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拯救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拯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

    江承心里默默咀嚼这句话,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觉得世间这样美好,周围似乎所有的花朵都纷纷盛放。

    杨宸亦站在开得热烈的花树下,亦微微笑。他的眸光温柔如水,她便不好意思地低头,脸上火辣辣一片。她无端想起以前堂哥江承佑啧啧地感叹,说她怎么就跟木头似的,见着个男人都不知害羞啊。那时的她,只觉得荒诞,为何要害羞,男人很可怕么?

    “你朽木不可雕。”江承佑最后是直直摇头,扶额叹息,“天,来个人把这祸害收了。”

    后来,她遇见那渣男,带他见家长。江承佑什么也没说,只是蹙眉,瞧了他好几眼,最后只说一句:“江承紫,你做生意眼光可以,看人眼光真不咋滴。”

    江承紫撇嘴,不予理会。

    江承佑在临行前,却又凑过来,低声问:“江承紫,你跟他一起,有害羞与心动么?”

    “不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他这人还不错,对我也好。”她摸摸脑袋,想自己大约是因为在军营呆久了,性格太过豪爽,不懂女儿家的娇羞。

    江承佑严肃地蹙眉,然后走了。

    江承紫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害羞,不会有书中描述的男女心动的感觉。可如今,穿越到初唐,成为一个小女娃,见着可能的偶像少年,居然就脸上一片火辣辣,心里莫名慌乱。与他对视不到一秒,就不得不低头躲避他的视线。

    这,这就是江承佑那贱人说的心动的感觉?她自问。

    其实,杨宸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断想要靠近她,却又紧张得不得了,心跳乱了节奏,呼吸也乱得无法控制。他只能站在花树的阴影里,借助那阴影掩饰自己的尴尬,竭力保持平静,才能与她继续说话。

    他之前原本想要表明自己的身份。可他临到要说出口那一刻。又觉得自己与她还没有真正熟识,若是有这层身份在,彼此会不自在。所以临到要出口,他又反悔。

    两个人,彼此中意,却彼此沉默。在蜀中的阳春三月里,各怀心事。低头偷笑。

    忽然,有尖锐的“救命声”响起,是云歌在凄厉叫喊“救命,抓刺客”。声音正是胖小童钓鱼的地方。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惊,不约而同快步往那池塘边奔跑。江承紫虽然睡了几天,身体有些乏力。但身怀异能,加上本来在部队里时就是最会运用呼吸吐纳的人。她几乎是片刻之间就调整得极好,身轻如燕,几乎几个纵身就跃过了花圃院墙。而杨宸身手也不弱,几个箭步、几个纵身,几乎与江承紫并肩而行,齐齐朝胖小童钓鱼的地方去。

    江承紫转过一个拐角,就看到云歌飞来飞去,而不远处的花圃那边,一群侍卫正与挟持着胖小童的紧身黑衣人对峙,那黑衣人身材魁梧,头发凌乱,脸上有深深的刀口,深可见骨,旁边的血已凝滞。他一手拿着太刀,一手挟持胖小童,对那些侍卫呵斥:“叫那阿念出来,不然我杀他。”

    “阿念公子已押解贼人回长安,不在此处。”为首之人正是黑衣。

    “胡说,我派人四处埋伏,不曾见到。”贼人叫嚣。

    黑衣冷喝道:“朝廷秘密押解,岂是你贼人能窥伺?”

    “让他来,不然我杀他。嘿嘿,杀他,李世民都得让你们陪葬。”贼人笑得格外阴沉。

    黑衣还要说什么,江承紫却已是帷帽在身,朗声说:“这位兄台,你莫激动。”

    “你是什么东西?”那自认恶狠狠地喝道。

    “我乃阿念公子贴身侍婢,自幼跟随阿念公子走南闯北。”江承紫胡诌。

    那人狐疑地瞧了瞧,江承紫也不理会,只施施然往那边走,杨宸要跟上,她一摆手,低声说,“你莫来,四处部署一番,查看他是否有同伙。”

    杨宸脚步一顿,他不想她上前涉险,但想起前世里她独自让朝野害怕的举动,想起前日里,她所表现出来的惊人的智慧与功夫,他忽然就停步,只瞧着她从容向前的脚步。那脚步没有一点点的畏惧,仿若眼前的一切都掌控在她掌中。

    世人只晓武家三姑娘厉害,成了女皇,却不知若是武氏三姑娘与她比起来,简直都不够看。

    他愣了神,她却已从容向前,对黑衣等人说:“没眼力劲儿么?伤着了阿泰公子,看你们如何向朝廷交代。还不赶快退下?”

    黑衣一愣神,不由得看看杨宸。杨宸轻轻点头,他真的想亲眼看看她翻云覆雨的本身。前世里,他可笑的自以为是,让自己与她总是相隔遥远。

    黑衣得到自家公子的示意,便是让一群侍卫齐齐退得远远的。江承紫在离贼人三米远地方站定,缓缓地问:“你本已脱身,冒险前来,所为何事?”

    “把老九放了。”他说,拉杂的胡子因为激动沾上肮脏的唾沫。

    “他是主犯,岂有放了的道理?”江承紫语气依旧平静。

    那人眉头一蹙,面目凶狠地说:“你若不放,我就先割下他的右耳,再割左耳,然后双目、*、双脚、双手.....”

    胖小童听闻,虽然吓得面如土色,但却紧紧咬着牙,不露一点胆怯。

    江承紫叹息一声,说:“你我都是明人不说暗话,你自知没那机会这样做,何必说自欺欺人之语呢?我家公子如何,此次,你也领教过。”

    “我,我拉他陪葬,也值。”他被看穿,立刻就朗声威胁。

    “你呀,何其愚也。”江承紫叹息一声。

    贼人觉得眼前之人,声音奶声奶气,实在像是个乳臭未干的女娃,但一言一行又一点都不像个女娃。他不知怎的,忽然觉得有些害怕。江承紫看他不语。便继续说:“你们此次劫持之人身份贵胄,震惊朝野。当今天子自然要给万民一个交代。也就是说,这事必定要有人去承担责任。如今,选定之人是你家老九。你就是宰杀多少人,这也是铁板钉钉之事。”

    “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哼,你别以为我不是知晓这小胖子是谁。我要杀了他,你们没人能活着。”贼人得意无比。

    江承紫从他的话语听出胖小童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而且瞧胖小童之前跟杨宸在凉亭里的对话。他还要杨宸向他行礼。那身份定然比杨宸还高。如果杨宸是李恪,看他对胖小童的态度来看,胖小童应该是李世民的第四子魏王李泰。

    嗯。正好他也叫阿泰!

    若他是李泰,那先前那些贼人闲聊时说起的两个孩子的舅舅应该就是长孙无忌。只是长孙无忌掩人耳目,所用化名姓高。

    若真是长孙无忌,他除掉李恪还说得过去。但除掉李泰又是为何?难道他已瞧出李泰威胁到李承乾的帝位?

    江承紫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更是善于推理之人。根据一点点蛛丝马迹。基本就能推出一件事的大概,何况她对于初唐这一段历史早就熟读在心。

    “怕了的话,就让你家公子速速出来,放了我家老九。”那贼人看江承紫久久没说话。立刻就得意起来。

    江承紫方才是略略整理一番思路,这会儿听他叫嚣,便是轻轻一笑。说:“阁下既知晓你手中之人的身份,定然知晓你若伤他。莫说你带不走老九,就是你在蛮夷之地那些族人也无法幸免。”

    “你敢。”贼人暴怒地吼道。

    江承紫早就在垂柳客栈就听到贼人谈话,知晓他们的大本营是在云南一代的蛮夷之地,这会儿就顺势将这儿拿来糊弄贼人一把。

    “当今那位,南征北战,说一不二,对待敌人绝不姑息,你以为敢与不敢?”江承紫依旧是平静的话语,不紧不慢。而那贼人手已发抖,不过最让江承紫佩服的是胖小童,看脸色与神情应该很是害怕。但他却一言不发,紧紧抿着唇。

    “那你要如何?”贼人终于有点走投无路,此时此刻,他也不知晓自己远在蛮夷之地的妻儿是否真的安好,是否真不在这些人的掌控中。

    “你以为就凭你们能逃得了这么远?”江承紫又继续给贼人心理施压。

    贼人能突入重围,自然也不是笨,听她的话,立刻就问:“你什么意思?”

    “若真心要拿你们,你们连长安城都出不了,还能来到益州?你们也是走南闯北之人,原本以为你们好歹与众不同,有勇有谋。却不计,到如今还这般糊涂。”江承紫说到此处,啧啧地摇头。

    “你吓唬人。”那贼人此时全然忘记此来的目的,已全然围绕江承紫的话题在思考。

    江承紫看到自己将话题权掌控住,便继续说:“我唬你?就是二位公子亦不过是少年英雄,配合演一场戏,将贼人一网打尽罢了。”

    “你骗人。”贼人有些崩溃。他一直以为老九谋略独步天下,又有高姓官员里应外合,定然不可能输给礼堂朝廷的走狗。可眼前的女子说他们一切的行动都不过是人家配合的一场演戏,目的就是将他们一网打尽。

    “我骗你无意义。你想想,若是依照你的想法,我们顶多追踪你们到锦城,又怎会控制住你们的家人?”江承紫说得煞有介事,说得在一旁听着的杨宸讶异无比。前世里也有人牙子这一茬,只不过没有她参与,他是将计就计,在益州将这伙贼人拿下,一网打尽。尔后又从蜀中出,去陇右道击溃一支羌人蛮夷。凯旋回长安,父皇设宴款待,夸他少年英雄,颇类他。当即封他为蜀王,遥领益州大都督,不前往上任。也是同一年,圣旨下来,母妃亲自省亲杨氏,为他选了她为妃。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以为自己的光彩足可将兄弟们的照得自惭形秽,若日积月累、足够强大,定然也会成为这个国度未来的主人。那么,就不用一直活在那些人敌视的眼里。重活一世,他从身死长安的噩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上辈子是那样可笑。

    他要改变一切,最重要的便是不错过她。他相信上天已给予自己这个机会,至少上辈子的她是杨氏娇女,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而这辈子的她却是从出生就坎坷;前世,她不曾参与这件事,而今,她亲自参与这件事。他反而退居幕后。

    他在一旁瞧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思绪万千。

    而江承紫还在尽力击溃贼人的心理防线,找寻拯救胖小童的机会。那贼人在听闻自己的家人被控制之后,立刻就狂躁起来,恶狠狠地说:“你骗人,你快放了我家人。”

    “你阿女很聪敏。”江承紫缓缓地说。

    贼人脸色惨白,他确实有一女,聪敏伶俐。眼前这人若非控制住了自己的家人,又如何知晓自己的女儿呢。至此,贼人已完全相信江承紫所言,颤抖着问:“你要如何?”

    “放了他。”江承紫喝道。

    “不。”贼人将刀往胖小童的脖颈间递一分。

    江承紫见状,万分紧张,但面上还是镇定自若,说:“你既知晓他身份,定知道,若你伤他一毫,当今那位不会饶过你。相反,若你不曾伤他,当今那位一向宽宏大量,即便你的罪责难逃,但绝不殃及无辜。”

    “是,本王亦保证。”胖小童终于亮出自己的身份,虽然惊吓过度,声音里有点颤抖,但在这种情况下,胖小童的语气竟然还是很镇定。

    真不愧是博学有魄力的魏王李泰!

    江承紫不由得看看胖小童,这小子的确聪敏,能抓紧时机说最恰当的话。当然,也是他的这份聪敏毁了他一生。

    那贼人听闻,喝道:“我不信任你。”

    “我阿爷能容得下隐太子的部从在朝为官,能在吉利入侵长安时,将重要的宫门交给太子旧部来镇守。这你总该知晓吧。”李泰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虽然贼人的刀就在脖颈间,但他说话却越发从容。

    贼人没说话,李泰却是接过江承紫方才的角色,开始循循善诱,继续对贼人说:“你们原本可不劫持我。若不是劫持我,那就不会被这般追杀。说到底,造成你们这般损失与后果,造成你们可能家破人亡之人到底是谁?你可想过?你能轻易放过?”

    李泰一番话说得从容不迫。江承紫一听,都不由得在心中骂一句:我靠,不愧是能把李承乾拉下马来的心机婊魏王,小小年纪就比自己还深谙心理之道。简直比自己更是个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者。(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