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逗比啊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逗比啊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胖小童承认自己就是李泰!

    江承紫仔细打量一下,这小子果然如史书里记载的一般,是个胖小子。她因为对李恪十分心疼,顺带就扒拉了一下与他相关的人,其中就有魏王李泰,说这家伙博学多才,十分聪颖,但心眼特多,是个胖子,又是个吃货。

    就看眼前的情景,史书所记不假啊。这小子很会抓机会糊弄人,反应很灵敏啊。

    那贼人先前本来目标明确,是来挟持魏王李泰,交换老九,共同谋划。可他来之后,先是遭遇江承紫步步为营,将他带入一个怪圈,连自己来的目的都有些模糊,自己的话语权完全交给了对方,跟着对方跑。这会儿,魏王李泰又趁机说来这么一段话,简直是字字句句都诛心。

    那贼人在江承紫和李泰的联手忽悠下,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来的初衷。功夫不错,但脑子不够使的贼人兄台正在思考李泰的话,就听见在自己刀下的胖小子叹息一声,说:“最可恨,你你杀了我,你九族株连,我命丧黄泉。唯独那害我之人逍遥法外。当然,你以为我命丧黄泉,那人会救你们么?他一定会严办,你们无人能逃脱。”

    江承紫在一旁听着,也不得不佩服李泰这小子。才九岁的年纪,在贼人刀下随时可能身死,自己明明吓得发抖,忽悠起人来还有板有眼,一套一套的。并且,这演技简直杠杠的。

    “那,那我拉你陪葬,也值得。”这贼人脑子确实不好使,想了一阵子想不出法子,就要鱼死网破。

    江承紫吓了一跳。连忙喝道:“住手。”

    贼人手一顿,那刀才没在李泰脖颈上继续下去。但刚才那一下用力,李泰的脖颈上也是流了血。他龇牙咧嘴也不敢动,只可怜兮兮的瞧着江承紫。

    “少废话,横竖一死,拉李世民的儿子陪葬也不错。”贼人凶恶地喝道。

    “阁下好不晓事,魏王是在给你活路走。你却偏要选死路。”江承紫冷冷地说。趁那贼人不太在意,又往前挪了几步。

    “活路,还有活路?”贼人精神有些崩溃。

    江承紫看这情况不对劲儿。知晓要尽快将李泰解救出来。虽然历史记载,李泰不会在这个岁数就死去,但她都穿越了,还有什么事是不会发生的呢?

    “自是有活路。此次。若非有人暗害魏王,你们也不会去动皇亲贵胄。不是有人引诱你们老大与老九。你们也不会铤而走险。那人才是罪魁祸首,当今大家向来宽宏大量、是非分明,你们若是可指正那贼人,朝廷自会给你们活路。”江承紫缓缓地说。也缓缓地暗里往前挪动。

    “你,你骗谁。你们这些朝廷中人,最不讲信用。”那贼人想了想。忽然就凶狠起来,举起刀作势要将李泰砍杀。

    这就是最好的机会!刀离开李泰的脖颈一段距离。就这段距离,江承紫忽然闪身向前,空手夺白刃的手法训练过无数次,擒拿格斗亦是她的强项。几乎是瞬间,她将贼人的刀夺在手中,将李泰一拉丢到旁边的草坪上。

    贼人还想奋进,江承紫的刀已在他脖颈间。

    “你——,你不讲信用。”贼人喊道。

    “魏王给过你机会。”江承紫沉声回答。

    “我,我愿意指证幕后之人。”贼人慌乱叫喊。

    江承紫不语,李泰却是挣扎几下,才总算止住发抖,端坐在草坪上。一旁伺候的小厮终于从被吓得半死的状态爬过来伺候,李泰也不顾不得发脾气,更没直接下令将那贼人处死。

    “没人需要你的指证。”江承紫冷冷地说。她虽不曾从政,但毕竟生活在名门世家,从小耳濡目染,知晓政治是个什么玩意儿。此时此刻,李泰和李恪没什么证据,还不宜动得了那幕后操纵之人。

    “不,我不求活着,只求我的妻儿能活。我愿意指证那官员,他化名高有,实则就是长孙无忌,魏王的亲舅舅。”贼人嘴快,大声说出来。顿时,周围的侍卫一愣,都面面相觑。大约都不相信为国为民的长孙无忌会做这种事。她甚至听见不远处有侍卫在小声嘀咕:怎么可能,那可是魏王的亲舅舅。

    这一句话造成的不好影响必须要消除!

    江承紫看了看四周,李泰张着嘴,眉头紧锁,显然即便他事先有所怀疑,也是不相信的。不然,江承紫先前进这院落时,李泰怎么会跟杨宸将不相信是自家舅舅呢。

    “贼人污蔑朝廷命官,企图折损我大唐栋梁,用心险恶,其罪当诛。”荷塘那边,白衣玉冠的杨宸缓缓而来,声音沉静而威严。

    “不,我没有,真是长孙无——”贼人喊道,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一支利箭就贯穿他的喉咙,将最后一字封存在他喉咙中。然后,贼人睁着双目,身体站立几秒钟,立刻扑倒在地。

    血在顿了片刻后,从他的脖颈间喷射出来,污脏了江承紫的襦裙。江承紫虽然也曾格杀贼人,但还是闻不惯血腥味,便是忍着反胃后退几步,这才发现杨宸拿着大弓。方才的箭就是他射出的。

    江承紫不由得佩服起他来。果然与史书记载符合,少年英雄,英武不凡,让敌人闻风丧胆。而且此时处理这一件事,也是当机立断,颇有远见,深谋远虑。她心里自是万分高兴,顾不得血腥味,便是无比崇拜地瞧着他。

    他将手中一张弓交给身旁的侍卫,才让在场侍卫小厮都集合在空旷的草坪上,朗声说:“大唐初定,周遭蛮夷妄图颠覆我大唐,不仅派出军队屠杀我大唐子民,派间谍窃取大唐各种情报,还找人制造各种事端。今时今日,阴谋者居然设计连环计策,不惜身死。妄图折损我大唐忠臣良将。其心险恶万分。各位皆是大唐铮铮男儿,须警惕此类情况。切勿中计,传贼人之谣,动摇国之根本。若是今日有人敢传出于丞相不利之言语,便以妄图颠覆国家罪,株连十族。尔等,可明白?”

    “诺。属下谨记。”众人齐齐呼喊。

    杨宸这才挥退众人。叫了黑衣上前,部署一番。江承紫始终站在远处,瞧着指挥若定的他。打从心底露出微笑。自己心心念念心疼的这个人,果然没让自己失望,自小就英武不凡。

    “阿芝。”李泰忽然喊。

    江承紫转过身瞧他,他还坐在草坪上。神情十分疲惫,大夫正在为他处理脖颈上的伤口。他疼的龇牙咧嘴。却没有叫出声来,只是笑吟吟地瞧着他。

    “民女见过魏王。”江承紫略略躬身行礼。

    李泰神情一凝,抿了唇,想要说什么。但大夫让他不要动,否则伤口包扎不好。他便闭了嘴,但那眼神却还是直直瞧过来。嘴唇抿得高高的,像是很不乐意似的。待大夫为他包扎完毕。他就爬起来,快步来到江承紫身边,有些央求地说:“阿芝,你不要介意我身份,可好?”

    “不妥,长幼有序,嫡庶有别。”江承紫拿这话敷衍,妄图与这小胖子疏远一点。毕竟这小胖子不是个安分的主,属于搅屎棍级别。历史上记载,就是李恪的悲剧命运多少也与他有关。

    “阿芝。你不许说这——”李泰嘟着嘴,一脸不高兴。

    “你身子不适,改天再说,先回去休息吧。”江承紫声音放柔和一些,像是大人在哄小孩儿睡觉似的。

    李泰来了脾气,便是固执地说:“偏不。谁让你提什么长幼有序,长幼有序是最不公平的事。”

    “魏王,你不是长子,这话,你莫再说了。若是旁人听去,定然大做文章,说你有不臣之心。”江承紫压低声音。

    李泰一怔,随后脸色柔和下来,笑嘻嘻地说:“阿芝待我真好。”

    江承紫被这话弄得一愣,李泰却又在说:“你若要说长幼有序,按按照礼数,你就我一命,我无以回报,是否该以身相许?”

    “魏王自重。”江承紫板了脸。

    李泰看她不悦,连忙说:“我开玩笑。你莫当真,你若不喜欢,我以后不说笑便是。”

    “魏王有伤在身,回房歇息对身子有益。再者,过几日就要动身回长安。若不休息好,舟车劳顿,你可受不了。”江承紫循循善诱,只想把李泰这家伙送走,自己清静清静。

    李泰听后,倒是没有反驳,乖巧地点点头,说:“嗯,阿芝所言极是。我吃些糕点便是休息。”

    江承紫不由得扶额,暗想:果然是个吃货啊。这半个时辰前,他才吃了两条烤鱼、一只烤鸡腿,这会儿又要吃糕点。

    李泰想起自己的糕点来,倒是高高兴兴就要去吃糕点了。江承紫目送他背景,才刚刚放松一点,李泰忽然又转身,有些沮丧地说:“阿芝,我以身相许可否?”

    “魏王,莫打趣民女。”江承紫连忙说。

    谁都知晓贞观元年刚过年,李世民就定了年号,结束为隐太子李建成的半年守孝。一过除夕,先是定了年号,然后便是选天下名门淑媛充实后宫,一时之间,天下名门一片喜庆。

    这份儿喜庆持续到了三月初才算告一段落。老子李世民选妃后,便轮到几个儿子定亲。儿子们虽小,早早定下来,也是安定世族大家的一种策略。当然,除了安定世族大家,李世民心中自有别的盘算。

    先是嫡子当先。长孙皇后贤德,身后又有长孙无忌等军事新贵族撑腰,她自是主打“选妻选贤”,与李世民商量一番,长子李承乾选了苏家贵女为太子妃。苏家在隋朝虽然也是四大贵族名门之列,但经过隋末动乱,早就败落。次子李泰则是选了阎家姑娘,阎家同样也是破落名门。

    所以,李泰的亲事已定,正妃人选也拟定,不日就会迎娶王妃阎家姑娘。他此刻这般说,江承紫自然定论为打趣。

    “唉。”他叹息一声,便又是嘟囔一句,“你如何就出自杨氏呢。”

    别人不懂这话,江承紫却是知晓的。杨氏是世家名门旧贵族的代表,是旧贵族联盟之首,而相对的军事新贵之首就是长孙氏。而李泰是长孙皇后的儿子,即便是如何阴差阳错,长孙皇后要如何表示贤德,也不断段不可能为自己的儿子选杨氏淑女做正妃。

    江承紫只是笑笑,说:“我本就是杨氏女。”

    她说这话时,不由得又瞧了瞧杨宸。他还在低声吩咐手下务必将贼人一个不漏地灭掉,将这院落整理整理,征用为别院。

    “杨氏。”李泰重复一句,尔后神情沮丧地叹息一声,说,“我还是先去吃点糕点。”

    他虽然心机深沉,但毕竟孩子心性,一想到糕点,整个人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他身子胖,跑起来动作很是滑稽。

    江承紫见李泰离开,便松一口气,转身瞧杨宸还在详细地部署。她觉得无趣,裙子上又沾了那人的血,十分不舒服,便决定先找套衣服换一换。所以,她信步要往自己所住的院落走,才刚踏出一步。她就瞧见念卿手持包裹匆匆忙忙地朝这边来。

    “婢子见过姑娘。”念卿小跑过来,低眉垂首站在她面前。

    “念卿有何事?”江承紫看她行色匆匆。

    “先前看姑娘衣服被血污了。阿宸公子特吩咐婢子为你捧来新衣。”念卿说着将一个大大的包裹捧在手里。

    “哦,我还是先洗澡再换。”江承紫回答。

    “姑娘所言极是。阿宸公子先前也是这般说。他说姑娘裙子被污,定要先洗个澡,才换衣衫。已吩咐婢子准备汤泉沐浴。”念卿回答。

    “汤泉?”江承紫十分讶异,便抬眸瞧杨宸。他正好吩咐完毕,正款款往这边走,面目温和,笑盈盈的。

    “此处又汤泉?”江承紫直接问。

    他点头,说:“后山有一处汤泉,那边那一排房子都是汤泉屋。我特命人打扫一处与你,你且去泡泡,放松放松。”

    “如此甚好。”江承紫也觉得太累,需要美美地洗个澡。(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