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心怀鬼胎的男女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心怀鬼胎的男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泰听问杨宸的回答,又继续去督促收拾物品,不过时不时会从窗口探出头来询问一些自己刚刚想到的问题。

    比如,“晚上是不是有新鲜出炉的饼吃”,又比如,“可不可以邀请阿芝一并吃点心”,又或者是询问某道菜会不会有。总之,此时此刻的李泰,吃货本质显露无疑,还蹦蹦跳跳的,简直是个呆萌的团子。历史记载里的聪敏、机智、腹黑一点也没有,落井下石坑兄弟、挖坑打井偷埋人等恶劣举动的影子也没瞧见。今日所见,胖小童李泰只展示了他忽悠人方面的天赋,以表明他真可能成为那样的人。

    杨宸则是站在院子里,和颜悦色地回应李泰。李泰颇为高兴,便对江承紫做个鬼脸,说:“阿宸平素可不大方,定是因为要款待阿芝之故。”

    “你再胡说,就不与你准备糕点。”杨宸急忙威胁。

    李泰隔了窗户,撇撇嘴,说:“那我就不回去,看阿爷惩罚你。”

    “要丢你回去,我方法多得很。不是非得要你同意,你搞清楚。”杨宸回答。

    李泰想了想,就闭嘴关窗户。杨宸这才勉强对江承紫笑笑,说:“我与魏王自幼相识,他也口没遮拦。阿芝莫要介意便是。”

    江承紫点头,李泰却又打开窗户,一本正经地说:“阿芝,我才不是口没遮拦之人。他污蔑我。”

    “饼干取消。”杨宸威胁。

    李泰快要哭的模样,说:“好,好,我不说便是。”随后关上了窗户。

    “去厢房里坐坐吧。”杨宸提议。

    江承紫“嗯”一声,两人一前一后就入了西厢房。在软垫上落座,便有青衣小婢来布置糕点水果。屋外日光正好,从窗户里斜斜射进来,落了一地的金黄。杨宸拈了一块桂花糕轻轻咬了一口,便又瞧过来,却不料瞧见江承紫正在看他。两人视线碰撞,便是各自心别开眼。彼此的心都怦怦跳。

    屋内安静极了。林间有鸟鸣声,江承紫耳力极好,便听到他呼吸乱了。因此。她没来由的,心里更是慌乱得很,想要抬眉看他,竟然是不敢了。一颗心乱得不得了。便兀自想:难道真是上辈子不开窍,感受不到害羞。也不觉得盯着男生看是一件会让人害羞的事。这辈子穿越初唐,竟然是要全然感受么?不过,也许上辈子只是没遇见让自己这样脸红心跳之人吧。

    唉,真是冤家啊。上辈子。自己那样冷面冷心,无端地因为历史书里几行字,对一个作古一千多年的人心生怜悯。继而心心念念。如今,便真真又遇见了他。这新仇旧恨,哦不,新情旧念的,真让自己没法冷静。

    她端坐垫子上兀自低头,脸红心跳,思绪天马行空。杨宸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与她视线相撞,呼吸乱了,一颗心也不受控制,怦怦乱跳。他向来是冷静自持之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平静下来。

    他内心兀自感叹:没想到过了这样久,每一次见面,却还是手粗无措,连呼吸都不自在。

    屋内极其安静。杨宸却觉得作为主人,这样冷落她是极度不礼貌的行为。他便偷偷抬眼瞧她,只见她端坐在软垫上,略略低头,瞧着自己蓝色的襦裙,不知在想些什么。因为她侧面对着他,便只瞧得见她的侧脸,肤如凝脂,脸颊上又透着红霞。而再之下,则是雪白的脖颈,与乌发相映衬。

    杨宸只这样看一眼,便觉得身体一颤,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受。他连忙别开眼,觉得春日里还烧地暖,这些仆人该拉出来批评一番了。

    两人各怀心事,直到念卿前来确认晚宴的菜单,这屋内似乎凝滞的气氛才算化解。杨宸这才算松一口气,仔细确定念卿拿来的菜单。

    江承紫也是这时才算真正平静下来,抬眸去瞧他。虽还是少年人,有小童的模样痕迹,但却真真是眉目如画。假以时日,定然是美男子。

    嗯,虽然他可能比不上他外公的外公独孤信那般高颜值,帽子把风吹歪了一下,全城男女老幼都为之倾倒,甚至开始争相模仿。但他这长相周正阳光,那眉目任凭如何看,都让人赏心悦目,再加上英勇不凡.....

    江承紫瞧着在认真确认菜谱的杨宸,无端地就想起梦里的场景。梦里的自己初见他时,他一袭戎装凯旋而回,眉目冷峻,英武不凡,简直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白马王子,还持着锋利的宝剑。

    是不是该横竖就这个人了?江承紫略略蹙眉,顿时又觉得自己好荒唐啊。历来都是理智之人,每次下决定,都会做全方位的考虑,冷静分析,可面对他,似乎一切都乱了,都在凭感觉行事。

    “嗯,再来一个凉拌鱼腥草,调料用茱萸汁,提取其辛辣之味。”他最后确认一下。

    “是。”念卿拿了菜谱,弓身徐徐退出去。

    江承紫赶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以免被他发现。杨宸早就感到她在瞧自己,但却不戳穿,也不想让她尴尬。并且,他一想到她在瞧着自己,他心里就觉得万分的舒坦。他甚至还很龌龊地想是不是该摆个撩人的姿势引诱一下她。让她更全方位彻底地欣赏自己的美。

    “阿芝。”他这会儿才敢偷偷瞧她,发现她已经装模作样看窗外,便是微笑着喊了一声。

    “嗯?”江承紫转过脸来,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瞧着他。

    “我——”杨宸一时没想好说什么,一下子卡住,随后便赶忙说,“暮云山庄的车队已在城外,我派人驻守。你父兄阿娘皆安好,我安排人护送你们去晋原县。”

    “多谢杨公子。”江承紫要起身来行礼。

    他却率先起身,几步就走过来,不高兴地说:“你记得,以后不许对我行礼。”

    “礼数不可废。”她说着。也站起来,才发现自己好矮啊,才到他的脖颈。我去,照例说只是两三岁,顶多四岁的差别,自己过去到底都吃啥了,若是长不高。真心郁闷。

    “别说废话。”他有点不耐烦。板了一张脸。

    “哦。”江承紫低头,不知怎的,又想起诡异的梦境来。暗自想:那梦境好真实。

    杨宸在她面前站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太自在,便又缓缓踱步回到主位上坐下来,一边让江承紫尝一尝糕点,一边说:“

    明日一早。就会有人接他们,打魏王旗号送过去。那边的人也不会刁难你们。”

    “公子这番安排,阿芝不知如何报答。”江承紫客套一下。

    杨宸斜倚在软垫上,乌发披拂,姿势撩人。漫不经心地说:“说书人都怎么说?嗯,似乎此时此刻,你要说‘以身相许’。哈哈哈。”

    他哈哈笑。打趣她。这种级别的玩笑,江承紫从来不怕。但此时。却因为是他在开这种玩笑,她便有些招架不住,心里怦怦乱跳。连忙板了脸,说:“公子也打趣人。”

    他一愣,随后便不管不顾,径直说:“若我不是打趣呢?”

    “公子休得胡言。”她朗声呵斥,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杨宸听闻,叹息一声,说:“阿芝,我没胡说。”

    “还没胡说?聘者为妻奔为妾,婚姻大事,岂容你开玩笑。”她一本正经。虽然她也觉得这些封建法度很鬼扯,但此时却是拿来做借口的最好方式。

    杨宸看她一本正经,像是真的怒了,心里也是害怕,语气也是慌了,说:“阿芝,是我错了,你莫要恼,我以后再不开玩笑。”

    “公子言重。”江承紫依旧是进退有度的模样。

    杨宸叹息一声,便不说话。他只觉得自己好失败,一个劲儿地生闷气。不知不觉又想起前世里的一件小事来。那次,他刚作为大唐的代表去与突厥谈判,九死一生地归来。她虽然暗中派了自己的人暗中保护他,但终究没有亲自参与,大约又听她的手下说起他在谈判时所遇见的惊险。便不管不顾他下命令让她禁足在紫来阁,擅自跑出来找他。

    他瞧见他裹一袭红衣,简单的倭堕髻,耳中明月珰,大眼睛甚为明亮。他瞧见她,心里甚为高兴。在九死一生的关头,他想的就是一定要活着回去,不然她一定会伤心。可是此时此刻,他明明高兴,想要拥她入怀,但却想到她身后的势力,想到朝中大臣虎视眈眈。便冷冷地质问:“你出来作甚?不是让你禁足么?”

    “我——”她脚步一凝,便抿唇说,“只是听闻郎君归来,特来请安。”

    “放肆,回去。”他大声斥责。

    她垂了眸,神情如同一朵溃败的花,尔后不言不语,径直转身就回她的院落去了。

    倘若那时,九死一生回来,不管不顾拥她入怀,是不是后来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他兀自失神,神情颇为凄楚。江承紫吓了一跳,也觉得自己刚才似乎太上纲上线,便低声喊:“杨公子?”

    杨宸回过神来,“哦”一声,问:“怎了?”

    “是阿芝不懂事,你莫恼。”江承紫低声说。

    “阿芝,不关你的事。我只是想到哀伤往事。”他笑了笑。

    江承紫看到他的笑容很是牵强,心生疑虑:这个时代的孩子们都过得这么不幸福么?小小年纪就有无限哀伤。先前的阿念是一个,这会儿的杨宸又是一个。

    “往事不可追。公子还须看前路。莫要哀伤。”江承紫轻声劝慰。

    他“嗯”一声,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立马换了话题,说:“阿芝,我差人打听过,晋原县虽靠山,匪患颇多,但还不算贫瘠。再者,若有什么事,你差人到此处说一声,念卿便可为你办妥。”

    “多谢公子。”江承紫嘴上道谢,看到他脸色一沉,似乎又在为总是说谢谢这件事不高兴,她赶忙就转个话题,问,“咦?先前阿念不是说这宅子被朝廷封锁么?方才听魏王说起,似乎是杨公子的宅子,这?”

    果然,江承紫这话一出,杨宸立马也没继续追究她老是道谢这件事,而是就她提出的问题给予了答复,说这宅子对外是被官府封锁起来。实则是他全部家当修建的宅子,连图纸以及小处的用料都是他亲自设计,园林部分更是他的手笔。

    “真是出自杨公子之手?”江承紫又问。心里想若这里真是出自他之手,那他确实是穿越者无疑。这里毕竟是明清时期的园林风格。

    “是。”他很笃定地说。

    “从没想到公子竟然有此等才能,真真佩服。”江承紫立刻拍马屁,心里是越发想看看知晓李恪悲剧命运的穿越者会如何扭转命运。若是机缘巧合,帮一帮他也是可以的,毕竟自己那会儿也算军中佼佼者,训练个精锐部队什么的,绝对没问题。

    杨宸摇摇头,说:“我哪里来的这等才能。不过是一位故友教我。”

    “故友?莫不是念卿所言的梦中仙女?”江承紫也不藏着掖着,因为念卿肯定什么事都会向他汇报,这会儿正好亲自验证这件事是不是他编造。

    杨宸听闻,颇为意外,轻笑一声,说:“我却不知念卿与你一见如故,竟是这件事也说了。”

    “你可别责怪念卿,是我央着她闲聊。问她为何来救你,还带这么多糕点、茶叶。她才娓娓道来,说她就在这边,为你做茶叶,已有三年。我看糕点与茶都是世间罕见,故而询问一番。”江承紫朗声解释。

    “好,好,都依你。”他宠溺地说。

    江承紫有些不好意思,低头不语。他则说念卿所言都是真的。确实有这样一位梦中仙女,因传授他别样的技法,从而触犯天条,被贬下凡。故而,他从他们分别的那刻就开始不断寻找她。

    “我期待与她相逢,便依照她的喜好建造这一所宅子等待她归来。”他说的时候,神情动人,温柔的眼神瞧过来。

    有那么一瞬间,江承紫觉得他说的那个仙女似乎是自己似的。不过,她立刻就笑自己,对方显然是编造的谎言。

    “原来如此。”江承紫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想到阿念以及阿念说的那些话,便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与杨宸说一说阿念的事。(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