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交集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交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立刻就觉得眼前之人极其可怖。

    他若真是追击人牙子而来,即便撞见老夫人派出的杀手,顺手处决还说得过去。

    但他不仅仅顺手将这些杀手处决,还知晓这些杀手来自弘农杨氏。并且还知道是杨老夫人派出的。另外,竟然还以他家公子的名义给杨老夫人带话。

    “多谢。”她内心风雨大作,觉得可怖,面上却是一派天真的惊喜。

    少年呵呵轻笑,说:“小事罢了,何足挂齿。”

    “对阿芝来说,是大恩。”她低眉垂首,十分恭敬地站定,然后福身说,“请受阿芝一拜。”

    “使不得,使不得。”他有些慌,略略沙哑的声音,让江承紫无端想起杨宸来。

    “大恩必得如此。”她只是愣了瞬间,立刻又说。

    少年有点无可奈何,随后又说:“我瞧你听闻我所言之情况,并没大惊失色。可见你心里也跟明镜似的,知晓你奶奶要置你于死地。”

    “小公子既然已知来龙去脉,想必也能理解我祖母的心思。”她丢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想要探一探这人的底。

    他略一怔,便回答:“方才,我以为你会大惊失色自家祖母要害你,或者知晓你家祖母害你,会惊讶于我竟然会知晓是你祖母所为。”

    “我为何惊讶?与公子接触虽短,却也瞧出公子非等闲之辈。若是捉住贼人,审问出什么来也是正常。”她语气无辜地回答,一脸真诚。

    但她内心却可不认为浮沉与各种阴谋大半辈子的杨老夫人会做事不谨慎,派出轻易就供出主子之人执行任务。

    她之前与长姐杨如玉闲聊,听说杨老夫人身边有个老妪,是杨老夫人的贴身侍婢,别人都叫她芳姑姑。杨老夫人有什么事都让这芳姑姑去办。

    这个老妪为人谨慎,极少言语,慈眉善目,但做起事来心狠手辣,让杨氏众人为之战栗。

    可以说,杨老夫人能沉浮萧氏、杨氏宅院这么多年,芳姑姑功不可没。从某种意义上讲,不言不语的芳姑姑比杨老夫人还厉害。

    据说,这几年,世家大族每况愈下,开销支出让每家都发愁。也是这芳姑姑为老夫人出谋划策,对杨氏进行了奴仆护卫的遣散。归还一部分无用奴仆的卖身契,打发一二钱财,让自谋生路,或者租种杨氏各大田庄的土地。

    至于护卫们,则选择精英留下,另外一批人被芳姑姑说动,以小郎君杨师道作为驸马的那点点关系,将这批人送入军中,建功立业。这一方面减少了杨氏的开支,另一方面也为杨氏在军中渗入些许的力量。

    芳姑姑这样的人,来办路上除掉杨敏芝这件事,不至于会派不靠谱之人前来。再者,从杨鹏的伤势来看,来的就是杨氏护卫。在而今名门大家越发艰难的情况下还能被留下的护卫,且是专门执行这等见不得光的事的护卫,不至于一旦失败被抓就把雇主交代出来。

    那么,这少年所知恐怕并非严刑拷打而来,是有别的途径。

    这样秘密之事,若非早就窥伺,又如何能知晓其中门道?

    这是一件细思极恐之事!

    江承紫竭力平静,一派天真地瞧着眼前的少年。

    “我以为你会问我如何知晓。”少年也是十分惊讶。江承紫想或者在他的调查里,自己不该是这样不聪敏之人。

    不过,扮傻充愣就要装到底。她摇摇头,很不解的神情,说:“我并没觉得不妥啊。公子非等闲之辈洞察秋毫。抓住歹人,自会有方法让之说出所作所为。至于,我祖母所思所想,毕竟我是不祥之人。”

    江承紫说到后来,低下头嘟着嘴,很是委屈难过的样子。

    少年看她这模样,没继续说什么,却是无可奈何地轻笑一声,说:“你呀。”

    江承紫十分敏感,觉得他这语气配上这两个字,像是有所指。但她就装作不知道,嘟着嘴低声说:“本就如此,我降生之时,鸾鸟绕梁三匝,丢下五色石,又有祥瑞绕宅,看起来极贵气。可自我降生日,杨氏连殒三人,众人皆言是我不祥。尔后,九年形貌痴傻,不能言语。此番,忽然又能言语,莫说我肩负家族兴衰前途的祖母,就是平常人也会有所忌惮吧。”

    少年站在近旁,认真听她说完,只一句:“世人何其愚,莫要在意。”

    “我不在意,我直说我祖母那般对我,亦是人之常情。”她语气很低。

    少年并不在意,拿了大氅与帷帽过来,才说:“虎毒不食子。对自家子孙能下手!呵呵!”

    他语气讽刺,神情不屑。江承紫站在他面前,高度只到他的脖颈。

    “好了,我送你回去。那群穷凶极恶的人牙子必定要灭掉。并且我追踪而来,定然要救下那两人。”他一边说,一边为江承紫披上大氅,又戴好帷帽,仔细瞧了瞧,便点燃灯笼,率先打开门,说:“走吧。”

    江承紫乖巧地跟在他身后,夜风肆虐,灯笼摇曳,拉长的人影便在地上晃动。走了一段路,江承紫终于还是一副好奇的模样,小声喊:“公子,我有一问想问?”

    他停步转身瞧着她,眸子晶亮。江承紫没来由地想到了杨宸。那人也有这样晶亮好看的眸子。

    她略略一愣神,便低声说:“我想问不知你家公子是何人?我可否知晓?”

    少年听闻她的话语,唇边一抹笑,但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反而是语气温柔地安慰:“你呀,莫要苦恼。我派去的人很是妥帖,断然不会让你在家族里难做。”

    江承紫一听,连声道谢,最后却还是低声问:“可否知晓公子口中的公子是哪一家么?”

    少年并没有藏着掖着,倒是落落大方地说:“我家公子乃汉王。”

    “汉王?”江承紫有些疑惑。她一时之间不太确定这汉王到底是不是李恪。在她的印象中,李恪是有一段时间被封为汉王。

    “是。我家公子乃汉王恪。”少年更明确地说出来。

    果然是李恪!江承紫没来由的,就觉得心里一片激动,甚至慌乱。没想到这样快就要与这人有所交集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