园的宅子。”客栈老板很认真负责地说。

    江承紫听闻,拱手行礼,说:“多谢老板,待我一家安定下来,再来拜会。今晚,就劳烦老板,四间上房。”

    老板一听上房,又看江承紫给了询问小费,再者这女子举手投足自有一种礼仪贵气,先前疑虑她在吹嘘父亲是朝廷派下来的县丞一事,这会儿却有些相信她的话。一边亲自带他们看房间,一边攀谈:“朝廷派令尊前来这边,可是瞧出晋原县的战略地位来了?”

    江承紫一愣,便是轻笑,说:“这里可是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战略地位自不必说,当今陛下圣明,心如明镜,这才派我父亲来此上任,以客观全面评估此地。”

    “呀,原是如此,原是如此。”老板很是高兴。

    江承紫已不多言,只对那三名随从说:“离宵禁尚早,你们在这附近打听打听,可有谁家要卖宅子。当然,鬼宅、凶宅,便不考虑。”

    三人应声而去,江承紫独自回到房中,将包袱解下,看着窗外远处隐隐的青山,沉沉雾霭,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经历一路的颠沛与惊魂,安平到达晋原县,闪闪发亮的未来正在展开。嗯,或者,未来还有他!

    想到杨宸,或者说是李恪。她甜蜜地笑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