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阿念的算盘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阿念的算盘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谋反!

    这两个字跳入江承紫脑中,吓了她一跳。若这是真的,丫的,这都什么人啊?一个张嘉让人觉得阴森森的,一个阿念又多变,让人捉摸不透,上一刻还是受情伤的贵公子,下一刻就是冷面将军,再下一刻见到就是个略略无赖喜欢贫嘴的普通少年,这会儿再看,居然又似乎成了一个心怀异心的野心家,还牵扯上谋反。

    “是,要站在最顶端,才能真正守护我想守护之人。”阿念缓缓地说。

    江承紫立刻沉声喊道:“你这话,,莫在别处说了。说了,别人还以为你要谋反。”

    “难道你不以为我要谋反么?”阿念就这么直接地问出来。

    “你!”江承紫固执地抿着唇,说不出话来。

    他却是叹息一声,说:“你不知,无论如何低调,无论如何证明清白,别人还是要加害于你的那种感觉。你不知,瞧着自己心爱之人惨死的感觉。阿芝,阿芝,你都不知。”

    “所以,你觉得只要你站到最高顶端,你便能守住那个人了么?”江承紫反问。不知为何,她无端地想起李恪来。倘若是李恪,在最后的时刻,他是不是也如同阿念这般的想法:早知今日,当初就该下手狠一点,直接往权力的顶峰坚定不移地前进。

    “是。”他回答得有些犹豫。

    “你看,你也不肯定。那么,说明你也迷茫。”江承紫立刻指出,随后又便劝阻,“最顶端的位置必然是天下最孤独的位置。你看历代帝王,到底有几个能守得住自己的爱情。守得住本心,不让自己心爱的女子一丝一毫的流泪。在那个位置,考虑的事情就更多了。或者到最后,逼不得已,你还要牺牲她。”

    此时此刻,江承紫倒是想起“宛转蛾眉能几时”的悲剧来,想必当日的唐玄宗也是万般无奈。但在那样的情势下。他不得不亲自赐死心爱的女子。

    “我知道。”阿念回答这话时,已经不太自信。

    江承紫趁热打铁,说:“那个位置未必是天下一等一的位置。况且。若要那个位置,必定要诸多谋划,杀戮、背叛、勾心斗角、阴谋阳谋,那都是很累的事。而我认为人生短短几个秋。于天地而言,不过浮游。于沧海而言,不过一水珠。何须活得如此疲累?”

    阿念听闻,叹息一声,说:“道理。我懂。可我没有别的路走。”

    “如何没有别的路?定然是有的。你再仔细想想。”江承紫努力劝说,一则是不希望怀揣着跟自己同样梦想的少年走上不归路,二则是不希望他生二心连累李恪。毕竟阿念是李恪的部从。

    阿念垂眸,靠着墙壁缓缓坐下来。江承紫也在他旁边盘腿而坐。他动了动唇,说了一句:“可是——”然后又摇摇头,说:“我想不出别的路。我好不容易遇见想要保护的人,我怕悲剧重演。”

    他说这话的时候,转过脸来瞧他,曼妙的细碎的日光里,她看见他的眼眸,黝黑的眸子里有某种专注,让她的心怦怦乱跳。

    “阿芝,我没办法。你不知我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他低声说,神情颇为痛苦。

    江承紫蹙眉,她想不出一个刺面获罪的犯人不在牢中服役,而在军中服役,还能有什么强大的敌人可以让他有这样巨大的压力,要与梦想的生活背道而驰。

    若是按照他的身份设定,在又遇见第二个值得保护的人时,不应该是好好工作,努力立功,争取早日洗去面上的字,请求辞官挂靴,携佳人归隐田园亦或者隐居山林么?

    他如何要说什么站到权力顶端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江承紫逻辑思维并不差,这样一分析,几乎可知晓阿念一直在隐瞒自己的身份。他真正的身份定然不是获罪刺字的犯人。

    一个获罪刺字的犯人,是很难有谋反之心的。

    因此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只对自己心里期望能实现的事全力以赴,对于太过虚幻的事,基本提不起兴致。

    那么,一个获罪刺字之人,背后并不会有强大的势力。在这个高手云集的年代,想要谋反。江承紫只想呵呵有这种想法的人一脸。

    如果这样一个人要谋反,不是脑袋有病,就是在说笑话。但阿念显然不是在说笑,也不像是个脑袋有病的。那以此看来,只有一种情况:阿念这个身份是假的。他现在说的话应该是发自他的内心,出自于那个身份。

    可见,那个身份非富即贵,并且所拥有的强大势力,有可能问鼎天下至尊的宝座的。

    当然,他是李恪部从这件事也很可能是假的。拥有这样强大势力的人,又怎么屈居于一个庶出的皇子之下呢。

    他的身份是假的,假的。

    江承紫瞧着他,蹙着眉,心里一股火蹭蹭冒,便是抿着唇,有些生气地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他柔声一句:“你生气了。”

    “我没有。”她嘟了嘴,平静地回答。

    “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你生气与否,我能不清楚?”他戳穿她。前世里,他虽然没与她相处,但却处处留心着她。那时,他像是躲在暗处的鬼,悄悄窥伺她的一举一动。

    江承紫垂眸,只把玩衣襟,闷声闷气地说:“你对我不诚实。”

    “我知你聪慧,如今与你说起这事,你定然会知晓我的身份并不是获罪刺面这般简单。但是,阿芝,现在还不是时机,我亦不能与你说明白。”他低声说,语气讨好,柔和得如同和风拂过耳际。

    她听他这样说,觉得自己真是好笑:不过萍水相逢,自己又不是他的谁,凭什么要人家对你掏心掏肺?在权力游戏里成长的人,谁不是虚伪得不要不要的?因为谁坦白谁先死,谁挖心掏肺对人谁就有了软肋。再说,自己不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么?

    想到此来,她倒是释然,抬头歉疚地说:“抱歉。”

    “不,我喜欢你对我发脾气。”阿念很是贱贱地来一句。

    江承紫觉得不能继续说下去,这家伙这句话分明就是神来之笔,随时准备着戏弄她。他扫他一眼,施施然起身,一边拍着衣衫上的灰尘,一边说,“懒得跟你扯。总之一句话,当你决定告诉我时,再将什么都告诉我。我们再来谈该与不该。”

    “好,一言为定。到时,你可别避开我,不理我。”他依旧坐在地板上。

    江承紫低头瞧他,他抬头对着她笑,说:“阿芝,我不会害你,我只会守护你。无论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不理我?”

    他语气近乎乞求,江承紫觉得应该答应。然而,这种话明明就是不负责任挖大坑,让人往里跳。她怎么可能不明情况就往里跳呢?

    所以,她立刻撇撇嘴,说:“那要看你表现。”

    “我表现很好。”他倏然站起身来,笑嘻嘻地说,“护你安危,端茶倒水,做饭陪聊天。嗯,胭脂水粉、宅子车马、绫罗绸缎、田地山林,朱钗步摇,你若要买,我就买。”

    我去,这小子可以啊,这话说得真诱人啊。尤其是“买”这个字,搁在现代活脱脱一“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节奏。

    但是,打住——

    她可记得今日来这里的目的,不能让他将话题带得没影了。所以,她立刻说:“说得很诱人啊。”

    “嗯,若我言必诺。我表现如何?”阿念询问。他当然知道她并不是一个世俗的女子,但他喜欢这样懒懒地跟她说话,不想太过严肃,让将来没有一点的退路。

    “表现极好。只不过,你打住。我可记得我来此的目的。”江承紫撇撇嘴,随后说,“你老实说吧。你是不是想反悔?”

    阿念沉默。江承紫呵斥:“你是默认了?你怎么可以反悔,我会恨你的。”

    “我,不仅仅是反悔。”阿念缓缓说。

    “你还想如何?”江承紫忽然就往后退几步,保持警觉。

    阿念却只是瞧着窗外的水色天光,说:“这里风景甚好。虽不是金屋,藏个娇美人,也是不错。”

    “你这是,谋划的我。”江承紫语气冷了下来。

    “你的计策很好,我三天之内,必定救出你的恩人,将贼人全部擒拿归案。只要你的恩人安平,你又何必计较是谁救的呢?”阿念依旧站在原地,缓缓地说。

    “我介意。”她抿唇。心想:这当然有区别了。如果是自己救了杨宸,就还清了他的情谊,同时也能为大兄谋求前程。

    阿念垂了眸,说:“这是朝廷的事。若你参与其中,我怕我功劳不够大。无法洗去我脸上刺面。”

    “阿念,我虽才九岁,但很多事,我洞若观火。你何必说借口来推脱?”江承紫暗示他刺面一事或者根本不存在。

    阿念一愣,随后点点头,说:“也对。你洞若观火,我简直不该说这有的没的。那我就老实说,我不想你涉险,也不想你呆在客栈。不仅仅因为客栈人多眼杂,更因为张嘉在那里,我不放心。你不知,我每每想到张嘉离你那样近,我就没法集中精神去对付贼人。所以,我引你来此,让你住这里。”(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