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七十章 傻傻的笑

正文 第七十章 傻傻的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来人一袭黑披风,从廊檐那边匆匆而来。江承紫还在瞧那人面目,阿念忽然将拿在手中的帷帽戴在她头上,说:“外面人多眼杂。”

    然后,他还没等江承紫发言,就将她一拉,藏到他身后。

    江承紫这才发现原来阿念其实并不是太高。嗯,毕竟还是个少年,严格说来还是个孩子呢。不过,为何自己老是忽略他是个孩子呢?

    江承紫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到处奔跑一圈,才总结认为是阿念说话做事老成的缘故.

    而在这期间,那来人已经上前来。江承紫从阿念身后略略探出脑袋瞧,那人三十来岁的模样,留了髭须,活脱脱像是一只耗子。

    他拱手弯腰对阿念行礼,说:“公子,已安排妥帖,可需马上接人?”

    阿念对他挥手,说:“你且去前院候着,我与杨姑娘商议一番,再做定夺。”

    那人忽然瞧过来,一双小眼睛里射出打量的精光。虽隔着帷幕,江承紫还是一怔。与此同时,阿念将她一拉,又藏到他身后。

    “那在下告辞。”那人便转身离去。

    江承紫也顾不得阿念将她塞到身后的举动,只询问那人是谁。阿念这才说那人是汉王的人,在这蜀山要道处为汉王值守一座小别院。这小别院与暮云山庄毗邻,平素鲜少有人居住,只留了仆人洒扫。仆人都是从前在太原伺候汉王的老仆们,平时深居简出。因此,这人来人往的小镇上,很少人知晓这小别院的存在。

    “汉王的别院?”江承紫蹙了眉,对阿念的话,她又半信半疑了。

    因为李恪如今还小,李世民也不可能允许他一个皇子到处跑啊。再者,在这种交通要道附近置别院,若是有心人使坏,会说他野心勃勃的。

    李世民自己宰杀太子李建成,才登上帝位。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他谋朝篡位、为帝位弑杀兄弟、逼迫父亲。因此,他更忌讳孩子们的举动。

    若是李恪这般悄然置办别院之事被李世民知晓,怕李世民又要万般提放这个聪敏无比的儿子了。那么,自己都懂的道理,杨淑妃会不懂?

    她疑惑满心,但阿念是何等精明之人?看她语气神色立刻就明白她的担忧,立刻就低声解释说:“姑娘莫担心。除我之外,没人知晓这别院是汉王的。在外界来说,这别院是我的。”

    “哦,原是如此。不过,你是汉王部从护卫,也该避嫌。”江承紫松了一口气,便又这般建议。

    阿念一听,一边从房檐下取下一盏红灯笼,一边回答:“我自是谨慎小心。”

    “如此甚好。”江承紫回答,只觉得一股风吹来,春日山中的凉寒竟比冬日更甚。好在阿念先前为她披了大氅,到底是暖和得多。

    “方才那人便是那边的管事。我本是歇息在那边,一则是人牙子也在附近落脚,二则是别院离这边近,若有风吹草动,我可来得及。”他话说到后来,声音就低下去,最后一句几乎羞涩得几不可闻。

    江承紫抿了唇,暗自有莫名笑意:这人在害羞。

    她暗自笑,跟着小心翼翼提着灯笼往前院走的他。两人都没说话,在凉寒的夜风中一前一后地走着。也是这时,江承紫才发现这暮云山庄还真是大。

    “你,你可,可信得过我?今夜到那边暂住。”转过一个廊檐拐角时,阿念忽然停下来问。

    江承紫停步,瞧着他真诚的眸子,想这今晚这暮云山庄无论如何也不能住了。一个姚萧氏就够难对付的了,万一再跳出个谁来要宰杀她,她可不是牛到逆天的小说女主啊。

    所以,她再三衡量,还是觉得住到阿念的别院去好一些。何况,他说那是汉王别院,那就可能是按照李恪的喜好来布置的。自己去瞧瞧,也可窥伺一二真正的李恪到底怎样。

    于是,她当下就点头,调皮地反问:“为什么不?”

    阿念听她这回答,唇角又忍不住上扬,像是一朵含苞待放又竭力忍住的花。

    “那,那我让人准备,接你们过去。”他十分高兴地说。

    江承紫也不知这事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当然,她不可能傻得当面问阿念。她只是笑着说:“莫急。我得先跟我阿念说明事情来由,要不然,他们如何信你?”

    “是,是,是。我高兴得忘记礼数了。”他不好意思地回答。

    江承紫笑眯眯地瞧着他,那句“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终究,她便是笑眯眯地瞧着他,他也瞧着她,两人傻傻地笑。

    两人相视傻笑,随后又各自笑得更欢畅。江承紫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若与这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熟识。

    “那就这样决定了。你且先与你父兄阿娘说一些缘由。我便差人来搬过去。”他终于还是从傻傻的笑里稳住神来,朗声对他说。

    “好,那我先去见我阿娘与大兄。”江承紫最惦记的便是这两人,早就恨不得生了脚去瞧瞧他们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惊吓。若是他们真有三长两短,她怕自己也会成可怖之人,直接将姚萧氏灭掉,以后还可能回祖宅把那老太婆拉下马来,弄她个晚景凄凉。

    她一边说,一边就去他手里拿那盏灯笼,说:“你比我高,你再摘一盏下来。这一盏便给予我瞧我阿娘、大兄去。”

    阿念一愣,便任随她夺取手中的灯笼,而她的指尖过处,是不可思议的柔软和温暖。

    “哎,我,我与你一道去。让你阿娘、大兄也瞧瞧,我不是坏人。”阿念瞧着小碎步跑出一段的江承紫,朗声喊道。

    江承紫摆摆手,说:“不用。我去说便可,你且先准备准备。我稍后来找你。”

    “可是,你的东西——”他喊一声,却见那女娃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他有些疑惑,那灯火摇曳得紧,原本就光线不明,她却还能跑得那样快。

    他一愣神,她眼看就要跑出远门。他便快步跑过去,喊:“姑娘,你的东西——”

    江承紫先前只在想如何与阿娘、大兄说今日之事,杨老夫人到底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没将阿念的话听进去。这会儿却是听到他在说“你的东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