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营救(二)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营救(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云歌一句话说出阿念的意图。江承紫微微沉思,才想起阿念是汉王部从,这次又是领了皇命追击人牙子,他的责任就不仅仅是救人,还得将贼人一网打尽,擒拿归案,安定长安百姓。

    这几个月,这伙人牙子的作派已让长安百姓人心惶惶,许多人都怕自己没看紧小孩,一不留神就让贼人劫走了。甚至有钱有权的人家还派护卫将孩子的住所团团围住,日夜值守。

    “可,若你轻举妄动,怕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即便救得你家公子,但这益州城却也危机四伏,他也未必可安平到达长安。”江承紫缓缓地说,心里也觉得在这之前,她的想法都多于简单,以为只要将杨宸从那伙人牙子手中救出即可,却没想仔细思考一下,人家既然敢在这益州落脚,就必定是有一定的势力,甚至这里还可能是人牙子的地盘。即使自己救出杨宸,怕也不能护得他周全。

    早说,救出他了,另一个就不救了么?

    这时候,她才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来思前想后。

    “可夜长梦多,若是这伙人再往西部去,出了剑南道,可就不是大唐的领土。我可听说,那边山高林密,蛮夷之人众多。”云歌很是担心。

    江承紫蹙眉许久,觉得这件事凭借一己之力只能救出杨宸,却不能护得他周全。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她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要与人合作。而如今,能值得合作的,只有阿念一人。

    “云歌,我要见阿念一面。”江承紫对云歌说。

    “见他作甚?他不会同意马上救我公子。”云歌不屑地说。

    “我可救你公子。但贼人未除去,我可不能保证你家公子不会被再抓住。你是一只见过世面的鸟,逃跑被抓住后,下场会很惨,而且再要救救很难。”江承紫循循善诱。

    云歌在屋里蹦跶了几个来回,终于下定决心,说:“那。我去帮你找找。”

    “不是帮我找找。是必须。一定。”江承紫说,正要打开门,却听见有人在楼道里蹑手蹑脚地走动。她立刻对正要说话的云歌打手势。示意它不要说话,门外有人。

    云歌立马拿翅膀捂住嘴,站在桌子上,也是侧耳倾听。屋外那人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便停住脚步。江承紫正琢磨如此对付这人,却听见那人抬手敲门。

    “谁?”她朗声问。

    外面的人回答:“九姑娘。在下乃河东张氏,张嘉。”

    江承紫一愣,想起上一次与张嘉相见是在洛水田庄。当日,张嘉来向她提亲。她一口就回绝了。那时,张嘉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黯然离去。

    可他为何又出现在这万里之遥的益州城?屋外那人真是张嘉么?

    她一时没说话。张嘉便又说:“洛水田庄一别,在下实在不放心。姑娘身边危机四伏。故而一路跟来。前几日,过蜀道,九姑娘走得太快,张嘉只要日夜兼程,才总算再次跟上。”

    江承紫听他所言,也是十分感动,但只是感动一下而已。她内心更多的想法是:这个人出现得莫名其妙,对她这样的关怀也是莫名其妙。

    若说沉迷于她的美色,她不过才九岁,也不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容貌;若是要借助杨氏的力量,也轮不到她,她不过是杨氏的不祥之人,是杨氏一族想要驱逐的对象;若说是要冲喜吉祥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更是一个不祥之人;若说仰慕她的才华,那更是扯淡的事,她之前可是形貌痴傻的女子;若是说爱慕她灵魂的纯洁,她更觉得是笑话,都没彼此交谈过,能知道对方的灵魂纯洁不纯洁?

    她江承紫虽然渴望有人关爱,但她更清楚,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天上掉馅饼这种事,大多数是阴谋,少部分即便是真幸运,也是有因有果。

    可是张嘉所作所为,她看不到因果。

    “多谢张公子厚爱,阿芝在此谢过。”江承紫回答,却也不开门。

    张嘉却还在门外,说:“在下知晓阿芝摆脱众人前来益州,定有所谋划。特现身相见,想助阿芝一臂之力。”

    他瞒也不瞒,就这样直接告诉江承紫,他知道她想干什么,也知晓一路上发生的事。

    江承紫听他这一句话,便不再多说什么客套话,只对云歌耳语:“你躲在后窗下。我瞧见后窗外是一条寂静的巷子,若我这般有何事,你且去找阿念。”

    “你要开门,放他进来?”云歌不太会控制低沉的声音,这会儿压低声音,听起来还真是难听。

    江承紫摆摆手,说:“别无他法,我非得会一会这人,探一探它知晓多少。我这人最讨厌就是有人自以为是,给我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

    云歌虽是一只鸟,但毕竟经过主人的特殊训练,又与江承紫接触过很多回,知道这小姑娘很有主见,便不再多说,很听话地躲到后窗下。

    江承紫这才理了理衣衫,将帷帽戴上,匕首握在手中,宽袖遮住,施施然打开了门。

    门口站的果然是张嘉,一袭青色袍子,皂巾束发,腰佩白玉珏,身背一把宝剑。他站在门口,瞧见江承紫开门,神色忽然就不自在,只低头拱手说:“在下见过九姑娘。”

    “张公子客气,请进。”江承紫客套一句,尔后就朗声喊,“小二,来点点心。”

    “九姑娘,不必。我就住在上楼梯的第一间,只与你说道说道,便自行回去。”张嘉连连阻止,对那已笑嘻嘻跑过来的店小二说,“暂且不必,麻烦你。”

    店小二一脸黯淡地蹲墙角值守二楼去了。江承紫本来就没几个钱,刚才是客套,人家既然说不吃,那就不叫了。

    两人关了门,落座。

    江承紫开门见山,问:“张公子所来何事?”

    这种问话很不近人情,张嘉一听,神情就不太好。但他还是自嘲地笑笑,说:“也没多大的事。就怕你一个人去救人太危险,所以想自告奋勇与你一并前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