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长安杨氏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长安杨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恭仁转过身来,决定对这个后辈知无不言,而且他并不认为有什么事可以瞒得过她。但他没想到她再得到他的允许之后,开口询问都是长安杨氏到底是哪一家?

    “大伯父,我虽不在祖宅长大。但天下世家亦知晓一二,更何况是我杨氏本家。听闻杨氏子弟尽数被打压,能在李唐权贵下当权者,却是没人。”江承紫说出心中疑问,她想这并不是一个有难度,涉及什么秘密的问题,定然会在杨恭仁这里得到结论。

    但她没想到杨恭仁在知晓她问这个问题后,竟然在夜风中沉默了。

    江承紫心有疑惑,难道这长安杨氏还有天大的秘密?

    而对于杨恭仁来说,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丫头的问题。因为这世上本无长安杨氏,但那一个又可以说算是杨氏子弟。他在长安兀自显赫,说自成一家也不为过。但那人再三叮嘱他,不可对任何人说出他的真实身份,包括阿芝。

    “大伯父?”江承紫看他沉默,没有开口的意思,便出声提醒。

    杨恭仁回过神来,咳嗽一声,说:“的确有长安杨氏,只不过这是比较特殊的一家。”

    “那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一家?”江承紫十分好奇。因为从她的历史知识来看,贞观年间,长安可没有显赫的杨氏。今日所知或者才是历史真相。

    杨恭仁显得有些为难,蹙了眉,很严肃地说:“你既与长安阳市相识,便该由他来告知于你,断不可由我来说,况且他这一家的确特殊了些。”

    “大伯父,你亦知,我这一去,不知何时还。哪里还有机会亲自询问。”江承紫语气略略落寞。

    杨恭仁摇摇头,瞧着她说:“我可不信你会一去不复还。”

    江承紫听他这样说,也知他在委婉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便也不坚持,只说若是大伯父为难,她就不勉强了。

    杨恭仁并没有接话,恰好此时来接他的护卫提了灯笼前来,他便说:“你且回去,不然,你阿娘与大兄又要担心。”

    他说着,指了指远处站立在门口的杨王氏与杨清让。江承紫看着黄晕的灯火下,那倚门而立的身影,觉得有一种融融的暖意在心里流动。

    江承紫转过头来向着杨恭仁郑重其事地拜了拜,还是放心不下,便只委婉地提醒他,说听闻师父曾说,这几年大伯父有凶病星作祟,须得修身养性,平和心态,方可渡过。

    杨恭仁大惊,忙要详细询问,江承紫已摇头说他师父所言,便只有那些。师父那人生性不爱多言,尤其是红尘之事。

    杨恭仁听闻颇为失望,但同时也觉得自己幸运,能得仙人这番告诫。眼前这来自九天上的小女孩也不知所知多少,但不管如此,她都会为这天下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吧?

    到此时,他越发看重这个小女孩,更加认定自家母亲所做之事实在是妇人之见。须知,千百年也未必有一个这样的人,若是有幸遇见,能亲眼看着她做一番翻天覆地的变化,那该是何等幸事啊。

    杨恭仁思绪万千,江承紫已提着灯笼转身,往她喜欢的那一团融融的温暖走去。

    看着她瘦削的身姿,那一步一步说不出的自信从容。杨恭仁忽然想起那一日,那个英武不凡的小子忽然递了名帖过来,自称长安杨氏。

    那小子自小聪敏,英武不凡,谁人都暗地里说他容貌酷似其母,聪颖更甚其外祖父。

    大约因为他外祖父杨广是败亡于旧贵族联盟,所以,虽然她母妃从小寄养在杨氏,但母子二人从来不愿与杨氏为伍,一直与杨氏保持距离。

    李唐以来,崛起的关陇军事新贵们把持朝政,旧贵族日益艰难。这小子的降生,让旧贵族们看到了希望:这小子聪明,身后没有依靠。若是帮他夺得皇位,旧贵族必然会重新崛起。

    作为杨淑妃的旧识、杨氏的家主,联盟一致推举他去做这个说客。

    他曾私下里拜会杨淑妃,但被拒之门外。他又拉下老脸,好几次在路上堵过这小子,想要与这小子谈一谈,但这小子才不过几岁,就直接说:“我不喜欢你们,莫要耽误我去打猎。”一副“懒得理你”的姿态,径直走了。

    这几年,在各种可能的场合,旧贵族联盟都有不少人想要与这小子接触。因为放眼天下,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他总能在人刚刚提起时,就委婉地三言两语将对方说得哑口无言,灰溜溜败走。

    不过,旧贵族不曾放弃这小子,一个个老狐狸都认为这小子还小,听他老娘的。等他大了,就知道世态炎凉、权力美味了。所以,各大家族的细作一直监视着他的动向。

    于是关于他的消息不细作们细细描述,隔三差五地送来。

    美仪容、善骑射,太宗极其喜欢他。历史典籍、水利工程、农事皆有涉猎,小小年纪就已聪颖到一种让人惊叹的地步。

    杨恭仁曾在看到这些消息时,也有隐隐的冲动,若是他日此子为帝,不知会有如何的一番盛世?

    那年月,他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几十年,让他惊叹佩服之人,从前有一个李世民,之后的就是那小子。

    可如今,恐怕害的再加上眼前这一个吧。

    杨恭仁看着那一步一步走得从容的女娃,小小的身形在摇曳的烛火里自有一种挺拔。他预感到这女娃的未来将不可限量!

    这样的女娃,千百年难见一个,也难怪那对杨氏不屑一顾的骄傲小子会为了保全她的性命,自称长安杨氏,主动递名帖来亲自拜会他。

    那一日,他震惊之余,匆匆赶到了书房,见到那小子。

    他以为会看到一双冷漠嫌恶的神情,却没想到那小子平素里的冷漠与厌恶都收敛起来,见到他,便站起身,很有礼数地鞠躬行礼,说:“小侄拜见舅舅。”

    杨恭仁吓了一跳,立刻还礼,说:“使不得,蜀王,我如今只是一介草民。”

    “舅舅何必见外。我母妃与你本是杨氏族亲,如今我要在杨氏选名门淑女作为正妃,以后我们可是同气连枝。”他神情语气皆从容,仿若从前给予他这个老头子刁难的人都不是他。

    杨恭仁看着眼前这个处于变声期的男孩,心里在揣测他来此见他的原因:难道是长大了,生出了夺取太子之位的心,所以来找他,以示合作的诚意么?

    他兀自揣测,面上却是十分谦恭,说:“杨氏能与蜀王结亲,乃杨氏荣幸。”

    “舅舅,我说我们是一家人,何必见外?”他轻笑,明明是粉雕玉砌的孩子,那笑容却冷得杨恭仁背脊发凉。这孩子这神情哪里是来谈合作的啊。

    “是,蜀王厚爱。”杨恭仁客套地回答。

    那小子却是瞒也不瞒,开门见山地来了一句:“我与阿芝是旧识,听闻她在杨氏过得不好,舅舅是观王房一家之主,还请多多照拂。”

    杨恭仁一脸震惊,想起先前有河东张氏少年前来提亲,也是因为阿芝。而今,蜀王从祖宅马不停蹄赶来见他,竟然也是为阿芝。

    “阿芝一直寄养在田庄,不知何德何能,得以认识蜀王。”杨恭仁小心翼翼地问。

    不出意料,这小子并不回答,只说:“这是我与阿芝的事,小儿女之事,舅舅日理万机就不必过问。”

    杨恭仁问不出什么,只连连道歉说自己逾矩了。蜀王摆摆手,道:“舅舅不必见外,阿芝之于我,是极其重要之人,若是舅舅能从中翰旋,日后之事,我们也是好说。”

    “蜀王吩咐,我定然竭力完成。请蜀王放心。”杨恭仁稍稍分析,就知晓蜀王所说之事,是这一次他想要的王妃是阿芝。若一个阿芝能换得他与名门联盟合作,这也不是什么亏本的买卖,想必为了杨氏的前途,老夫人也会妥协的,所以,他满口应承。

    “如此这般,我便先回祖宅,一切就看舅舅的。”他起身告辞,翻身跃马,小小年纪已经英姿勃发。

    杨恭仁当时还处于旧贵族联盟终于能与蜀王合作的狂喜中,他并不认为让阿芝当选准王妃会有什么难度。但他没想到老夫人那样固执,并且认为杨敏芝是不可控因素,不能留,更不能送到蜀王身边。否则来日的蜀王会比当年的杨广更厉害。

    杨恭仁无言以对,当年,他还年少,却也因是杨氏观王房未来的继承人,全程参与了对杨广的围剿。双方你来我往,明里暗里,死伤无数,相当惨烈。当然,杨广身边的萧皇后也是厉害人物,同样对旧贵族倒戈相向,致使名门世家损失惨重。虽然,最终杨广没能斗过这些老狐狸,但世家联盟却对萧皇后与杨广的联手记忆深刻。

    “儿啊,糊涂。当年萧氏之祸还不够么?如今,这九丫头小小年纪,就不是个省事的,若是与蜀王联手,这两人会比当年的萧氏与炀帝更难对付。”老夫人一句话,让杨恭仁哑口无言。

    (昨晚本来要更新的,结果在哄孩子睡觉的时候,自己也睡着了。所以一大早更新,下午或今晚会再更新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