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心动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心动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三月日光盛大,飞花从镂空的花墙飘飞过来,在江承紫身边打转。

    因那清脆男童声响起,江承紫在院墙门口站定,只从那镂空的花墙往里看,看见一袭蓝色圆领胡服的男童站在一小片荷塘边上,正瞧着亭子里问。阳光太强盛,所以瞧不清亭子阴影里的到底是什么人。但她可以肯定这荷塘边上的男童并不是杨宸。

    杨宸比这男童更瘦削,更高些。与杨宸相比,这男童更像是个小娃团子,而杨宸则像是少年人了。

    “急什么急,歇几日再动身。”亭子里的人回答,声音漫不经心,十分慵懒。

    “我是怕母亲担心。再说,这不是长安,我怕贼人。这知道这些天——”蓝衣胖小童语气发愁。

    “有我在。”亭子里的人依旧是懒懒的语气。

    胖小童则是走入亭中,压低声音问:“你老实说,那女娃是谁?”

    “不知礼数,好歹我也大你一岁。”亭中人呵斥,但显然并没有动怒。

    胖小童“呔”一声,说:“别动不动就来压我。要说礼数,你得向我行礼。”

    “嗯?”亭中人将这个字拖长语音,显然很是不悦。

    胖小童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便咳嗽两声,说:“好了,是我说错话,你莫介意。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向来懒得将就女子,就是姐姐妹妹们,你平素与她们说话也不耐烦。你如何一整夜都不睡,守着那女娃呢?”

    至此,江承紫才明白这亭中人就是杨宸。只是他声音似乎与先前在洛水田庄那边有所不同,她倒是一直不敢确定。那么,亭中人是杨宸。这胖小童应该就是被人牙子劫持的另一个孩子。

    “你这性格,迟早在长安混不下去。”他鄙夷胖小童。

    “呔。我本就没准备在长安混,等年长,自然去一州府,游山玩水,看书作画,逍遥快活。”胖小童一本正经地说。

    杨宸则是轻笑。说:“你这话拿来说说就行。你亲舅舅可都不相信,要提防你。”

    胖小童听闻,语气就不太好。说:“舅舅向来不喜欢我。但我还是不信,怕是那些人牙子胡诌嫁祸。”

    “随你。”杨宸似乎不太想继续说这话题。

    “哎,你是要去瞧那女娃?”胖小童忽然问。

    江承紫便瞧见白袍玉冠的杨宸从那亭子的阴影里走出来,往荷塘的曲径上走。胖小童也一并追出来。有点央求地说:“阿宸,你带我去瞧瞧。好不好?”

    “不。”杨宸很直接地拒绝。

    “我就瞧瞧。”胖小童依旧固执。

    杨宸停步,轻笑一声,说:“女子闺房,你怎能进入?”

    “那你怎能进入?”胖小童反问。

    “我自然可以。”杨宸很是得意。就要走过来。

    云歌在一旁,按捺不住,问:“阿芝。你是近乡情怯么?站在这里,不敢往前。”

    “哟。还懂得用词了。不错嘛。”江承紫扫了云歌一眼。她听力甚好,自然可以听见胖小童与杨宸的对话,而云歌则是听不见,所以就疑惑她为何站在这里。

    “呔。”云歌不屑一顾。

    江承紫也不理会,只问:“那胖小童是谁?”

    “这,你问我家公子。”云歌略一迟疑,江承紫从云歌的回答知晓胖小童定然也是个身份特殊的,所以云歌不便透露。她也没打算为难云歌,谁晓得这家伙似乎有点怕她,立马就扑腾着翅膀往院落里飞,一边飞一边喊:“公子,公子,阿芝姑娘醒了,现在来看你,但近乡情怯,在外面不敢进来。”

    “贱鸟。”江承紫暗骂一句,却是笑了,因为这云歌的智商其实真心比很多人都高。懂得在这个时候,将问题抛给自家主子。

    杨宸本来在曲径上从容走着,云歌一出现,吼了那么一嗓子,他先是一顿,随后便是小跑过来。

    江承紫看他跑过来,不知怎的,脸瞬间滚烫,一颗心怦怦乱跳。她就停步在院门口,竟然像是个初次爱上别人的小姑娘。

    难道,难道就因为他可能是自己打从心底里心疼的那个人么?难道是因为见到偶像的缘故么?

    她停在原地,一颗心乱跳,呼吸也乱了。她有些手足无措,好在穿的是宽袖的衣衫,一双手还不至于泄露什么。只是她知道他近了,却不敢抬头看他。

    “你,你醒了。”他到了近前,语气有些不自然。

    “嗯,让杨公子记挂,万分抱歉。”她终于找到得体的话来回答。但这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之前自己决定来这里见他时,可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场面。或者说,在她江承紫前世今生的生涯里,还没有什么场面让她如此紧张失态过。

    “没,没有。”杨宸也局促不安起来。

    两人便站在三月天的荷塘边,忽然就陷入了沉默,日光倾城而下,花瓣在风中打着旋儿,飞舞,如同一场盛大的花瓣雨。

    “我说,你们二人这是为何?”胖小童打破沉默。

    “你莫捣乱,速速回屋。”杨宸回头喊。

    江承紫这才抬眸瞧这胖小童,浓眉大眼,脸蛋胖嘟嘟的,再配上那身材,活脱脱的一个团子。

    “不去。”胖小童撇撇嘴,便是瞧过来。杨宸不许,便跳将过来,挡在江承紫面前,说,“不懂礼数,你还看。”

    “又不是你夫人。即便是你夫人,却不能让人瞧见?”胖小童反驳。

    “你先回去,我与她有话要说。”杨宸着急起来。

    江承紫看两人你来我往,似乎很是熟络。也是两人斗嘴的间隙,她终于是平静下来,从容打量二人。这一打量,她顿时觉得也许是换了衣服的缘故。杨宸比在洛水田庄的时候又长高了些。

    “不。就不。”胖小童吐舌头,便是笑嘻嘻跳将过来,自我介绍说,“我,我叫——”

    “他叫孙泰。”杨宸立刻替他回答。

    “哎,你什么意思。”胖小童被抢白,立刻抗议。

    “阿泰。你速速回屋去休息。莫失了礼数。”杨宸又说。

    胖小童撇撇嘴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命令我?我偏不。”他撇撇嘴,却是笑盈盈说,“你叫我阿泰即可。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他学大人那般施拱手礼,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模样配上白嫩嫩肉嘟嘟的团子模样,十分滑稽,江承紫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说:“我姓杨,名颖。字敏芝。你叫我阿芝好了。”

    “看你年长些。我叫你阿芝姐姐可好?”胖小童又一本正经地说,样子十分乖巧。

    江承紫点点头,说:“好。”然后,她转向一旁十分焦急的杨宸。笑盈盈地问,“这位是谁?杨公子也不给介绍一番。”

    “是世交之子,平素与我玩得颇好。兄弟相称。”杨宸回答。

    江承紫心里想,能与他玩得好的。也定然是富贵之家。只是这孙姓不晓得是不是又是化名,她也不问。只是点头,说:“莫不是阿泰与你一并被人牙子掳来此处?”

    杨宸点点头,说:“先前是阿泰在长安被掳。那人牙子想要掳走我,却错将我伴读当做我掳走,我一路追踪而来,却不料他们设了陷阱在垂柳客栈,我在那边着了道。唉!”他说到此处,也是叹息一声,摆摆手说,“莫要说了。好在人牙子已伏法,许多余孽正在被肃清,有几人已被秘密押解回长安。若是真有官员与人牙子勾结谋害世家子弟,定然不会轻饶。”

    “这是自然。只不过,若真是高官参与,朝野怕都要震惊。也不知当今那位如何抉择,毕竟经去年灞桥事件后,国家还未未定,突厥虎视眈眈,指不定卷土重来。草原蛮夷,从来都不讲信用。”江承紫与杨宸说起。

    杨宸抿了唇,说:“那位颇有魄力,自有分寸,阿芝不必担心。这些人牙子定不会再害人。”

    胖小童则在一旁听得仔细,这会儿也插话说:“你们甚是无趣,大人谈这些,你们也谈这些。看这春光甚好,却要辜负良辰美景。”

    江承紫一听,与相视一笑,随后就说:“阿泰说得在理,少年人,莫论国事。莫辜负良辰美景。”

    “那就踏青游玩可好?”阿泰十分期待地瞧着江承紫。

    “可好?”江承紫看了看杨宸。

    杨宸轻笑,说:“自是好的。”

    胖乎乎的阿泰一听,十分高兴地说:“阿宸,那我们去抓鱼,后院那池塘里有鱼,昨日我就瞧见了。”

    “你岂能让阿芝一姑娘家,与你一并去抓鱼?”杨宸问。

    阿泰摸了摸脑袋,有些为难地说:“是呢。”

    江承紫看他为难,便笑:“你抓鱼,我在旁边瞧着便是。”

    “不,那样,你就不快乐。”阿泰一本正经。

    “能见到二位平安,我甚乐。阿泰公子莫要纠结于我,率性而为便可。”江承紫回答。

    阿泰有些不同意,杨宸就不耐烦说:“你要再胡闹,我让人把你关起来。要去抓鱼,就速速去。我与阿芝还有话说。”

    “你敢。”阿泰气焰嚣张,大声呵斥。

    杨宸轻蔑地说:“我有什么不敢?”

    “我——”阿泰似乎想起什么,便闭嘴不说话了。

    杨宸已吩咐:“来人,给阿泰公子准备渔具。”

    “哎,我不去抓鱼了。”阿泰举手反对。

    杨宸已不理会他,径直说:“阿芝,我听云歌所言,你有话要问我?”

    “啊?”江承紫一时没想到自己要问他什么。

    “难道是云歌胡说?这畜生越发不成样子,非得要惩罚一番不可。”杨宸骂一句,然后就抬头瞧云歌在何处。

    江承紫这时才想起大约是云歌对杨宸说起她想要知晓杨宸真实的身份,便立刻阻止他召唤云歌过来受惩罚,说:“我记起来了,我是有话要问你。”

    “哦?何事?”杨宸问,随手摘了一旁的桃花在把玩。

    江承紫站在他面前,看着站在繁花深处的少年,白衣玉冠,眉目如画。那一双眸幽深明净,让她想起梦境里的片段,那一年长安三月,垂柳梢头的初见,英姿勃发的他,一袭戎装,凯旋回来,似乎也是这一张面容。

    她看着他,思绪飘飞,整个人都沉浸在这支离破碎,哀伤又甜蜜的梦境之中。想起那些点点滴滴,似乎不是梦境,似乎是自己曾经历过的一生。而眼前这人,在那梦境里,在那一生里,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良人,是自己誓死守护的男子,是自己日思夜想却始终不曾靠近的温暖。

    “本公子是很好看,可你看够了没有?”他倏然来到她面前,低声询问。

    江承紫猛然醒悟,意识到自己失态,便是垂眸不语。他却继续打趣:“你大家闺秀如此盯着男人瞧,传出去,可不好嫁。”

    “不嫁便是。”江承紫嘟嘴回答。

    他轻笑,尔后将方才折下来的桃花做成的发簪插入她的发髻中,低声说:“你不是有事问我么?只要你问,我就知无不言。”

    那声音高高低低像是拨弄琴弦的手,而她的心便是那琴弦,被他的声音拨弄得怦怦跳。

    “我,我只想知道你是谁。”江承紫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说出来。

    “我叫杨宸。”他回答。

    “公子说过,知无不言。”她有些恼,原以为他说那话是多么重视她,这答案却也想是糊弄。不知是不是有那梦境的缘故,她便是无端生了气,语气也不太好。

    他瞧出她不悦,便是投降,说:“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你莫要恼。”

    “公子打趣人。”她撒娇。

    他便笑,讨好的语气说:“好了,好了,我说就是。”

    她便低头,等着他回答。他却良久不回答,江承紫有些好奇,抬头瞧她,他正低头看她。两人视线相撞,便是彼此红了脸。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问:“你为何知晓我不是杨宸?”

    “直觉。”她回答。

    他有些失望,原本他以为她是否也是带着记忆而来,是否已认出他来。却不料她只回答是直觉。(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