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一场倾诉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一场倾诉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我的东西?”江承紫自言自语转过身去,就瞧见阿念灯笼也没提,就那么快步跑过来,期间踢到花台,差点绊倒。

    他手中倒真是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裹,那包裹外面是蓝底白碎花的包布,与江承紫先前包马铃薯与红薯的布一般花色。

    看到此来,她陡然一惊。这东西可事关自己的前途命运,以及杨清让的锦绣前程,还可能是将来能帮助汉王的利器呢。

    “先前,你从盾阵里出来时,不小心掉了。当时,又与那姚子秋说话,便忘了还给你。”他说着,将那包裹递过来。

    江承紫将灯笼放到一旁,便将包裹接过来,赶紧将包布打开,瞧了一眼,感觉马铃薯与红薯都无大碍,便是长长松了一口气,说:“谢天谢地,还完好无损。”

    “这是什么?”阿念原本以为里面会是钱财珠宝,或者是女儿家的胭脂水粉,再不济也得是什么首饰。但他却没想到这女娃毫不避嫌当他面打开,而里面居然是不知名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植物的根。

    “好东西。”江承紫对他笑,然后很恭敬地说,“谢谢,阿念公子。这是我师父与我断绝关系前,赠给我的三样物什中,其中的两样。”

    “呀,那就不是凡间之物。难怪我不曾见过。”他吃了一惊。原本他对她寻仙这件事就将信将疑,但又不得不信,因为他本身就经过太多奇异之事。

    “这就是凡物。只是非中原所有,又生长在极其罕见之地,常人无法取得罢了。师父赠予我,其实是师父胸怀宽阔,想赠予世人。”江承紫胡说一通,为以后自己找李世民合作,进行大面积推广先做一做铺垫。

    她这几日,尤其是先前生死一线时,想得很清楚了。这一世,既然有一番奇遇,就不能辜负苍天的赐予,定要活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自由自在。

    “赠予世人?这是至宝啊。”他很是疑惑,即便他经历太多,她却是他始终参不透之人。在他看来,此等至宝,怎可烂俗于天下?

    “这,说来话长。”江承紫一时之间没想好如何说得滴水不漏,便一边将包裹放入怀中,一边以这样一句话搪塞过去。

    “哦。”阿念也识趣,知晓人家这样说,就是不愿意再说了,便也不多问,只与她并肩向前走,一起去找她的阿娘与大兄。并肩在廊檐下,九岁的她还太小,个子也不高,只能到他的肩膀。

    他无端地想起昔年,那时的自己从未与她并肩走过,也不曾正眼看她一眼,到今时今日,也不知她到底多高,可有及他的肩。

    想到昔年,他只觉得心里层层叠叠的疼痛,疼得恨不得给自己一刀。因他这般分心,下台阶时,竟然一下子踏空,差点摔倒。

    江承紫眼神很好,从方才就觉察出阿念魂不守舍,像是有心事。这会儿瞧见他居然连台阶都没看,不由得伸手拽了他的衣袖,喊了一声:“小心。”

    “我,我没事。”他有些尴尬,方才还夸下海口说要保护她一家,如今下个台阶都要跌倒,她又如何有安全感啊。

    江承紫只觉得眼前的少年不再是垂柳客栈那近乎妖邪的少年公子,冷静自持。如今的阿念倒像是个傻呆呆的少年。

    她不由得“噗嗤”一笑,说:“我也没问你呢。”

    “我——”他被她这句话噎得不知说什么,只得尴尬地支吾一会儿,才咳嗽两声,无比落寞的语气说,“我方才想起她。我竟不知她多高,我——,从未与她并肩行走过。那时,我怕看到她,总躲她——”

    他语气越发落寞,说到此处,却已说不下去,只低了头站在一旁的花树下。花树盛放着浅紫色的不知名花,那花在灯笼不明的光线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惨淡。

    她也停下脚步,不知该说什么,彼此停步沉默里,只觉得周围更加凉寒。江承紫她说出第一句“我方才想起她”时,她就知道阿念说的是他那亡妻。虽然她之前一直在质疑这亡妻的存在与否。但种种迹象表明,或者这亡妻还是真的存在的。

    再加上阿念是刺字之人,是经历过巨大变故的人。那么,或者阿念的身形受到了影响,其实这人比看起来要大得多。再者,或者这一场变故也与那亡妻有关吧。

    江承紫兀自沉默,默默地想一想阿念说起的与他亡妻有关的事,稍稍往深里想一想,便觉得心里有种莫名的刺痛,让她觉得前面似乎有看不见底的深渊,十分恐怖。

    她吓得一顿,稍稍调整呼吸,稳住心性。却听见在沉默良久后的阿念缓缓地说:“到如今,我唯一能想起的是初见与死别。”

    他说到此处,眼泪簌簌落下,喉咙里有竭力压抑的呜咽声,像是某种受了伤的兽类在嘶鸣。

    江承紫站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瞧着一树紫色的花在寒凉的山风中簌簌飘落,像一场盛大的哀伤。

    她想: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便是做一个听众吧。或者,在过去他所经历的岁月里,他都将这些遗憾与美好、愧疚都放在心底,从不曾启封。便在内心深渊里腐烂、发酵,成为蚀心的蛊毒,时时啃噬他的心。

    如今,他应该是到达一个临界点,需要倾诉。不然,肯定成疯魔。

    所以,江承紫就站在漫天的紫色花雨里,静静地瞧着眼前的面具少年,等待他的倾诉。他隔了好久,才瞧着近处一盏摇曳的灯笼,用一种带着略略暖意的声音说起他们的初见。他说:“我不情愿地挑落她的盖头,红烛摇曳,醉眼朦胧里,我只瞧见她那一张脸,如同此生见过的最灿烂的云霞,还有那一双眸,熠熠生辉,仿若天空最明亮的星斗。”

    他说到此处时,唇边有温暖的笑,随后有点自嘲地继续说:“那时,我若痴愚之人。一瞬间,先前想的楚河汉界,当她从不存在的想法土崩瓦解。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心也可不受控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