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九十章 最顶端

正文 第九十章 最顶端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初次骑一匹陌生的马,自然骑得不快,阿念很快赶上。两人不再说话,一路挥鞭策马往城西去。

    益州的初春,有些许凉寒,但好在没什么凛冽的风,并不太寒冷。

    约莫行了半小时,便出了西门,到了城郊的那所宅子。宅子掩映在大片翠林的竹林里,竹林里还有蜿蜒的小河,河水清澈,带着落花蜿蜒流去。河上木制的小桥,与其说是用来过人,还不如说是用来装饰。

    江承紫翻身下马,将马匹交给早就等候在河边上的阿念的手下,两人并肩往那宅子里去。

    宅子因是贪官污吏的宅子,前年被官府收了,就放在那里。如今阿念奉了天子手谕前来,益州官员自然全力配合,这座宅子也被征用,用作江承紫摆下阵法静待贼人之地。

    宅子因无主,红漆大门的匾额早就拆下。而四周的院墙高而深,院墙修筑得如同城墙。江承紫可以想象这宅子的主人在时,这宅子四周的院前定然是有护院日夜值守,甚至会安放弓弩烽烟。

    先前看地图,只知晓这是一座大宅子,如今看来,哪里只是一座宅子,这分明更像是一座城。那贪官得是有多么大的野心,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才会建造这样一座宅邸锕。

    “就是这里。”阿念指了指,随后有人打开大门。

    因要征用,阿念连夜派人打扫一番,虽然还能看得出仓促打扫的痕迹,但也算不错。

    “你看如何?”阿念询问。

    “什么如何?”江承紫反问。

    阿念很是兴奋地说:“自然是指这里环境如何啊?”

    “环境清幽,周遭竹林覆盖。很适合设局。”江承紫看了看四周,只觉得若不是这宅子。倒以为这是荒郊野外了。此处真是布局抓人,进行对抗的最佳圣地。

    “不止呢,这宅子后院出去是一整座后山花园,都是这个宅子的。而且后院还有一大块空地,没事的时候,可以种植一下花草、蔬菜。另外,后山花园山脚下有一处泉水。旁边就有一座鱼塘。可以养些鱼,闲暇垂钓。”阿念很是兴奋地说。

    江承紫听着这内容咋跟这布局没啥关系?便是立刻挥手打断说:“等等,你这说的是布局?”

    “是啊。我说的是这宅子的布局啊。”阿念语气诚挚地回答。

    “阿念!”江承紫板起脸,不悦地喊他名字。

    他嘿嘿笑,一点都不像初见时那般,冷艳高贵的模样。

    “你能否严肃认真点?”她说。

    他轻笑。唇边一抹笑,低声说:“我很严肃认真。”

    “那就从战略的角度来看看。该如何布局,能让你的对手一一落网。”江承紫建议。

    阿念耸耸肩,说:“无妨,他们跑不了。”

    “你别太自信。既然那高姓官员能与他们合作。想必定然有过人之处。否则当今圣上也不会命你们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捉拿归案。”江承紫不喜欢阿念这无所谓的态度。在她的认知里,轻敌就等于送死。

    阿念却是折了一枝桃花放在手中把玩,慢吞吞地说:“阿芝。你说后山那水塘除了养鱼外,我们再种些莲藕。我很喜欢莲藕汤的清香。”

    “阿念。”江承紫看出他并不像跟自己谈合作。似乎是并不想自己参与其中,她着急地大喊一声。

    他却是将她的手一拉,说:“来来,你且看看这边。”

    他带着她跑,江承紫一愣,任由他带着,便是恍然之间觉得仿若在梦境里曾有过这样的片段。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跑到一处临水的小院。

    小院用的是竹编制的墙,让日光细细密密投射进去,木质的地板上反射出细碎的明亮,让人觉得格外的曼妙玄幻。

    “好看吧?”他转身问她。

    “好看。”她很诚心地回答,在他笑容还凝在脸上时,来了一句,“说正事。”

    “对于我来说,这都是正事,都是我的理想。在这样一座宅子里,与自己心爱的人,种花养鱼、打猎下棋、研究吃喝、诗酒书画,生儿育女,看着时光慢慢逝去,最后彼此苍颜白发,相拥长眠。”阿念的声音很轻,像是一片羽毛在这细碎日光胡乱洒落的房间里飘悠悠的。

    江承紫有想流泪的冲动,因为阿念说的这一切曾经便是她的梦想。她曾期望过有这样一个人,能与自己这样愉快平和自由地度过这一生。

    如今,她的梦想被另一个人说出来。可是,她知晓,他想的那个人是他的亡妻,而不是她。他遇见了,却天人永隔,而她还不知耗尽这一生的光阴,是否能遇见。

    这美丽的理想,安闲的生活。对于他们彼此来说,都是渴望但不可到达的,只是心中一片净土,一个乌托邦。

    “你说可好?”阿念在片刻的沉默后,瞧着窗外的水池,低声问她。

    “甚美。”她回答。

    他“嗯”一声,说:“为了这样的生活,我会努力的。”

    那个人已不再了,努力又有什么用?江承紫心中腹诽,但嘴上终究没说出来。她不是轻浮自私的人,做不来转揭人伤口的恶毒事。

    “那你努力。”她不知说什么,只回应这么一句。

    他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随后又问:“阿芝,你说一个人如何才不被别人记恨?”

    他没头没脑地问这么一句,江承紫不明所以,便也只得模棱两可地回答:“大约是与人为善吧。”

    “即便与人为善,对方亦时时担心你夺走他的东西呢?”阿念又问。

    江承紫想了想,说:“你也不说具体的事,我也不好分析。”她的言下之意是让他说一说到底什么事。

    可阿念只是摇摇头,说:“我不能说,还不是时候。”

    “哦,那我的回答可能隔靴搔痒。”江承紫先给他打预防针,随后才说:“若是对方一直担心你夺走他的东西,而要记恨于你,甚至加害于你的话。那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让他觉得你根本对他构不成威胁;二是到达他企及不到的顶峰,让他仰止。”

    “阿芝回答,甚合我意。我亦这样觉得。我自然不能让我自己对他构不成威胁,我本就在那里,即便不做什么,有些人的光芒是无法掩饰的。”他轻笑起来,语气间充满自信。

    随后他在屋内转了几圈,回过头来对她说,“所以,我要站到最顶端去。”

    “最顶端?”江承紫总觉得阿念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儿,便不由得重复这一句。然后她赫然想:在这个时代里,最顶端不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么?若阿念真说这句话,那不是等同谋反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