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八十章 营救(三)

正文 第八十章 营救(三)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张嘉开门见一句话,就表明他知道所有的事。包括人牙子,暮云山庄,以及被人牙子带走的人是杨宸,还洞悉江承紫这次摆脱暮云山庄车队,率先入益州城的目的是想要想办法救杨宸。

    或者,张嘉知晓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比如,他或者还知道杨宸的真实身份,又或者还知晓阿念的真正意图。

    但江承紫没兴趣去询问长安杨氏以及阿念,因为她也同意鹦哥的说法,等她救出杨宸,会坦坦荡荡地问他,等他对自己说。

    江承紫此时听到张嘉这样说这样的话,只觉得一阵的厌烦。她从来讨厌的就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也讨厌被人窥伺。而现在,张嘉虽然说是暗中保护她,但她却觉得自己的*受到侵犯,心里十分不爽。

    “救人?”江承紫对于他的问话,反问一句,就紧紧盯着他看。

    虽然隔着帷帽帘子,张嘉还是感受到江承紫咄咄逼人的眸光,便是不自在地回答:“被人牙子掳走之人是杨宸,你的恩人。先前,那阿念已,已告知于你。”

    江承紫恍然大悟,问:“那晚在暮云山庄后花园的人是你?”

    张嘉点点头,然后很沮丧地说:“你别看我身背宝剑,其实我的功夫很一般。暮云山庄守备森严,我很久才找到进去的地方。”

    江承紫对于这句明显的谎话,只是“哦”一声,呵呵一笑。

    这张嘉明显在说谎,什么功夫一般?她的听力可不差劲。能脚踏花叶而行的,还叫功夫一般?

    他不知她听力非凡,就这样胡诌瞎说。

    “是真的。”他也听出她不相信。急切地表示说,“我进来后,又是单枪匹马,看到姚萧氏那样对你,正想着挟持她的。那阿念就带人来了。”

    江承紫不想听他编这些谎言,便摆摆手,说:“过去的事就不要说。白白浪费时间。你且说你今日来意。”

    张嘉听她这样说。顿时就愣住。有些尴尬地说:“在下来意,在方才就已告知九姑娘。”

    “你真要与我一道救人?”江承紫也不多扯皮,直奔主题。

    张嘉站起身来。斩钉截铁地表决心,说:“是。我不能让你冒险。”

    “张公子,我虽才九岁,也知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爱恨。你这般帮我。到底有何企图?”江承紫毫不客气地问。她自己也不知为何,看到张嘉。内心就有一种莫名的怒意。

    或者是因为刚才得知她骗自己,又窥伺自己的行踪吧。她兀自想。

    张嘉因她这句话,神色变得很难看,眉头凝成老虎纹路。紧紧抿唇,眼眸里全是哀伤。

    “我——”过了良久,他吐出一个字。又抿唇。

    “你什么?我就想不明白,我这么一个身份地位财富权势容貌全无之人。河东张氏未来的继承人,为何会倾心相护,不远万里路,一路守护?”江承紫咄咄逼人,手中匕首蓄势待发,准备着对方气死败坏凶相毕露时,也反戈一击。

    张嘉的神情终于有点崩溃,很是紧张地说:“我,是我欠你的。”

    “何时?”她冷笑。

    张嘉神情越发哀伤,像是被江承紫这个穷凶极恶的猎人逼迫到悬崖边的小兔子,可怜兮兮,局促不安。最终说了一句:“我,我上辈子欠你的。”

    江承紫哈哈一笑,随后冷冷地说:“张公子也真会说笑,拿逗乐教坊女子的话来糊弄我。”

    张嘉叹息一声,无奈地说:“今日,我亦不知如何与你说清楚。只是,我想对天发誓,当日在洛水田庄,我也是真心求娶于你。想护你一生一世周全,举案齐眉白头到老。到如今,我对你,或者有所隐瞒,但所做之事,没有一丝一毫加害你之心。”

    江承紫垂眸,很固执地说:“你不必说太多。我并不信任你。”

    “阿芝。”张嘉喊了一声,声音里满是哀伤。

    江承紫不语,他则是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很认真地说:“阿芝,你莫恼。我断不会害你。我张嘉,若有害你之心,我必天打雷劈、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

    他用了最恶毒的誓言,在这个信奉鬼神的年代,这些誓言甚至可以作为某种信用来刷。

    江承紫不作声,他便是着急了,问:“阿芝,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

    “坦诚相待。”她缓缓一句。

    张嘉一脸死灰,像是被逼迫到绝境的困兽,动了动嘴唇,终于是说:“我本想将来时机成熟,便告诉你一切。今日,你真要知晓?”

    江承紫心想:这不是废话么?老娘都不晓得你是咋样的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她点点头,说:“要一个人信任你,就不能对这人有所隐瞒。”

    张嘉神情凄楚,紧紧咬着唇,犹豫良久才下了决心,说:“早晚是要说,既然阿芝想知晓,今日,我便一并说了。”

    看他这样子,像是身怀重大秘密似的。江承紫正竖起耳朵倾听,却就在这当口,门口响起拍门声。

    “谁啊?”江承紫朗声询问。

    “是我,是我。”云歌在门外回答。

    不过,江承紫可知晓这拍门声绝对不是一只鸟可拍出来的,外面定然还有别人。她施施然起身,张嘉将她一拦,低声说:“还有别人。”

    江承紫扫了他一眼,说:“我知。”

    张嘉看她神情语气,都跟他之间筑起一堵无形的墙,顿时觉得有莫大的无力感深深摄住了自己。纵使自己使劲浑身解数,却也无法弥补过去一时糊涂犯下的错误么?

    江承紫没有他想得多,只是单纯觉得这人阴沉沉的神叨叨的,让人觉得不安全,不可信任,而且看着就莫名来气。所以,她几乎出自本能,觉得应该疏远他。

    他听闻她“我知”二字,面如死灰,只得悻悻退开,任由她施施然去开门。

    江承紫走到门口停住脚步,问:“云歌,你带了何人前来?”

    “九姑娘,是我。”门外是沉静平和的回答。(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