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月光色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月光色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问出这一句,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感觉出身旁这少年的心陡然之间波动,情绪瞬间落寞纷乱。

    “抱歉。”她立刻说。

    少年却是轻轻摇摇头,低声说:“无妨,已经过去了。”

    他说这句话时,语气很轻。但江承紫还是听出其中说不出的落寞与难过。她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太罪过,便又说抱歉。

    他却是轻笑,神情语气比方才明媚许多。他抓了抓脑袋,说:“无妨。已经过去了,索性老天待我不薄。”

    江承紫听不懂这两句话组合在一起的意思,却也没多问这个禁忌的话题。她从旁边捡了块石头丢入河中,试了试水的深浅,发现水并不是很深,能够趟过去。

    江承紫正准备淌水而过,先远离客栈那帮人再做打算。旁边的少年忽然说:“我最亏欠与愧疚之人便是她。”

    江承紫一愣,随即明白他所指的那个人是他的亡妻。这世上最让人唏嘘的事就是明明相爱的两个人抵不过命运,阴阳相隔。

    她暗自感叹时,他却自顾自地说:“从前,我痛恨她的家族,逼不得已娶她。我以为终其一生都不会爱上我讨厌的家族女子。”

    他停顿下来,看着眼前盛大的萤火翻飞,像是陷入了回忆里。

    江承紫亦瞧着眼前不甚真实的盛大萤火,缓缓地问:“后来,还是爱上了么?”

    “呵,很是讽刺,新婚之夜,一见钟情。我吓得那夜之后,再不敢见她。”少年的声音充满讽刺与嘲讽。

    江承紫只觉得这是一个比自己想象中还复杂纠结的故事,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纠葛还复杂。她略略蹙眉,想起自己年少时,对于某个人一见钟情的心境,却也只是感叹一句:“谁不曾年少,管不住自己的心。”

    少年没接她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她却并不与我计较,运用所有的智慧与能力,与我的敌人周旋,守护我。我看在眼里,却更不能对她好,期望她得不到回应自己离开,不再卷入纷乱里丢了性命。她却依旧安静,坚定不移地与我的敌人周旋守护我。那时的我——”

    少年说到此处,声音哽咽,吸了吸鼻子。江承紫知晓他是哭了,便是低声说:“她是聪慧之人,如此在意于你,便不希望你有丝毫难过。”

    少年低低地“嗯”了一声,便说:“那时,其实我已想明白,不论她是谁。她也只是我要一生一世的发妻。”

    “那你——,是否让她知晓你的心意?”江承紫看他许久没说话,便小心翼翼地询问。

    少年如同一座雕塑,良久不动,任凭山风吹得他的大氅翻飞。许久之后,他才用一种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我终于想明白,于是不顾一切去找她。她却被我的敌人所杀,死在我怀里。呵,这就是命运。”

    江承紫默不作声,世上最难过的事莫过自己以为一切来得及,殊不知上天根本就不给自己改过自新的机会,于是背负着内疚与遗憾活着。后来的日子,却把自己活成所爱之人的模样。

    周围萤火虫盛大,夜鸟凄厉,大风肆虐。两人就站在水汽弥漫的河边,荒山野地的芦苇丛中,彼此不语。

    过了许久,风停了。他忽然偏过脑袋,哈哈一笑,倏然凑到她耳边,颇为暧|昧地问:你在为我难过。难道你不认为我在编故事么?”

    江承紫瞧着他略略下弯的嘴角,明亮的眸子里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伤感与沧桑啊。

    “你骗人?”江承紫有些气恼地说。

    他哈哈一笑,什么都没说,径直说跳入冰凉的水中。忽然又回头说:“你又焉知我在骗人?”

    “你的笑容,你的眼神。”她嘟着嘴说。

    他倒是回头来瞧她,很是疑惑地“咦”了一声,说:“你眼神这样好,月黑风高夜,还能瞧见我的眼神与笑容。”

    江承紫听闻,心内一慌,暗叫大意,眼前的少年心思缜密,自己言行稍有不慎,就会被他抓出什么来。到时候暴露了可不会好。

    江承紫此时内心慌乱,表面上却还是云淡风轻,她只是平静地回答:“有些人天赋异禀,也没啥好稀奇。”

    “嗯。”少年像是很赞同,随后也没纠结这个话题,而是对她招手,轻声说,“来,涉水而过,将身上的迷香气息清洗干净,杜绝追兵。”

    江承紫没有将水交给他,而是自己提了提衣摆,缓缓踏入水中。少年站在水中央,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忽然,云破月初,惊飞芦苇丛里的鸟儿,扑腾腾地往山林深处飞去。江承紫一愣,瞧着眼前的少年,他站在波光轻漾的水中央,银质的面具闪出月亮的银光。他的眸子清亮,有月光在眸光里盛放。

    他站在那里,直直地看着她。江承紫也站在水中,瞧着他。

    江承紫只觉得这样的场景像是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她这一愣神,倒是眼前的少年回过神来,一个箭步跨过来,就将她抱住,顺手往水里一拽,水一下就没到她的脖颈。

    他再将她一提,用手泼了她一头的水。冰凉的河水就这样将她浇透。山风猛烈,她只觉得浑身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身体不由得瑟缩发抖。

    他却也是快速将自己浇透,再起身时,快步过来,低语一声“得罪了”,一下将她抱起,跃上河岸,快步往前跑。

    月光明净,洒了一地,四野草木摇曳看得清清楚楚。光线明亮,他看得清楚,便奔跑得极快。

    “原本我安排了人灭掉那小刀,你我不必淌水,但我不想冒险。”他一边跑一边说。

    江承紫被他抱在怀里,只觉得很荒诞。如果换作过去,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子敢这般对她,她早就将此人擒下问罪,哪里还能任由他抱在怀里?并且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实力悬殊不想出手,而是从楼梯后到此刻,她都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

    这不是个好现象啊!她蹙眉低头,看到脚下是流淌的月光。

    “这里。”他说。

    她只觉得月光被隐去一大片,片刻的黑暗后,她看到的是山洞里清澈的水,隐隐冒着热气,空气里还隐隐有硫磺的气味。

    “这是温泉。”她低声说。

    “若非附近有温泉,我怎敢将你丢入冰冷的河中。乍暖还寒时节,你这身子骨,这般折腾是会生病的。”他轻笑,已经将她放下来。

    然后,他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一旁放置的火把,这才回头对她伸出手,说:“来,仔细脚下的路,不平。”

    江承紫瞧着他那一双手,还是刚刚在长成成年男子的模样,手粉嫩粉嫩的,手指头虽然修长,但整体看起来还有点婴儿肥。

    江承紫凝视那一双手,无端地想起那个渣男来。初次见面,他就这样不无诱惑地向她伸出手来,低声在她耳畔说着“自此一生,不离不弃”的情话。可后来呢,呵呵呵,血淋淋的真相是他与小三要害她性命,谋夺她的财产。

    “来。”他见她站着不动,便出言提醒。

    江承紫回过神来,冷冷地说:“我会走。”

    他一愣,便转身说:“那你仔细脚下,地不平。”

    “嗯。”她低声应声,觉得自己方才做得真不对。因为一个渣男而无辜地迁怒于一个几千年前的路人。可要向他道歉,她也做不到。

    于是,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山洞里只有淙淙的水声,偶尔有山洞的大口,会有山风呼啸着灌进来,形成一种低沉如同洞箫的空鸣。

    虽然山洞里的光线太暗,对于江承紫来说与白日里根本无什么差别。但到底在山洞的某些缺口,月光漏下来时,还是别有一番风情。

    大约是因为太过沉默,走了一段路,他还是打破宁静,自顾自地说起这地方是他与亡妻所发现的。后来,就花钱在此整修,盘下那家垂柳客栈。

    江承紫脚步一顿,便是“咦”了一声,说:“原来你是这客栈的老板。”

    “我只是盘下来。却不是我在经营。”他解释。

    “那你也是老板,那客栈的所有权属于你。”她说。

    少年一听,呵呵一笑,转过身后退着走,一边走一边点头,说:“若是如此说来,确实算。”

    江承紫不语,他也觉得说得无趣,便也不再言语。两人继续向前走,走了大约四五分钟,江承紫顿觉眼前豁然开阔起来。

    一大块凸起的平台之上,石桌石凳子,亭台楼阁,木质的衣橱,锅碗、酒坛。倒有一种“神仙洞府”的感觉。

    “每每忆起她,我便来此地。故而有简单整理一番。”他解释。

    江承紫怕言多必失,且此人身上虽没散发出恶气,但毕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她计较一番,还得提防着。再加上此人心思缜密,或者一句话都能让他瞧出什么端倪来。所以,她还是少说话为妙。

    他见她不言语,大约也知道她在提防着他,便也只是叹息一声,走到亭台中央,将烛台上的蜡烛点燃,灭掉手中火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