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可怖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可怖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说着,那店小二将二人领到雅间,便蹭蹭往后面的一排房子去。江承紫坐着不动,拿了茶水在桌上写:你家公子不是此客栈老板么?你何以不略略为店小二亮出身份?

    护卫只摇摇头,低声说:属下只是一介小小护卫,不知内里。

    江承紫也不说话,她知晓自己穿着他亡妻旧日的衣衫进入这家客栈,他不可能不知晓。且她身边那护卫是他的人。那么,不一会儿,他定然会来见自己的。

    大堂里灯火通明,另外的几个店小二上上菜上茶,穿梭其中。有些人喝得满脸通红,舞剑、作诗,高声吟咏,说出好词佳句来,甭管认识不认识的都鼓掌喝彩,文化氛围倒是很好。

    江承紫从帷帽的缝隙瞧雅间屏风外的大堂,将那些人一一扫过,从他们的动作神情没瞧出丝毫的不妥。

    就在这时,那店小二蹭蹭过来,对江承紫说:“我家掌柜说,今日确实客满,姑娘在大堂过夜也非妥帖之事。但他亦不能为姑娘赶客,只望姑娘不嫌弃,后头一排是掌柜一家的房子,里面可为姑娘提供房间,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江承紫知晓有戏,连忙站起身来,对那店小二盈盈一福身,便梨花带雨地细声说话,让店小二前头带路。

    店小二一看这边也没异议,这事算是解决得比较完满。抹了抹额头的汗,弓身哈腰前头带路,将二人往掌柜的院落里引。

    江承紫因穿着过于宽大,便提着裙子走得小心翼翼。露过楼梯时,便是瞧见杨清让与杨云往大堂来,神情颇为凝重,大约是在寻找她。

    她脚步一顿,却也没停下与自家大兄相认,径直往客栈后院走。

    客栈后院是很简单的三居室,连一个小厨房,一个小厅堂。她一入厅堂,那银质面具的少年就将门一关,低声问:“你如何来了?”

    “你不在,我不踏实。”她原本是想说“记挂父兄阿娘”,但话到嘴边却换成这么一句。

    少年一愣,唇边就噙着一抹笑,低声问:“当真?”

    她点头回答:“自是当真。”随后又低了头,瞧着地板,小声说,“也担心你与我家人的安危,毕竟那些贼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他听闻,轻笑出来,柔声说:“你莫担心,我自有完全把握,你且先坐。”

    江承紫落座,那护卫知趣地退走,这房里便只有江承紫与他。他动手煮茶,配了小菜,炭火炉滋滋,只听得那杯盏偶尔碰撞发出的清脆声。

    他手法有些慌乱,江承紫的心也不知为何乱得紧。好一会儿,他才说:“你定是饿了,先用些茶水小菜。”

    她摇摇头,只说:“我记挂父兄,实在无胃口。”

    “你且放心,你那护卫,我已遣了大夫治疗,并无大碍。你父兄家人皆安平。”他一边回答,一边在案几上为她布菜施茶。

    江承紫只觉得这场景似曾相似,像是自己渴望已久,温馨得如同最美的梦境。

    可这明明只是陌生少年平凡普通的举动啊?她略略蹙眉,只觉得灵魂里似多出了什么东西。她忽然抬头看他,想要透过这银质的面具瞧这人到底是如何的一副面孔。然而,她没有透视能力,便只与他直直地四目相对。

    他一愣,瞧着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未遮蔽的地方,脸都红了。那神情举动要是换个时间地点相遇,倒是可爱得紧。

    “我,我出去一下。”他尴尬地咳嗽两声说。

    江承紫还没问正事,自是不让他走,便是一把拉住他的宽袖,怯生生一句:“莫走,我怕。”

    他身子一怔,随后将信将疑地问:“怕?”

    江承紫点头,说:“是。我早前不小心听见人牙子所言,转寻细皮嫩肉之孩童,那口感才好。他们——”她身子瑟缩一下,来了一句,“吃人。”

    他听闻,轻轻叹息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说:“莫怕,有我在。”

    “可是将孩子拐去做为菜。”她强调这点,语气固执得不得了。

    “你莫担心,那些贼人已悄悄撤走。”少年低声说。

    江承紫没理会他的话,又径直说:“先前,我瞧见那贼人中那三十多岁的妇人怀抱一小子,那小被子却不是他们可有。公子若有办法,可否救下那小子。”她的话语说到后来,已经是低声央求的语气,眼眸眨巴着,泪眼楚楚。

    少年有些手忙脚乱,便是从怀里掏出手帕为她擦眼泪,安慰说;“莫哭,莫哭。我先前与你说,这客栈是我的,我却不住在此处。其实,我住在长安。今晚才到此,为的就是追查这伙人牙子。”

    “呀,你是准们追查他们而来?”江承紫故作惊讶地瞧着他。其实她先前就在怀疑,这小子若不是跟人牙子一伙的,就该是人牙子口中的长安追兵。只是他如今爽快承认,倒让她有些疑惑。

    按照她先前从人牙子那边听到的信息来看,人牙子是掳走了什么人引两条大鱼来追击,从而将两条大鱼掳走,以完成那个姓高老贼交给的任务,换取属于他们的东西。

    若这少年是追击人牙子而来,那就该是那两条大鱼之一,或者是他们的人。无论是本人,还是他们的人,此时此刻,他都不该这样淡定啊。

    逻辑上说不通,江承紫就对他越发防备。他却是自顾自地说:“是,具体事宜不便多与你透露。你且放心,我就是奉官府之命追查那被拐的几个孩子而来。”

    “你是捕快?”江承紫很是疑惑。不过,若真是捕快,那此时此刻他这样淡定,也说得过去。

    他犹豫一下,回答说:“也可这样说,总之,你且放心,我会救出孩子。至于你与家人之安危,莫要担心,那群人牙子本身就是用你们来扰乱我的视听。如今,我已全然明白。”

    “呀,原来如此。我就说我们如何就与人结怨了。”她如释重负,恍然大悟的样子。

    少年轻轻一笑,说:“好了,我让人护你回房休息,你的护卫在找你。另外,这个东西你收着,若在去往蜀中过程中遭遇不测,只需点燃这个烟花,我的人就可看见。”

    “呀,好神奇。”江承紫拿着那卷成筒的传信烟花,一副很好奇的模样。

    他哈哈一笑,忽然低头在她耳边说:“另一拨针对杨氏的歹人,我已让人处决,且以我家公子的名义为杨氏老夫人带了话,你莫担心。”

    这一句话说得明明就是佳音,但在江承紫听来却犹如震天之雷,让她顿觉得周围危机四伏,比先前在田庄时更可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