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十章

正文 第四十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对于老夫人的说法,杨恭仁哑口无言,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一对若是凑在一块儿,会是更可怖的存在。

    但或许是他老了,或许是厌倦了争斗,又或者是她与那个人长得太相像,总之,他有点期待这个女孩与那个小子在一起的场景。

    所以,他又争辩了一句:“可若是李代桃僵,蜀王不与我们合作,怎么办?”

    老夫人冷笑一声,扫了他一眼,喝道:“你越发糊涂。岂不知‘形势逼人强’之理?他蜀王纵有惊天之才,也须得背后有势力,否则拿什么保全自己,与长孙氏一争高下?再者,除了我们,他还可能有谁?谁还能有强大的势力可支持他?你作为一家之主,最近赋闲在家,这脑子是越发不清醒。”

    杨恭仁无言以对,但还不死心,于是又搬出河东张氏。

    老夫人再度冷笑,说:“别以为我不知你那点心思,当年你因月华之事,在九丫头的事情上,就有意照拂这贱人,如今也要让她女儿为她挣一个前程?你可别忘记,你八弟为何而亡。”

    老夫人提到月华,提到当年,提到八弟。杨恭仁只觉得浑身内外凉透,自己像是只剩了一口气。他耷拉着脑袋,脑子里乱糟糟的,便是来了一句:“八弟之事,说句不好听的,是他咎由自取。”

    “放肆。”老夫人怒喝,一拐杖打在了杨恭仁腿上,打得他腿脚发麻。

    他倔强地站在那里,觉得此时的自己再也不是当年的自己,原来人的心境真的会变。月华当年说得没错啊。

    “不是个东西,你还是不是我儿?”老夫人气得发抖。

    他不说话,心里乱乱的。却又听老夫人喝道:“看来这丫头非死不可。”

    “母亲,何必!”杨恭仁喊道。

    老夫人不语,自顾自地走出去,携了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去找那母子三人。后来,他以为阿芝对老夫人有救命之恩,所以老夫人决定放过他们一家,只将他们丢到偏远地方自生自灭。却不曾想,老夫人只是换个地方动手,不失她和善之名。

    “大老爷,夜里凉寒。”提着灯笼的护卫低声提醒。

    杨恭仁这才回过神来,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对他说:“这几日,你注意些,我总觉得这周围有谁在窥伺着。”

    “大老爷放心,兄弟们都来了。”提灯笼的护卫正是他多年的心腹杨迪。

    “六夫人院里也要留心些。”杨恭仁吩咐完毕,才大步回房,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躺到了床上。

    这边厢,江承紫提了灯笼回来,杨王氏与杨清让松了一口气,便询问她,大老爷有什么告诫。

    江承紫摇头,说大老爷什么都没说,只说让我以后不要锋芒太露,毕竟是女子。杨王氏一听,略略点头,嘀咕了一句:“总算还有点良心。”

    杨王氏的话意味深长,江承紫虽然一心的八卦,但还是按捺住,不曾探听。杨王氏说完那一句,却是转过身吩咐大家都歇息。

    这一夜,依旧是一家人都歇息在杨王氏屋里,江承紫还是睡在自家阿娘怀里,觉得格外的幸福。

    第二日一大早,一家人还没起床,就听得院外有人在喊:“六夫人,六夫人,开门啊。”

    杨王氏急匆匆起来,才知晓老夫人勒令他们不必等三日,今日午后就开始出发,说是朝廷那边催促得紧,晋原县那边的事务众多。

    江承紫暗自觉得好笑,一个小小的县丞罢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这分明就是急不可耐要将他们打发,好在路上动手吧。

    杨王氏沉了一张脸,对那人说:“你且回禀六夫人,知了。”

    她回来后,脸色一直不见好看,只吩咐云珠与江承紫收拾包袱,她则亲自动手做了一桌好饭菜,命杨清让与江承紫给杨恭仁送去。

    兄妹俩去时,没见着杨恭仁,倒是他身边的杨迪与杨云两人说:“大老爷有吩咐,要我二人带几位弟兄护卫九姑娘一家去蜀中晋原县。若有什么需要做的,请九姑娘与三小郎君吩咐。”

    “二位兄长客气。”杨清让鞠躬行礼,便说,“我们先回去收拾一番,吃过午饭,便要麻烦大家。”

    “小郎君客气,这是属下该做的。”杨迪与杨云异口同声。

    两人送饭回来,杨王氏得知是杨迪与杨云护送,脸色才缓和了些。尔后,一家人吃了午饭,正在仔细收拾包袱,祖宅便派了车来催促启程。

    杨王氏还没拒绝,杨恭仁就直接打发祖宅的车回去,说洛水田庄这边自有车,就不必由祖宅护送。

    祖宅派来的赶车的只支吾一句老夫人吩咐,就被杨恭仁一巴掌拍在地上,怒喝道:“放肆,不给你点厉害,不知谁是家主。杨云,将之杖毙。”

    而后,那嘀咕一句之人被杖毙。这期间,周围鸦雀无声,只有那人的惨叫到最后的哀嚎,渐渐没了声息。

    春日里的日头白晃晃的,让人有些眩晕。杨恭仁端坐在前院门口,闭门养神。等杨云来报告说那人已杖毙,他才缓缓睁开眼,瞧着江承紫说:“今日之事,叫立威。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件事。你须好好记得。”

    江承紫一怔,随后便是跪地对杨恭仁拜了三拜。

    “莫要多礼。启程吧。”他挥挥手,而后转身就往正堂里去。

    江承紫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不觉泪水模糊了双目。杨云则亲自赶车,催促他们上路。杨迪则是带了是个护卫骑着马,打着杨氏的牌子,一路护送。

    一家四口坐在豪华的马车里,各怀心事,彼此不言。江承紫略略挑了帘子,瞧着窗外,春日的日光和暖,春日的山黛青色明媚,春日的杏花层层叠叠,如云般铺排。还有那春日里的少年,蹙了眉站在路口,眸光复杂地投过来。春风猎猎,吹得他的衣衫乱飞。

    江承紫隐约觉得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从那层层叠叠的粉嫩樱花树丛里走来,眸光美好,声音清澈,说:“我叫张嘉,字晋华。”

    她略一蹙眉,瞧着路旁的少年。他纹丝不动地站着,神情固执,似乎也发现车里的人是她。他略略动了动唇,似乎下一刻就要扑过来说不合时宜的话。

    江承紫不敢与他对视,连忙放下帘子,兀自闭目养神,一心等着他拦住她的去路。可是,周遭只有车轱辘一直向前的声音和哒哒的马蹄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许久之后,她才又挑开帘子,窗外已是大道,风景变幻了一番。洛水田庄如云的杏花已看不见,那个少年已消失不见,或者已留在了那个路口。

    江承紫略略松了一口气,终于离开洛水河畔,前往更广阔的天地。前路,正在无限宽广地铺排开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