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八十三章 针锋相对

正文 第八十三章 针锋相对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蓝袍少年退后一步,啧啧地落井下石说:“这两位兄台脾气不太好,姑娘还得慎重考虑。我瞧姑娘不像益州人士,想必是初来乍到。今日,我莫小宋就不收费,陪姑娘游玩益州,可好?”

    “滚开。”阿念与张嘉又再度保持一致。

    蓝袍少年啧啧地说:“看看这脾气,姑娘还是莫与这等人为伍才好。”

    阿念与张嘉有是高度一致,十分厌恶地扫了莫小宋一眼。阿念率先对她说:“阿芝,益州城不太平,待过几日,我定陪你走遍,可好?”

    江承紫知晓他的意思是救出杨宸,灭掉人牙子。

    “阿念公子公务在身,若是过几日,完成任务,想必得马不停蹄地回长安复命,又如何有时间陪阿芝?”张嘉立马就戳穿。

    江承紫看了看阿念,他略略尴尬地说:“我,我会向朝廷要一两天奖赏。再者,我回到长安复命之后,再来陪阿芝。”

    他说话时,有些怯生生的,语气眸光都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探究,仿若生怕江承紫不高兴似的。

    “朝廷之人,戴着面具,若不是藏头露尾之辈,就是获罪之人在军中获得晋升。阿念公子面子还能大得向朝廷告假?阿芝是闺阁女子,不懂朝廷之事,你便尽管骗。”张嘉奚落一番,然后又来一句总结性的补刀:“阿芝可说过,最讨厌别人骗她。”

    江承紫心一沉,原来这张嘉也知晓阿念可能是获罪之家。但他在这场合这时候说出来,真是白白惹人讨厌。

    她斜睨了他一眼,还没等阿念反驳,便说:“张公子见多识广。阿芝佩服。只是,我阿娘昔年曾与我说起。凡事顾及他人,不当众人面揭人之短、责人之过,此谓名门风度。”

    张嘉神情一凝,便是抿了唇,拱手道:“阿芝教训得是。是晋华争强好胜,忘却本心。阿芝一言。入醍醐灌顶。晋华定会牢记。”

    “张公子客气。我不过闺阁女子,见识浅薄。所秉承的做人处事,皆来自于父母的教诲罢了。”江承紫也是盈盈一拜。落落大方之间,便与张嘉拉开了距离。

    阿念大约是看到江承紫为他说话,便是自觉地站到她身旁,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阿芝客气。天下名门世家。闺阁女子众多。晋华所见之人,却不曾的有一人如同阿芝这般见识。弘农杨氏果然名不虚传。”张嘉朗声说。脸上笑盈盈,心里却是苦涩得很。

    方才,他想要动手将那似乎知道些什么的朝廷鹰犬灭掉,却听到她在外面跌倒。他以为她又遭到什么危险。便不管不顾打开门。瞧见她站在门口,一双晶亮的眸子,大眼睛轻眨。睫毛就像是调皮的蝴蝶轻轻颤动着翅膀,她神情里有着少女的娇羞。对他说要想出去走一走,但找不到陪同之人。

    那一刻,张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她上一次和颜悦色对他,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她还是个小孩子,穿一身粉红的夹袄,在桃花树下追着花瓣蹦跶欢呼,回过头来喊:“晋华,你也来玩啊。”

    再然后,他们彼此各奔东西,再见面,她已嫁作他人妇,因为彼此利益不同,便是冷面相向,各自楚河汉界。

    他用尽所有的办法,只想再回答从前,但终其一生,都没有实现,反而对她背负上更荒唐的罪责。

    方才,再看到她那娇羞的神情,晶亮的眸子,他以为自己的人生终于要有转机。从此之后,可以离她近一些,即便娶不到她为妻,只要她允许他站在她身边守护着即可。

    可是,因为这讨厌的阿念,她似乎不悦于他。张嘉对于者阿念的恨意莫名加深,真是后悔方才没有直接结果了这贼人。

    “张公子,此话说得可不对。”江承紫反驳道。

    声音清朗,陷入混乱思绪的他骤然听见,忽然整个人就清明下来。他抬眸瞧她,轻笑着问:“请阿芝赐教。”

    “你见识的闺阁女子颇多。我自知张公子非轻浮之人,但旁人听来,却要怀疑张公子的人品。”江承紫指出。她心里也暗暗打鼓,就在方才,她明明感觉到张嘉有一种强烈的杀意,她几乎是本能地拉着阿念后退了几步。

    “多谢阿芝提醒。”张嘉一听,施施然拱手弓身,笑盈盈地说,“我说话总是不周全,做事也冲动。以后,还请阿芝多多提点。”

    “张公子客气。先前听我大老爷说起,张氏一族卧虎藏龙,能人众多。只因一直处于隐遁状态,才不为天下人所知。而河东张氏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奇特的族长选拔制度,能在那样严苛选拔制度中脱颖而出,小小年纪就成为张氏一族的继承人。公子惊才卓卓,又何必自谦?”江承紫亦客套一番。

    张嘉听闻,呵呵一笑,说:“杨大老爷厚爱罢了。晋华自知自身缺点,还望阿芝以后能与我提点一二。”

    “你我也算相识一场,彼此促进,自是好的。”江承紫回答得滴水不漏。

    此时,她这样说起张嘉的身世,才越发觉得眼前的少年不简单。在张氏家族中,他是自小就聪颖的孩子,在张氏的变态族长选拔制度下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最终成为张氏唯一的继承人。而那些与他竞争的人已在竞争中相继死去。

    这种如同炼制蛊毒的方法选拔下,任凭是谁都会有些许的变态与暴戾。而他竟然做到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让自己的气质变得温文如玉。

    若非江承紫机缘巧合能感觉对方细微的情绪变化,恐怕也会认为眼前的少年就是温文如玉的贵公子。

    “有阿芝此话,晋华足矣。”张嘉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随后径直无视阿念,提议若是阿芝不嫌弃,他愿护她逛一逛益州城。

    “阿芝。不太平。”阿念急切地说。

    张嘉连忙就提出对策,说:“阿念公子所言也不无道理。那就退而求其次,我们让老板在前头安排临街的包厢,可瞧见外面的街巷,再叫上当地小吃,煮一壶茶,可好?”

    江承紫来这里的目的可不真是去逛街的。她摆脱暮云山庄的车队。风尘仆仆赶到这里。是为了救杨宸那小子的。

    而此时,她出现在让她很不舒服的张嘉的门前,也不是真要去逛街。只因为感觉到他言语之间浓重的杀意,担心阿念的安危才来到此处。

    所以,她轻轻一笑,说:“我方才考虑不周。现在想来。还是谨慎些才是,毕竟那些人穷凶极恶。”

    “那。我让老板安排。”张嘉十分激动地说,尔后还对阿念说,“你也一起喝喝茶,这青天白日。你也不好有所动作。”

    阿念看着他挑衅的眼神,没回答。

    他先前只知晓这人也出现在阿芝面前了,以为只是偶然。便没当回事。但从这几日的观察以及接到的对他的调查情况来看,他出现在阿芝身边不是偶然。而是精心策划,蓄谋已久。

    这人到底带着什么目的。他对过去又知道多少?阿念不清楚,他只知道先前的自己太过乐观,以为自己的奇遇可以未卜先知,就能俯瞰众生,细细谋划,定然所向披靡。

    然而,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都改变了,旁人又为何不会改变呢?上天从来都是公平的,给你多大的能力,就会设置多大的阻力。

    比如,眼前这个河东张氏的继承人,暴戾而阴鸷的男子。他方才稍稍用几句话来探查,就返现他似乎如同自己一般也获得上天的垂青。

    又比如身边这个女娃,原本形容痴傻,但忽然就好起来。说是修仙而来,但她发给杨老夫人的那封信里提到闰三月的蝗灾。便让他起了疑心。后来,他有意无意地说到汉王,她却又没多大的反应。

    他看不懂她!但他越来越知道,这要走下去的路,越来越艰难。他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否则——

    他想了很多,眼前的男子却似笑非笑地看过来,微微眯起的眼睛里,似乎有浓浓的恨意。

    “不必。”江承紫回答张嘉,随后又是客套地说现在离晚饭尚早,而彼此这几日赶路又累了,何不先休息休息,待晚饭时才一并吃个晚饭。

    江承紫这提议也是思量再三。一则是因为现在还不该与这人撕破脸,因为还没救出杨宸,她不想节外生枝;二则是她还想从这个人的言语间来探听关于“欠她一条命”的秘密;第三,则是因为少一敌人的利益原则。

    “这——,也好。”张嘉略一迟疑,便又是如沐春风的笑。

    “那晚上见。”江承紫嫣然一笑,便又对阿念说,“你且与我来,我有几件事问你。”

    “阿芝。”张嘉不满地喊一声。

    江承紫抬眸,张嘉蹙眉,说:“阿芝,名门世家子弟,不该搬弄是非。但我还是想提醒一句,你对他也并不了解。”

    “多谢张公子,我自有分寸。”她依旧是纯真的笑,随后又补充一句,“晚饭可要张公子请。”

    “哦,好。”张嘉连忙应声。还想出声阻止他们单独相处,但想到凡事不能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稳扎稳打,便不再说什么,只来了一句:“那我小睡片刻,你若有事,大叫即可。”

    “好。”她脆生生地回答。

    阿念看眼前情况,虽然他们约了晚上吃饭,但晚上还没来。何况自己马上就要与她单独相处,多得是时间劝她离那个阴鸷险恶的人远点。

    所以,他也不出声。

    江承紫看阿念与张嘉都对眼前的处理没有异议,便是轻轻松了一口气,转身往自己的房里去。这时,在一旁的莫小宋则是哈哈一笑,口中连连称:“有趣,有趣。”

    “阁下,不知何事有趣?须这般喧哗?”阿念不太友好地问。

    那莫小宋只瞧瞧他,颇为不悦地回答:“我自说我的,与你何干?”

    阿念碰了一鼻子的灰,便是丢了一句“莫名其妙”,便跟在江承紫身后走了。那莫小宋却又朗声说:“姑娘,我莫小宋是益州百事通,办事妥帖,明码标价,实乃你办事的最佳人选。你何必与两位各怀鬼胎之人为伍?”

    “公子当人面,打人脸,论人是非,却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江承紫冷了一张脸,声音也不客气。

    那莫小宋一听,当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说:“我莫小宋又不是名门世家,更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混迹市井,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是不是好货色,我并不在乎。”

    “即使如此,你可不必在我处多费唇舌。莫公子请自便。”江承紫说完这句,大步踏入房间。将莫小宋的哈哈大笑也一并关在了房门外。

    她径直走到桌边,倒了一碗水,咕咚灌下,才抬眸瞧眼前的阿念。此刻,阿念正站在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江承紫有千言万语,想要径直问眼前这让她在这个时空心生感动、却又不得不防备的人。但理智却告诉她,如今拯救杨宸才是当务之急。若是这时候询问了他,不管是否能得到答案,势必都会让彼此疏远或者心生罅隙。

    所以,她按捺下好奇心与所有的不满,正要问他关于杨宸的事。他却率先开口,轻声喊:“阿芝。”

    “嗯?”她疑惑地看着他。

    “你不问我为何在他房间么?”阿念轻声说,神情声音都小心翼翼。

    她抿了唇,很装逼地说:“我很想问,但我更想是你真正想对我说时,才对我说。”

    阿念“嗯”了一声,点头说:“有些事,如今时机不成熟,我也不知从何说起。但请阿芝相信,阿念就是负了全天下,也定不会有一丝一毫伤害于你。”

    江承紫垂眸轻笑,说:“人不过沧海之一粟,天地之浮游。短短数十载的时光,可否不要这般严肃,每句话都说得像是诀别,每句话都说得像是誓言?”

    是的,这正是江承紫的心声,觉得阿念与那张嘉说话都过于夸张,像是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词,又像是将一生都浓缩在一两个小时里的电影台词似的。

    夸张又让人觉得别扭!

    阿念一听,有些尴尬地点头,随后便问:“你方才说有事问我?”

    江承紫这才切入正题,道:“我只是想你与我说道说道人牙子在益州的情况。杨公子是我救命恩人,这一次,我想参与营救。”(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