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撒娇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撒娇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抑制不住的笑,让杨宸略略蹙眉,他顾不得别人在场,托起她的下巴,疑惑地问:“你笑甚?”

    “没啥。”江承紫回答,脸颊绯红滚烫。因知晓他可能的心意,虽然害羞,却忍不住瞧他的神情。于是她便面带笑意地瞧着他,一双大眼睛灵动异常。

    杨宸很是纳闷她都受伤成那样,若是大夫手艺不高超,用药不当,即便是小伤也很容易要人命的。她却一点也不担心,还反而有什么喜事似的,偷着乐。他想要板起脸斥责她,却终究是喜欢看她这笑靥如花的模样,一腔怒火也在这笑容里荡涤干净。

    “公子。”跪在地上的念卿低喊一声。声音虽平静,却也含着无限委屈。

    杨宸没理会,只质问护卫大夫为何还不到。此话刚出,门口就响起低沉沧桑的声音:“公子莫急,老朽来也。”

    江承紫循声望去,便瞧见一个中年男子,面目平和,留着髭须,一副儒生打扮,身后背着个竹编的药箱从容进来,对着杨宸略略拱手施礼,喊了一声:“杨公子。”

    “嗯,你且瞧瞧她这伤。”杨宸一边说,一边拉着她的手臂,也不在乎避嫌不避嫌的。

    那大夫不紧不慢地放下药箱,让跟随而来的一个面目清秀的小童在一旁准备。杨宸有些着急,便不耐烦地说:“她是女子,不比战场戎马的汉子,受伤是家常便饭,你须得仔细些。”

    “公子放心,老朽定全力以赴。”大夫声音依旧平和,大约是看惯生死吧。江承紫觉得这老大夫如同一口古井,风吹雨打,幽深无波,兀自淡定。

    “必须保证她完好无损。若她有什么三长两短,这里每个人都得替他陪葬。”杨宸说。

    他语气缓慢,每一字都吐得很清楚,因为他脸上的阴鸷和话语里的狠戾直直透出来。让在场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江承紫也不例外。她第一次发现十来岁的少年竟然也可以让人觉得这样可怖。

    “呀,你,你连我也要?”李泰一听。立马就蹦跶起来,惊讶地问。

    杨宸扫他一眼,说:“魏王若无做害阿芝之事,自然无需紧张。”

    “我怎会害阿芝?她舍身救我。若她有难,我拼上这条命。也,也——”李泰激动起来。

    杨宸摆手,说:“我让靠实之人扶你去休息。”

    李泰还要坚持瞧江承紫的伤,那大夫已开始检查伤口。头也不抬地对李泰说:“无大碍,魏王可先行休息。”

    “真的?”李泰不太确定地问。

    “老朽虽宫廷御医,这点伤还是能瞧。且这姑娘体质甚好。想必几日后,便可痊愈。”大夫头也不抬。只瞧着江承紫的伤口检查一番。

    “如此,甚好。”李泰放下心来,不太想走,但看杨宸黑着一张脸,便还是在护卫的护送下到别处休息。

    那大夫仔细检查伤口,旁边小童在用火为银针消毒。杨宸觉得人太拖沓,便又出言威胁:“磨磨蹭蹭,想死么?”

    江承紫只觉得一万头神兽从心中呼啸而过,丫的,他这样子要是搁在现代,还不就是新闻里那种不讲理、殴打医护人员的病人家属啊。

    “公子医者仁心,大夫定然要谨慎,急不得。你也莫急。”她微笑着说。

    他点点头,又坐在她身边,略略蹙眉,就那样瞧着她。

    江承紫被他这样看着,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甜蜜地笑了。她不知为何得知他担心自己,可能喜欢自己,会这样高兴。或者是因为梦境里的自己直到死都得不到的缘故么?不过,梦境里的他似乎也是喜欢着自己的,不然每晚都会在她睡着后,偷偷到她的床前来,坐很久很久,还很温柔地为她理好被子。

    “姑娘,伤口颇深,老朽要以药汁洗伤口,尔后包扎。会痛,你可忍着些。”大夫终于检查完毕,从容地对江承紫说。

    “大夫放心,你尽管清洗便是。”江承紫回答,便大方地配合。

    “你,可需麻沸散?”杨宸问了一句。

    江承紫摇头,说:“这点小伤,无需使用麻沸散。再者,麻沸散该慎用,否则极易麻痹人。”

    大夫一听,不觉一笑,赞道:“看姑娘小小年纪,竟通医理。是药三分毒,任何药物都该慎用,尤其这种具备麻痹人体作用之药。”

    “我亦是听我师父提起。世间万物皆是双刃剑,用法得当,即可造福人类,用法不当,便为人类带来灭顶之灾。”江承紫适当将她的师父提出来遛遛。大夫一听,立马就认为是高人,需要认识。

    江承紫面露难色,叹息着说起自己的遭遇,看到那一直神情平和的大夫一脸失望,她便又说:“我昔年在仙岛修炼,也曾知晓一二药草,懂得一二医理。若是闲事得空,可否与大夫你探讨一二。”

    “呀,姑娘如此,老朽求之不得。”大夫十分高兴。

    在一旁被冷落的杨宸就不高兴了,径直对那大夫说:“别忘记自己的责任。”

    “是,公子。”老大夫毕恭毕敬地说。尔后,让身旁的童子拿来药水为江承紫清洗伤口。说实话,没用麻醉剂,直接清洗掌心的伤口,那简直是非人的待遇。

    药水让江承紫疼得钻心,她还是竭力忍住。豆大的汗珠从额上、鬓边簌簌滚落,但她没有吭一声,倒是旁边的杨宸一脸焦急,拿了帕子不住地为她擦拭汗珠,不住地低声说:“若是太疼,就喊出来。”

    她一个劲儿地摇头,直到大夫收拾完毕,为她包扎妥帖,又开了口服之药后,她才虚脱一般地倒在杨宸怀里。

    “累坏了吧?”他问。

    她闻着他好闻的熏衣香,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她懒懒地说:“是呢。好累。”

    “那我背你回去睡觉。”他说。

    “别逗,你背不起。”她轻笑,整个人依旧靠在他怀里不想动。是呢,她觉得啊,他怀里就像是棉花团似的,柔柔软软的好舒服。

    杨宸“哼”一声,说:“你小瞧我。”下一刻却就将她背起来。还走得稳稳的。

    江承紫想要反抗。但实在太累,就任由他背着往她住的院落走。经过大半夜的折腾,月已上中天。月光从林间缝隙里洒下,细细碎碎落了一地。

    “今夜的月色,可真醉人。”她在他背上轻声说。

    “傻。”他轻声一个字,带着无限的宠溺。

    “我就是傻。”她嘟囔着说。闻着他很好闻的熏衣香,沉沉睡着了。不过。睡没多久,她忽然翻身而起,尖叫一声:“我的包裹。”

    正守在床边看书的杨宸也被吓一跳,连忙问:“怎了?”

    江承紫也顾不得追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质问对方“为何要在这里守着,孤男寡女毁人清誉”,她原本睡得很熟。不知道为啥忽然就想起自己包裹里还是黄金、金叶子,最重要的就是马铃薯与红薯啊。

    “我的包裹。”她就要翻身下床去寻找自己的包裹。

    “在这里。”杨宸指了指床头柜。那里果然就是她的背包。江承紫看到背包松了一口气,还不放心,便将那包裹拿过来打开,一一检查。

    “你这到底啥?”杨宸不由得问。

    江承紫顺口回答:“我师父赠送的仙岛之物,说随我处置。这叫红薯,这叫马铃薯。”

    她回答完毕后,才忽然想到杨宸也可能是穿越分子,便连忙瞧他的反应。他一脸好奇,不像是知道马铃薯与红薯的模样。

    “你不认识?”江承紫问一句。

    杨宸很奇怪地瞧着她,问:“我为何认识?我又不曾师从你师父。”

    难道这家伙不是穿越者,而穿越者另有其人?比如,那位梦中仙女?可是梦中仙女又怎么可能是穿越者嘛。

    江承紫抓了抓脑袋,推理的本能又蹦跶出来,认为杨宸在某些事情上说了谎。不过,看他方才的表现,还真是不知这两样东西是啥。

    “也是。”江承紫扶额解释,“是这段日子太累,有点语无伦次。”

    “累了就好好休息,我守着你。”他声音温柔如春日暖阳下的山泉,让人都想融化了。

    帅哥在旁,日子舒心,江承紫无比乖巧地躺下,“嗯”一声闭上眼,却忽然想到念卿,便又问:“公子,你把念卿怎了?”

    “她?没替我好好办事,生了私心。定要重罚。”他漫不经心地说。

    江承紫想到梦中的自己,有小丫鬟相伴。一路走来,那小丫鬟对自己始终不离不弃,始终站在她身边,已是家人的存在。而那小丫鬟就与念卿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说话时的语气、动作都如出一辙。一颗心便软下来,问:“她到底犯了何事?若是因我之过,责罚念卿姐姐,我定是不依。”

    她撒娇,他便笑,打趣:“那你要如何?”

    “哼,暂时没想到。不过,我定是不理你。一个可以对忠心耿耿手下随意重罚之人,也不配是我朋友。”她到底是觉得他喜欢自己,便开始肆无忌惮撒娇。

    江承紫把这撒娇的话说出去,她也是觉得自己太不像自己。不过,她知晓杨宸也不想重罚念卿。此刻,他定然后悔,却又碍于面子。那江承紫就耍一下小女儿脾气,给他这么个台阶下。

    杨宸始终面带微笑,听完她撒娇,果然不紧不慢地说:“既是阿芝请求,就都依你。”

    “多谢杨公子。”江承紫甜甜一笑,说,“那我就可安心睡觉了。”

    “睡吧。”他的声音略沙哑,却还是很好听。

    她终于满足地睡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