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长姐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长姐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那秀红原先是老夫人从萧氏带来的丫鬟,本身就恃宠而骄,又加上这几年,杨王氏不在家,这六房就是她在当家,一个侧室俨然也过的是正室的日子。日子久了,她也就忘记自己姓什么了。

    并且,在秀红的印象中,那杨王氏不是个厉害的角色,虽然是王氏,却是范阳王氏旁支庶出,再加上杨王氏的双亲早就亡故,娘家又没有兄弟姊妹的照拂。在杨氏祖宅,这杨王氏的日子是丫鬟都不如。

    她还记得杨王氏嫁过来时,也是冷冷清清的一顶花轿送过来,沉默少语,多数时候是躲在厢房里做女红,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让她的陪嫁丫鬟云珠去做。她偶尔需要做做样子请示这个当家主母时,也就去说一声。那时的杨王氏也只是低眉顺眼,细声细气地应答,从来不曾有半分的苛责。即便是后来,她生了个儿子,那性子还是没变。

    秀红那会儿还是老夫人的丫鬟,因喜欢六老爷,便是各种勾搭,最终怀女儿如镜,六老爷要将她抬为侧室,去与杨王氏说一声,她也是柔柔弱弱,一句“全凭老爷做主”就完结了。

    做了侧室后,她与杨王氏各种争抢。杨王氏从来不干与她争夺。丫鬟婆子们私下都说:六房得是小夫人当家。

    可是,这一次见到杨王氏,秀红忽然发现她的神情身姿都与过去不同。方才与她对视的那一眼,这过去柔弱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女人,居然眼眸如刀,让她背脊发凉。

    现在,她居然还敢这样吩咐自己,吩咐自己的下人。秀红心里觉得莫名的害怕与不安,便横眉冷对,厉声喝道:“王庆宁,你早就被逐出杨氏,有什么资格来指手画脚?老爷这九年,状况时好时坏,全是我一手照顾。你如今回来,端什么架子?”

    “对,端什么架子呢?自己甩手一走,如今回来想要坐享其成?”忽然少女颇为讽刺地说。

    江承紫听闻,以为是秀红的大女儿杨如镜。她转身看到门口进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这少女身材高挑,说不上倾国倾城,但却肤白唇红,乌发云鬓,看起来倒是十分可人。只是那神情阴沉,眸光怨毒,活生生将她的美貌压低了许多。

    看这女子的年纪却不是十二三的杨如镜,而且这面容与秀红并不相似,倒与阿娘有七分想象。看着模样、年纪,却是自家长姐。

    自家长姐是父亲与阿娘的第一个孩子,一降生便是掌上明珠,取名如玉。

    虽然古代重男轻女,但名门嫡女在家中地位显然要高许多。因为至少她们的婚事会成为名门之间的关系纽带,也会因名门的风俗习惯,为自己的家族与父兄带来丰厚的聘礼。所以,这世代的名门,若是嫡女,加以培养,若是姿色过人,为人聪颖,再加上有才有德,那简直是身价颇高,在家族里十分受尊重的。

    自家长姐是名门嫡女,降生之日起,就过的是锦衣玉食的日子,有父母疼爱,有专门的教习培养礼仪举止,还能入了杨氏女眷族学学习。若是将来能脱颖而出,衣食用度都会是最好的。并且,会匹配名门嫡子,甚至皇亲贵戚。

    如果没有杨敏芝的降生的话,那么,杨如玉的投胎技术算是一流的,她的前途闪闪发亮。

    但自家老娘生了她,因为有祥云照家宅、鸾鸟绕梁三匝、丢下五色石等异象,有心暗害杨王氏之人,便拿了这刚刚降生的女娃做文章。首先将在陇右战死的杨氏子弟算在她头上,随后自家父亲又堕马成傻子。

    江承紫很恶意地想:就凭自己与杨老夫人那点接触,都有理由怀疑,自家老爹当年堕马都可能不是个意外。

    总之,因为她降生的种种异象,有人利用她出手对付杨王氏。

    若非有人对付杨王氏,那么,以当时的境况,杨王氏大可不必丢下六夫人的头衔,自请离开祖宅去洛水田庄。因为若她还在六夫人的位置上,肯定也可以保证小女儿在洛水田庄活着。可见,当年杨王氏离开祖宅,必定一方面是放不下幼女,另一方面实在是祖宅不能再待下了。

    只是,当日杨清让舍不下阿娘,一并跟来洛水田庄。而杨如玉则是舍不得自己的锦绣前程,不想自己将来匹配贩夫走卒,索性跟自家母亲划清界限。

    不过,即便在祖宅,没有老娘照拂的孩子也真真就是一根草。杨如玉到如今也是十六七岁了,却还没有名门子弟来求亲。或者说,有人来求取杨氏淑女,若是不错的子弟,再怎么也轮不到她。小夫人秀红自己有两个女儿,又怎么可能多照顾杨如玉呢?

    所以,杨如玉十六七岁还没个着落,如今又受了自家坑货妹妹的连累,要离开祖宅,到鸟不生蛋的蜀中晋原县,要嫁个名门子弟的希望就更渺茫了。说不定一来二去的还要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好吧,她怨恨自己也算事出有因,可以原谅。江承紫暗自想,又仔细瞧了瞧杨如玉。

    杨如玉看见她在瞧自己,便更是厌恶,狠狠地瞪了她两眼。

    “目无尊长,对自己的母亲大呼小叫。这就是你这几年所受的杨氏礼仪?”杨王氏语气神情皆冷漠,一丝一毫都没有洛水田庄柔弱白兔的影子。

    江承紫大约猜测自家老娘今日是要立规矩、立威严,收回这几年旁落于秀红的权力。

    杨如玉虽然漂亮,看起来也聪敏,但却不是个清醒通透的。一则不知其母日子艰难,二则不知眼前形势已变。她还一味地耍横,跟自家老娘对着干。在杨王氏反问那句之后,杨如玉就语气狰狞地反驳一句:“礼仪不够,也是因少娘老子教。”

    这一句话,在唐代到底多恶毒,江承紫不知。但若是放在现代,在中国的某些地方,若有一个人骂另一个人“你个少娘老子教养的”,那另一个人即便打不过那人,也要拼死一搏。可见,这句话的毒辣。

    杨王氏听闻,面色大变,两步走上前,抡起胳膊就是“啪啪”两巴掌,打得杨如玉一个踉跄就撞在床柱子上,捂着脸恶狠狠地喊:“王庆宁,你误我终身,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如今能从洛水田庄放出来,全是因父亲要上任晋原县县丞。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动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