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六章 相遇即重逢

正文 第九十六章 相遇即重逢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回答是“直觉”,自然也没有说实话。但她想既然杨宸已说要对她知无不言,那么是不是就要告诉自己他是李恪,当今的三皇子了呢?

    想到他可能是李恪,那个穿越了的时空,凭借历史典籍里短短几行字,就荒诞地占据她心灵的人。江承紫竟然十分紧张,如同第一次丛林实战,对付一伙穷凶极恶的毒贩时那般紧张。她双手在袖中紧紧握住,握得有些麻木。整个人就安静地站在那里,等着面目如画的英俊少年回答。

    他抿了抿唇,轻轻呼出一口气,才缓缓地说:“关于我的身份,今时今日,还不能与你透露。”

    江承紫听他这样说,虽然很是失望,但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江承紫得知自己来到初唐,与李恪同在一个时空时,她就知道依照自己的执念与性格,迟早会与李恪相逢,即便没有机会,她也会制造机会。

    但她从没想过会这样快与他相见,也没想过是在这山穷水尽一路危机的时刻与他见面。此时此刻,她还没有与他相逢的心理准备。她还没有排练与他相逢时该有的吐纳呼吸眼神姿态,也没有演练过,与这心心念念心疼许久的人相见,该说些什么。

    她唯一余下的就是紧张,以及一片空的脑袋。

    好在他并没有说出他自己的身份,江承紫因此轻松些许,却难免有些失望,便只是淡淡地“哦”一声。

    “阿芝,你莫恼我。”他语气低下来,如同风吹过的原野上起起伏伏的野草。

    江承紫摇摇头。说:“先前,云歌以及阿念也说过,公子是贵胄之人,在外定然要提防一番。”

    “这话是没错。可我对阿芝却是从不曾提防!”杨宸着急起来,语气神情都十分急切。

    江承紫瞧着着急的模样,轻轻一笑,说:“不可盲目信任谁。身在高位。须得多多提放。你这般信任我,是犯大忌。”

    他“嗯”一声表示赞同,下一句却是微笑着说:“然则。全天下我可提放,亦不提放阿芝。”

    “可你不愿告诉我你是谁。”江承紫原本不想说这一句,却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便是语气落寞地说出来。

    杨宸一听,神情着急起来。说:“不,阿芝,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我,我没有做好准备。如何告诉你。因为——”他说到这里,似乎也说不下去,只是一味的抿着唇。一副着急的模样。

    “好了,我不为难你。你莫苦恼,待你可与我说之时,再说。”江承紫看他那模样,便也不忍心。

    他却是狐疑地审视她,想从她的神情里看出她是否生气。江承紫瞧他那样,问:“怎了?”

    “你不生气?”他低声问。

    江承紫哈哈一笑,说:“为何生气?”

    “我不坦诚。”他语气落寞地说。

    “你很坦诚,告诉我不是时候,我岂是不分是非之人?”江承紫坦言。

    杨宸“嗯”一声,便又说:“其实,是我没做好准备,如何用我的真实身份面对你。”

    “那就等做好准备再说。”江承紫这会儿反而不执着了。反正这杨宸即便不是李恪,也是朝廷贵胄,自家大兄的前程是跑不了的。如今,杨氏六房需要的就是在晋原县休养生息。她好在这里鼓捣出足以让杨清让功成名就的事,当然最重要的是为杨氏六房积累些许财富。否则就杨氏六房这般经济状况,莫说打点些什么,就是吃饭穿衣也困难,日子过得紧巴巴。

    “谢过阿芝。”杨宸郑重其事地行拱手礼。

    江承紫掩面一笑,说:“你莫要这般拘礼,说起来,你才是我的救命恩人。”

    他有些局促不好意思,随后便转了话题,说这山庄春色正好,是否一同随意走走。江承紫便陪他在这山庄之内踏青。这宅子果真是豪气得很,一草一木都是精心配制,若是这宅子在一千多年后还在,那苏州各大园林都是黯然失色。

    两人随意走走,彼此不知说什么,便是大段大段的沉默。后来,两人走到一处曲桥边,杨宸在一株花树下停住脚步,问:“阿芝,你可认得这花?”

    江承紫对花木也是有些研究,便是凑上前瞧瞧,那花树没有开花,也没有花骨朵,看不出是什么花。但看那叶子的色泽脉络,像是中国南部家家户户都种植的栀子花。

    “是否是栀子花?”江承紫不太确定地问。

    杨宸一愣,暗想:她果然不记得上辈子的事,连她最喜欢的花的名字都喊错。

    “不是么?”她看他没回答,便又轻声问。

    他摇摇头,说:“这是芙蓉。”

    “芙蓉形貌如此?”江承紫很是狐疑地瞧了瞧。前世里,她也曾在四川呆过一段时间,那会儿是在蜀山中练兵作业。所以,对于四川的风土人情也有几分熟悉。她知晓成都被称为蓉城,市花就是芙蓉花。而那时,三一八国道线大成都段两旁遍种芙蓉花,而且在成都,人们房前屋后总有那芙蓉花。因为一树三色花,她还专门上网查过三色芙蓉叫“弄色木芙蓉”。那芙蓉花与栀子花的模样可是差异巨大,就连叶子也是差别很大,芙蓉花的叶子上有细细的毛,而栀子花却是光滑得很。

    “木芙蓉?”江承紫很疑惑地问。

    “长在此处,自然木芙蓉。”杨宸不由得扫她一眼,暗想她那样聪颖,怎么问出这样没水准的问题。

    “花开何色?”江承紫更是疑惑,她可以笃定这就是栀子花。

    “大红。”杨宸回答,然后轻轻抚摸叶片,缓缓地说,“此花不易栽种,亦不易存活。因而极其珍贵。昔年,我有幸从蜀中搬运一株入长安,有一年花开盛极,满树大红绿叶,甚为惊人。然,自此后,立刻衰败枯萎。请遍能工巧匠。皆无法使其存活。”

    他说得很轻,亦说得很惋惜。脑子里却浮现的是那一年,她被人刺死。离他而去。她院落里精心栽培的木芙蓉盛放了整个秋日,于当年死去,再无逆转。他觉得那是她在生他的气,要将最后一点念想都带走。

    他坐在她平素活动的一方小小院子里。不吃不喝,大半个月。终于扑倒,病了一场。自此后,他就搬入这一方在王府众人看来类同冷宫的地方。只留了女子的贴身侍婢伺候,每一天闲暇。都与那侍婢说起她。那些他遇见她之前的事,以及她在这一方院落里的生活与心情。

    然而,越说起她。他越觉得自己太禽兽,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可掌控全天下。却不料傻得不可一世。

    “主公,你莫要再想姑娘,她想尽办法要护你,定不愿你这般活着。”到最后那侍婢亦看不下去,劝说无效,便自剪断舌头,留书信言:为自家姑娘愿,不再开口。

    他默默不语,从那小院搬离,再次成为英姿勃发的吴王。可他内心里已极度厌恶争斗,他开始策划归隐。因为即便君临天下,那也毫无意义,因为想要守护的那人已不在。

    他想起那时,神情不自觉便悲凉哀伤起来,兀自陷入沉思里。那时点点滴滴的疼痛再度袭来,让他只觉得心里有一场永远下不完的雨。

    江承紫听他的声音,起初还很平静,到后来却有一种凄怆,她吓了一跳,仔细看那他神情姿态,竟是哀伤浓重。她料想这花定然是一段哀伤的故事,这会儿定是想起不开心的事,勾起了心底的伤痛。

    只不过小小孩童,不过十来岁,哪里来这样深浓的哀伤呢?

    江承紫疑惑,但却没有问出来,只是故作不知地说:“生老病死,人生常态,有生就有死。杨公子如此介怀,非大丈夫所为。”

    “让阿芝见笑。”杨宸一惊,转过脸来,便是瞧见她的眉目,虽然与前世里初见时想比,形容尚小,还没完全长开,但那一张脸,那神情眉目都与那时极为相像。连她瞧着他时,会略略偏脑袋的举动也是一般无二。

    “公子性情中人,阿芝若嘲笑此事,便是见识浅薄。”江承紫轻笑,随后便转了话题,说,“其实这木芙蓉也叫栀子,大多数花为白色,红色实属罕见。栀果入药,止血消肿,镇静护肝。”

    “还有白色?”杨宸询问。

    “当然,只是白色贱活,宜栽种,于花匠来说,无甚挑战。再者,花色白,不吉,花匠亦不敢献于富贵之家。”江承紫继续讨论这栀子花,转了杨宸的注意力。

    “原是如此。”杨宸点点头,随后夸赞:“阿芝懂得真多。”

    “哪里。不过乡野长大。再者,随师父在永不岛修炼,师父亦主张万物皆有灵性,应归于自然。人生来便是自然一员,期间衣食住行无一不是来自自然恩赐。”江承紫回答,说着说着就觉得有必要提一提自家“师父”,不然别人会觉得她懂得那么多,近乎妖邪。

    “潘师父这般言论,果真高人。”杨宸回答。他从前不信有什么神鬼,前世里对李淳风、袁天罡都不太客气,对于钦天监那批人也没啥好看。但经过重生一事后,他虽然一度怀疑自己那些遭遇是南柯一梦,但却真实得让人惧怕。再者,他验证了几件事,皆发生了,这便不得不让他觉得或者这天地间真有鬼神存在。

    江承紫听闻,便是说:“师父一直是高人,博学多闻,睿智淡泊。只可惜,他说与我,与我师徒缘分已尽。从前,他管教鸾鸟不严犯下之错,也算弥补。我再也不能见到师父。”

    江承紫这不过是编造一个谎言,但此时想到自己再也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不能见到亲爱的战友,也不能见到垂垂老也的爷爷,想到爷爷在送走奶奶,送走爸爸之后,再亲自送走他,她只觉得鼻子酸得很。最近的一次回家,亲自为爷爷下厨,虽然爷爷对于她离开部队的行为还是不能原谅,没给她好脸色看,但经过两位亲人离世的两人相对而坐,还是感慨良多。

    默默吃饭时,江承紫看到爷爷头发白发苍苍。后来,他吃完饭,大踏步上楼梯时,背也佝偻了。

    想到爷爷,想到再也无法相见的那些人。江承紫顿时不能自已,泪如雨下。

    杨宸看到她这样,有些手足无措,着急得不知如何安慰,便一下子将她抱住,说:“阿芝,乖,莫哭,莫哭,师父定然是骗你,要你好好努力。像我爹娘从来都说,再不帮你,但事实上,他们在我危难时,总是伸出援手。你师父也该是如此。”

    “嗯。”她原本就伤心,这会儿靠在他怀里,被他宠溺地拍着后背安慰,她有生以来,有除了奶奶之外的第二个人这样真心地宠溺她。瞬间,她有生以来的坚强都崩塌倾城。所以,她肆无忌惮地呜呜哭泣。

    杨宸不再说话,只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骗在摇篮里的弟弟那般,极尽温柔。

    江承紫哭了一会儿,情绪宣泄得差不多,才止住哭,发现自己鼻涕眼泪把人家白衣袍弄得皱巴巴湿乎乎的一大片。她很是不好意思,连忙从他怀里站起来,低声说:“抱歉,请原谅我失仪。”

    “性情中人,我甚为喜欢。”他低声打趣。

    江承紫不言语,只低头。他便又说:“只是阿芝莫要这般忧伤,分别是为更好的相聚,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江承紫觉得这句话颇有禅机,不由得重复。

    “是。”他微笑,心想:我与你这一世的相遇,可不就是上一世的离别的重逢么?

    “那我们遇见,也是重逢?”江承紫问,无端想起那些梦境来。有人说:太过诡异的梦,或者是前世的记忆。那么,若那些梦境是真的,这一世与他的相遇,可不就是重逢么?

    “是。”他依旧微笑。

    江承紫微微眯起眼,在倾城而下的日光里,白衣玉冠的英俊少年微微笑,春风带着飞花,吹起他飘飞的衣袂。江承紫忽然觉得似乎活这么久,就是为了遇见这么一个人。(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