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惊诧莫名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惊诧莫名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那声音入耳便如同沉静的融融春水,正是那阿念。

    江承紫知晓是云歌担心来者不善,它一只鹦哥不能救她于危难,就去找阿念前来。阿念离此多远,她不清楚。但她可想到这云歌是如何火急火燎地跑去找阿念。

    “原来是阿念公子。”江承紫笑着将门打开,便瞧见一袭圆领胡服,化作商人的阿念,只不过那脸上还是戴着半截银质的面具。

    “我这屋里正有故人在叙旧,阿念公子来得正好,我也为你引荐引荐。”江承紫指了指张嘉。

    张嘉方才的失魂落魄已收起来,现在又是温文儒雅的模样,拱手一拜,道:“河东张氏,张晋华这厢有礼。”

    “获罪之人,并无出身。不过主人奖赏,赐名一个字念,张公子可称我为阿念。”阿念也拜了拜。

    “阿念公子好。”张嘉又是一拜,便又问,“不知阁下主人是哪位?”

    他笑语盈盈,跟方才的失魂落魄的张嘉判若两人。江承紫暗自佩服,能如此之快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这人也不等闲之人。

    “主人闲云野鹤,虽有滔天富贵,却不愿提及。恕在下不能与张公子言明。”阿念拱手,这才在江承紫方才坐过的主位,施施然落座。

    “理应如此。”张嘉也是虚伪客套,而后两人落座。

    “我与阿芝有话要说,还请张公子回避才是。”阿念直截了当,简单粗暴地对张嘉下了逐客令。

    张嘉却是笑语盈盈,回答:“我也有要事与阿芝谈,阿念公子该知晓先来后到之理。况且这般打断我与阿芝谈话,已是礼数不周之行为。”

    “张公子还真是伶牙俐齿。”阿念冷笑。随后又说,“可惜你没明白,我们谁先与阿芝谈,不是由我们决定,而是阿芝说了算。”

    他说着就往她看过来,他唇角上扬,带着略略的笑意。眸子里满是自信。

    不知怎的。阿念一样是被防备之人,但他的三言两语说来,江承紫就觉得会舒服很多。而旁边的张嘉。也是风华少年,举手投足似乎也不逊于阿念。但江承紫就是下意识觉得应该跟张嘉保持距离。

    这时,张嘉也是蹙了眉,满怀期待地瞧着她。很小心翼翼地提示:“阿芝,你不是要知晓真相么?”

    “阿芝。我来与你商议一些要事,云歌先前已告诉我了。”阿念立刻就说,暗示他是要与她谈拯救杨宸的事。

    “阿芝——”张嘉焦急地喊一声。

    阿念也喊一声:“阿芝。”

    两人就差争着举手说“我先,我先”了。

    江承紫忽然就觉得很烦。这两人都说是为自己好,但说到底他们身上都疑点重重,哪一个都没说真话。

    那么。让他们换个环境,看他们又会说什么?

    她瞧着二人。小脑瓜转得飞快,瞬间就觉得将这两人放在一起,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下,看看能擦出什么火花来。

    所以,她看了看两人殷切的脸,拍拍额头,叹息一声,说:“请二位出,我想静静。”

    “阿芝——”张嘉与阿念同时开口喊。

    “既然二位不肯出去,那我出去走走,静一静再回来。你们二位请自便。”江承紫说,随后带着云歌就要出门。

    阿念一个箭步跨过来,说:“不,益州贼人众多,并不太平。你在房内安全些,我出去,等你想见我,我再来。”

    阿念这样懂事,张嘉也不甘示弱,便轻声说:“你赶路这么多天,定是累了。你且先休息休息,你若要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随时可找我。我定知无不言。”

    “嗯,我想静静。”她对二人挥挥手,也不顾什么虚礼,便将二人逐出去。

    二人出去关上房门后,江承紫就盯着云歌看。云歌被她看得心虚,就怯生生地说:“我,我就是怕他是歹人,我一只鹦哥也不能救你。我——”

    “嗯。”她斜睨云歌一眼。

    云歌看她那眼神,只觉得锋利如刀,想到她先前说的吃鸟的方法,云歌忍不住浑身发抖。

    “你怎么回事?”江承紫看云歌发抖起来。

    “我,我不是不听你的话。”云歌带着哭腔,就差捶胸顿足了。

    江承紫“哦”了一声,才不疾不徐地赞美,说:“你做得好,我没怪你啊。”

    “真的?”云哥不可置信地反问。

    江承紫点点头,心中却是想着听那二人的对话,但需要凝神静息,这只鸟在这里到底会碍事。所以,她点头的时候,就对云歌说:“我不放心你家公子,你且再去瞧瞧,吩咐你那些朋友,盯紧点。告诉他们,若是就出你家公子,以后就不愁吃穿。”

    “好嘞。”云歌看眼前的女娃果真没生气,没有要吃它的意思,如释重负,很是高兴地拍打翅膀从后窗飞出去了。

    江承紫赶忙关上窗户,盘腿坐到床边上,吐纳呼吸,尽量保持匀称,尽量放得轻缓。凝神静息,听外面的动静。

    她闭上眼,就能将周围的声音听得分外清晰:

    在客栈门外,有卖糕点的妇人在被人低声威胁,说掌控她偷东西的证据,要她每日交钱。

    客栈后有一对男女在*,约定明日午后,在龙轩客栈见。

    而客栈大堂里有许多人在吃饭、喝酒,有人在用长安话谈去年突厥人突袭长安的事情,说灞桥结盟,太宗是何等威风,又有不同意见的在嗤笑;另外,还有人在谈论如何游玩益州。

    客栈二楼,老板在斥责店小二做事不得力;还有人在叹息不知道路在何方;另外有人在题诗。

    .......

    声音纷繁复杂,却都不是张嘉与阿念的。

    这倒是出乎江承紫的意料。她原本以为这两人本有点针锋相对之意,被她逐出去之后,会有所交流。却不料,两人却是分道扬镳。

    江承紫略略松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喝了一杯水,却听得近处有敲门声。

    “谁?”屋内人问,却正是张嘉的声音。

    江承紫一惊,立刻又凝神静息,仔细聆听。便听到阿念沉声说:“张公子,在下乃阿念。有一事特来请教阁下。”

    下一刻,房门吱呀开了,又关了。两人没有客套的寒暄,张嘉直接问:“你有何事?”

    “你说你欠阿芝。在下就问一句,你是欠了阿芝的钱,还是——”阿念顿了顿,才徐徐吐出一个字:“命。”

    “你是何人?”张嘉忽然就激动起来。

    阿念呵呵一笑,没说。江承紫却是惊诧莫名:这欠了自己一命又是何意?(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