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可能的真相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可能的真相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汤泉在宅子后院一角,有室内汤泉,亦有露天汤泉。一草一木都别具匠心,看得出这宅子的主人是个会享受的主。

    江承紫选了一处半露天的小间为汤池,伸手试了试水温,便转身在更衣间将衣衫脱下,穿交领里衬缓缓步入汤泉中。春三月的蜀中,即便是日光和暖,身着薄衫还是凉寒,江承紫步入汤泉,汤泉温暖将她包裹,水流被搅动,四周带起氤氲的水雾。江承紫仰头看着头顶,上方是飞甍屋檐的一角,挂着铜风铃,在风中微微摆动,发出轻微的叮当声,更远处便是高高的蓝天,白云丝丝缕缕地漂浮着。

    江承紫觉得这生活无比惬意,念卿则是款款而来,手中托盘里放着吃食,因为盖着盖子,她也瞧不见是什么。

    念卿撩起裙摆,俯身蹲在汤泉池边,在池边的小石桌子上将托盘放下,才说:“姑娘,请用糕点。”

    江承紫刚刚才用过饭不久,并不觉得饿,再者她一想到李泰那身形,就压力大,便说:“你先搁着。”

    “是。”念卿躬身退走。

    江承紫伸展四肢,在汤泉中舒活一下筋骨,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舒坦无比。她再瞧瞧这四周,墙壁上的浮雕装饰,屋檐风铃,以及汤池的形状、汤池边上的一桌一椅都是自己特别喜欢的。

    不,应该说,这个宅子从选址到格局,从壁画到一草一木的布置,从用色到家具样式都是自己最喜欢。

    这宅子的主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呢?竟然选这么个洞天福地之所,修筑这样大气精致的宅子,而且最重要的是跟自己有一样的审美。当然,最让江承紫好奇的是这宅子的建筑风格。虽然这宅子也中中国传统的古典园林。无论从什么角度瞧,都是一幅绝美的中国山水画,每一处都将中国山水画的风韵做到极致。但这宅子园林的风格却与初唐时期的建筑风格迥异,装饰种种也不是唐朝惯有。

    起初,江承紫初入这宅子,目的是看地形,布置人手。完全是从军事角度来看这宅子。因此。她虽然觉得这宅子极美,肯定花不少白花花的银子,感叹一番这主人肯定贪污该抓之外。却没有发现这宅子有什么不妥。

    对她来说,这宅子就是古代园林的典范,可以赶超曾见过的南北园林,甚至够得上承德避暑山庄的规模。

    但此时此刻。她在这汤泉池中安静下来,瞧着四周。回想来到这宅子所见到的风景格局以及一些细微之处的装饰,才恍然大悟这不是初唐,甚至不是唐宋时期的园林风格,应该是明清事情的风格。更趋近于清朝中后期。

    因为江承紫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人,所以,只要不是钢筋水泥的建筑。对于她来说,都是古典建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最开始才没发现这园林的古怪。

    清朝中晚期的风格!

    江承紫根据自己对于园林知识的了解,判断得出这个肯定的答案。她是又欢喜,又震惊。

    在初唐出现清朝中晚期风格的建筑!这说明不是这个宅子的主人与自己一样穿越了时空,就是这个宅子的设计者是个穿越者。这个穿越者至少是清朝中晚期之后的人。

    如果能找到这个人,或者——

    江承紫想到这里,无比激动,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姑娘,你要果汁,还是茶?”念卿打开汤泉池便的落地门,跪坐在那落地门前,朗声问。

    江承紫一愣,搜索一下记忆,貌似历史上没说大唐人开始喝果汁啊,有果酒是真的。

    “什么果汁?”江承紫问一句。

    “此时,只有林檎汁与梨汁。”念卿回答。

    江承紫知晓林檎又名花红,俗称小苹果。以前她野外生存时,在山中见过。小小的苹果,颜色艳丽,甜美多汁。来一杯这种果汁倒是不错,但这屋外梨花与桃花开得热烈,林檎也是深秋才成熟,这个季节哪里来的林檎与梨?

    “这季节有林檎与梨?”江承紫很是疑惑

    念卿点点头,说:“自然不是新产,林檎与梨都是去年贮藏下的。”

    “原来如此。”江承紫点点头,又十分疑惑古代人民用什么方法贮藏水果,能保持其新鲜啊。她以前只关注李恪,读得多的都是朝堂之事,了解的是初唐世家斗争,各家争斗。因此对于这一段历史,她历来瞧的就是正史。至于什么风物志,她倒是鲜少读,因此也并不清楚唐朝人民吃饭玩耍该是如何。

    “嗯。林檎与梨汁液饱满,便于贮藏。公子极其喜欢,因此每年都会备下不少。”念卿缓缓回答,将一盘林檎与梨托起来给江承紫瞧。虽然隔着一段距离,有水雾氤氲,但江承紫视力极好,还是瞧出那果然是林檎与本地的丰水梨,看起来卖相不好,但水分是极足的。而且应该贮藏得很不错,那林檎与梨都是活的。

    “你公子真享受,舟车劳顿,还能带好东西。”江承紫感叹一句,忽然就觉出不对劲来。这杨宸与李泰都在长安,两人先前也没在益州呆过。这一次,两人之所以来到此处,是被人牙子劫持而来。之后来到这里的阿念与侍卫们也好,念卿也罢,都该是来营救这两人的,怎么会带这些奢侈品舟车劳顿来到此处呢?

    这其中必定有人说谎!

    江承紫历来善于分析,这会儿略略想一想,就觉出不对劲儿,再瞧那念卿,她神情一凝,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江承紫根据推理,再看念卿这表现,立刻就判断她有古怪。但到底是将她立马拿下,还是盘问一番。她犹豫了。

    就在她犹豫的这会儿,念卿神情已恢复如常,低声问:“姑娘,你要果汁么?”

    “莫急。”江承紫摆摆手。挪了挪身子,在汤泉里游一个来回,才说,“你且说说茶是如何的茶。”

    “回禀姑娘,是公子特制。并非是煮茶,就不知姑娘可否喜欢。”念卿缓缓回答。

    “不是煮茶,那是如何做?”江承紫询问。她虽然鲜少读唐朝风物志。但她是一个酷爱茶的人。因此对于茶文化与历史的有关资料品读不少。她知晓在陆羽《茶经》之前,比如现在的唐朝,一说到茶。都不说“喝茶”,而是说“吃茶”。那时的茶都是用来吃的,并不是用来喝水的。那时的茶加工工艺与贮藏工艺都很差,基本都是做成茶饼。需要“吃茶”时。就取茶饼一小块研磨成粉,烧水放入茶粉。煮成浆糊状,根据个人口味放上油盐酱醋芥末等各种调料,有讲究的人家还会放上植物提取下的使用颜料,让茶碗里的茶有视觉上的美感。很像是现代化的冰淇淋的感觉。

    基本上。煮茶完毕后,一人一小碗,放上调料。配着糕点,就着如画风景。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旁边的小侍婢不着痕迹地为自家主人添一添茶水。

    这就是吃茶的最高境界,也是泡茶时尚出现前,贵族们最流行的下午茶方式。当然,后来还有煎茶、烹茶,那又是后话。但是,据江承紫所知,在初唐基本就只有她说的那种煮茶方法。可念卿居然说不是煮茶,难道是煎茶、烹茶?总不至于是泡茶吧?

    “是泡茶。”念卿回答。

    江承紫瞬间觉得有闷雷从头顶滚滚而过。若不是遇见了穿越同辈,就是以前的历史书都扯淡了。

    “泡茶?如何泡法?”江承紫低声询问。

    念卿则是十分有礼貌地点头拜了拜,才说:“茶叶是我家公子特制,烧水至沸,冲泡茶叶,滤去初杯,再冲泡,喝那茶水即可。”

    念卿说得很简单,但这基本就是现代泡茶方式无疑。而且念卿此时捧起的茶叶罐子里的茶叶俨然就是现代工艺炒制的绿茶。虽然看起来炒制的手法很粗糙,但已初具绿茶端倪。

    难道杨宸不仅仅是李恪,还尼玛是穿越分子?

    如果是这样——

    江承紫只觉得这几日的震惊太多了,她都快不知自己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时空了。

    “姑娘,你要果汁,还是茶?”念卿又回到这为问题。

    “茶。”江承紫回答,才觉得这一路走来,不合理的地方似乎实在太多,一切都与自己的认知相符合,但却又大相径庭。

    此时,江承紫只觉得头脑乱乱的,不由得拍了拍额头,伸手将旁边的点心盖子打开。一打开,看见那糕点就傻眼了。她几乎怀疑自己这些日子的遭遇都是在做梦,此刻是在江承佑的半山别墅泡温泉,这一盒是江承佑的秘书送来的顶级曲奇饼外加江承佑私家厨房那个帅气厨师新鲜出炉的蛋挞。

    没错,托盘上的是一小碟曲奇饼和三块蛋挞。

    我去,若不是老子做梦,就是这世间绝对还有穿越者。江承紫对于这个认知,惊喜非常的同时,还觉得心中有一万头神兽咆哮而过。

    “姑娘,那梅花饼与蛋糕是我家公子教婢子的。婢子做了几次,手法不及我家公子地道。”念卿看她揭开了盖子,便朗声介绍。

    “你说杨公子教你?”江承紫问,仔细观看念卿的神情,想从她神情里观察一下,此女是不是说谎。

    念卿却是很笃定地回答:“是。我家公子平素闲暇时,就喜欢摆弄花草与吃食。他摆弄的吃食,可都是世间没有的珍奇。”

    “确实是珍奇。”江承紫看着那曲奇饼喃喃自语,想到自己遇见的李恪同学可能是与自己来自同一时期的穿越者,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若不是情势不允许,她怕都会跳出来来一段“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倾诉,表达一下“他乡遇故知”的激动。

    不过,她更好奇的是:若李恪是穿越分子,那么他定然知晓历史上李恪的悲剧命运。那么,知晓李恪命运结局之后,这个人会怎样扭转乾坤呢?

    江承紫思绪翻飞,念卿却已泡好茶,小心翼翼地将竹托托住的薄如蝉翼白瓷杯端到江承紫面前的小桌上放好。那白瓷杯工艺很不错,看来他在这用器上也下了一番功夫。白瓷杯里的茶水虽不是顶级,但汤色还算清澈,茶的原始香味扑鼻。这应该是四川地区特有的茶树出产的绿茶,而且应该是明前茶。

    “这不是新茶吧?”江承紫看着想喝,但也并没有喝的意思。现在她还不知道这念卿是敌是友,水有多深。而且她对周围的环境还没了如指掌,她便不能轻举妄动。

    “姑娘好眼力。这茶是去年的明前茶,公子特制,放入瓷罐里贮藏。”念卿回答。

    江承紫觉得这话简直侮辱智商啊。这个时节的茶叶刚抽嫩芽,就算能摘下来,要做成真正的茶,其工序要复杂得多。而且即便是工序到位,也未必可能制出茶叶来。

    她没说话,念卿大约也觉得此话欠妥,便低眉垂首,连声道歉说:“是婢子说话不经考虑,请姑娘莫恼。”

    江承紫只是摆手,说:“你不必这般诚惶诚恐,说起来,你比我年长,我还要叫你一声姐姐。”

    “姑娘折煞婢子。婢子出身卑微,怎敢与姑娘相比。”念卿伏地惊恐地回答。

    江承紫不理会,只思考如何来试探这念卿。两人便沉默,周围只有风吹着风铃的叮当声清脆悠长。

    “姑娘,若,不趁热用,凉了就不好吃。”念卿终于按捺不住沉默,开口回答。

    江承紫“哦”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你既是公子贴身侍婢,公子此次蒙劫难,你带的东西倒是不少。公子还真是会享受之人。”

    她此话一出,念卿神情一凝,立刻就回答:“回禀姑娘,公子在吃食上颇会享受。婢子实话,我虽是公子贴身侍婢,但三年前就离开公子,不在他身边伺候。”

    “哦?那你如何在益州?”江承紫这会儿的话就咄咄逼人,早先在水中摸到的锋利石头已然握在手中。

    念卿神情倒没变化,只抿唇,说:“婢子三年前就来到益州,为公子找茶,因此婢子一直在益州。”

    “原来如此。我先前还一直奇怪,公子一直在长安,这次也非出游,为何会带这么多好东西。”江承紫恍然大悟,但心里也并没有对这念卿打消怀疑。(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