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何况是你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何况是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阿念声音本就轻,最后四个字更是吐得轻飘飘的。但对于江承紫来说,这四个字却像是有人拿针密匝匝地在她心上扎,细细密密全是疼痛。

    脸上刺字之人,都是获罪之人,或者获罪之人的子弟,那是他们一辈子的伤与耻辱,除非大功绩,否则一辈子都不能洗去。

    难怪他戴面具,原是脸上刺了字。

    哎,好端端的一个帅哥就毁了。江承紫有些惋惜,随后就安慰阿念:“我不看便是,你莫要恼。待他日,你建功立业,将字洗去便是。”

    “嗯,来日再说。”他声音依旧很轻。

    江承紫不知他是不在意这事,还是不愿再触碰与面上刺字有关的耻辱伤口。她顿了一下,便说:“你放心,将来我定会助你。”

    他轻笑起来,唇角略略翘起,露出些许洁白的牙齿,打趣地说:“你呀。还不知我是不是好人呢。”

    “你说话做事,诸多矛盾。然,你对我没歹意与杀气,救我于水火。我自然知恩图报。”江承紫一本正经地说。

    他唇角却是缓缓展平,神情变得严肃,瞧着她叹息一声,才很严肃地说:“你记得:你不欠任何人,包括我。”

    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江承紫自然不能回应,好在外面有人走进来,对他拱手说:“将军,一切皆处理妥帖。原是那庄主也被这妇人下了药,全都还在昏睡。而杨氏护卫也对一个妇人不曾防备,这才着了道。”

    “哼,杨氏也真没落。”阿念冷哼一声,便让人将姚萧氏押走。

    被江承紫和阿念晾在一旁的姚子秋,这会儿急忙开口说:“公子,且慢。”

    “何事?”阿念问。

    姚子秋急忙抱拳道:“在下自知我家大嫂所做之事罪大恶极,但,但她亦是救夫心切。如今,也未曾有人员伤亡,在下恳请,恳请公子能饶过我大嫂。”

    阿念没说话,只是把视线朝江承紫投过来。江承紫则是垂眸,冷冷地说:“先押下去,严加看管。”

    “杨姑娘。”姚子秋急切地喊一声。

    江承紫立刻朗声喝道:“二公子,是否造成人员伤亡,或者是否对我杨氏造成伤害。不是仅凭你一句话的事。你大嫂将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得与她做下多少恶行匹配。”

    姚子秋被江承紫一顿骂,便耷拉着脑袋,拱手说:“姑娘教训得是。在下,在下代表暮云山庄向姑娘道歉。”

    江承紫看他模样,觉得适才自己那语气态度似乎太过严肃,想要说什么来缓和,却又说不出来。一时之间僵在原地,也是这会儿,她才瞧见姚子秋的胳膊被鲜血染红,这人原来受了伤。想必就是方才箭雨来时,他护她心切,挡在她身前所致吧。

    想到此处,江承紫更觉愧疚,便是说:“二公子,若是调查清楚。我们也不是刁难之人。”

    “嗯。”姚子秋低声回答,而后要告辞说去瞧自家阿爷是否无恙。

    “你,你的胳膊受伤,我替你瞧瞧吧。”江承紫对于急救有自己的一套心得,终于在他要告辞时,说出这一句话来。

    他脚步一顿,旁边的阿念一下子跨过去,说:“你一个女儿家,莫要动手,污了罗裙。让我手下来。队里有治伤的好手。”

    江承紫一听,觉得这样甚为妥帖,便拜托阿念让人为姚子秋治伤。姚子秋一听,立刻就摆手说:“小伤,无妨。我自有药。”

    他一说完,就快步离去。

    阿念这才吩咐自己的人再将山庄上上下下检查一番,确保无歹人骚扰杨氏六房的人。他刚吩咐完,姚子秋却又回来,抿着唇站在阿念面前,很是恭敬地一拱手,说:“公子,我听杨姑娘说,你是汉王的人。”

    “我是朝廷之人。只是朝廷派我保护汉王。”阿念很是得体地回复一句话,以免别人说汉王一个庶出的皇子、小小年纪就培植自己的势力,心怀不轨。

    姚子秋不太明白,木讷地“哦”了一声,才问:“那就是认识汉王了?”

    阿念咳嗽一声,回答:“算是。”

    “那,那请公子能否请汉王帮个忙。”姚子秋激动起来。

    “何事?”阿念问道。

    江承紫已猜测出这姚子秋是想要阿念帮忙寻找自己的大哥。果然下一刻,姚子秋就忽然跪地请求阿念帮忙寻找一下自己的大哥,还将大哥先前是王世充的部下,后来王世充败亡后,大哥被俘,但至今毫无消息,家里找了好些年,皆无音讯。今日大嫂所为,也是救夫心切。

    “汉王府不是寺庙。若是暮云山庄能保证杨氏六房安全到达晋原县。本公子自然可为你打听一二。”阿念回答。

    姚子秋一听,立刻又是跪拜。阿念便懒得理会,只挥挥手让他退下。

    江承紫站在一旁,倒是有些愣神。这阿念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一种威严。她不禁猜测这阿念即便真是汉王府的刺字护卫,想必在获罪之前也不是普通人。

    姚子秋退下后,阿念便是转身来仔仔细细地瞧她,轻声问:“可有伤着?”

    “没呢。”她回答。或者因他在千钧一发之际的相救,江承紫对他的防备没有先前深浓,说话语气也温柔许多,两人像是熟识了许多。

    “那就好。方才,我真怕来不及。”他说,神情语气都很紧张。

    “咦,你方才不是一直在墙上?”江承紫问。方才她还腹诽谁那么装逼啊,非得等千钧一发才出手。装逼过度是会出人命的啊。可现在听他的口气,像是急匆匆赶来的。

    他嘴唇一抿,有些不高兴地反问:“你以为我是那些不中用的纨绔子弟,人命关天的事,还要先梳妆打扮,等到万分危急才出手?这世上什么都可冒险。唯独人命不可冒险。何况——”

    他顿了顿,却是停住没说下去。

    江承紫竖着耳朵在听接下来的内容,却看他没说的意思,便问:“何况什么?”

    他低了头,不愿意说,江承紫看他模样,便说:“你不说算了,我去瞧瞧我大兄与阿娘。他们胆小,定是被那贼婆吓坏了。”

    她说着就蹦跶着往外走,阿念以为她是生气,便是快步追上来,有些忸怩地说:“何况,是,是你。”

    江承紫一愣,不是她情商低,也不是她不解风情。纵使她国色天香,也不过才实岁九岁,虚岁十岁而已。论身材、论容颜、论可爱程度、论见识,都不太可能让阿念同学动心啊。

    所以,她在片刻脸如火烧后,立刻就冷静下来,认为这是阿念词不达意所造成的问题。她索性就大方接受,然后说了一句:“多谢公子。”

    他语气像是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江承紫正要询问,前面又有一人匆匆而来。

    (我是很有节操的,我会多更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