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打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打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船家船靠岸,江承紫一家并没急着上岸。一则是对岸上情况不明,杨迪要先上岸查探。毕竟码头上人来人往,人多眼杂。

    另外,江承紫一家是举家从弘农迁到蜀州晋原县,所以,虽然家里钱财不多,但坛坛罐罐也是带了不少。从船上卸下,在码头找好合适的马车和脚夫也得要好一阵子。

    杨王氏只让周氏夫妇负责清点货物,杨迪去租合适的马车,再挑选几个合适的脚夫。其余人都被勒令呆在船舱里,杨云负责护卫。

    秀红的大女儿想要出甲板上玩,也是被杨王氏派云珠去一顿斥责,勒令其入了船舱。

    那边厢,江承紫这位二姐又哭又闹,后来云珠冷声喝道:“不要没了体统。昨夜客栈闹人牙子,你们却要让人牙子掳走?夫人这是为你们好,不要不识好歹,白白丢了姑娘家的名声。”

    云珠平素对江承紫与杨清让自然是和颜悦色,但杨王氏调教出来的丫头,到底也不是省油的灯。以前杨王氏在洛水农庄,出行不方便,很多事就是交给云珠去办的,云珠从来都办得妥妥帖帖。

    如今,经过垂柳客栈一夜,杨王氏从表面上收回六房的主母之权,云珠自然展现出雷厉风行的严厉一面。

    江承紫那二姐更闹腾,哭得声泪俱下,说什么狗仗人势,一个小小的贱婢竟敢对她恶言相向。江承紫听得头疼,从这闹腾的二姐可以预见在晋原县生活的日子也不会太平顺。

    “她与她阿娘性子最相似,喜欢闹腾,在祖宅时,也爱往祖母屋里跑,讨祖母欢心。”端坐在桌边的杨如玉忿忿地说。

    “莫论他人是非。阿玉,你是六房长姐,平素里,若是弟弟妹妹敢造次,定要拿捏分寸,拿出长姐的威严来。而此番论人是非之事,不要做。”杨王氏缓缓地说。

    杨如玉脸色一僵,与这位分别九年的母亲到底生分许多,整个人忽然就更加谨慎,低眉顺眼地说:“阿玉谨记教诲。”

    杨王氏瞧她这模样,叹息一声,道:“阿玉,你我母女却不要这样生分。先前,我也与你说起当日为何要离开你,去守护阿芝。日后,你慢慢瞧,便更知晓阿娘的苦衷,知晓其中道理。昨日里,我打你,却也不得不为。当时的你——”

    “阿娘,是阿玉一时糊涂。你莫恼。”杨如玉连忙说。

    杨王氏将她搂在怀里,说:“你是阿娘第一个孩子,我如何不爱呢。当日,你在阿娘肚子里第一次动,阿娘跟你说话,你踢阿娘肚子回应。还有你的第一声啼哭,阿娘都清晰记得。如何不爱你呢。”

    杨如玉呜呜哭起来,搂着杨王氏说:“阿娘,阿娘。阿玉,听阿娘的话便是。”

    “阿玉,阿娘实话与你说吧。昨晚,你也瞧见阿芝失踪大半夜。实则是有人不想阿芝、阿娘与清让活着。”杨王氏轻轻地说。

    杨如玉大惊失色,睁大眼睛问:“阿娘,我们,我们碍着谁了?“

    杨王氏轻轻拍拍她,又伸手将江承紫与杨清让一并搂在怀里,这才说:“阿玉,此事说来话长,若是说与你知,怕也得为你惹来杀身之祸。待来日,若有机会,阿娘再与你说起。如今,你只需记得:你的阿娘与弟弟妹妹回来了,你不是一个人。你也不是没人照拂的人。你还要记住:你是六房的嫡长女。”

    “是。”杨如玉已经泣不成声。

    “莫哭,好孩子。”杨王氏轻轻安慰。

    那边厢,秀红的另一个女儿也一并闹腾起来,吵闹得岸边都有人往这里望。

    “阿娘。他们这样闹腾,怕是不妥。”杨清让说着就要站起来。

    杨王氏眉头一蹙,说:“你不可去。到底你是六房长男,这妇人之间的事,你不宜理会。另一则,你是她们的弟弟,出言便是自**份。”

    “阿娘,这事我去便可。”杨如玉站起身来,抹了抹泪,整理头发。

    杨王氏有些犹豫,说:“你性子弱一些,我怕你吃亏。”

    “如今有阿娘,我没顾忌。再者,云珠姐在那边,我定不会吃亏。”杨如玉福了福身。

    杨王氏思考片刻,便允了杨如玉前去处理此事。随后,杨王氏却是问:“阿芝,若你地长姐,你如何处理?”

    “打。”江承紫干净利落地吐出一个字。

    杨王氏疑惑地“哦”了一声,江承紫才继续说:“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是因为不知犯此错误的后果多么可怖。如同有人被嫉妒,是因为所具备的成果还不够大,不足以让所有人仰止。这两位姐姐从生下来就跟随其母嚣张跋扈,忘记尊卑嫡庶,如今这样闹腾也属正常。若我是长姐,今日便是立威之时。从前,六房还在祖宅,一点鸡毛蒜皮的决定也得受祖母约束。如今,六房算是正式分出来了,这嫡庶尊卑的规矩自然要立起来。而如何立?昨晚阿娘用的是一种方法。但现在,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打。”

    杨王氏面露微笑地点点头,随后便问杨清让:“嘉儿,你觉得你长姐会如何?”

    “回禀阿娘,长姐胸有成竹,怕应该也知晓该如何处理。何况,云姐姐在那边,方才云姐姐只因身份问题才未动手,如今长姐前往,云姐定然会见机行事。”杨清让站起来,很有礼貌地回答。

    杨王氏没说话,却只是侧耳倾听。杨如玉果然是杨王氏的亲生女儿啊,即便是九年不在她身边,独自在祖宅受了九年的气,如今处理起事情来却是滴水不漏。

    她先是和颜悦色地询问二位妹妹这般闹腾所为何事,又斥责云珠不该仗势主母而对两位姑娘无礼。

    这两个跋扈惯了,听自家长姐这般和颜悦色,还当是从前,便是越发猖獗,更是得寸进尺,说:“像这样没教养的,就该杖责,赶走,不然杨氏的法度何在?别人还以为我们杨氏千年望族竟沦落至此。”

    杨如玉依旧是和颜悦色地赞同两位妹妹说得对,杨氏法度不可废。在两人志得意满中,杨如玉忽然声色俱厉,指责二人不顾杨氏颜面,不顾杨氏法度,实则是可恶得很。

    两人呵斥杨如玉,杨如玉直接就说二人口口声声说尊卑长幼,却丝毫没有尊卑长幼的觉悟,还在这码头丢人现眼,紧接着就说今日就要让这杨氏六房知晓什么是尊卑长幼之序,之后,她威严地吩咐云珠执行家法,掌嘴二人。

    两人叫嚣道:“你敢。”

    “掌嘴到两人知晓体统法度为止。”杨如玉声音冷漠。

    江承紫听到此处,内心一声叹息。因为她从杨如玉的声音里听出了怨气的意味,此时此刻是该打一打这俩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杀一儆百,以便于日后到达晋原县后,能好好管理整个六房。

    然而,看杨如玉这语气声音,俨然是私怨居多,才出此手段,而且她应该没有意识到此事该采取什么手段最合适。虽然一个少女这样被欺负这么多年,婚事也耽误了,心理意难平也是正常,但江承紫却通过此事知晓自家姐姐还算不得超神级别的队友,充其量算个中规中矩,有点小聪明的人罢了。

    那边厢,啪啪的巴掌声起初还夹杂着咒骂与哭声,到后来却只有哭声与求饶声。杨如玉也要顾及自己长姐的威严,便作罢,领了云珠一并回到杨王氏这边,盈盈一拜,说事情都办妥了。

    杨王氏也不作评论过,只说办妥就好,搬运行李、雇佣马车和脚夫还要一段时间,另外还得找妥帖的住处。再者时间也接近黄昏,也不急着赶路,就让大家用一用干粮,在这船上小憩片刻。

    杨如玉得了杨王氏的吩咐,又加上今日出了多年一口恶气,便十分高兴地与云珠一起去分发干粮。

    待杨如玉离开,杨王氏便斜倚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杨清让则是吃了些干粮,喝几口水,开始看前日里从杨恭仁那里央来的兵法残卷。

    江承紫百无聊赖,就倚靠在窗边,从低垂的窗帘帷幕缝隙往窗外瞧。窗外正是春日下午,天空蔚蓝,干净明澈。日光毫无保留地倾泻下来,四野一片生机勃勃的嫩绿,而更远的山上,桃花粉嫩如云,还夹杂了李子花、梨花等粉白,好一派春光明媚。

    近处的码头上,人来人往,有装卸货物的脚夫、挑夫,还有行商的商人,身背宝剑的游侠儿以及衣袂飘飘的读书人。

    这里是入蜀的陆路的入口,许多人会从这里翻越重重的蜀山,从古栈道到达梓潼,进入蜀地。尔后,逐渐进入成都平原,去让人乐得忘记故乡的繁华之地益州。

    许多年前,她还在部队,跟随部队一并走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古蜀栈道,也曾去看过让草原铁蹄的主人蒙哥望而却步的钓鱼城。那时,她曾站在那些古蜀栈道上,在荒草凄凄之中,回望千百年来,人们的足迹。

    而今,她却就站在唐初的蜀山之前,即将要穿越这崇山峻岭,去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去见识一千年前就繁华似锦的益州城。

    江承紫瞧着窗外的一切,不由得微微蹙眉。她觉得有些恍惚,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一瞬间,她疑心这是一场光怪奇幻的梦境。

    也只是短短的恍惚,她忽然就瞧见码头上,人影晃动中,有个瘦削的身影,像极了阿念。

    江承紫因砸碎五色石的奇遇,视力变得极好。这一日,天气甚好,能见度很高。她仔仔细细地瞧了瞧,那人身形与阿念一般无二,只不过阿念身着的衣袍都像是贵公子。而这码头上的人,则是一身游侠儿的典型装束,身背一柄剑,头发只由一条布带草草地束了个马尾,也因此许多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脸庞。于是,江承紫便瞧不清楚他的脸。

    她轻轻起身,转了个角度,想要看清这人到底是不是那阿念,以此来判断这阿念是否其实是跟着她杨氏一家,别有所图。

    可当她转了一个角度,那人却淹没在人群中,尔后转入一片屋舍巷子,不见了踪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