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七十四章 璀璨之人

正文 第七十四章 璀璨之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今日第二更)

    果然,阿念顿了顿,在众人都屏神凝息,自动脑补出眼前这帷帽低垂的杨氏九姑娘到底有何特殊身份,让汉王亲信拿命相护后,他才说:“毕竟,她与汉王交情匪浅,汉王素来看重。”

    我去,果然是重磅炸!弹啊。江承紫内心哀嚎:虽然与李恪拉上关系,她还有点高兴。但阿念现在对众人宣布她与李恪交情匪浅——

    一个闺阁女子与当朝皇子能交情匪浅!!!人们匮乏的想象力也只能脑补成这个皇子万分中意这个女子,这女子是他的人。将来这女子不是他的正妃,也得是侧室,总之是皇子心尖尖上的人了。

    阿念这一句话,虽然从理论上讲,是用汉王李恪的身份来让歹人不蠢蠢欲动。但这一句话却又在众人心中,把她的婚姻都定了。

    江承紫对这一点颇为不悦,但碍于众人在场,她也不好反驳打他的脸。只是从宽袖里伸出手,使劲掐阿念的后腰。嗯,反正她站在他身后,衣服又宽大,绝没人看见。

    她一掐,阿念的后腰却意外的结实,看起来是个练家子,身材真心不错啊。

    阿念正在说话,没想到身后这家伙这样大胆,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偷下手掐他,报复心还真重。但变掐为摸是怎么回事?

    他只觉得心里慌得很,额头竟在这凉寒的春意沁出密密的汗珠。

    江承紫本来是要掐的,无奈掐不动,就只好摸一摸这家伙身材怎样。她只是一摸,阿念身子一僵。江承紫立刻醒悟:我去,我也成色狼级别的了。罪过啊。

    她立刻要缩回手来,他却略略一侧身,从宽袖中捉住她的手,狠狠掐了一下。

    江承紫没料到这阿念这么大胆,报复心这么强。她一怔,想要挣脱,他却将她的手紧紧包裹在手掌中。江承紫想要挣脱。但又怕别人瞧见。不敢使劲。

    所以,她挣脱一番挣脱不了,就索性任由他握着。反正天气冷,他的手掌很温暖。

    阿念见她居然不挣扎,却又有些不习惯地愣住。随后又觉得自己这行为真是登徒子啊,若不是戴了这张面具。她怕就唾弃他,以后的事都得搞砸了。

    他内心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便去瞧她是否生气,但她带着帷帽安静地站在他身侧,他瞧不见她的神情。

    “原,原来九姑娘是汉王的贵客。在下招呼不周,请九姑娘见谅,也请九姑娘与阿念公子给予在下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亲自护送你们到晋原县。”姚安率先反应过来,觉得这阿念公子要巴结。这小姑娘也不能小觑。而且,从那阿念口中听来,这杨氏六房的前途不可限量。

    江承紫没回答,这种场合,有阿念在,而且自家大兄也在。即便要回答,也是他们。

    阿念却没回答,只是将江承紫又往身后拉一拉,不悦地喝道:“名门闺秀,若非遇险,你们且能见到?还这般大胆无礼,竟敢窥伺?”

    阿念呵斥的是暮云山庄那些好奇的护卫下人,就在方才阿念宣布她与汉王交情匪浅后,那些人就纷纷向江承紫投过来惊讶的目光。

    众人一听,立刻就垂眸低头。姚安立刻赔不是,说:“阿念公子莫要恼,是山野下人不懂事。”

    “姚庄主,你虽不在朝,但昔年也是学富五车。颇有名声,也曾在隋朝军中建过功勋。这山庄上下却如何管理成这般?”阿念朗声说,语气平静,却自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让江承紫都觉得应该要仰视这个人。

    真是奇怪呢!江承紫兀自蹙眉,却瞧见那姚安的身子佝偻得更厉害,正连连说:“阿念公子教训得是。”

    “姚庄主莫要说是我教训。今日,原本是杨氏六房信任你暮云山庄才来此歇脚。却因你儿媳妇之故,杨氏六房差点满门覆灭在此。若是此事汉王知晓,必定追究。”阿念又拿出李恪来压姚安。

    姚安本就想搭上皇家之人,找寻自己的长子。并且,江承紫想这老头定然也想重返朝堂,就是先前姚萧氏的举动,他定然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的,想着杨氏如今要得到重要了,若是能搭上杨氏观王房,暮云山庄再为杨氏提供资金,必然也能重返朝堂。

    所以,这会儿阿念说什么,姚安一味点头哈腰,连连说是。等阿念说完,这姚安又表达想要亲自赎罪,送杨氏六房去晋原县。

    “姚庄主既有这样的心,我自是没异议。只不过,这事得问过杨氏六房的意思。”阿念说着将眸光投向杨清让。

    杨清让则是表示要请示杨舒越以及杨王氏。姚安一时之间没达到目的,有些讪讪的神色,嘴里却还是连连说:“应该,应该。”

    阿念有些不耐烦应付这些人,便是挥挥手说:“都散了吧。”

    姚安就遣散众人,又对杨清让说:“小郎君若是问清,派人支会在下一声,可否?”

    “庄主客气,这是自然。”杨清让也是敷衍一句,眸光却不在他那边,而是颇为不悦地瞧着阿念。

    姚安听这一句,也不敢多做停留,便就告退。

    一瞬间,这园林的矮墙下,就剩了杨清让、江承紫与阿念三人。

    众人一走,杨清让立刻就板起脸,不悦地说:“阿念公子救命之恩,杨氏六房没齿难忘。但阿念公子方才平白无故污阿芝名声,此举不妥吧。”

    “我如何污她名声?”阿念一脸无辜。

    杨清让愤愤地说:“你这人好生无礼。阿芝,走,跟大兄回去。”他说着,就来拉江承紫。阿念却将江承紫往身后一拽,轻易地绕过杨清让,说:“杨嘉,你讲些道理可好?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不能亲自护送你们到晋原县。而你们的敌人似乎是要执意置你们于死地。我不放心,我这般做有什么不妥?”

    “那也是我们的事。”杨清让回答,而后因抓不到江承紫,便是发火道,“阿芝,回去。”

    江承紫还有事没问阿念,便说:“大兄,你且先回去,我还有事询问阿念公子。”

    “他都诬你名声。”杨清让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如何污她名声?你妹妹非凡人,所嫁之人定是如汉王那般非凡之人。若她要真因今日之举动嫁不出去。汉王自来求亲便是。”阿念回答。

    “越发胡说,我打死你。我妹妹不与人做妾室。”杨清让向来很有分寸,这会儿听得这登徒子这般说,便扑上来要打他。

    阿念功夫很高,并不真与杨清让纠缠,只反手将江承紫一搂,纵身东躲西藏。

    江承紫也觉得这么闹下去,怕又得引来好事者窥伺,便发话:“你别太过分,放下我来。”

    阿念听她语气不悦,生怕她反感自己。他知道她性子,爱就爱到底,讨厌也讨厌到底,九头牛也拉不回去。

    所以,他赶紧放开她,声音软了下来,有点求饶地说:“好了,好了,你别恼。我,我就是跟大兄闹着玩。”

    “大兄?他可没你大吧?”江承紫斜睨他一眼。

    “是是是,我口误。”他连忙说。

    杨清让也知晓再闹下去,让人瞧见,也只是阿芝白白丢了名声,便也停下来,站在一旁不悦地喊:“阿芝,回去。”

    “大兄,莫恼,方才事出突然。阿念公子才出此下策,再者,你妹妹这样星光璀璨的名门闺秀,所嫁之人自然非凡。若没有自己的判断力,就认为我与汉王有什么,那这样的人又如何能配得上我?”江承紫安慰杨清让。心里却是叹息:说是这么说,能让自己一眼万年的人哪那么容易找啊。

    杨清让想了想,觉得自家妹妹似乎说得在理。若是判断不清是非,以世俗的名声来瞧自家妹子之人,定然也不是什么好货。

    如此想,他也释然,便说:“那,那你也离这人远些。我总觉得他没安好心。”

    “喂,杨嘉,你别污蔑你。我与阿芝是一见如故。我又是有侠义心肠之人,路见不平,自然拔刀护佳人。”阿念贫嘴。

    杨清让不屑地瞧了她一眼,轻飘飘插刀一句:“都不敢拿下面具,以真面目示人,还谈什么真心、侠义。”

    阿念一愣,江承紫想到他是因获罪刺字才戴面具,此刻杨清让这样说,到底是戳到他痛处。她连忙推杨清让说:“大兄,你先回去。我几句话,问问他,就回来。”

    “这,那,那我在那边等你。”杨清让到底不想自家妹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却又见江承紫似乎真有重要的事,就指了指那边的亭子。

    “好,我只几句话,你那边等我,警醒些,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方。”江承紫叮嘱几句。杨清让就往亭子那边走,阿念却是悄声吩咐身后的护卫要时刻保护着杨清让。

    那护卫走远,两人就缓步在近处,江承紫一处石凳上坐下。阿念就站在她的面前瞧着她,低声解释:“方才,我抱歉。我有要事缠身,而这暮云山庄的姚安实力不俗。而且我知晓他一直想搭上朝廷这条线,故而这样做,想让他护送你们一家到晋原县。却没想到你名声。我——”(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