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十章 面具少年

正文 第五十章 面具少年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众人一听,顿时乐了。那九爷倒是蹙起眉,轻声对秀姑说:“这鹦哥定不是普通人可教出的,你且带小刀回房,收拾收拾,我马上去见康爷,立刻启程。”

    那秀姑立刻抱了收惊吓的小刀匆匆上楼。云歌挪了挪地方,还义正言辞地教训说:“不灵性的野物就莫要养。养了也要拴好,免得伤及无辜。”

    “死开。”秀姑脾气不好,腰间鞭子鞭子抽出来就打向云歌。

    众人“呀”一声,云歌已拍疼翅膀飞开,不悦地说:“没教养的小娘子,小心嫁不出去。”

    那秀姑还不悦,抬手就是朝着云歌一鞭子,云歌立刻闪开,还啧啧地嘘声,活脱脱像是堵在放学路上对着女孩子吹口哨的小流氓。

    秀姑气得柳眉倒竖,直直跺脚。那九爷却是咳嗽一声,以示提醒。秀姑这才不太敢甘愿地将鞭子收入怀中,气冲冲地抱着小刀快步往楼上走。

    眼前千钧一发的危机,因云歌的出现暂时解除。江承紫松了一口气,瘫坐在狭窄的楼梯下。待那秀姑携带小刀离去,她才发现自己浑身冷汗涔涔。

    “小刀方才很是敏锐,说明那女童或者男童就在附近。”旁边一个人忽然对九爷耳语。

    江承紫听得真切,心下一惊,再瞧那九爷,一张冷面阴鸷,正透过对云歌指指点点的人群往这边看。

    这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啊。单看那人的眼睛,就像是要透过人群,透过楼梯,直直地看透过来似的。江承紫直觉危险万分。她知道应该立刻逃离此地,但她更知道一旦挪动,对方就会立刻发现她的行踪。到时候,她只能喊大喊救命。

    江承紫不是无知少女,她懂得大喊救命是下下策。杨鹏已经受重伤,杨云杨迪不知所踪,定然也是遭遇到麻烦。

    若是她喊救命,只能阻止眼前之人暂时不动手,但她会暴露在众人之下,尤其是暴露在杨老夫人派来的杀手面前。

    挪,还是不挪。这是一个问题。

    江承紫正左右为难,云歌忽然就扑腾着翅膀在大堂里飞一圈,一边飞一边很*地喊:“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一群人听闻,哈哈大笑,都在说这鹦哥的主人定然是个妙人。云歌飞了一圈,忽然转了方向,扑腾着往那九爷飞去。

    九爷那群人没料到,连连后退,各种护卫。一时之间,大堂里一片混乱。就在这混乱中,有人忽然从江承紫背后拉住她的手,凑在她耳边说:“别出声,跟我走。”

    这人是何时在自己身后的,自己竟然没有察觉?江承紫背脊一凉,愣在原地。那人却是催促说:“走,莫在此处。我若是歹人,早可以悄无声息对付你了。”

    江承紫也觉得是这个道理,虽不知道这人的身份来历,但就目前情况来看,还是先离开这狭窄的楼梯下为好。

    她便趁混乱之际,跟着这无名之人快速离开危险的楼梯下。等从下面窜出来,又闪进旁边一扇小门。江承紫这才看清,拉着自己的人应该是个少年,一袭青灰大氅,皂巾束发,戴了半截银质的面具,看不清长相。

    小门之后是一条小小的甬道,通过甬道之后,便是上二楼的楼梯。江承紫上到二楼后,停住脚步,将他的手挣脱,说:“多谢救命之恩。”

    他转过头来瞧她,眼里全是疑惑,他用刻意压低的声音问:“怎了?”

    “你助我脱险,此恩大德,但如今我身缠麻烦,不想连累你。”她委婉地表明不再与他同行。不管眼前之人是什么身份、什么目的,她都觉得此时此刻,不应再连累无辜,或者再与谁有牵连,落入另一个圈套。

    他略一停顿,好看的唇角略略弯了个弧度,轻声笑道:“无妨,我生平最喜挑战之事,路过渡口,夜宿于此,瞧见歹人作祟,自不可不管。”

    “他们不是普通人。”江承紫又说。如今,她也不能贸然与眼前这个身份不明,甚至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人说起九爷一伙人是与朝廷高姓官员勾结的人牙子。朝廷之人的事,一旦说出,那九爷一伙就断然没有放过她杨氏一家的道理。

    “我知晓。”少年低声回答,警觉地听着各处的动静。

    “那就此别过。”江承紫言简意赅。

    少年还未答话,手上却是一紧,压低声音命令道:“形势危急,莫要拖泥带水,这般婆婆妈妈,走。”

    他一个“走”字落下,已将江承紫往怀里一带,顺势半拖半抱,快步通过甬道,从对方杂物储物间穿出去,尔后轻轻一跃,跳过后院的矮墙,径直往荒野里去。

    “阁下此去何处?”江承紫紧紧抱住他,连忙问。

    少年一边奔跑,一边回答:“去好去处。”

    “你这算劫掠名门闺秀。”江承紫说。

    少年脚步略一停,又是轻笑一声,说:“就算是吧。那我这一生也就劫你罢了。”

    江承紫总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大风呼啸,四野的植物此起彼伏,像是凶猛到极致的怪兽。

    “你这般掳走我,我大兄与阿娘会担心的。”她轻叹一声说。

    他却不作声,跑过一片小树林,才说:“情势所迫,我不得不如此。那伙歹人分明目标是你。”

    “你我萍水相逢,助我脱险,已是大恩。”她又说。

    少年却不喜欢听了,不悦地说:“你莫说此,如今我带你去个去处,暂且躲避一番,待我回去查探查探。”

    “去处?”江承紫瞧了瞧前路,荒草凄凄,瞧不出一丝一毫的路径。说明这里常年人迹罕至,少年却轻车熟路,一路在荒草丛与树林间狂奔。

    “嗯。我早年游历四方,来往于这渡口多次。有一年,天气正好,桃花盛放,层层叠叠,甚是美丽,便停留于此,游玩几日。发现山中有一绝妙去处。”少年放慢了脚步,与她攀谈。

    江承紫还待要问,却听得有潺潺水声。少年将她放下来,却还紧紧握着她的手,拨开那些灌木与芦苇往前走。

    因为是晚上,月黑风高夜,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又不便点火,所以走得越发慢了。

    “抱歉,我对这里并不太熟,晚上看不清。”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无妨,我视力好,你且说去何处,我跟你走。”江承紫看周围看得跟白昼似的,便率先站到了他的面前。心里却是想:若你是个歹人,在这种地方,老娘看得清清楚楚,你也是没啥胜算的。

    少年一听,惊讶地“咦”了一声,尔后才说:“你身上有他们特制的迷香气息,所以,得淌水去除,再换一身衣裳。”

    “我没带衣裳。”江城子一听到脱衣裳,立刻就很是警觉。

    少年或者没想那么多,语气依旧如常,说:“无妨,我先前有安排,放了包裹在前面的山洞。”

    江承紫一下子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时,一片新鲜的芦苇叶子就在少年的脖颈间。少年一愣,她冷冷地问:“你是何人?”

    少年一动不动,只说:“路见不平之人。”

    “说实话。”江承紫冷声说。

    “句句属实。”少年回答。

    “你信不信,我瞬间割破你的脖颈。”她问。

    少年却依旧是平静的语气,说:“凭你未曾中对方的迷香,我就信你有这本事。但你舍不得杀我。不然,你也不会跟我走到此处。”

    “盲目自信。此处才是杀人好去处。”江承紫故意与他拧着。

    少年呵呵一笑,说:“你是如此敏锐之人,能看得出我身上有没有杀意或者歹意的,对吧?”

    江承紫一愣,她还真是不管前世今生都能闻出一个人的杀意与歹意来。方才,这少年人确实只有温暖柔和的气息,没有丝毫的杀意与歹意。他身上有洁净的气味,像是清风朗月的明净。所以,她刚刚才没有反对,任随他带着她奔逃。

    眼前的少年同样是个敏锐之人!江承紫如此判断,便将手中的芦苇叶子放下,站在淙淙流淌的小河边,问:“你既是做好事,却又为何遮遮掩掩。”

    “我——,不喜高调,亦不喜惹上麻烦。”他回答。

    “多管闲事,就是惹麻烦,你真矛盾。”江承紫略略讽刺,伸手接住一只飞来的萤火虫,任随它在掌心酥酥麻麻地爬过。

    少年则是叹息一声,才瞧着沿河芦苇丛里飞舞的萤火,语气落寞地说:“实不相瞒,亡妻曾交待我,为人低调,方可保安平。故请小娘子见谅。”

    江承紫一愣,转头仔仔细细地瞧着这少年,虽然戴了银质的半截面具,但从皮肤、身高、身形、嗓音来判断,顶多不过十五六,如果往小里说,怕只有十一二岁吧。怎么就有亡妻了,而且此话还是这样沧桑的语气,像是看尽了人生悲欢离合之人才可有的心境。

    “亡妻?”尽管知晓不该提,但她还是忍不住低声询问,“看阁下年纪不过十来岁,何以如此沧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