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冰释前嫌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冰释前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如玉对杨王氏直呼其名,神情狰狞,可见其心中委屈至极,也可从这一举动窥见杨如玉这九年来的日子是多么苦逼。

    江承紫很是同情自家长姐的不幸遭遇。可惜这长姐是个没眼力劲儿,也没啥头脑的。如今这形势,即便她对阿娘多有怨言,也该是毅然与自家阿娘站在一起,结为联盟才是上策。可她却是一味地埋怨阿娘,一露面就跟自家阿娘对着干。

    她就没想过自家阿娘能从洛水田庄走出来,就断然没有再度失去六房当家主母的位置么?她这举动是公然反对主母,跟秀红站在一起。

    这世上啊,站错队的人是最可怜、罪可悲的。

    显然,这样想的不仅仅是江承紫一个人,杨清让也意识到自家长姐失格,立刻就朗声喊:“长姐,这是阿娘。”

    杨如玉斜睨了他一眼,冷笑道:“阿娘?谁是阿娘?天下有不顾自己儿女命运前程的阿娘么?”

    江承紫听闻心里暗自感叹:唉,太狭隘,太没眼力劲儿了。与大兄相比,这长姐真真是个没头脑的,偏偏还以为自己聪颖,句句都要伶牙俐齿。这以后是要吃大亏啊。

    当然,她感叹归感叹,在这里她是小辈,便默不作声。再者,今时今日,自家老娘不需藏着掖着,自己当然要给自家老娘充分发挥的机会。

    “长姐,为人子女,即便父母未曾给予半丝养育,从降生之日起,却也该感恩戴德。你何以如此论?”杨清让虽然小小年纪,但理想远大,一直读圣贤书,身上有一种浩然之气。此番每一句都是正能量,让江承紫都想要为自家大兄喝彩。

    偏偏杨如玉实在不上道,自己弟弟竭力为之铺台阶,她也不知沿着台阶下来,反而是自以为聪明地冷笑反问:“清让如此高尚,却知巴山楚水凄凉地一说?今时今日,我们六房去做一个小小县丞,若祖宅这边没人打点。请问我们如何回来?将来你一辈子都在一个县丞的位置上,你到时候再来跟我谈你今日的义正言辞吧。”

    “长姐,非也。小小县丞也是一方父母官,自有其用处。再者,若是有本事,何须别人打点?”杨清让很是正能量地劝说。

    杨如玉对此嗤之以鼻,又厌恶地瞧着杨王氏。

    杨王氏再度上前,“啪啪”两巴掌,说:“我王庆宁这辈子,怎么生出你这种自私的女儿。”

    “我自私?你既不在意我,又何苦生我?如今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今日,你这四巴掌,就算我杨如玉还你的生身之情。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杨如玉喝道。

    杨王氏竭力忍住愤怒与悲痛,到底是将激动的情绪控制下来,很是平静地说:“你当真学得自私自利。你单单看到你婚事受阻,抑郁难平。你却不曾想当年,你已七岁,即便阿娘不在你身边,你却也能活着长大。可阿芝才生下来三天,若没有阿娘照顾,便是一丝一毫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你,真真是自私自利。”

    “阿娘,长姐无心,你却莫恼她。”杨清让赶忙说,一边说还一边瞧江承紫,示意她也一并求情。

    江承紫知道此时此刻杨王氏与杨如玉都需要台阶下,便赶紧乖巧跪地,奶声奶气地说:“阿娘,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今日长姐如此怨我们,也只是因为她在乎我们。”

    杨王氏不语,杨如玉低声嘀咕一句“谁在乎你们”。江承紫离得近,听得很真切。这一句话已不如先前那般恨满胸。显然她怨怪杨王氏是真,若说要成仇敌,她自己也是不愿意的。

    江承紫从杨如玉这一句嘀咕判断出事情还不太糟糕,立马继续说:“阿娘,不管我们是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到底是我们让长姐受累。原本是如花似玉,才华横溢的名门嫡女,却耽搁了婚事。从这一点上来说,长姐确实该怨我们。”

    “阿芝,人一生,若是这点点委屈与挫折都不肯受。即便嫁入名门世家,嫁给名门子弟,却也是守不住的。”杨王氏表面上是在回答江承紫,实际上是对杨如玉说。

    “与其夹着尾巴,如同丧家犬一般守着,还不如恣意放肆,快意恩仇个痛快。”江承紫没回答,杨如玉倒是瞧先与杨王氏对话了。只是这话中暗指杨王氏当年离家避祸洛水田庄,将当家主母拱手相让给侧室秀红,实在像是丧家犬般憋屈。若是她,她得搞个鱼死网破。

    杨王氏自然也不示弱,径直就说:“实力悬殊,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快意恩仇。”

    杨如玉听闻,只是咬了咬嘴唇不语。显然杨如玉对当年杨王氏的境况处境并不是一无所知。

    “好了,阿娘打你,却也是一时气愤自己乖巧的如玉竟这般自私,不曾考虑你的处境。你却莫闹了。”杨王氏语气缓和下来。

    杨如玉一听,眼泪簌簌而下,随后便是掩面“呜呜”哭泣。云珠是个人精儿,立刻就上前扶住杨如玉,柔声安慰说:“阿玉莫气,那些人对你不好。如今你的阿娘与弟弟妹妹回来。这一家人,任凭是谁都会巴心巴肝地疼你。”

    “是呢。长姐放心,我们会巴心巴肝地疼你。而且,我师从九天上的仙人,自有些神奇。”江承紫也是瞅准机会,蹦跶上前安慰自家长姐。

    杨如玉看了看她,眸光神情里的戾气都退干净,此刻的她眼泪簌簌下,真真是一树梨花春带雨,美得不得了。只是这美人大约还是不习惯跟从未谋面的妹妹说什么,便只是嘤嘤地哭。

    “长姐,你放心,我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而且,阿芝打包票,肯定找个名门嫡子做我长姐夫。”江承紫又说。

    杨如玉一边哭,一张脸却是羞红,娇嗔一句:“谁想嫁了?”

    江承紫嘿嘿笑,一颗心终于落下。自家长姐果然还没脑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她还知晓一家人到底是一家人的道理。

    (中秋节我没有更新,因为我儿子高烧住院,一直在奔波照顾,等到他睡了,我才开始码字,若有错别字,请见谅。实在累得不行,没精力检查校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